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62,一次奇妙的合影(1)
小說:| 作者:| 類別:

62,一次奇妙的合影(1)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眼前這個蒙蒙怎麼這麼奇怪?他平常並不戴眼鏡的。 更加重要的是,現在看到的這個蒙蒙氣質上根本就跟我所認識的那個完全不同。

我所認識的那個,雖然表現得有些瘋狂——估計跟他穿越過好幾次時空有關係,不過總體上來說他是一個精明能幹的人,而且該下狠手的時候就會下狠手,下定決心要殺某個人時——比如說殺司徒,就會真的去那麼干,干不幹成到時再說;而眼前的這個蒙蒙不僅戴著一幅近視眼鏡,而且頭髮還很長很亂,奇怪的是身上還穿著一套西裝——並沒有打領帶,看起來年紀也不大,應該還是高中時代。

問題是我高中的時候根本就沒遇見他好不好?

不管他氣質怎麼改變形象怎麼改變,我確定他就是蒙蒙。

我不禁甩了甩頭,他的影像變得有些模糊,不過馬上又清晰了起來。這裡好像是一間教室,有黑板,有桌椅,而且還有其他一些學生模樣的人。

我好像置身這間教室裡面,又好像是遊離於這個世界的。那些人裡面,我好像看到了幾個熟悉的面孔,有一個長著倒三角眼的,那傢伙看起來有點像張志偉,只不過他看起來並沒有張志偉那麼猥瑣,他正坐在那裡雙手撐著做眼保健操;他的前面坐著的是一個女生,身材有些矮而且還稍微有一點胖,她忽然轉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微笑一下。

我不禁愣住了,那不正是女漢子嗎?

她顯得有些文靜還有些羞澀,那一個微笑之後她好像有點不好意思,臉竟然紅了一下,然後低下頭做她的習題去了。

女漢子怎麼變成了這樣?她不該是沒什麼節操的人嗎?

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有點像暗戀我啊!

更加奇怪的是我看到了另外兩個美女,一個是劉天心的老妹,她並不是老師,同樣是學生,她像是一個高冷的女神一樣,臉上布滿著冰霜,正把一張紙揉成團扔進了教室角落的紙簍裡面。另一個美女就是李……」

「maybe,還媽逼呢,寫了就寫了嘛,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不過你也夠不講義氣的,情書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不讓我把把關?」

「情書你還要把關?」

「我們是兄弟嘛,你的就是我的……不過老婆貌似是不能分的,算了,當我沒說。」

蒙蒙這文藝青年的表現真的雷到我了。

這似夢境又似幻境一樣的東西能不能再離譜一點?完全就跟我所認識的那些傢伙完全不同啊!

不過不管怎麼說,一坨屎這一個大招也算是逆天級數了,竟然營造出了這種效果。只是不知道這些人捏一下會不會消失呢?

我並沒有捏哪個人——哪怕我自己,因為我怕我要是捏一下的話馬上就回到現實。這主要是現在這裡看起來還蠻有趣的,多呆一下又不會死。

「吵吵吵,吵什麼吵,大哥們大姐們,馬上就要高考了,都正經一點好不好?努力複習,才有進步,才能上好的大學!清華北大……你們當然上不了,我也上不了,但是除了清華北大,還有其他的好大學,努力一把,說不準一本就向你招手了!所以,大家都別吵了,特別是你,張良,平常看像是一個悶**,在這個考前衝刺的時候你還來寫個情書!寫情書不影響你自己是不是?問題會影響到別人1說話的人站了起來,他一臉威嚴,像是每個人都欠他錢一樣。而我看著他就像看到了鬼一樣,剛才他低頭做習題時我只感到他應該是我見過的一個人,只是一時想不起來,現在他站起來之後,我才發現那小子竟然是年輕版的司徒,只不過他並不是獨眼龍,而且還戴著副眼鏡,看起來應該是品學兼優的中國特色近視眼。

看到他我就莫名有氣,在現實中,處處就或多或少的受著他的影響,還有他那無形的壓力,想不到在這個幻境中他竟然還是壓我一頭——雖然也只是一個學生而已,所以我囂張地問他:「你哪位?」

司徒雖然戴著眼鏡,不過他長得並不像司徒無功,他就是他,不會因為戴著眼鏡就會變成司徒無功,只不過打遠里看確實有點像而已,不過司徒無功的身材比他高,而且還比他瘦一點。

一直不知道司徒到底叫什麼名字,「司徒」應該只是一個姓而已,他的名是什麼呢?蒙蒙一直沒有說起過,連劉天心也一直稱他為「司徒」,也沒有加上名字。

司徒顯然有些生氣,說:「張良你是不是沒有睡醒?我是誰?難道還要我向你來個自我介紹不成?」

「顯然是有必要的。」

他的臉紅了紅,「好好好,那麼我就給你介紹介紹,我姓劉,叫劉福1

劉福?不是姓司徒嗎?一坨屎這殺招看來破綻不小啊,風雷變成了美少女還情有可原,司徒竟然變成了劉福?

風雷變成美少女我當然能接受,因為蒙蒙說過在幾十年之後,風雷真的變成了美少女,而且還嫁了一個老公。不過這司徒變成劉福我就不能接受了,至少也要叫「司徒xx」什麼的吧?

「司徒,別太較真,人各有志嘛。」又一個人站了起來,他也讓我雷了半天,因為他是劉天心,他好像還跟司徒比較要好,竟然一邊說一邊拍著他的肩膀。

劉天心的話讓我更加震驚,因為他叫的是「司徒」而不是「劉福」。

我實在有些莫名其妙,「司徒」這名字到底怎麼來的?我捅了捅蒙蒙,「他到底是劉福還是司徒?」

蒙蒙白了我一眼,「阿良你是怎麼了?腦袋都不清楚了?劉福,以前還有一些人叫他阿福,競選過班長,不過沒有當上,僅此而已。司徒只是一個代稱,跟他的名字發音有些相似,另外,你學過歷史吧?司徒也是一個官名,官嘛。」

好吧,意思劉福就是司徒,司徒就是劉福。這一坨屎的殺招還真勉強把這些人名給對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