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48,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暗器
小說:| 作者:| 類別:

48,這個世界最強大的暗器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兩億精兵!

哪怕就是兩億隻螞蟻估計也能把那左手美女給淹死了。 以前倒是也看過幾個小故事,就是講那種小螞蟻的,當數以億計的螞蟻過境之時,除了土之外,地上的所有都會被它們摧毀。

大jb這麼慎重,他的兩億精兵當然不會只是兩億螞蟻這麼簡單。我有點奇怪,我會看到怎麼樣的精兵呢?

難道是……「精兵」?

他媽的!他要跟兩個蛋蛋一起才能放出這個超級大招,不是「精兵」是什麼?

操!

一開始我還有點期待呢,但是想清楚了之前的關鍵之後我就對他感到噁心了。問題是那兩億「精兵」有什麼用呢?估計本體以前也只不過是把這兩個億射牆上而已!

有個jb用啊!

只不過那場面真是壯觀!這絕對是超級大招,三人連成一體,大jb身體發生了重大變化,他的身材好像在那幾十秒鐘裡面變得高大,而且通體發出了紅光;然後「精兵」們就開始出現。

精兵出現在他的面前,還沒有完全顯現出身形就往左手美女撲過去。它們體型並不大,只有拳頭大小,看起來像食人魚——不,還不如說像蝌蚪呢。

果然是精兵啊!名不虛傳。

只不過這些精兵顯然戰鬥力不低,每一條的的嘴巴都像是劍一般。所以當這些精兵向左手美女飛去的時候,絕對跟萬劍歸宗是差不多的。

兩億精兵,如同萬劍歸宗,全都往左手美女刺去,那場面,絕對讓人難忘。而且精兵們的覆蓋面很廣,速度又快,左手美女完全沒有躲避的可能性。她只能硬接。

「好臟1左手美女大聲說出了我們的心裡話。

雖然這超級大招很臟,只不過要是射向我的話,我估計會全身都變成洞洞。那場面實在太過可怕。看來放出超級大招的大jb絕對是一根超級jb,是很可怕的。

現在這個時候,左手美女是不是也會放大招呢?

我很期待她的大招。

「go1蒙蒙忽然興奮地大叫了一聲。

他竟然在大jb要發動大招時就把風雷給的那個小瓶子裡面的透明液體吞了下去。現在的他叫起來似乎更有點精神。在叫完那一句之後,他忽然扯了我一下。我感到身體竟然有一種撕裂的痛,然後我就發現余帥他們站的位置似乎變了。

原本他們就站在離我們只有五步遠的地方,而此時他們竟然離我們有二十多米。

我還沒有確認到底是我的位置變化了,還是余帥他們的位置變化了,蒙蒙就抽出了刀子,「拔刀1

拔刀?

好吧,我也帶了刀子的,雖然只是一把匕首而已。這顯然並不是一把普通的匕首。

我抽了出來。同時我轉頭往那左手美女看過去,她的身影似乎消失了,兩億精兵竟然全都擊在了空處。兩億精兵顯然是由一個又一個個體組成的,它們竟然還在空中飛,只不過它們的目標已經消失了。

左手美女去哪裡了?

剛才發生的事情變化實在太快,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

只不過此時蒙蒙已經做出了他的反應。顯然他等待這個時刻已經很久,他已經作好了充分的準備。

也許他以前也遇到過這個場景吧?那麼以前他有沒有殺成左手美女呢?

他狠狠地用長刀刺入了地面。雖然這把長刀並不普通,但是要用一把長刀刺地面,而且要深入,顯然並不是一件很容易就能做到的事情。

看他的表情他似乎用盡了全力一般,臉都扭曲起來,看起來像是一個興奮的瘋子。

長刀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刺入了地面裡面,竟然直接刺入了只剩下一個刀柄。

響起了一聲慘呼。

刺中了?

左手美女竟然躲到了地下?

蒙蒙並沒有試圖把刀子拔出來,而是直接放了刀,與此同時,在我們身前五步開外顯現出左手美女的身形,她的身上在冒著黑煙,看起來果然受了傷。

蒙蒙等了很久,終於等到這個機會。但這個機會顯然不夠。因為左手美女只是受了傷而已,雖然看起來元氣大傷,但離死也還遠得很。現在放了大招的大jb跟兩個蛋蛋完全軟了下去,估計要再硬起來不休養好幾天那是不可能的了;而余帥和鐵柱……他們像dps嗎?至於風雷的話,戰鬥力估計可以忽略不計吧?

更加重要的是蒙蒙還放棄了他的長刀。那把長刀插在地上,直到刀柄,估計要拔出來也要費很大的力氣吧?更加讓我感到震驚的是蒙蒙顯然用了全力,臉色都變得蒼白;估計這跟他剛才帶著我瞬移也有很大關係——估計這才是他的身體真正出現問題的原因。

現在算是狀態完好的就只有餘帥鐵柱和我。我們三個人加在一起,估計連左手美女的防禦都破不了吧?

左手美女顯然還想在最後的大屠殺之前來個演講什麼的,所以她舉著她的巨型武器,並沒有直接殺過來,而是開口:「你們……」

她話才剛說,蒙蒙就大喊一聲:「看暗器1

靠!還有暗器?看來這下真的有戲了!蒙蒙計劃這麼久,就是要先廢本體一隻手,他是重生者,沒有勝算是不可能出手的;看來那一刀只是讓左手美女受傷;而真正要她命的是暗器啊!

問題是要放暗器的話,是不是不要先喊出來?先喊出來,那還算什麼暗器?是明器好不好?或者說那是小李飛刀——飛刀可以算是暗器,但小李飛刀絕對不是暗器,因為它是光明正大的。

他這個暗器有點特別。

一來是這個暗器很大;二來是對於我來說這個暗器絕對是坑到姥姥家了!

因為他喊完之後就狠狠地推了我一把。於是我往左手美女撲過去。

我就是他的暗器。

他為什麼一定要拉上我?就是為了等這一刻?等著把我當成暗器扔過去?

或者說,我才是真正的最後的殺招?

還一直說什麼為了救我……現在怎麼看起來哪怕不是在害死我至少也是在利用我啊!

左手美女的巨型武器舉了起來,月光賜給她的陰影竟然變得格外顯眼,那光與影之中,我看到的是死神的陰影。

我要死了嗎?

人們都說在死之前都會回顧一下自己的生平,從記事起——或者記事之前那些早已經忘記了的事情——都會在腦袋裡面像走馬燈一下回顧一下。

讓我奇怪的是我並沒有回想起上學前班跟一個同學打架;或者小學時還有玩泥巴;或者跟著小夥伴們上山采蘑菇。

腦袋裡面的走馬燈放映著的是一個奇怪的人。那是一個中年婦女,她很漂亮,只不過看起來有些落寞。她穿著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