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3,要自殺的校長是最可怕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43,要自殺的校長是最可怕的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要說學校裡面的保安都是吃屎的那顯然也太言過其實了。 其實他們也算來得比較快的。

這個空手道八段的傢伙還沒來得及對我發動他那可以單手劈磚或者是飛腳碎板之類的絕技時,五個保安就沖了進來。四人手裡抓著的是黑漆漆的又粗又硬的棒子,而那個隊長手裡抓著的絕對是一個電棍。

「幹什麼呢?1保安隊長大喊了一聲。

沒有人鳥他。

現在大家都在看著那個空手道八段。

那傢伙罵了一聲,然後就倒了下去。

我不知道這個時候是該鬆口氣呢還是繼續緊張著。因為我也不知道那個傢伙到底有沒有離開。如果他還沒有離開的話,那我是不是還有危險呢?

難道我還要隨時提防著他對我下黑手?那日子怎麼過啊!今天是逼格日啊!真是日了狗了。看來這逼格日裡面我的人生也完全變了樣。

看來顯然蒙蒙是知道這件事情的,還特意叫我帶上武器。只是暫時怎麼看也用不著武器的。難道要我拔槍就射?顯然不對。這裡絕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而已。我不可能對他們下手,那跟我的良知和道德觀念法律觀念不符合。

保安隊長有點尷尬,他甩了一下手中的電棍,以顯示他是有棍子在手的,他看不慣某個人也許就會對著那個人放電。這種電跟美女的電力完全不同。美女的放電會讓男人們欲仙欲死;而他的電只會讓男人痛不欲生。

「是他1一個嫌事太小的傢伙大叫了一聲而且還拿手指指著我。

「帶走!這算什麼事1保安隊長揮揮手,「叫校醫院的過來看一下。」

然後他就拿出了對講機,似乎是在向學校領導彙報這件事情。

作為當事人我當然要被帶走。這些傢伙不會動用私刑吧?我怎麼說也是這學校裡面的學生,他們應該不會把我怎麼樣吧?

還好他們算是比較溫柔的,兩個保安只是站在我的左右兩邊,一個說:「走埃」

走就走。我轉頭看了一眼女漢子,她撫著額頭的傷站在那裡一言不發。估計她現在頭腦裡面也亂成了一團麻,完不知道這到底算是什麼破事兒。我想她可能等下回到宿舍之後還會疑神疑鬼的。就是不知道那個我看不見的傢伙會不會對她下手。

獨眼龍到底是個什麼存在?蒙蒙以前也沒有怎麼說明,只是說他們是什麼見鬼的「守護者」,既然帶上了「守護」這兩個字,應該不會下賤到對一個普通女人下手吧?不過今天做出的事情也實在太過份了一些,竟然去強佔了那些普通人的身體對我下手。

看來獨眼龍的心理也有些扭曲。就是不知道劉天心那小子有沒有逃掉,如果逃掉的話他會不會對我和蒙蒙採取瘋狂的報復行動。

照理說劉天心應該對我的印象在一開始應該是很不錯的,甚至還想讓我跟她的妹妹配種;但經過這件事情之後我有點擔心他會下定決心對我下手。畢竟別人的心面會怎麼想我是把握不住的。更別說他們都是一群變態了。

一路上都有人對我們指指點點。保安們押著我,我也很順從地跟著他們上了那輛四輪電動車裡面。路上他們並沒有問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當然我也在思考著等下應該怎麼跟他們說。

怎麼說呢?

說有一個鬼?

這種鬼話估計只能用來騙小孩子;以他們的智商哪怕有點相信也會自以為我是騙他們的。

好吧,到時我就只說我也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反正就是一些不相關的人對我發動恐怖襲擊,這種行了吧?

那就把那些普通人打上了恐怖份子的烙印,不知道對他們的人生有沒有重大的影響。

不過事情總會水落石出的。而且我感覺不用多久就會有結果了。

畢竟現在出現的人越來越多,而且發生的事情也越來越詭異。按照一般的故事情節,現在應該是從這團亂麻中抽出線頭,然後一條直線走到底,直到事情完結了。

我並沒有被帶到保安室,而是直接帶到了校長辦公室。校長辦公室是在圖書樓的飫鎪淙喚凶際槁ィ而且也建得很大很高,只不過真正用著放圖書的地方卻小得可憐,其他的樓層都是用作辦公室或者乾脆學校裡面還在上面開了一個大型的網吧。

我這是第一次來到校長辦公室。對於我這樣一個普通的學生來說,校長就好比是東邪西毒一樣神龍見首不見尾。只不過他的辦公室顯得比較普通,裡面並沒有什麼豪華的擺設,也沒有很名貴的擺件。校長更是戴著一副眼鏡在那裡泡茶看著報紙。他的辦公桌上擺著電腦,不過以他這麼大的年紀來看,也許用電腦的時間比較短。

「校長好。」保安隊長首先說。

我決定也先跟校長問一聲好,所以我也小聲地說了一聲:「校長好。」

「嗯。」校長點頭示了一下意,放下了手中的報紙,「坐。」

在這種大人物面前我還是有些緊張的,不過怕個毛線啊!坐就坐。

於是我坐到了他的對面的沙發上。只不過坐下之後我就挪了挪屁股,只有半個屁股坐實,其餘半個屁股是懸空的。

「不要太過緊張,我們這算是第一次見面吧,你應該是……張良?」校長一邊摘下他的眼鏡一邊說。

「嗯,是的。」

「都是祖國的未來埃」校長的場面話說得真好聽。

這種場面話當然只是廢話而已。在很多時候完全可以忽略掉。

「田隊長,你先出去吧,我跟張良同學好好聊聊。」

保安隊長應了一聲,出去的時候還順帶關上了門。於是這個辦公室裡面就只有我跟校長。我很好奇這個校長沒有漂亮的女秘書嗎?

「今天真是一個大日子。什麼事情都發生了。要說你們這一級的學生,裡面出了一個羅澤,這小傢伙倒是來事兒;再加上你……你是他的室友,他的情況你應該比較清楚吧?」

「不清楚誒。」

「哦,這樣埃」他站起了身,像是在辦公室裡面踱步思考問題。這種步法很熟悉,因為很多戰爭電影裡面那些老總就是在打戰遇到關鍵問題時都是這樣的。當然那些老總順便還會抽著煙。以前我也曾經模擬過這種思考方式,只不過我那時連個屁都沒有能夠想出來。

看來他是想打聽蒙蒙的情況。

他竟然不問食堂里發生的事情?

他的身體顯得有些矮胖。他踱著步的時候就到了門邊,然後我就聽到了的一聲響,竟然是這小老子把門反鎖上了。

操,他要幹什麼?

我不禁緊張地站了起來。

這傢伙,現在這個時候把門反鎖上,不會是對我心懷不軌吧?

「嘿嘿,別緊張。」他忽然轉身看著我說。

他的笑聲怎麼可能讓我放鬆?原本還表現得像是一個得道高僧模樣的校長,現在忽然變了一副嘴臉,而且還發出了那種如果在電視裡面出現就一定是陰險小人的嘿嘿笑聲!

「校長,你……」

這傢伙穿著西裝。要說這麼個大熱天的在辦公室裡面穿西裝打領帶而且還開著冷氣著實有點裝逼的嫌疑,不過人家是大學校長,裝一下逼也不過份。所以我並不會在意這點細節的。我在意的是現在這個時候他竟然在脫衣服。

他緩慢而自然地脫下外面的西裝,於是就只穿著一件白色襯衫了。他把西裝隨手扔在地上,然後鬆了松領帶。

這個動作怎麼看都很熟悉。這絕對是陳真電影裡面要開打的節奏啊!難道他要跟我大戰一場嗎?

問題是這校長肯定不是練家子,而且他年紀這麼大,身材又比較矮胖,我沒來由打不過他的。我大可以操起一把椅子砸過去估計他就閃不開。

他並沒有馬上開打,而是繞回到了他的辦公桌後面,拉開了一個抽屜,從裡面拿出了一把水果刀。

靠!這小子竟然要對我動刀子?

我緊咬著牙。動刀子我也不怕。正所謂一寸長一寸強,我大可以操起一把椅子狠狠砸過去就是了。

只是他為什麼……

操!

明白了,肯定就是那個我看不見的傢伙!他肯定先一步佔了校長的身體。只不過在食堂裡面他都沒有放倒我,沒來由佔了校長的身體就能放倒我吧?

再說了,佔了校長的身體的話,完全可以從更廣闊的視角來看這個問題。比如他可以用校長的特權,把我開除什麼的,或者其他的鬼點子也可以使,完全用不著用校長跟我對打吧?

不過萬一我要是把校長打傷了……那我也別想再在這裡混下去了。

看來這正是他給我出的選擇題!

「凡人的身體,終究只是凡人的身體。」校長手中拿著水果刀看著我,看起來他比較放鬆,壓力完全在我這邊。

「你到底想怎麼樣?」

「覺醒者,我們原本井水不犯河水,只是為什麼忽然要對我們下手?我想我也猜測到了你們的意圖,你們肯定是想把收割日提前引發。嘿嘿。有一種力量以前我們都完全忽視了,那就是凡人的力量。」

我有點不明白他在說著什麼。

所以我只是緊緊盯著他。

「凡人的力量,其實也很可怕的。比如說我現在要是往這裡刺下去,結果會怎麼樣呢?」他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他的心臟部位。

我操!原來他拿刀子要對付的不是我,而是校長。他要是一刀刺下去,那我會怎麼樣呢?

我會變成殺人犯!我會被無數警察追得無處藏身,而且順帶著我的家人……

真是日了狗了,竟然惹到了這麼一個變態詭異的傢伙!

「你到底想幹什麼?」在這個時候,我也只能用商量的語氣了。這裡是一個密室,沒有人會相信校長是自殺的,到時肯定認定我是殺人兇手!所以只能商量了。我只希望我那時靈時不靈的能力能忽然發威,把他的刀子奪下,把他制服!

「我要你們放人1

放人?顯然就是放了那些獨眼龍。只不過放不放人,我說了能算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