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68,覺醒(2)——劉玉玲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68,覺醒(2)——劉玉玲的故事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不記得父母長什麼樣。從記事起就跟哥哥相依為命。他是一個大醫生,一直都是。很奇怪吧?從我小的時候開始,他就長這個樣子,現在我長大了,他還是這個樣子。我知道他不是普通人。有的時候我都在想,他並不是我的哥哥,而是我的父親。

他不會變老,醫術高超。有時候我還是很妒忌他的。我曾經想過,如果我有他那樣的生命,永遠不會老,那該有多好!也許吧,長生不老的人也有著他的秘密和他的不幸吧。當然,我並不是要說我的哥哥,因為我對他的事情知道的也不多。我不知道為什麼他會把我帶大,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對我那麼寵,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明知道我被你們抓了卻不來救我。

也許他知道你們並不會害我?

也許他知道我跟那些獨眼人是不是同的?

你的室友在殺那些獨眼人的時候,並沒有打算殺我,甚至看都沒有看我一眼。我還擔心了好久。

有的時候我會想,我到底是怎麼來的?我的親生父母是誰——哥哥顯然應該不可能是我的親生父親的。從記事起哥哥就在隨著我的長大而搬家,因為他不會老,這會讓鄰里很困擾的。他並不想表現得像是一個怪胎。

我上小學在一個地方,上初中在另一個地方,上高中再換一個地方。我記得上小學的時候經常會跟幾個同學去山上玩,那些山都是比較矮的山,山上有野果,我們就采野果吃;有泉水,渴了捧起就喝;有野兔子,只要看見了,我們就會去追,不過怎麼追都追不到,因為速度太快了,而且草很多,它們一鑽進草叢裡面就不見啦。還可以扒開草叢發現它們的兔子洞,不過堵不住洞口的,因為它們有好幾個洞的。

初中時我喜歡沒事一個人呆著,,想想事。那時候朋友也沒有多少。

高中的時候呢?

那段時光離現在很近,只不過我記得不太清。只記得似乎有很多同學,過得很乏味。

但是我忽然就想起了一段高中的往事。很奇怪吧?而且這段往事還很奇怪。那就是我喜歡上了一個男生。

我記得他的長相,英俊挺拔,臉上像是冰霜一樣。高中的很多同學都戴著眼鏡,不過他並沒有戴。有很多女生都喜歡他。別問我他叫什麼名字,我現在只記得他長什麼樣子,並不記得他長什麼樣。

我高中的時候還有一個死黨,雖然說是死黨,不過名字也記不太清了。

前一段時間我就在想,為什麼這麼重要的時候我竟然會忘記呢?我忘了死黨的名字;我也忘了高中早戀的那個男生的名字。

也許說暗戀也不太對吧,因為我還給他寫過情書。

很多女生在追他。不過他總是冷若冰霜的模樣,生人勿近。應該是校草一般的存在吧。我喜歡看他的側臉,在上課的時候,我總是偷偷的拿眼瞄他,看著他的側臉的線條,看著他那專註的眼神。

我給他寫過情書——上面說過的,情書我還記得一些細節。那可是我寫的第一封情書啊!

我怎麼連這麼重要的高中生涯都忘了呢?

是不是因為這本身就是一段傷心的往事呢?所以我刻意在記憶裡面加了一道鎖,然後就選擇性遺忘?

為什麼經過了那天晚上遇見你之後,我忽然又記起了他呢?

你跟他長得完全不一樣。你只是一個廢材一樣的男人,你長得也普通,完全跟他不是一個檔次的。

再重申一遍,我是不會喜歡上你的,因為你離我心中的男神實在太遠啦。

肯定還有很多女生給他寫過情書吧?所以他收情書都收到手軟了吧?他收到情書裡面,肯定有很多寫得很感人吧?我不是說那些給他寫情書的女生文采有多好,但是抄的智商還是有的吧?在網上一搜索,要多感人的情書都能搜得出來,大不了出點錢讓人代寫也行。

我想給他寫情書,但是我要寫一封不同一般的情書,我要讓他記得我。所以我想了整整一個晚上,給他寫了一封肯定會讓他記憶深刻的情書。

你問寫的什麼?反正不能落入俗套。

我是這樣寫的,給它安了一個標題,標題就是「情書」兩個字。

稱謂么?這個有什麼所謂的?我真忘了他叫什麼名字了,只不過我還是記得我的情書上面並沒有稱謂的。

很奇怪的情書吧?

我這就是要讓他注意到我。

只不過他顯然很在意學習,上課的時候總是認真聽講,他似乎對其他的一切都不關心。我親眼看著那封情書被他揉成了一團扔進了垃圾堆裡面。

我長得很醜?

還是我不夠溫柔?

好吧,我受傷了。我發誓永遠也不會原諒他。

也許這就是我把他忘記的原因吧?

只是我為什麼忽然又想起了他?

還記得當他把我辛辛苦苦寫成的情書扔進垃圾堆的時候,我還裝作沒事跟死黨在那裡說著閑話。

我的死黨很喜歡看書,看成了一個近視眼。她對她的外形總是那麼不在意,而且似乎永遠也不關心其他事情一樣。但我知道其實她暗戀另一個同學已經很久啦。

那天註定是傷心的一天。

他把我的情書扔掉之後,一個討厭的傢伙竟然衝過去把那個紙團找了出來。

她是我的同學,是一個很討厭的傢伙,我知道,她一定是我的情敵。

那個討厭的傢伙展開了紙團還在教室裡面念出來。

我感覺很丟臉,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同學們的臉在那個時刻里變得那麼噁心,雖然笑的人很少,但是幾乎全部的人都拿眼神在嘲笑著我。我的哥哥是大醫生,我的哥哥不會老!我會跟他們說這麼驕傲的話題么?我會在意他們的嘲笑么?

是的,我很在意。

我更加在意的是他的態度。

他好像並沒有聽到,依然坐在那裡,坐著他的習題。

在那一刻,我沒有在意他的側臉,我在意的是他側臉那邊的從窗外射進來的陽光,陽光中飛舞著很多灰塵。

也許我們只是那飛舞在空氣中的灰塵吧?那麼微小,永遠在隨風而飄,在光柱的聚光作用下,我們還會偶爾被人發現;而在沒有光的地方,只能被人當成空氣吸入鼻子里,經過肺,再呼出來——也許說得更噁心一點,是註定變成鼻屎的存在?

我趴在課桌上哭了出來。只有死黨站起來大聲說:你們這群傻逼!

她很少這樣發火的。可是我連她叫什麼都忘了。

她現在哪裡?過得怎麼樣?有沒有嫁人?有沒有生小孩?

我記得那天下午,陽光很好,而且快要高考了。班主任走了進來,說要拍集體照,留個紀念。

有什麼好紀念的呢?那些醜惡的同學?

他第一個往外面走去,他走得那麼從容,好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他可以把一切都可以拋開;而我呢?我當然也能裝作沒事。

在乎我的似乎只有我的死黨了。她永遠都站在我這一邊,也許你會笑話我跟她是不是同性戀還是什麼的。當然不是。她只是我的死黨。

我還記得她摟著我的肩,就像你們男生那樣,在那燦爛的陽光下,嘴角帶著笑,眼鏡的邊框帶著一絲閃光,那一瞬間,我以為跟她一輩子都會是最要好的朋友。

我很奇怪我為什麼會忽然想起他和她。

想想我這些年,似乎一直都是跟哥哥在一起的。他從不要求我什麼,也不會問我發生了什麼事。他好像並不關心我,其實我知道他還是在意我的。也許我應該問問他,我的死黨去了哪裡?

你說,我哥哥會知道嗎?

不知道他抓了你之後是不是跟你說起過一些事情?

你跟他的關係一定不好吧。你們的人生肯定也跟我不一樣。你們都不是普通人。我哥哥似乎可以看穿人的靈魂,他的目光總是那麼深邃;你的室友也跟普通人完全不同,他好像從來就不屬於這個世界;你也不一樣,你是一個沒有人理解的矛盾體。

也許這個世界太亂了吧?

你看,天上都出現了兩個巨大無比的眼珠子。今天是收割日,聽你室友說,今天將會無比漫長。

到底會有多漫長呢?

沒有太陽,沒有月亮。天空卻是明亮的。

也許我們都會在今天死去吧?

我們死去之後,會留下屍體嗎?

還是會隨風而散,變成那無處不在的灰塵?我忽然想,如果能回到小時候多好,我可以重新過一遍我要的生活,哪怕我不能改變什麼,至少我會把我想記住的,把那記憶再加深一遍,也許會有痛苦,也許會有不測。

只是,誰又說得准呢?

你的室友能回到過去,是吧?只是,誰又說得准呢?也許失去的比得到的都多吧?

看到他的時候,每一次我都不禁在想,他或許就有點像我那個死黨吧,幾乎做什麼事都拉著我一起去做;我有什麼事的時候,她也總是在支持著我。

記憶真是一個很古怪的東西,明明想起了一些事,卻把一些人給忘了。

你是不是也常常忘了很多事情忘了很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