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1,逼格日就要做有逼格的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41,逼格日就要做有逼格的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你不是有病身體差嗎?現在都還沒好就想去衝鋒陷陣?」

「小問題而已,再說了,這次我們有強力助手,怕個毛錢。 吃完飯好好休息,晚上的是逼格行動。」

我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什麼叫逼格行動?」

「大行動嘛!big!懂不懂英文?big行動1

好吧,他的思維我還是有點跟不上。要是這樣說的話今天還是「逼格日」呢,大日子嘛!在這個逼格日裡面來個逼格行動似乎也是很正常的。雖然我有點期待,只不過那是晚上的事情。現在才中午呢,我都還沒有吃中午飯呢。

要說今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現在也才到午飯時間而已。下午應該沒有這麼多事吧?希望不要吧!

「算了,你休息吧,又不是我有玻我今天下午去看閱兵。」

「靠,那有什麼看頭?看一群傻逼?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還什麼為人民服務,聽著就想吐。再說了,又沒有白花花的大腿,有什麼看頭。要看還不如晚上去看迎新晚會呢,晚會上的節目會比較精彩。」

我不由得一愣,「迎新晚會會比較精彩?我也沒聽說請來了明星助陣埃而且都是老鳥們在那裡唱歌跳舞什麼的,那有什麼看頭?說不準還有假唱之類的事情,更加重要的是,如果真唱的話估計會聽了想吐。」

迎新晚會當然一般會比較無聊的。

「這你就不懂了,首先,我作為新生第一,而且是開創歷史的第一,肯定有好處嘛,你想想,獎金總要給我發點吧?再說了,我還投了廣告在裡面呢。」

「納尼?廣告?」

「沒辦法,公司要發展,就要吸收專業人才,而且還要大張旗鼓地做宣傳。再說了,我主打的就是校園的業務,所以投進迎新晚會,那是有賺無虧的。再說了,事實證明,這一步棋走得很妙。」

「到底是什麼破業務?」

「其實也沒啥,就是辦個報紙網站之類的嘛。不過還得麻煩你這個形象代言人到時支持一下。有你的節目呢。」

「靠1

我的節目?我已經不想聽下去了。用手指頭都可以想得出來肯定不是什麼好節目。我雖然不知道他平時腦子裡在想什麼,但是我知道他是一個瘋狂的傢伙。一個重生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傢伙,腦子瘋狂起來沒有人能把握得了尺度的。一遍一遍的重生,想想那種經歷多恐怖。要是我的話肯定早就承受不住拔刀自殺了。

也許他是腦子真的不清楚,所以才會把主意打到那些普通人身上吧?

我不再理他,而是直接換衣服,準備去吃飯,然後去外面等閱兵開始。

「喂,這就走啊?帶上匕首,防身還是必要的。要不然再帶上一把手槍。」

「我只是……」

不會吧?還有危險?難道還有人要搞我不成?

要說在今天這個逼格日裡面,發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啊!好吧,那就帶上吧。

我把匕首藏在身上,這樣我也有點底氣;至於手槍的話我是插在皮帶裡面,這讓我有了一種我就是小馬哥的錯覺。所以在插好之後我又拔了出來,檢查了一下彈夾,再次插回皮帶。在這一刻,忽然有一種氣勢從我身上冒出,如果哪個敢動我,我就給他一發;如果是槍戰,那麼我還可以來個滾地連發。

「有什麼危險呢?」走之前我還問了他一聲。

「怕啦?放心,應該死不了。」

怕?

好吧,我真的有點怕的。不過我是不會在你面前顯示出來的。想想今天的安排也夠緊湊的。先是看閱兵,等待著那未知的危險;然後是晚上的迎新晚會——上不上台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再然後就是在迎新晚會之後還有一場未知的行動去見識一個未知的女人。

逼格日裡面果然會發生很多有逼格的事情。而且註定有人會在這一天裡面表現得不平凡。

從外表應該看不出我帶著致命的兇器。

現在宿舍樓終於開始解禁,很多學生上了樓來。張志偉那倒三角眼提著一個紅色塑料袋子顯得很開心,袋子裡面裝的當然就是錢。

「喲,張良1他叫了一聲。

他這一聲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然後我就成為了目光的中心。

被這麼多目光注視著我有點不自然。

張志偉馬上說:「其實張良很普通啦,真正的主角羅澤在他們宿舍裡面呢。」

「哦。」有人哦了一聲,然後那些目光刷的轉到了別處。

這小子到底會不會說話!

好吧,我很普通,身上穿著普通的衣服,衣服裡面還藏著普通的手槍呢。當然,這些普通的東西我不可能跟他們說明。

不過馬上又有人好奇地轉頭看我。我猜測到因為我室友的原因哪怕我再怎麼普通他們也會對我有點興趣的。

我當然不想理會他們。

特別是張志偉龜公一樣的小子,提著錢就像提著他親爹一樣。我沒有理會他,直接從他身邊走了過去。不過走過去之後我就有點後悔了,我應該從他袋子裡面拿點錢才對,畢竟我宇宙無敵也出了一份力的。

「羅澤在吧?」錯身而過之後張志偉還問了一聲。

「不知道1我說了這一聲就下了樓梯。

要說我的人際圈子還真的小的可憐,連班上的同學都不認得幾個,因為平常都不在一起嘛。看來以後要好好認認,不要走在大路上到時候有人向我點頭致意我還莫名其妙呢。

樓下還有一些沒有散去的人群,他們似乎在議論著今天發生的事情。而且還有記者模樣的人在採訪著。我忽然有一種衝動大喊羅澤就是我的室友,你們來採訪我吧!只不過我忽然全身冰涼,周圍的氣場好像變了。

我轉頭四看,人群還是那樣,看起來很熱鬧,我並沒有發現哪個傢伙像眼鏡蛇一樣盯著我。

只不過身體的感覺是不會疵淺K翟詿竽蚜僂返氖焙蛉死嗟納硤寤嶙遠作出警示。只不過危險在哪裡呢?

我有點想跑回宿舍裡面去,然後躲在裡面不出來。只不過那肯定會被蒙蒙笑話。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我並不知道危險來自哪裡。

好吧,先去吃飯。

一路往食堂走去。而且一邊走我還會注意後面會不會有人跟著我。發生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看起來並沒有跟蹤我。

只不過我注意到一個很特別的現象,那就是這學校里的很多人似乎都患上了肌肉抽動症。具體表現就是很有可能就是我旁邊某個傢伙忽然脖子抽一下,然後又恢復平靜。而且這種抽動好像還會傳染——我再往前走幾步,就會看到另外的一個傢伙忽然抽動一下。

起初我並不在意。畢竟這是校園,有很多書獃子,脖子抽動算是比較正常的。只不過那種抽動似乎一直就在我的旁邊,這就讓我緊張起來了。

這一定不對。

不過那些肌肉抽動的人似乎並沒有在意我,在趕路的繼續趕路,該談話的繼續談話。

我忽然有種置身古龍武俠裡面的覺悟。說不準什麼時候忽然就有一個路人甲向我問路,一邊說著話一邊冷不防地就抽出了刀子一刀砍了過來。

校園裡會帶刀子的人應該不多。所以看來我還是比較安全的。

一路走來看到那麼多抽動,幾乎都傳染到了我的身上。

我冷不防地也抽動了一下,然後我就知道哪裡不對了。似乎有一團冷到極點的冷氣團在接近我。它接近我時,因為那股冰冷,我的身體自動抽動了一下。

誰?

難道有個我看不見的傢伙正在靠近我?

那個看不見的冷氣團忽然遠離。它像是一個陰險的惡鬼,說不定正在哪裡盯著我。

他媽的,難道老子要跑才行嗎?

事情不對啊!那看不見的敵人太陰險了!

算了,蒙蒙都說我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的。再說了,我也不能讓他看不起。

「周泰呢?」女漢子忽然冒了出來。

她的出現讓我的心思轉回到了走路上面來。

「你找他?」

「聽說他做了回英雄,所以去看看他。怎麼了?看你的臉色不太好。」

「可能是大姨媽來了吧。」

她抬手想狠狠掐我一把,不過手舉到一半就沒有下一步,定格了一秒鐘,然後忽然打了一個冷顫,「好冷。」

是那團冷氣嗎?我都感覺到了,竟然就在我身邊,難道要包圍住她?

我應該怎麼做?衝過去撲倒她然後來個就地三滾?

「我是說你的笑話好冷。哼。」

她話時時那股陰冷的氣息悄悄遠離,我似乎還聽到了一個人小聲地說:「他媽的……」

是哪個傢伙在說話?

說不定就是那個我看不見的敵人吧?

「吃飯沒?一起去吃個飯吧。」女漢子忽然又說。

「你不是去找周泰嗎?」

「一想到他就來氣。他比你還不正經。你不去拉倒。反正我是要去的。」她說完轉身就走。

好吧,反正我也要去吃飯的,反正我心情也不是很好,腦袋裡面像是一團亂麻一樣,有個人作伴總比我形單影隻要好得多。

和她一起來到食堂裡面,這裡面人倒是蠻多的。拿盤子打菜打飯。一個窗口裡面那個打菜的大媽今天心情似乎很好,而且一直帶著笑。平常學生們對她是深惡痛絕的,因為她會帶著微笑滿滿舀上一勺,裡面還有很多肉,只不過在端到學生盤子之前,她的手會看似不經意地抖上幾抖,然後……嘿嘿,不要說肉了,哪怕就是土豆勺子裡面也沒有幾團的。

所以看到她那種笑容總讓人感覺有點不自然。

她右手給我打菜,左手垂在下面。我想直接無視她到下一個窗口,只不過她已經舀著菜到了我的面前。裡面還有很多肉。

呵呵,這是幾個意思?

「敢陰我1她忽然發出一聲大喊,右手的勺子還在手中,左手忽然抬了起來,竟然抓著一把菜刀,劈頭就往我砍來。

靠,老子真的到了古龍的武俠世界嗎?一個不相關的打菜大媽都拿刀子砍我?

再說了,老子什麼時候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