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50,當年當市長時候的故事(2)
小說:| 作者:| 類別:

50,當年當市長時候的故事(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當年……哦不對,應該是說未來的那一年,幾十年之後了嘛,科技都在日新月異地進步著。!愛瘋早就退出了歷史的舞台……」

鐵柱問:「那人們用什麼手機?」

蒙蒙白了他一眼,「重點是那時用什麼手機嗎?」

「那你又說了手機。」

「……我只是在陳述一件客觀事實。好吧,那就先解決手機那個問題……」

風雷說:「那個時候人們還會用手機這種落後的東西嗎?」

蒙蒙也白了風雷一眼,「你別把科技發展想象得那麼快行不行?難道那個時候就真的把電腦晶元植入到了人體裡面?當然還是手機,只不過手機作出了一大改進而已。正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愛瘋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中,但是還有其他手機嘛,當然,外形各式各樣,有復古,有新潮。」

鐵柱說:「別那麼廢話,到底用什麼手機?」

「很多牌子的啦,比如華為、三星、雪梨之類的,反正都有人用。用什麼手機不是重點,而且也沒有意義。如果未來的科技有用,我腦子再笨,也會去學習一下,然後帶過來。問題那東西沒用。」

鐵柱白了他一眼,「沒用你說這麼多?」

「我只是交待一下背景!背景!知道什麼是背景嗎?算了,別說話,反正我把你當啞巴。那個時候已經沒有愛瘋;那個時候谷哥的虛擬現實系統投入了市場,很多人開始沉迷到那個虛擬的世界裡面——就像很多網路寫的那樣,只不過沒有那麼誇張;那個時候度娘快要倒閉;那個時候人類快要登上火星,因為開往那邊的飛船已經出發正在前進的路上。」

我點了點頭,「聽起來也不是太科幻。」

蒙蒙說道:「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在某一天,科學家們接收到了一個信號。」

這才有了一點科幻的意思嘛。

「什麼信號?」我不禁好奇地問了出來。

「科學家們很興奮,因為這可能是來自宇宙深處某個文明的電磁信號,於是記錄,破譯。那段信號具有某種語言的規律,破譯出來,那是一句話。」

我的興趣被徹底勾了起來,問:「什麼話?」

蒙蒙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時干到哩。」

余帥等人都是一怔,「時干到哩?什麼意思?」

蒙蒙看向我。

我看了看余帥他們,不得不解釋:「那是我們的家鄉話,意思就是時間到了。」

鐵柱打了一個冷顫,說:「聽起來不像科幻故事,倒像是恐怖故事,一個來自宇宙深處的聲音,怎麼說的是張良的家鄉話?這絕對是靈異恐怖。」

蒙蒙點點頭,「是的,破譯出來之後整個世界都瘋狂了。為什麼來自宇宙深處的文明說的話卻是我們這裡的一種方言?當然,我不得不承認,張良你們的方言很古老,比我們現在說的普通話要古老。所以有人猜測那信號是不是我們地球上面某個傢伙發出來的;只不過這個被科學家否決,因為收到信號的並不止一個監測站,都可以證明那絕對來自外太空。」

風雷問:「那麼……」

蒙蒙白了他一眼,並不理他,而是接著說:「所以就又有人猜測,我們人類的起源或許真的是外太空,那個發出信號的傢伙跟我們是一樣的。」

余帥問:「然後呢?」

「然後?然後當然是商量到底要不要回應。那個信息只是時間到了,並沒有說明是什麼時間,也沒有表示是善意還是惡意。僅僅只是時間到了。我們回應他的話,他是不是就能確定我們的位置?——當然,前提是他們並不知道我們的坐標位置。如果他帶著惡意的話,我們的文明就會毀滅;如果他帶著善意的話,我們就可以突飛猛進。」

余帥充分發揮了他的頭腦,說:「這就是賭博。」

蒙蒙說:「賭不賭這並不重要。其實上面那些什麼擔憂之類的都只是脫褲子放屁而已。因為在爭論的時候,他已經來了。先是出現了很多收割者,正如你們之前所見過的那樣,收割者,刀槍對他們無效,只有真正有特異功能的人才能對他們造成傷害,而這批收割者就是來收割我們這些有特異功能的人。」

我不禁好奇:「特異功能?」

蒙蒙說:「或者說異能。這裡面分兩種,一批人是獨眼龍,他們全都由獨眼組成,總數有好幾十,他們似乎早就知道會有收割者一樣,有些躲了起來,也有些獨眼龍起來反抗。他們的能力幾乎個個不同,而且都是變態級別的。對收割者造成了不小的打擊;第二批人就是我們這些覺醒者,我們這些特別行動隊的人,還有你張良,都是第二批人。」

風雷說:「我到現在還不是很明白那些獨眼龍到底是什麼,而且為什麼全都是獨眼。」

蒙蒙說:「這個等下說。而普通人只能在那裡絕望。普通的收割者我們當然還可以勉強對付。只不過當某天他真的到來,從天上露出兩個巨大的眼睛看著我們這些渺小的人類時,又有哪個不絕望?因為他是神。時間到了,他就來收割了。全世界只能剩下一百個人類存活,其餘的都要死。他還非常『仁慈』地把選擇的機會給了人類本身。能活下來的那一百個人,將會獲得異能;而且還能長生不老,只不過會失去一隻眼睛變成獨眼龍,也就是守護者。」

我早有心理準備,不過依然有點難以接受。

余帥他們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余帥說:「守護者……嘿嘿,估計雙手都沾滿了人類同胞的血了吧?」

蒙蒙點點頭,「至於他們是不是雙手血腥,我不必多說。我只是想說一下,這個收割,不是第一次,而是之前就有過!要不然那些獨眼龍怎麼來的?」

我有些忍不住了,就問他:「問題就是,世界上只能剩下一百個人類,那麼是不是說我們竟然是那些獨眼龍的後代?」

蒙蒙搖了搖頭,「不是。這點我很確定。守護者也說不清到底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因為他們在收割完成之後就會陷入到沉睡中,到了下一個收割開始前幾十年這才會醒過來。」

「那意思就是我們就是水稻,收割了,然後再播種?」

「估計就是那樣的。沒有人知道那個神到底有多大,也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怎麼來到這裡的,人們只能看到他的兩個大眼珠子。人們只知道似乎沒有人能反抗他。」

我又好奇了,「既然沒人能反抗他,那你還掙扎什麼?」

蒙蒙難得地嘆了一口氣,說:「我不是掙扎。而是看到了希望。他很強大,強大到完全不可想象。他只是一個念頭,原子彈就四處亂飛,全世界都被他炸了個稀巴爛;他只是一個念頭,人類就滅絕了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九九,然後對著剩下的那一丁點人說,你們可以有一百個人活下去,而且可以長生不老,你們自己選擇。然後最後剩下的那一丁點人就瘋了,人殺人,只不少了一人,自己活下去的機會就會多那麼一丁點兒。」

我不得不又打擊他,「聽起來完全沒有機會。」

蒙蒙抬起了手,「不,你錯了,正是因為這點,我才看到了一丁點兒希望。」

「什麼希望?」

「為什麼全世界都毀滅了,就只剩下我們這裡他留著?我們這裡沒有名勝,也沒有古,更加沒有世界級的名人。但是我們這裡有守護者,有覺醒者。事實上當時我所知道的所有覺醒者和守護者都來到了這裡,或者說本身就在我們這裡。所以,我們這裡很特殊。所以,才有希望。我一直在找那個特殊的原因。」

風雷問:「特殊原因?」

蒙蒙說:「說實話,有的時候我甚至懷疑這只是一個虛擬現實遊戲。只不過哪怕真的只是一個遊戲,我也要把他打通關。既然是遊戲,總有過關的方法的。所以我就一遍一遍地找。最終,我找出了裡面的bug。」

我知道他要說什麼了。我就是一個bug,只是我這個bug並不穩定。

果然,蒙蒙接著就說:「張良就是一個bug。雖然說覺醒者和守護者都有著普通人所沒有的能力,只不過像張良這麼逆天的,又哪個有?哪怕那個所謂的神……或者本體,真的到來,真的組合,如果張良真的在他面前充分發揮的話,估計都能把他給斬了!這是一個bug。當然,我自己也是一個bug,這點不需要多說。只不過我並沒有斬殺本體的能力。還有一個bug也很明顯,也同樣是一個人。」

余帥來了興趣,「誰?」

「司徒。守護者中的司徒。如果說這是一個幻境的話,為什麼他有著類似的能力?而且最重要的是,上一次我發現他很詭異,要殺張良,所以我這一次要先滅殺他。我懷疑他就是收割者,或者說就是本體的投影之類的。」

我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

原來司徒要殺我並不是一次兩次,而是在以前的生命中他也曾經想殺我。

我不禁問:「劉天心呢?」

「你的意思是不是說他是守護者,為什麼不是獨眼?其實這點也很好理解,他本身就是一個守護者,只不過他的能力可能很特殊,所以他放棄原來的肉身。」

這倒是很好理解。

看得出來他對劉天心並沒有多大的殺意。他的殺意大部分都是向著司徒而去的。

余帥點點頭,說:「聽起來這真是一個悲傷絕望的故事,只不過這到底怎麼破?更加重要的是,守護者可能滿手都是鮮血。」

蒙蒙點點頭,「事實上,他們可能完全不記得他們成為守護者之前的事情了,什麼是好人?什麼又是壞人?我們不必去追究。肯對抗收割者的守護者當然就是好人。怎麼破?我想到的唯一辦法就是提前,先把潛伏在這裡的收割者消滅,就算不斷有新的收割者出現,我們一樣可以消滅,再然後,我們直接面對那所謂的……神1

而我想的卻是他的那個基地裡面有槍有炮有車,對付收割者顯然不夠看,那些玩意兒到底是對付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