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65,一個獨眼的老頭(2)
小說:| 作者:| 類別:

65,一個獨眼的老頭(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老頭如約而至。 本來這麼重要的時刻里爺爺應該要在的。只不過他好像並不在意這種盛況,而是獨自一人去上山上砍毛竹。

老頭看模樣只是一個普通人,中等身材,穿著中山裝——天氣這麼熱有點裝逼的嫌疑,只不過看樣子他真的不熱,臉上都沒有汗。他果然是一個獨眼龍,左眼蒙著一塊黑色蒙皮。右手提著一個小木箱,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是裝著他的衣服呢,還是所謂的「法器」。

我混在迎接他的人群之中。他看起來比較和藹可親,笑著跟大家點頭打招呼,大伯——他在老爸那一輩排行老大,其實是大爺爺的長子——遞過去一個紅包,看樣子紅包並不算厚,老頭接過,問了一句:「九十九?」

大伯點點頭,「九十九,按照大師的規矩嘛。」

老頭點頭說:「九十九就好,規矩千萬不能壞,只要夠我生活費就行,錢財對於我們來說,並不是多多益善,因為我們並不是騙錢的江湖騙子嘛。」

他一邊說著一邊還拆開了紅包,點起了錢。紅包裡面只是一些小額的鈔票,看起來應該一百塊左右。

他清點了一遍,點點頭,「很好,那麼就開始吧。」

這老頭真的不是江湖騙子?上門一次只收九十九,看起來這完全是良心價。而且這九十九塊錢還是大家湊的,其實每一家也就出十塊錢左右。

老頭微笑著收起了錢,然後轉頭看看大傢伙,說:「這裡不錯,雖然算不上什麼風水寶地,不過也算是人傑地靈,遲早要出人才啊1

大伯說:「大師說哪裡話。」

老頭說:「不過這風水一道,在我也只是副業而已,我並不算太懂的。畢竟我不是玄醫門的。我們陰陽師這一行,其實一向都不入世的,這次,主要也是四處看看,接觸人多點,也怪我們不爭氣,越來越少,唉,那些煩心事不提也罷了。」

他抬頭看看四周,然後看著大伯,問:「這次來你們這裡,主要還是聽了一個傳說,傳說你們這裡有一條大白蛇?」

大白蛇?

蒙蒙有點好奇,「你們這裡還有大白蛇?那是什麼玩意?」

「白蛇的傳說估計哪裡都有吧?」

「我們那裡就沒有。說說,什麼大白蛇?」

「我又沒見過……只是聽說過而已。村裡很多上了年紀的人都相信那條白蛇真的存在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不過以前我爸跟我說過,說他見到過。說什麼有一面多米長,遠遠的看就看到一條白色在山上緩慢地遊動。」

「真的假的?這麼神奇?」

「反正我沒見到過。」

大伯正在跟老頭說話,大意也就是說他只聽人說過,自己從來沒有見到過。

老頭點了點頭,說:「那麼我們就先開始正事吧,之前是說過祖墳的風水?」

大件說:「是呀是呀,我爺爺奶奶的,就在後山上,連碑都沒有,我們想讓您老看看,能不能選個好地方,還有看能不能遷?」

老頭眯著眼說:「帶我過去看看。」

大伯帶著老頭往後山走,我們讓開了一條路。

老頭走過我的身旁,忽然停了下來,一隻獨眼閃著光似地看著我,說:「你知道墳裡面埋的是什麼嗎?」

問我?他怎麼忽然對我有了興趣?

這個老頭我從來沒見過。看來他果然就是這個幻境的關鍵了。

「是我的太公太婆。」

老頭笑了笑,說:「去看看?」

去看看就看看,我又有什麼好怕的?

這裡怎麼說也是我的主常而且看這老頭身材這麼單薄,真要打起來,我也不可能不是他的對手吧?就算別人不會幫忙,到少蒙蒙應該會幫我吧?

我拉了蒙蒙一把,跟上了他們。

太公和太婆的墳就後山,連墓碑都沒有,兩個好像是合葬在一起的。

墳頭的草並不多,看樣子不久前就修過。整個墳看起來很土。現在跟到這裡的都是男人,女人家都在家裡等著。

老頭並沒有拿出羅盤,他只是圍著墳頭走了一圈,然後抬頭看看四周。有時眺望著遠方。

最後他點了點頭,「這地兒倒也不錯。只不過那邊山上似乎更好,那邊有點龍脈的走勢,當然,我現在也沒有實地去那邊看。」他指著一處山頭說。

大伯一拍大腿,說:「大師果然是大師啊!上次也有一個地理先生說過那邊更好。而且還幫我們選了地兒。只是這時間……」

老頭呵呵笑了兩聲,說:「其實今天就可以動手的。今天先挖出來,拿到祠堂供著,後天就可以再次入土的。」

大伯說:「現在?」

「嗯,現在就行的。」

大伯於是安排人手回家拿傢伙,我在旁邊看著。

點了香燭,打了爆竹,這才開始挖。

我和蒙蒙沒有動手。也沒有我動手的餘地的。

老頭好像對我很有興趣,他站在我的旁邊,笑著說:「你知道裡面埋的是什麼嗎?」

又問這個問題?

我不禁白了他一眼,「我太公太婆。」

老頭說道:「人死了,不管有沒有火化,一般都是埋下去,埋的是身?其實埋的是過去。」

「過去?」

老頭點了點頭,「埋葬的是過去。」

反正我聽不懂他的話。

挖開了,裡面竟然還有一副棺材,竟然還沒有完全爛掉。不必說裡面的肯定只剩下骨頭了,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頭髮衣服之類的。

大件在地上攤開了紅布,又叫人打起了傘,然後就要開棺了。

我開始也注意他們開棺,只不過我馬上就被那老頭吸引住了目光。他蹲下身體,放下了手中的木箱,而且還緩慢地打開。

他木箱裡面裝著什麼?

我好奇地看過去。

我並沒有看到他木箱裡面到底裝著什麼,因為他好像故意不讓我看到。

「是時候回來了。」他說了一聲,然後他在這一刻氣息就變了,他好像變成了一個守護者,那一刻他的身體就像獵豹一樣,右手迅速往箱子裡面一探,然後就往我刺來。

他的右手抓著的是一把短刀。

這把短刀我曾經見過,正是那把莫名其妙出現在我手中的。也正是那個隱藏在我們身邊我們看不見的傢伙的!

竟然是他?!

我靠!

他的速度非常快,我這是要死在這裡了嗎?

整個空間似乎震了一下,這震動驚動了空氣,空氣之中產生了一層又一層的波紋,他的動作就慢了下來。這老頭竟要殺我!既然他的動作慢了,我當然來得及反應,我右手往他的右手抓過去,頓時抓住了他的右手,然後一腳往他踹了過去。

他被踢得像是一隻蝦米一樣弓起了身體,在空氣中緩慢地倒飛出去。我跟進,又一拳擊在了他的小腹上,他的臉慢慢地變著形,後退的速度快了那麼一點點。我是不是還要追擊?

我正這麼想著的時候,視線中的他速度頓時快了起來,像是一顆子彈一樣倒飛了出去,摔到了山下;而我的身上頓時冒出了火,我成了一個火人。

第一次我的速度變快的時候,我的身上並沒有起火,也許那是因為穿著蒙蒙給的夜行衣的原因——估計那是耐火材料;而後面幾次我都身上冒火,穿著的都是我自己的衣服。

這次的全身冒火,不僅在燒著衣服,而且還在燒著我的身體,我一低頭就能看到身體在火焰中慢慢消失。

原來這樣就可以離開了嗎?

我轉頭看了大伯他們一眼,他對我跟老頭的打鬥完全沒有感知,他已經打開了棺材,然後他驚呼了一聲。

裡面並不是骨頭,而是一具看起來很新鮮的屍體。

那是一個年輕人,看模樣還蠻年輕的。

「他是誰?」大伯驚叫了一聲。

他是誰?

你們不認識他是誰?

我認識。

因為他是我。

棺材里的不是司徒無功,而是我。而我變成了司徒無功?

我沒有告訴他們這一點,因為我的身體已經消失了大半,我要跟這個幻境說拜拜了,我要回我的現實中去了。那個我所看不見的敵人,竟然也跑到這裡來了,而且還要暗殺我?

是該醒了。

眼前忽然大亮,然後我就聽到大老二的聲音:「好辛苦,那噁心的傢伙竟然也冒出來了。」

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說:「不過我們總算解決了他。老大,現在怎麼辦?你看,頭頭都過來了,現在正是收割的好時候啊1

司徒在一邊說:「怎麼,還想跟我見真章?」

大老二說:「你要是做我小弟,我倒是也能放過你的。跟我一起去幹掉那個所謂的頭頭。怎麼樣?看你也有點強力。」

不知道是左蛋還是右蛋說:「咦,操蛋兄醒了。」

大老飧齜銜錚大白天的竟然在睡覺,醒了有什麼好奇怪的?」

睡覺?靠,還好意思說我?我不是中了一坨屎的大招嘛!一坨屎呢?我要找他算清楚。

我轉頭看著這裡。這裡依然是那個小房間,大老二兩個蛋蛋站在我旁邊;另一邊站著司徒和劉天心。這五個傢伙看起來都比較慘,身上的衣服都破了好幾處,司徒是早就受了傷,現在傷口還在流著血;劉天心頭髮都亂了,而且鼻血也流了出來,也不知道是被人打的呢還是內傷發作;大老二柱著他的金槍在喘著粗氣,金槍都殘破了好幾處;兩個蛋蛋倒是合而為一堆成了一個幾乎是他們兩倍高的怪人,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模樣。

「一坨屎呢?」我並沒有看到一坨屎,所以問他們。

一個蛋說:「你是問史兄?他拼得太猛,去養傷了。」

「那現在怎麼辦?」

大老比皇羌合我所有的小弟跟天上那傢伙對著幹了1他探頭看了看外面,大叫道:「喂,那傻子……看什麼看,就是叫你,不記得老子了?靠,上次還跟你們合夥幹掉了我小老婆!叫齊你的兄弟們,我們要開幹了1

這傢伙在叫誰呢?

我站了起來走到窗前,就看到下面一輛裝甲車上一臉鬱悶的鐵柱,在他的旁邊正是余帥和風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