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2,留著慢慢……
小說:| 作者:| 類別:

72,留著慢慢……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在這一天之內,我已經見識了太多的死亡,絕大多數都是不相識的人,也有少部分我認識的人。 比如說劉玉玲,比如說女漢子。在這個時候我特別懷念張志偉那個倒三角眼。

不知道蒙蒙原本讓他做些什麼事情呢?只是事情還沒來得及做,蒙蒙就不得已把收割日提前了。

殺了幾個獨眼龍,就能把收割日提前?

張志偉算是我所認識的不多的幾個人之一。雖然我有些討厭他,只不過我還是不希望他死得這麼不明不白。

事情實在變化得太快了,快得所有人都反應不過來。蒙蒙是不是應該改變一下思路呢?他總是在單幹。如果發動全部的人的話,會不會更好一點呢?

問題是怎麼發動似乎都沒有用。收割者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在普通人眼中,他們完全就是死神。如果在一個小時內沒有殺任何一個人的話,那麼背後就會「死神來了」。

那些陰險的收割者,現在還沒有哪怕一個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們縱然有心殺賊,奈何賊並不出現。

那個正義的警察的死亡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而已。這個城市的各個角落裡面應該都在發生著死亡事件。河流裡面的水也開始變得紅。

是不是太血腥了?

沒有人在意。能活下去的估計就只有瘋子而已。

「何必砍來砍去?你們多少人?也不過二十幾個;我們這邊還剩三十,總共加起來也就五十個人!離一百個還差五十!我們這樣砍來砍去有什麼好處?只能是別人得了好處!不如聯合起來,強強聯手,我們就是笑到最後的1那兩方又砍死了幾個人之後,一方的老大跳了出來。

對方那邊的老大覺得有道理,大聲喊:「都停手,好,我們聯手1

因為這些人存在的原因,我們的車不得不暫時停了下來。

他們兩方要握手言和?這轉變得太快了!

再之後他們就要一致對外?似乎在這裡算是外人的也就是我們四人吧?想一想,只要殺了我們四個,他們中就有四個會得到絕強的超能力——當然他們暫時還不知道這一點,而且還能搶到一輛可以開路的馬力強勁的裝甲車,哪怕就只是開車,只要專往人多的地方沖,也能撞死一大片。

如果按人頭數來算「成績」的話,估計在本體那裡能得到很高的評價。

我不禁有些緊張。想想剛才那幾十把飛刀就頭大。我們的擋風玻璃能擋得住嗎?問題是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更強大的武器。比如說手雷?特別是他們中還有一個傢伙搶到了警察的手槍。

其實從外形來看,這些傢伙以前應該算是比較平庸的市民而已,只不過有一些是個頭大一點。只是不知道領頭的是不是原先就在道上混的。

我問蒙蒙:「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如果他們敢動我們,我們就滅了他們,反正今天也沒幾個人能活下去。」

好吧,似乎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蒙蒙的刀子早就磨好了,他不在意殺幾個雜碎。

如果他們敢動我的話,我也不介意殺幾個雜碎,甚至我還可以把手雷扔過去,他們能動我們?再加上風雷還把著機關槍。

我當然注意到了,那兩伙人中不少傢伙都在打著我們的主意,特別是看到車上那火力強絕的機關槍,哪個不動心?

今天本就是收割日,大家都瘋了,如果不殺人,就只能被殺。

兩方成為了兩個方陣,大家都緊緊盯著雙方慢慢靠近的老大。

兩位老大為了表示誠意,都扔掉了手中的刀子,往中間走去。

還剩五步時,他們就伸出了右手。他們應該要來一個「歷史性」的握手。然後應該就會一致轉頭對付我們了。當然他們也可能對我們來陰的,只要我們不動手的話,他們也許就會派人跟著我們,然後使些手段把我們滅了。

看來我也變壞了。不過對這樣的壞人,只能這麼想了。

歷史性的一刻終於到來,兩位老大走到了中間,兩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臉上都帶著笑。

可惜沒有照相機,要不然我可以拍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但是在下一秒,場面就轉變了。

兩方的老大的左手快如閃電般的往背後摸去。他們的背後竟然都藏著匕首,一方的老大一刀捅進了另一方的腹部,而另一方的卻是橫削他的頭。

歷史性的握手變成了歷史性的互砍,而且還毫不留情。

腹部中刀的傢伙倒在了地上;臉上中刀的因為偏頭很快,只是臉上被削了一塊臉皮,成了二皮臉,說不出的恐怖。

「兄弟們,殺1二皮臉大叫道。

他手下的小弟沖了上去。

另一方的卻亂了陣腳。老大都被他們做了,他們做小弟的,再怎麼狠也沒有剛才的底氣,所以後面的人就想跑。一旦開始跑,整個方陣就成了大潰敗。

二皮臉馬上大叫:「斷手斷腳就可以!留著一條命,慢慢殺1

一個已經衝過溶回頭問:「老大,為什麼?」

「嘿嘿,一個小時殺一個,要是哪個兄弟到時沒有殺到,就可以拿他們補刀1

「老大英明1

我只能佩服這老大的智商與狠毒。這麼惡毒的點子他都想得到。

有兩個小弟還相當貼心,為二皮臉包紮傷口。二皮臉轉頭看著我們。

蒙蒙揮了揮手,說:「走。」

鐵柱發動了裝甲車,往前開去。路上碾過了一些屍體,我探頭還可以看到輪胎與地面擠出的血水。

二皮臉大叫道:「喂,有武器么?」

靠,這個傢伙還有臉問我們要武器?

更絕的是蒙蒙這傢伙竟然回了他一句:「有1然後拿起一把衝鋒槍扔過去,又把一箱子彈扔到了地面上。

二皮臉接住了衝鋒槍,作勢瞄準了我們。

靠,這傢伙還要不要臉?

二皮臉嘿嘿一笑,把槍掛在了身上,大聲說:「謝啦1

蒙蒙頭也沒有回,只是揮了一下手。

我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你怎麼還給他槍?」

「反正我們也不需要。」

這算什麼神回答?難道你小子就不怕二皮臉當場翻臉不認人,直接開槍掃過來?

車繼續往前開,前方有些追到了人的,就當場打斷手腳,像拖一條死狗一樣拖著回來,去老大那裡邀功。

留著慢慢殺……那老大至少還講點義氣,知道為自己的兄弟著想。不過這作風……

我已經麻木了。

也許比他壞的人大把,他至少懂得剋制,至少知道為手下的小弟想想。試問,又有誰真正會真正願意道德淪喪到去屠殺別人?

兩旁的樓頂上陸續落下了幾個人,也許是被人殺死之後扔下來的吧?也許是自己跳下的吧?

「與其讓別人殺,我不如自己跳樓1忽然一人大聲喊。那是從一棟樓上傳來的,我抬頭看過去,三樓有一個傢伙正站在窗邊,看樣子他真的要跳樓。

「別!千萬別!這裡只是三樓,你跳下去的話,說不定還死不了1他房間裡面傳來另一個人的聲音。

「那我去樓頂1

「問題是你一出這房間說不準……」

窗前那傢伙幾乎要崩潰了,哭了出來,大聲問:「那我怎麼辦……那我怎麼辦?」

「你真想死不成?」

「我想死,我想死啊1

「那你過來,讓我殺了你吧1

「藹—我跳樓1那傢伙翻身掉了下來,摔到了地上,然後像個死屍一樣躺在那裡,只不過他不是死屍,因為他在那裡慘叫著,聲音聽起來特別刺耳。任他怎麼叫,他都一動不能動,估計手腳都摔斷了,就是還沒有摔死而已。

「我操啊1一人撲到了窗口,對著下面大喊。

後面一個二皮臉的小弟走了上來,踢了那個沒摔死但是一動不能動的傢伙一腳,罵道:「別叫了!靠,叫你別叫了1然後他不知道是抓了一把碎肉還是一團泥土,塞進了那跳樓的傢伙的嘴巴裡面,於是那傢伙就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小弟拖著那跳樓的傢伙慢悠悠地往回走,還不忘回身向三樓那傢伙豎了一個中指。他要把那跳樓的傢伙拖回去慢慢殺。

我很迷茫:這些是真正的人類嗎?這個是真正的世界嗎?

應該不是吧?

這裡或許就只是一個幻境吧!

所以這裡的人才這麼瘋狂。

只是這個幻境比司徒的高級太多。從表面上完全看不出這些人是假的。但是往深層次裡面想的話,就會發現其中的奧秘。主要是因為這些人都太瘋狂了!性格怎麼那麼單調呢?

真正的人類什麼事情沒經歷過?從人類的文明史來看,有戰爭有瘟疫有災害,經歷過無數年的磨難與抗爭,才有今天的先進文明與道德,還會被兩個巨大的眼珠子嚇倒嗎?還會被單單因為本體的幾句話就真的道德淪喪嗎?

所以,眼前的這些人這些事都是不存在的。

真正存在的又是什麼呢?

我?存在嗎?

蒙蒙?

風雷?

鐵柱?

收割者?

或者真正存在的只有本體?其他一切都是虛幻的。

我們跟眼前的這些人又有什麼不同呢?

我不知道從眼前的這些人的角度看我們這四個傢伙有什麼不同。

反正我相信,真正的人類,不會這麼脆弱的!本體之所以要搞這麼瘋狂的背景給我們,也許正是要我們發瘋吧?

好吧,我們的目標只有收割者與——本體!

……………………

ps:推薦朋友的作品:《魔葬九天》,四十多萬字了,很系統也很爽,不像我這麼亂七八糟的,光看書名的話,就知道應該也是一個不太喜歡按常理出牌的主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