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53,怕鬼的李紫
小說:| 作者:| 類別:

53,怕鬼的李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這大學裡面課程倒也不算很多的。星期一上午也就這一門課而已。所以下課之後同學們要麼是回宿舍裡面,要麼是去玩之類的。暫時應該還沒有哪個有去找兼職的覺悟吧?

反正我是沒有那麼高的覺悟的。反正我跟蒙蒙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這些事情還不能說出口的。

我轉頭看了看還在教室裡面的蒙蒙,那小子竟然嘿嘿笑了一聲,然後直接翻窗子走人。

靠,有門不走,翻窗子算個什麼事?難道那小子真的又要去幹些見不得人的事情?

「哦。」我回了李紫一個字。這個字顯然並沒有關心的意思,我只是找不到話來說而已。

她倒也不在意,只是在站在我的旁邊,「陪我走走吧。」

「哦。」

於是我們兩個開始往教學樓外面走去。

估計是因為開始旁邊還有其他下課的學生,所以她只是沉默地走著;走出了教學樓之後光線亮了起來,只不過看她的身影卻顯得有些沉重。她好像真的有心事。

這個學校很大。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我們兩個人都把書抱在胸前,好像漫無目的地走著。這種場景讓我想起了電影或電視裡面經常看到的那種老抗戰影視劇裡面的一對知青戀人抱著書走在北大的校園裡談著理想或是談著救國或是抗日救亡運動前作一番告別之類的狗血橋段。

只不過這個學校里的背景有點不搭。影視劇裡面都是走在林間小道之類的地方,或者也是一眼看過去就是書香味很濃的地方;這個學校剛剛興建不久,除了水泥柱子就是水泥房子……嗯,不對,走著走著來到了校園的東角落裡,護校河圍繞著校園,這一角被開發成一個園林類似的玩意兒,裡面種著很多樹木——看樣子裡面竟然有李樹石榴樹等,而且還修了幾個小亭,一些坐椅之類的。

雖然這些樹都還比較小,不過已經有了些許浪漫之意。

而且現在大白天的,也很少人來這裡。這裡絕對是校園裡面最適合約會的地方,特別是晚上;當然,如果地上是草坪的話或許就更受歡迎了,只要路燈一關,大晚上的誰知道林子裡面有人在干著什麼?

「我想我見鬼了。」她忽然說。

這句話本身就很見鬼好不好?

「啊?」我裝作很驚訝。事實上我確實有一點點驚訝。因為我想我以前雖然沒見過鬼,但至少猜測到那是有的。比如說昨天的那個詭異的會佔人身體的守護者;再比如說司徒之類的,還有劉天心。

「昨天……」

「昨天?昨天怎麼了?」

「我不知道……你信不信我?」

「你先說說看,我再決定信不信。」

估計是我這句話打擊到了她,她睜著月亮一般的眼睛看著我。我忽然發現她的眼睛很特別。李紫這個人,打遠里看絕對是一個美女,而且走近看的話也是一個美女,身上還散發著若有若無的香氣;只不過若是仔細看,你就會發現她的眼睛有點跟她的美貌有點不太相稱。那主要是她的上眼皮顯得很厚重,有點像是電視裡面那種哭腫了的感覺。只不過顯然她天生就是如此的。她的上眼皮雖然不算漂亮,但她的眼珠子卻很亮,而且很黑很深邃,像是兩個小小的黑色的鏡子,注視著她的眼睛時,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身影。

我有些懷疑她是帶了美瞳。不過我又不好問。

她坐在了林間小道的椅子上。這林間小道鋪的是石頭,配著這小林子倒也很好看;不過小道兩旁的只是泥土而已,並沒有長出草坪或者覆蓋足夠多的落葉。

「你還說……對不起,我跟無功以前就認識的。」

我聳了聳肩,「那些都只是你們的事情,你說說你怕什麼吧。」

她忽然緊張了起來,左看右看,然後低聲說:「昨天我看到很多人徒手爬牆,有很多特種兵到你們宿捨去了,說是去抓你和羅澤的。大家都看熱鬧,我也跟著跑了過去,然後就看到有人爬牆。」

「嗯?」這他媽的算什麼見鬼的事情?當時下面那麼多人看著……當然也確實有點不對勁。真的是司徒的幻境嗎?

「我知道有點不可思議。怎麼會有那麼多人有那種能力的?或許特種部隊的人應該做得到吧?但這些我還不是很害怕,因為我跟其他人說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問題是當時他們也跟我一樣抬頭在看1

司徒的幻境是什麼?

所以我問:「那他們看到了什麼?」

「……沒什麼。沒有人相信我看到的。是我眼睛出了問題?還是我思想有問題?還是我見鬼了?」

我很想告訴她她看到的就是真實的。只不過我沒有說出口。

「還有,你認不認得史易陀?」她緊緊抓著拳頭小聲地問。

「嗯?誰?」

她忽然慘笑了一下,「看來你也不知道他了……看來你也不知道他了……但是很奇怪,我始終認為我們的同班裡面有一個男生叫做史易陀……很奇怪吧?我昨天晚上還跟室友說起來過,只不過她們對他毫無印象,好像那個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樣。所以我就去查我們班的花名冊,也沒有這個人。」

一坨屎消失得這麼乾脆?這倒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不止在花名冊裡面消失了,竟然連大家對他的記憶也消失了。他就像是一個不存在的人一般。

蒙蒙說過那就是一坨屎而已。

我並不覺得詭異。因為在這裡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所以我並沒有馬上表示出什麼。說實話我對她真的沒有多少好感。

「看來你也是不知道的了……」

我聳了聳肩。

「你說你是重生的?」

「嗯……是吧,怎麼了?」

「可笑的是我竟然信了。」

「哦?」

「你說我會是你的妻子,你會看著我死去,我們一起從樓頂跳下。為什麼一起跳樓,我死了,你卻沒死?」

「我不知道。」

「好吧,謝謝你。」

她好像終於說完了,站起了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就奔跑起來。

這娘們在發什麼瘋呢?神神經經的,弄得我雲里霧裡。看得出來她是真的受了刺激。本來想找我這個「重生者」好好聊聊,因為她看到了一些別人沒有看到的畫面,因為她記得別人記不得的人。

只不為什麼她能看到,能記得?

她竟然也是那麼特別?要是不特別司徒也不會……

「喂,你去哪?」我不得不叫了她一聲。她竟然是往護校河跑去。我們坐著的地方離河有五十米左右,河邊當然有護欄,而且河岸很高,下面的水倒不是很深,估計最深的地方也就是兩米不到吧。

她不會是要跳河自殺吧?

操了!

心理承受能力這麼脆弱?看來我剛才表現實在太過平淡了,如果我剛才說我記得一坨屎,是不是更好一點?說不准她還會感動得投懷送抱。

只不過我不喜歡她。而且說不清楚我很討厭她。也許是經過上次司徒無功的事情;也許是因為蒙蒙一直強調要我去追求她。

我趕緊往她追過去。

「喂1

她已經跑到了護欄前,竟然毫不猶豫跳了下去。

她果然是一個有文化的大好女青年,投河之前竟然還要來個熱身。五十米的熱身看起來並不長,但是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過去,體內還是會缺氧的,而且呼吸會非常急促。而且身體會變熱,現在這麼一個大熱天就算不運動跳進水裡面都很容易抽筋,更別說她快速跑了五十米。

所以我很確定她跳下去之後肯定沒有好結果。

嘩。

濺起了一些水花。

我就日了狗了,竟然說跳就跳。

我的速度比她快一點,五十米的距離用了不到衝到。然後我來了一個魚躍躍過了護欄。

我不得不說這個魚躍真的很帥,而且在空中劃出了一條完美的拋物線。

河道並不寬,只有三米的樣子。萬萬沒想到我這個魚躍竟然超出了平常距離,而且河岸真的很高,所以我還沒有落到水面竟然就撞到了對面的岸,那是由石頭砌成的,還好是平的,要不然我肯定頭破血流不成。

不過這一撞也撞得我頭暈眼花,雙手亂抓地落進了水裡面,而且還喝了一口水。

我的水性並不算好,不過在這種水裡面還是不可能把我淹死的。

把頭冒出了水面,甩了甩頭,這才看到李紫在我身後,她在河中心,那裡比我這裡更深,她的手在水中撲騰,像是一隻落水的母雞。

既然想死,為什麼落水之後還要掙扎呢?

我沒有深究這個問題,趕緊往她游去。抓住了她亂撲騰的右手。

這下倒好。她緊緊抓著我的手,而且另一隻手也往我抓來。我的右手馬上就被她緊緊抱住,她在這個時候好像變成了一條蛇,全身都往我的身體纏了過來。

靠啊!我的水性本身就不好,現在被她一纏,馬上就往下面沉去,這水面哪怕沒有兩米也有一米八九啊,我這小身板,一旦沉下去……河底下面肯定還有一些淤泥什麼的,到時候腳陷進裡面的話,怎麼才能浮起來?

怕就怕到時候浮起來只是一具浮屍吧?

耳朵裡面不斷冒出氣泡,聲音像是炸雷一樣。還好我還有點水性,所以憋住了氣。這裡水比較渾,我不敢睜開眼睛,四周的水的壓力、李紫纏繞的壓力還有肺裡面的氣體的壓力,使得我的身體有點要爆炸般的感覺。

我努力地掙扎著。只不過李紫看似柔弱的身體在瀕死的時候竟然會發揮出如此大的力量,我竟然掙不開她!

我能感覺到血管的跳動。特別是頭皮兩側的血管,我幾乎可以想象到,此時它們已經從皮頭上突顯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