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61,一坨屎的殺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61,一坨屎的殺招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股前所未有的絕望籠罩在整個城市上空。 也許有人以為是在做夢——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兩個眼珠子忽然冒出來呢?而且天空並沒有太陽卻那麼亮,不是在做夢是什麼呢?所以才估計有那麼多人選擇跳樓或者其他的方式自殺,以為這樣就能清醒過來吧?當然,那被一坨屎他們帶著跳樓的,估計只是跟風而已。

跟風果然害死人啊!

還好我並不是一個一味跟風的人。我只是比較喜歡胡思亂想而已。只是有的時候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我在胡思亂想什麼而已。

司徒和劉天心都皺了皺眉頭。

司徒說:「你走吧。」

嗯?現在終於肯放我走了?

只是,我有點怕啊!

暗地裡那個傢伙都還不知道在不在呢,我現在要是獨自一個人的話,會不會被那個傢伙一刀秒殺?現在的情勢就是這麼複雜。呆在這裡,司徒很有可能會對我一刀秒殺;而如果我獨自一人離開的話,又有可能會被那個暗地裡收割者一刀秒殺。

當然,現在一坨屎他們來了,或許我還有一條生路。只是我是不是一走出這道門,就會有一把刀子架到我的脖子上呢?

更加重要的是,大老二兩個蛋這三個傢伙是出了名的不靠譜——要知道他們可是收割者,卻跟我們走得比較近,而且還出力絞殺其他的收割者,這不是不靠譜是什麼?

只希望一坨屎快點衝上來,帶我脫離這苦海。我可以找蒙蒙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忽然就把收割日提前到了現在。問題是我們這還是重來一次的埃沒有重來的時候,根本就不是收割日!

一定是出了什麼意外了。

問題是這個意外是什麼呢?難道僅僅就只是我被抓而已?

響起了敲門聲,還傳來一坨屎的聲音:「張兄,開門呀。」

他倒是說得挺文藝的。司徒和劉天心皺了皺眉頭。

我小跑過去開門。從來沒覺得一坨屎竟然這麼可親。以前蒙蒙還說這傢伙特別討厭來著。而且第一次見面時還噁心得我們吃不下包子。不過那時候看起來張志偉那倒三角眼對他很關心。只是現在估計除了我們幾個之外,其他的普通人根本就不記得有一坨屎這個人物存在過了吧?

一坨屎倒是穿得衣冠楚楚的,只不過他並沒有帶刀,只是不知道他衣服下面有沒有藏武器。我一開門他就看著我,然後像是想來個擁抱或是什麼的,只不過我退後了一步。這傢伙可是一坨屎,被他擁抱的話……

「張兄怎麼會在這裡?」一坨屎一邊說著一邊邁步走了進來,然後他就注意到了司徒和劉天心,再然後他的眼睛就直了。

他的手在那一瞬間摸到了他的腰間,他的身體緊繃成了一張弓一樣,發出了驚人的氣勢。

身後的司徒同樣發出了驚人的氣勢,冷冷地說:「怎麼,現在還要動手不成?」

這兩個傢伙一見面就要動手?

一坨屎並不答話,他摸在腰間的手一掀衣擺,掏出了一把手槍,抬手就射。

一槍射出,子彈就從我的耳邊飛過,我的耳朵都隱隱生疼。我只得閃到了一邊。這傢伙真的跟司徒有仇不成?

而且劉天心也在這裡,他並沒有在意劉天心,而是直接就對司徒發動了攻擊。

司徒當然不是省油的燈,雖然他現在受了一點小傷,只不過他的反應依然非常驚人。在一坨屎開槍的瞬間他就往前一個滾地,在躲過了一坨屎的攻擊的同時往一坨屎攻來。

正所謂一寸短一寸險。現在在這個小房間裡面,有刀的司徒對只有槍的一坨屎,顯然是有一些優勢的。我不知道子彈擊在司徒的身上是不是會產生傷害——應該也會讓司徒受傷吧,只不過那傷應該有限;而如果被司徒近身,一坨屎被刀子砍中的話,那肯定就非死即傷了。

一坨屎跳著閃到一邊,繼續開槍。我倒成了看客,反正這兩個傢伙嚴格意義上來說我都不喜歡,他們喜歡打,那就讓他們打就行了。

這邊司徒和一坨屎打得不可開交,那邊劉天心只是皺著眉頭,看得出來他並不擔心司徒。

「這傢伙怎麼回事?」他倒是好心情還跟我聊起了天。

「我怎麼知道。」

「每次見到司徒他都像打了雞血一樣。是不是他們有奪妻之恨殺父之仇?」

「這你就要去問他們本人了。喂,我都還沒說你們,你們怎麼真的下得去手?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