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2,食堂里的大混亂
小說:| 作者:| 類別:

42,食堂里的大混亂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大媽的戰鬥力簡直是個渣,表面上看起來這一刀來勢洶洶勢不可擋,可事實上她的力量明顯不足,而且這一刀的速度也不快。最重要的是,這個打菜的小窗口本身就只是一個小小的窗口而已,她這樣大馬金刀的從上往下砍過來,只能是砍到上面的玻璃和金屬護欄上。

我趕緊後退一步。

而此時她的菜刀已經砍在了玻璃上,玻璃嘩啦碎了一地,然後刀就被護欄攔祝

「**1她罵了一聲,然後很乾脆地倒了下去。

操,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忽然就倒了下去?

現在眾人都還在震驚之中。任誰也無法想像,那個平常看起來比較噁心打菜的時候喜歡抖手的大媽竟然會忽然拿出菜刀來砍人。

當然更加沒有天理的是她在倒下之前竟然還說出了一句英文。看來在高校裡面就是不一般,連打菜的大媽都是有文化的。

我可不管她有沒有文化。因為她的忽然倒下我更加緊張起來。

然後我的屁股就一痛。我被踹得狠狠往前奔出了兩步,差點撞在了餐台上。又是哪個王八蛋在發難?

我剛要轉頭去看,卻聽到嘩啦一聲響,兩個盤子掉在了我的腳邊,碎了一地。女漢子大聲說:「瘋了,都瘋了1

我不知道是不是她用一個盤子幫我擋住了另一個盤子。不過暫時也只能這麼猜想了。

我轉過身,然後就看到一個身材瘦小的傢伙正惡狠狠地盯著我。我敢保證我從來沒見過這個傢伙,更加不可能跟他說過話或是搶了他女朋友之類的。

看他的樣子想搬想凳子來砸我。只不過這椅子跟桌子都是連在一起的,他這個傻逼當然搬不動。所以他退而求其次,把那桌上的另一個傢伙的飯菜端起就往我扔來。

靠,打飯戰?老子還怕了你不成?

「**1那個被他搶了飯的傢伙顯然不是一個省油的燈,拍案而起,一拳就打了過去。

那個瘦小的傻逼馬上又很乾胸地倒了下去。

而那個操他媽的傢伙肌肉一抽,竟然轉頭惡狠狠地盯著我!

我剛躲過了空襲過來的飯菜,不過身上還有幾片菜葉。也許我可以裝作很瀟洒地輕輕捏起一根放進嘴裡面,嚼一下之後然後吐出去,再呸一聲。不過這個時候我並沒有那種心情。

這食堂裡面的學生顯示出他們與眾不同的素質,他們並沒有亂成一團,除了幾個女生在那裡尖叫了幾聲之外,其他的同學都自覺的排隊圍觀,而且越來越多的同學拿出了手機拍照或攝像。我不知道有沒有報警或者報告老師之類的。反正我現在沒有那個心情也沒有那個時間。

那個操他媽看模樣有點像是一個體育學院的,體格強壯,身高大概有一米七五的樣子,一個小平頭,臉上無須,穿著背心,露出結實的肌肉。這傢伙顯然不好對付。

他動了。

他像一條惡狼一般往我撲過來,我閃!

不過在他這樣的肌肉猛男面前,我根本就沒有多少機會。我閃過了他第一擊,卻沒有閃過他第二擊。他的第二擊直接就是一個迴旋踢。這個迴旋踢絕對精彩,估計那些攝像的傢伙回去之後可能還要慢放好好回味一番。我被他這迴旋的一踢踢到了臉上。

我並沒有像電影裡面表現的那樣身體來個720度的超級大迴旋然後落地,而是被踢得歪著脖子往側邊邁了兩步這才倒在地上。

臉上火辣辣的疼。而且摔地上手也很疼,更加讓我難受的是頭還有些暈。我恨不得現在就拔槍給他來一發。

只不過我依然沒有這個機會。那小子竟然直接跳起,看起來像是要給我一個泰山壓頂式的致命一擊。

「操1在空中的他忽然臉都扭曲了。

女漢子果然是女漢子,這傢伙絕對狠到了一定的程度。她竟然直接一記撩陰腿踹了過去。那個操他媽被踹得眼珠子幾乎都要掉出來。然後他就暈了過去。

只不過我並沒有放鬆。

因為空氣似乎越來越陰冷。

這些傢伙不會毫無理由地攻擊我。如果真的要找理由的話,那就是那個隱藏在暗處我看不到的那個傢伙。也就是那團冷氣。

「哦1沒天理的是旁邊圍觀的還發出了這一聲長長的哦,而且還有幾個傢伙鼓起了掌,「這個精彩。」「絕對精彩埃」「等下我傳到微博上面你要給我點贊。」「點你媽,我自己都會上傳。」

在這個緊張刺激的時刻裡面,他們竟然還有心思為點贊爭論?老子都快要被人打得爬不起來了!有沒有同情心?

事情沒有完。

倒下了一個,必然有下一個站出來。

這次過程有點久。久到我已經爬起來,而且獃獃地看著那些圍觀的人們。他們還在那裡激動的議論著。

忽然好像地震了。那只是腳步聲而已。那個「食堂重地」裡面切肉的滿身油膩的肥胖大叔舉著他的切肉刀大步奔了過來。

靠,這也太誇張了吧?看來這次是真的要我死啊!

要不要拔槍?

如果拔槍的話,肯定被他們拍了去,到時候我算是真正的出名了;如果不拔槍的話,我會不會死?被那切肉刀砍中的話,估計從此我就會跟這個花花世界拜拜吧?

那肥胖的切肉大叔的步態並不好看,只不過他的腳步聲有種打仗時鼓點的節奏感,而且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

他人還沒到,身上的腥味就已經讓我有點受不了。

「贊1忽然一個傢伙大叫了一聲。

贊你媽啊!敢情不是砍你?

我還在決定要不要拔槍的時候,切肉大叔就倒了下去。而且倒下之前還慘叫了一聲。他也是夠倒霉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傢伙在地上扔了一塊油膩的肥肉,而他剛好就一腳踩了上去,於是踩下的那隻腳就狠狠地往前面滑,這一滑不要緊,只可惜了他那條褲子和他那兩條肥腿,竟然直接來了一個劈叉的動作,只不過以他的身子骨,要劈叉那是難上加難的。他的褲子發出了波的一聲響,就像是什麼爆炸了一樣,破了一個大洞,而他自己也大叫一聲倒了下去,沒有動靜。

這幾個倒下去的人當然並沒有真正的死亡過去,他們看起來只是暈了而已。

這切肉大叔倒下去的時候,整個場面變得極靜,我幾乎能聽到別人的心跳聲。在這種極靜之中,我好像進入了一個奇特的狀態之中。好像這裡的人全都靜止了,只有一顆又一顆心臟是在活動著的,而且視線也發生了奇怪的變化,一條條波紋在空氣中顯現,一個淡淡的人影在波紋中微微扭曲著,他有著一雙空白的眼。從他的身形上看我似乎見過他。好像就是獨眼龍中的一個。

我渾身一個激靈。

視線恢復。同學們竟然發出了一場鬨笑聲。

獨眼龍?

那個不正是那個忽然就倒下去的那個傢伙嗎?看來他練的並不是裝死神功,而是這種占人身體的邪功啊!

靠!我就說是哪個傢伙看我不爽呢。不過說到底是蒙蒙在設計他們啊,怎麼找到我頭上了?想來應該是這傢伙怕了蒙蒙他們,所以就來捏我這個軟柿子。

看來我果然是最好捏的啊!只不過他為什麼不直接佔了我?那樣一來的話,不是更簡單?

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他占不了我。

不要說我,哪怕就是女漢子估計他都沒有那個本事……

等等,女漢子,你那是什麼眼神?

我還以為他占不了女漢子,但是這個時候我知道我錯了。

因為女漢子正盯著我。那種眼神並不是在看嚮往已久的帥哥,而是在看著一個待宰的羔羊。

他媽的,剛剛這女漢子還救過我一次,現在不會又要砍我吧?

她果然有所行動。她的眼神中露出了瘋狂的神色,走到了放餐盤的柜子前,艱難而又緩慢地抽出了一個盤子,然後……

我幾乎可以想象,她肯定要扔向我的。我該往左還是往右閃呢?

這實在是一個問題。我忽然有一種感覺,在這一刻我變成了守門員,而她變成了罰點球的球員。她的球當然就是那些盤子,扔完了一個還有幾百個。而我的這個守門員的責任就是接住她的球或者閃開她的球。我要準確地判斷出她的攻擊意圖,是要扔我左邊呢,還是要扔我右邊;還有她的出手速度之類的。

然後她把盤子拍到了她自己的腦門上。

在拍的這個過程中她的嘴裡似乎罵了一聲。盤子撞腦門,碎成了幾塊碎片,她的額頭流下了一點血,不過她卻鬆了一口氣,「什麼鬼?」

什麼鬼?

女漢子果然是女漢子,竟然生猛到以自殘的方式把那個占她身體的鬼給趕走!

我不禁也鬆了一口氣。

「你沒事吧?」我覺得應該關心她一下,所以就問了她一聲。

「還好,就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剛才那是什麼鬼?」

我還想問那是什麼鬼呢。那伙獨眼龍太噁心了也太詭異了。竟然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貨色就詭異到這種程度,而且還專門來對付我。

「小心1女漢子忽然大喊一聲,然後狠狠拉了我一把。

我一驚,來不及轉身看身後的情況,就被她拉得邁了兩步,然後身後就傳來一聲響,轉頭看時,原來是那個飲料機不知道被哪個王八蛋扔了過來,要不是女漢子拉我的話我肯定中招。

又是一個人高馬大的練體育的傢伙!他擺了一個起手式,淡淡地說:「終於,這是個空手道八段的高手,你逃不掉了。」

我有點明白了,看來這傢伙占別人的身體也只能發揮出被占的那個人的本事而已。之前他占的都是不入流的貨色,而這次他占的是一個高手的身體。

看來這次真的是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