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4,我是快槍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44,我是快槍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這群覺醒者,完全不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只是一味的亂來,嘿嘿,雖然你們有衝勁,只不過……」他看起來比較得意。

我只感到頭疼。

忽然冒出的這個大難題,似乎用也不上刀子和手槍。難道要我真的拔槍射死他?那刀子和手槍要用在哪裡呢?

蒙蒙作為一個重生者,應該不會做那些無聊的事情的。手槍和匕首肯定都有一點作用才對。只不經過了這些事情之後,我還是發現蒙蒙的頭腦有些混亂。估計重生者都有這樣的毛病才對。

不過現在擺在面前的是現在這個局怎麼破。

如果他真的沒天理的一刀刺下去,校長身體裡面的那個獨眼龍肯定會跑掉,死的只是校長而已。就是不知道那刀子刺下去之後血會不會像噴泉一樣噴出來?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場面倒也蠻壯觀的……靠,我在想什麼?在想著看我們敬愛的校長大人怎麼死嗎?

「這個……我試試?」我試探著商量。

根本就不用試啦!蒙蒙跟余帥合起伙來坑這些獨眼龍,我現在這個小角色怎麼可能說得動他們放人呢?再說了,一個校長的生死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無關緊要的,哪怕我真的被警察通緝,他們也只會把我藏起來……

把我藏起來的話,對蒙蒙他們應該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對我就不是什麼好事了。我可不想跟普通正常的生活說拜拜。那種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是必須。不要心存僥倖。我能一次坑你,我就能坑你千百次。不要說你,哪怕就是其他那些覺醒者我也同樣能坑。」

好吧,他說得好有道理。看來他就是一個專業坑神。像他現在這樣坑我一次,哪怕真的被余帥他們化解,接下來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我的生活將會變得混亂不堪。這小子又無形無影無色無味,要潛伏起來根本就沒哪個能找得出來。更別說抓住他或者是滅掉他了。

這傢伙就是一個無處不在的幽靈啊!防不勝防,也煩不勝煩。問題是現在余帥他們回去了,蒙蒙又半死不活的,身體那麼差,而且什麼病都有,現在還沒得到風雷的醫治,估計戰鬥力也不會比我這個渣渣強太多。

現在為什麼不能進入那種狀態?如果進入了能擋子彈的狀態的話,我應該可以把那幽靈抓出來,然後滅掉吧?

我應該怎麼才能進入那種狀態呢?

仔細回想起來,那時候擋子彈應該是在生命交關的時候,而且身上還中了一槍,流出了不少血;然後劉天心夜探宿舍的時候也進入過,那時身體也非常緊張;就在剛才短暫地進入過,那時候極靜……看來完全就沒有統一的一個標準,就像是隨機進入的。

我總不能拿刀子捅自己一刀試著能不能進入那種狀態吧?

「萬事都好商量嘛。」

「沒得商量。給你三秒鐘,三,二,一。」

靠!這三秒鐘也過得太快了吧?根電影裡面完全不一樣啊!電影裡面要數三聲的話,怎麼也是1過了之後至少要有好幾個鏡頭對比一下雙方的臉色而且還要來幾個特寫,顯示一下他們的心理活動——光是那個心理活動就要好幾分鐘;然後再2,又要對比心理活動,又是好幾分鐘;最後再來一個二點五之類的,加重一下緊張的氣氛。

現在這獨眼龍先不要說沒給我心理活動的時間,哪怕連個二點五都沒有給我啊!

靠!

隨著「一」的音落,他的水果刀刺了下去。

這只是一把水果刀,平常都只是削削蘋果或都鴨梨的皮或是切切西瓜什麼的,但是現在變成了殺人利器,比小李飛刀都危險千萬倍。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刀的刺落。

時間好像慢下來了,而且極慢極慢,空氣中顯示出了波紋。

水果刀已經刺入了校長的心口,只不過推進的非常緩慢,被刺的肥肉已經開始陷下去,只不過並沒有血流出來。

就是現在!

在我看來並不是我的速度提高了,而是其他人的速度變慢了。我沖向校長,我在空氣之中的波紋裡面前進,我推進的時候那些波紋就像是水波一樣一盪一盪的,更加不可思議的是還傳來了扭曲的聲音,那估計是音爆吧?

更加讓我不可思議的是身上的衣服竟然有一角化成了粉末,而且有一個小角還起了一點小火。

靠!

這是什麼情況?

身上都起火了,我是先滅火,還是先滅那個幽靈?

答案當然是先阻止校長自殺!

我衝到他的面前,他的瞳孔在放大,只不過這種速度也非常慢,而且他的刀子似乎還想加速,只不過再怎麼加速在我面前也只是渣渣而已。

刀子已經刺入了肌膚裡面,透出了一點點血。

時間剛好,我一把就抓住那隻手,搶掉那手中的刀扔掉,刀子在空中飛,那速度看起來不快,但刀身竟然也在變紅,撞到了牆上,牆面都被撞出了一個坑。

扭曲的視線中,校長的身體裡面似乎有一個幽靈正要逃走。我往那幽靈抓過去。

我這一抓能抓死他嗎?

我不知道。

只不過我要試試。

這一抓竟然真的抓住了。因為那幽靈實在太慢了。我抓住了那幽靈的手臂,只不過入手無物,但那手臂卻消失了。

嗯?

我不由得一愣。

在這一愣神之中,波紋消失,然後我眼前就紅光一閃,轟的一聲,竟然像是爆炸一般,身上的衣服瞬間起了大火!

這是什麼情況?

肯間變成火人的我還愣了一秒鐘,然後這才跳著腳脫衣服,只不過任我再怎麼快,這衣服也不好脫下來。

不會吧?

老子剛剛威風一把,現在竟然就要被這莫名其妙的火給燒死了?

他媽的!

還好這辦公室足夠大,還有**的衛生間,而且我的頭腦也足夠冷靜,所以馬上沖了進去,鑽到了水龍頭下面,把水開到最大。

自來水淋了我一個透心涼,這火也好不容易滅掉了。

看來是剛才我速度太快,所以衣服才會起火。雖然現在很狼狽,不過我還是比較得意的:我竟然快到了那種逆天的程度!

只不過現在衣服上被燒出了幾十個破洞,而且還渾身發出焦味來,估計沒臉出去外面見人了。更加嚴重的是那個幽靈怎麼樣了。

我衝出了衛生間。

這辦公室裡面的情景讓我有點發獃。

校長倒在地上,胸前有一點點血跡,看起來沒什麼要緊的;辦公室裡面並不亂,粗看上去倒也看不出打鬥的痕。只不過門旁邊的牆上有一個坑,更加重要的是坑下面的地板上面掉著一把水果刀。

這把水果刀不再是直的,而是變成了彎曲的,更加嚴重的是現在水果刀的刀身還在冒著黑煙,看樣子有點像剛才被火燒紅過,現在正在冷卻。

剛才我的動作連衣服都起了火;現在看來剛才扔刀子時把水果刀也扔得快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竟然只是空氣摩擦就把它燒紅了;如果剛才我要是真給校長一拳的話,估計他會粉身碎骨吧?

還有那個幽靈呢?

他逃到哪裡去了?

也許他逃掉了,畢竟剛才我的連我自己都怕;也許他還潛伏在暗處。

只是現在校長倒在地上,要是他醒來,會怎麼看我?

我正在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隻手就從窗口伸了上來,像是狠狠抓住了什麼。

空氣中似乎響起了一聲不該有的慘叫聲。

「守護者……嘿嘿。」

一個光頭從窗口冒了出來,他單手在窗沿上一撐就跳了進來。

「死1

看來那個幽靈被他滅了。

這又是個什麼破收割者?

他看起來像一個和尚,人高馬大的。只不過這個和尚實在太怪了,他的頭上一根毛都沒有——別說頭髮,連眉毛之類的也沒有一根。

而且他的背上還背著一把長槍——就是長矛的意思。那把長槍是金黃色的,真是會閃瞎狗眼。

那玩意兒不會真的是黃金打造的吧?黃金那麼軟,做武器的話,應該威力不大吧?

「又一個。」那光頭盯上我了。

我不禁後退了一步。

他是一個收割者,那還跟他廢什麼話?問題是我現在幹得過他嗎?

如果進入了剛才那種狀態的話,我應該能幹得過他;只不過現在我這身上七零八落的。

「覺醒者,死在我的金槍之下吧1這光頭看起來像是一個傻逼。

只不過他的動作並不顯得傻逼,他取下了金槍,然後就往我刺來!

靠,來真的啊!

我就地一滾,拔槍就射!

這把槍是裝了消音器的,所以槍聲並不大。

槍啊,現在終於派上用場了!只是,能不能對付得了這個來得莫名其妙的收割者呢?

看他的樣子,明顯比以前出現的食指高級得多啊,估計跟那兩個蛋差不多吧。因為他們都會這麼流利的說話,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點傻逼,但都有著自己的思想。

當的一聲響,他用槍勺擁。

第二槍,第三槍!

只不過我忽然就想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以前那食指出現時,那麼多槍打到他身上他鳥事都沒有,現在我用的這手槍……

有戲!因為第三槍竟然打在了他的身上,而且他還痛哼了一聲,身上竟然還流出了血!

眼前這個收割者竟然會流血!那就證明比食指之類的高級多了。食指死的時候都只是冒黑煙。

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

這子彈也用得太快了!

只不過打了五槍竟然就沒有了子彈,而那個收割者身上也只不過中了一槍而已。

看來,現在是拼刀子的時候了!

我滾地而起,拔出了匕首。

收割者摸了一把光頭,對我說了一聲:「死1挺槍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