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7,左手是美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47,左手是美女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三更半夜的,路上當然很少人。至於有沒有鬼我不太清楚,反正就算是有我也看不到。

夜風有些涼,我們以這麼大的陣仗去對付一隻手,這讓我多少有些緊張和激動,而且這種緊張和激動還催生了一些尿意。

已經來到了城東,這邊還沒有開發,所以看起來有點像是小村落,人家相當少。剛來時還能聽到有狗吠聲,不過余帥目光一射,那狗就自覺的住了口,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這裡有山,還有很多魚塘。不過馬路越來越小,所以我們我們不得不下了車,以後的路就只能靠步行了。

一群傢伙帶著刀槍的,手裡頭拿著手電筒一路沉默地前行。

有蒙蒙的存在的好處就體現出來了。我們不需要派出探子就可以知道對手的方位,甚至還知道她在做什麼。

她在洗澡,而且是在一個水塘裡面洗澡。一個收割者,三更半夜的跑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洗什麼澡?

當然,收割者完全不能以常理來推斷的。不要說洗澡,哪怕就是睡在水塘裡面第二天天亮被人當成浮屍我完全也不會意外。

天上的月亮倒是還蠻亮的,有十瓦的電燈泡那麼亮,哪怕就是不打手電筒都可以看得清。

一路上還有青蛙的叫聲。一路走來我就在想著是不是等下完事了還可以抓幾隻田雞烤了吃掉。

這麼想著都感覺到有點餓了。

那個該死的水塘還在一座山腳下。

我很想問點什麼,只不過大家都沉默著。夜空也有點陰沉。

在沉默中,我們來到了這個水塘邊。

水中傳來了一些響動,也不知道水裡面是大魚呢,還是一個人。

余帥的手電筒射在一處地上,那裡有著幾件衣服。

看來果然就在這裡!而且應該就在水裡吧?

「小老婆,上來。」大jb忽然對著水塘裡面說。

他這一開口讓我大吃一驚,靠,竟然還是他小老婆?我們不是來殺她的嗎?這大老二還想殺他的小老婆?這也太絕情了吧?而且……

「喲,是你們,還有蛋蛋……真是傷感呀……想當年,我輕輕撫摸著你們的時候……讓你們爽翻天的時候……」水塘裡面果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我不得不承認這個聲音還比較好聽,光聽這聲音應該就是一個美女才對。

這讓我有點懷疑人生。本體應該是個男人才對啊,怎麼現在跑出來了一個美女收割者?難道本體是一個雙性人不成?

不過再仔細一想,哪怕真是一個男人,體內有點女性化的表現也很正常,所以出現一個女性收割者不是正合適嗎?

水聲響起,慢慢的水裡冒出了一個頭,那個頭往岸邊移動,越移動水裡面的那人的身體就顯現得越多。最後她的身體完全移到了岸上。果然是一個美女,而且是沒有穿衣服的美女。

她倒也大方,就站在那裡,讓她自己的身體暴露在了手電筒的光中。

那身材……

沒天理了,本體那個臭男人竟然有這麼女性化的一面?那美女不止身材一流,而且肌膚如雪,風姿綽約,只是靜靜地站在那裡就全身風情,如果我是一個色狼的話,說不準已經撲了上去。

當然,我的理智告訴我她是一個危險的收割者。

而且看大老二的神情,顯然也是如臨大敵。

「狗屁!陳年往事不提也罷1大老二大聲說。

「那你還叫我小老婆?」

「哼,要不是右手受傷,也不會讓你這左手給我做小老婆1

左手、大老二、小老婆。好吧,我算是明白了。原來他們兩個果然如此親近!這左手看樣子讓大jb爽了好多次才是。

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說:「老大,怎麼辦?」

另一個蛋說:「就是,怎麼說她跟我們還是有點感情的。」

大老二大聲說:「狗屁的感情!以前都是她弄我,今天晚上我們要弄翻了她1

左手嘆了一口氣,說:「何必呢?蛋蛋,那麼多年,我輕輕地撫摸著你們……還有老二,你忘了有多少次,我累得半死,只為了讓你感覺爽?」

大老二臉都紅了,金槍一甩,「上1

看來打嘴仗他不是左手的對手,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只是現在左手沒有穿衣服,而且我還沒有看到她的武器呢。要說她的武器藏在哪裡呢?

大老二帶著兩個蛋就像色狼看到美女一般撲了上去。

「看招1大老二大聲說。

金槍?我看他那金槍軟得很,刺一下地板都能彎的說。

只不過他現在還帶著兩個持刀的蛋蛋,應該會更猛一點吧?

左手冷笑地看著,然後她就動了,她的身後忽然冒出了一把巨型的鐮刀,鐮刀比她自己的身材還長。她反手一撈,鐮刀入手,舉起狠狠砍了過去。

當!

金槍與鐮刀相撞,冒出了一些火花;只不過她手中只有一把鐮刀啊,雖然很大,但是兩個蛋已經一左一右挺刀刺了過去。她要怎麼招架呢?

我正在想的時候,那鐮刀忽然變形,竟然如同孔雀開屏一般呈扇形分化出另外兩把,擋住了兩個蛋蛋進擊的長刀。

靠,這奇形兵器倒也挺厲害的!

蒙蒙大聲說:「還看什麼看,趕緊動手啊!人家是左手,厲害著呢,你們光一個老二就能跟左的斗?先別說現在這還只是個軟老二,哪怕就是硬起來也不會是對手啊1

說得好有道理。

余帥一點頭,拔刀子沖了上去。鐵柱看了蒙蒙一眼,提著盾牌也加入了戰團。

這鐵柱絕對是mt,要不然他不會舉著盾牌。

風雷那小子也想衝上去,只不過蒙蒙一手拉住了他,「靠,你一個奶媽衝上去幹什麼?好好在這裡呆著。」

風雷抓抓頭。

所以現在就是五個圍攻一個。

左手不愧是左手,鐮刀竟然一化二,一手一把抓在手中,與五人斗在一起。

「靠,她有幾把武器?」不禁有點好奇。

蒙蒙一邊摳著鼻屎說:「五把嘛。」

「五把?」

「當然。要說詭異程度,這傢伙絕對算得上號的,比雙腿更難對付,所以如果我們今天晚上能除掉她的話,我們就多了一分勝算了。」

「她只不過是左手啊!那右手強到了哪種程度?」

「受傷了,有什麼要緊的?」

我一愣。這才想起來大老二似乎說過右手受傷了。反正也不知道是骨折了還是殘廢了。現在看起來除了頭之外,手足應該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如果現在除掉了這隻手,就除掉了一個大敵;論力量腿當然比手更大;只不過手肯定更加靈活更加詭異。

「那今天晚上過去了之後,我們要幹些什麼呢?為什麼要抓那些獨眼龍?」

蒙蒙抬頭看了看天,然後說:「過了今天晚上的話……我們今天晚上如果先斷其一手,就可以把收割日提前,開展決戰了!抓獨眼龍就是為了提前收割日,所以,抓緊時間吧少年。也許,我們的時間或許不多了。身邊的人,也許會一批接著一批死去;哪怕是我,也沒有多大的把握能活得下去。」

別說得這麼悲觀好不好?我們只是對付一些零碎啊!

難道收割日的時候,那些零碎還能組裝起來不成?

到時候到底有多少收割者會來?手、手指、老二等都可以化成高手,是不是身體其他部位都可以化成收割者?難不成像鼻子、眼睛之類的都可以吧?估計完全有可能。說不準連內臟都有可能,比如說忽然跳出一個腰子化身的收割者;或者到處噴毒或解毒的肝臟收割者……

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所以我問了出來:「一坨屎到底是什麼人?算不算收割者?」

蒙蒙白了我一眼,「怎麼在這個時候問這個噁心的傢伙?你不是叫他一坨屎嗎?還不知道他是什麼?」

「他……不會真是……」

「別說這麼噁心的東西,就當他什麼都不是。反正一個廢物。不過這廢物還能發揮一些作用的。怎麼說他也只是被本體遺棄的東西,所以對本體是有著巨大的恨意的。」

果然是噁心的東西。看來蒙蒙早就已經看穿了這一切,早就知道一坨屎真的就只是一坨屎而已。當然我暫時還不清楚一坨屎的戰鬥力到底如何,但是用手指頭也可以想得出來,絕對是噁心到逆天的程度的。

算了,那麼噁心的東西我還是不去想的好。

現在戰鬥已經進入白熱化,一個蛋蛋被美女一腳踹飛了過來,風雷接祝

風雷問:「沒事吧?」

「沒事……操蛋兄,你怎麼不上?」

靠,我要上?那不是要我去給你們拖後腿嗎?我只是來這裡看熱鬧的啊!

不過那個蛋也沒有要我的回復,而是直接又撲了過去。

鐵柱當然不是蓋的,他的盾牌總是出現在最該出現的地方。事實上他擋住的攻擊最多。

最讓我吃驚的是,左手在五個高手的圍攻之下竟然是攻多守少,而且看樣子把五個人完全壓制了下來。

「上不上?」我轉頭問蒙蒙。

蒙蒙搖了搖頭,「先等下吧,也別太小看他們了。再說了,以我現在的身體狀況……喂,雷子,先來瓶紅,我等下要用呢。」

「紅?」風雷有點摸不著頭腦。

「唉呀,就是來點能激發戰鬥力的葯就行。」

「哦。」

然後那傢伙扔過來一個小瓶。那小瓶裡面裝著一點透明的液體。蒙蒙把小瓶接在手中。

這時大老二看起來真的拼出了火氣,大聲說:「你們閃開!開大招,開大招!操1

余帥等人都有點莫名其妙,只不過還是跟鐵柱退了下來。

大jb與兩個蛋一道,與左手保持了一段距離,大老二說:「開,兩億精兵!給老子淹死她1

兩億……精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