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5,老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45,老二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個會流血的收割者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而且還用著華麗的金槍。他身上穿著的衣服倒是沒什麼特色,只不過是簡簡單單的t恤而已,下半身穿著牛仔褲。

他的氣勢不是蓋的。這刺來的一槍如同閃電一樣。

在那一瞬間我感覺我要死了。

因為我的思想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不過還好身體反應了過來,竟然在不知不覺之中滾了一下。這個反應有點像在那場暴雨中司徒無功的那場刺殺。

金槍當的一聲刺在了地上,沒有火花。那金槍倒也蠻粗的,只不過他提起時槍頭竟然彎了。

靠!這麼軟的槍?難道真的是黃金打造的不成?

這小子絕對是一個華麗派啊!

要說真正的黃金打造的武器,肯定中看不中用的,因為黃金太軟,哪裡比得過鋼鐵。

不過地面上也被他刺出了一個小坑。

「還挺不簡單的。」他停了下來,橫過了彎槍,把它掰直了過來。

我不斷喘著大氣。他媽的,現在這關鍵時刻裡面竟然又不靈了!如果靈光的話,哪怕就是全身衣服都燒了,我也要滅了這可怕的收割者!

只不過我的視線裡面並沒有出現波紋。

「我挺簡單的。」我一邊抹著汗爬了起來,現在能拖一刻就是一刻吧。

「哈哈,你倒還挺有趣的,只不過你是覺醒者,要不然收你做小弟也不錯。」

嗯?有得談?現在我是不是要自認是他的小弟之類的?

我正想跟他大談特談,不過這小子竟然不安常理出牌,他話音還沒有落,竟然又往我沖了過來,而這一次竟然是金槍橫掃。

估計這一招應該是沐王府的橫掃千軍。

但我不會高山流水啊,要不然我也能跟他多拆幾招。

如果真的被這一招掃中的話,不知道身體會不會斷成兩截?

我再滾!

槍身就從我的頭頂掃了過去。好險。

他媽的。

「他媽的,好久沒活動了,連你都收拾不了,那我還怎麼做老大?老子要放大招,小心了1

大招?這小子竟然還有什麼見鬼的大招?

真是日了狗了,我現在能不能逃?只不過門反鎖了,如果我去開門,肯定要一點時間;他會給我這個時間嗎?

我不太清楚。

雖然看起來很危險,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他的大招到底是什麼。

他的頭忽然充了血,整張臉都紅了起來。

這就是大招嗎?

但是忽然他放了一個響屁。

放了這一個響屁之後他馬上就軟了下來。

我不由得一愣。

他罵了一聲:「操!那兩個傢伙不在,老子連大招都放不出來。他媽的,死過來1

這是叫誰死過來呢?難道是叫我嗎?雖然我覺得他有點傻逼,但這絕對是一個極度危險的傻逼。

他罵完那句話之後竟然轉過身去走到了窗前,探頭往外面看過去。

這是一個好機會。我應該可以開門趕緊逃跑!

只不過看到他背後空門大開,而且剛才他並沒有表現出逆天的本事,現在我是不是應該把握這個機會從他背後捅一刀過去?

他那麼傻逼看起來成功率不低啊!

要不然我這匕首有什麼鳥用呢?

我咬了咬牙,輕手輕腳地往他走去。

近了。更近了。我幾乎聞到了他身上的騷味。這股騷味讓我的鼻子很不舒服。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身上的味道這麼怪。

他竟然還是無知無覺的,我雙手舉起了刀,就是現在吧?

「老大,感覺到你的氣息,我們就跑過來了1窗外忽然一個傢伙說,那聲音奶聲奶氣的。然後一個小孩翻窗子跳了進來。

「咦,操蛋兄也在?」那小孩還看到了我。

我正舉著刀子要給那傻逼來一刀呢,現在忽然跳出了一個蛋來!操,而且這個蛋還叫那傢伙「老大」!這就是他們嘴裡的老大嗎?也就是那個「丁侗嗎?我操,我竟然跟本體的禍根大戰了一場,這要說出去那不丟人丟到家了?

我現在舉著匕首,一時不知道到底是殺下去好些呢,還是不殺呢。

丁丁也好奇了,「左蛋,你認得這個覺醒者?」

「他是操蛋,一個內奸。」

「嗯,很好,你只比我先來不久,竟然就發展出一個內奸了,很好。看來我的宏圖大業馬上就要成了!哈哈。」丁丁顯然很興奮。

還宏圖大業?我去!一個jb而已,有什麼宏圖大業?難道這小子想在這裡把全天下的女性都給……

想想那個場面真是讓人震驚埃

又一個蛋從窗口爬了進來。

這是頂樓啊,這些傢伙怎麼就像進廁所一樣那麼自由自在?這沒天理的!而且他們到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現在一根jb兩個蛋蛋都齊了,估計他們還有個組合大招吧。

操,如果我實力足夠,現在就把這三個傢伙給滅了,那樣就已經讓本體變成太監了,到時我也份外有面子啊!

「不止呢,操蛋兄說還有其他內奸。」左蛋被丁丁誇獎顯得很開心。

「竟然還有其他內奸?那更好。操蛋很不錯,現在也算是我小弟了,操蛋,放心,我會罩著你的。」

我還要一個jb來罩?

「屎一坨呢?」我有點好奇一坨屎怎麼樣了所以就問那兩個蛋。

左蛋說:「史兄傷了元氣,正在進補,再加上他肯定上不了學了,所以就沒有來。」

原來是這樣。真是想不明白他們怎麼從樓頂逃掉的。不過就算我問的話他們肯定也不會說的吧?現在看起來,那個幽靈已經被丁丁滅掉,校長雖然還沒有醒過來,不過看樣子應該沒什麼問題才是。就是不知道他醒過來之後會不會記得發生的事情。

不過那已經不是我所要考慮的了。

「那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今天晚上我們去找你,現在我們先走了,去找美女1

丁丁說完就開門大步往外走去。要說他怎麼也中了我一槍,原本傷口還會流點血的,只不過現在看樣子傷口竟然完全好了。收割者就是收割者,都是逆天的存在。相比而言,那個獨眼龍守護者就太慘了一點,原本倒是坑得我很爽,只不過最後竟然被這忽然冒也來的大jb給滅了。

找美女?

果然是老二的本色啊!

話說他這根老二是想做老大的老二。也不知道他有沒有這個能耐。現在看來,他要收拾我都不是那麼容易呢。

左蛋跟右蛋跟著他走了出去。我很想跟上他們,只不過他身上的氣味實在讓人受不了。以他身上那種騷味,會吸引到美女嗎?見鬼去吧!估計女人隔他老遠早就跑了!

反正他現在估計也不會針對我這個內奸,就是不知道如果他遇到蒙蒙的話會發生什麼故事呢?以蒙蒙的手段,哪怕打不過,逃跑總是沒有問題的吧?

好吧,我已經夠煩的了,所以就不必再去想更多的問題。話說剛才去食堂裡面都沒有好好吃飯呢,現在肚子這麼餓,校長又還沒有醒來,看來還是趕緊溜比較好。

我衝出了這個辦公室,順便關上了門。這個時候走廊裡面竟然沒有人。估計是還沒到下午上班時間,所以大家都沒有來,那幾個保安也早就回他們的崗位上去了。

下了這圖書樓,外面好大的太陽,曬得人有些難受。一開始我們去的是一食堂。在這圖書樓的旁邊的就是二食堂。只不過我這一身破破爛爛的,實在有點難看,看來吃完飯之後還得回宿舍裡面換一身衣服。只是那個閱兵看來就沒有必要去看了。

因為實在太累了,而且還遇到那麼多奇怪的人奇怪的事情,鬧了半天,好處沒有撈到一丁點,反而還莫名其妙地當了別人的小弟。

食堂裡面人並不多,現在已經過了飯點的時候。我只好去炒了個米粉。因為身上的衣服這麼破爛,所以大家看我的眼神都有點不太自然。

反正我也無所謂,他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

吃完了炒粉之後就趕緊往宿舍趕去。

宿舍門前站著幾個人,看樣子是那種有點好奇心的同學。門是關著的,我徑直走到了門前,一腳就踢了過去。

「哪個王八蛋?」裡面張志偉的聲音響了起來。

靠?這小子竟然在宿舍裡面?

「你大爺1

「我大爺早就死了1

蒙蒙的聲音響了起來:「好像是張良。」

張志偉說:「張良?反正他也不過是一個普通貨色而已,讓他先等等。」

蒙蒙說:「等你老母,去開門,他是我兄弟1

那兩個傢伙不會是在裡面做著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我有點好奇。

門開了,張志偉那蝟瑣的倒三角眼上上下下打量我一下。我直接沖了進去,然後張志偉就又關上了門。

蒙蒙正在數錢。

難怪了,原來他們正在就地分贓埃

我對這個暫時沒有了興緻,所以就坐在椅子上,想開口說話,只不過張志偉在這裡,有些話又不能說。

「那個……志偉啊,你先回去,加把油,以後就看你的了。」蒙蒙抬頭對張志偉說了一聲。

「這個,老闆,我們都還沒有商量完呢……」

「這個事情以後再說,反正你有什麼思路,用出來就行了,以後就靠你啦。我跟張良有些事情要說。」

張志偉又拿眼看我,眼神中竟然閃過了一絲怨恨一般的情緒。

我不是很關心他們剛才在商量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那個大jb是怎麼回事,所以我直接走過去開了門,讓張志偉快點滾。

張志偉似乎還不太想走,不過哪怕他是兩千度近視也可以看得出蒙蒙臉上有些不高興,所以他點點頭走了出去,我趕緊關上了門。

蒙蒙繼續數錢。

我坐在一邊,想了想,還是說了一句:「我遇到大jb了。」

「哦。」

「哦是什麼意思?」

「就是知道了的意思嘛。怎麼樣,感覺還不錯吧?射了?」

「射了,射中了一發,他身上流了一點血,只不過看起來應該沒事。」

「老二嘛,他很強大的。」

「你怕他?」

「我幹嗎怕他?他是不是說今天晚上還會來找你?讓他找就是嘛。到時我們一起行動。他可是我們的強大助力啊1

我不由得一愣,「他不是收割者嗎?」

「司徒都還是守護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