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3,我的匕首
小說:| 作者:| 類別:

73,我的匕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因為暫時還沒有大殺傷性武器的出現,而且民間的槍支管制很嚴格,所以這個城市的建築並沒有出現很大的損毀。 暫時性的打鬥只是表現為械鬥而已。我們這裡也沒有大型的部隊,更加沒有高射大炮什麼的,根本就沒人能打得到那天上的兩個大眼珠子。

一路前行,讓我沉重的心開始有了一點點變化。並不是所有人都瘋狂了,更多的是麻木。依然有很多人聚在一起祈禱著,而且我還意外地看到了那個傳教士,他站在一個石獅子上,對著下面聽講的人依然在宣揚他的教義:「……讓我們虔誠地祈禱吧,這是我們偉大的主給我們的考驗,考驗我們的本心。只要我們能堅守本心,主會給我們憐憫,會給我們寬容……」

聽他的屁話的人很多,而且一般都靜靜坐在地上,看樣子有一百多人。

而在這一百多人的外圍,還有幾伙人存在。

一個老鼠模樣的傢伙拍了拍旁邊一個人的肩膀,說:「這些人怎麼辦?」

「靠,別拍我,我現在神經太過緊張,很可能把你的動作當成恐怖襲擊。這些人?老大發話了,看著就行,反正暫時也跑不到哪裡去。現在老大最在意的就是那個所謂的神所說的有異能的人。老大是何等樣人?絕對是救世主。老大的目標是打敗那個所謂的神,所以他要有異能。」

「老大的眼光果然獨到。只是去哪裡找?」

「你這笨腦子!你以為那麼容易就能找到?估計現在很多都躲起來了!當然,不出意外的話,也有一些激進的會主動跳出來跟那些神出鬼沒的死神對著干,到時就是我們的機會了。盯著這裡,這些人或許就是引來死神的絕佳餌料,只要引來了幾個死神,那所謂有異能的可能就不會遠了1

看來他們打的算盤還挺不錯。我們的車就從他們身旁慢慢開過去。

那老鼠模樣地還瞄了我們幾眼,然後大聲問:「喂,你們是不是有異能?」

蒙蒙抬頭看了他一眼,「是啊,怎麼,你要殺我們?」

老鼠呆了呆,搖搖頭,「切,你當我傻逼?有異能你會這麼爽快說出來?」

蒙蒙不再理會他。

車一直往前開,蒙蒙忽然喃喃自語地說:「在哪裡呢?我記得應該有那樣一個傢伙的礙…」

「什麼人啊?」我有點好奇。

蒙蒙聳了聳肩。

風雷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

「市政府啊,我不是早就說過了?」蒙蒙摳了一團鼻屎,彈了出去,我注意到他這鼻屎上面好像還帶著血。

我當然不會無聊到去想他是不是摳鼻屎的動作太大把鼻子弄出血了。我知道這是他的身體出現了異常。以他現在這種身體的狀態,不用多久就會倒下去的,而且可能還會很突然地倒下去。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突然倒地了,上次還住了幾天院,在劉天心的面前裝了幾天死。

風雷又問:「那你在找什麼?」

「當然是找人。準備戰鬥,我已經聞到了討厭的氣息。」

我努力聞了聞。現在這裡到處都是討厭的氣息,有屎味有尿味有血腥味。我真希望我的鼻子能麻木,那樣的話會讓我好受一些。

看來蒙蒙的初衷果然沒錯的,跟其他人的交集不多,這樣就不會在收割日這天太過傷感——如果眼睜睜看著一個又一個認識的傢伙倒下去,那是需要強大的神經的。

只是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收割者在殺完第一波之後都選擇性的隱藏了起來,而是讓普通人自相殘殺。我知道,**肯定會來的,而且會很快就到來。在第一個小時候的時候,收割者就會大量出現,收割那些沒有殺到人的普通人,至於手段的話,估計會非常殘,這樣才會起到震懾作用。

我又想到了那些被二皮臉拖走的傢伙,不知道那些斷了手腳完全沒有能力殺人的廢物,會不會也能吸引到收割者呢?照我猜,如果收割者會選擇性的避開我們的話,他們也一定會選擇性的避開那些斷手斷腳被人們當成儲備糧草的廢人的。

「前面停。」蒙蒙忽然說。

前面是警察局。

從這裡看過去那邊並不太平。

門口圍著好幾伙人。看來都是抱了團的傢伙。每一個團伙大概都有四五十個人,看樣子都是狠角色。那些傢伙大部分都赤著上身,有兩個團伙青一色拿著西瓜刀,另一個團伙青一色拿著鐵棍。這些武器都是制式裝備的傢伙,當然比起剛才二皮臉他們顯得更加專業與有組織。

警察局門口被清理出一大塊空地,那裡停著不少摩托,估計那些傢伙正是開著摩託過來的。現在這城市裡面,騎摩托顯然要比開車過來方便得多。

在旁邊的樓房裡面,也有不少人膽戰心驚地從窗戶探頭往外面看。

方圓五百米之內,並沒有人打鬥。

而且靜得出奇。好像都在等著某一秒鐘爆發一般。

我們的車開到了空地上,停了下來。這引起了三方人馬的注意。一方人馬當頭的是一個滿臉刀疤的傢伙,他手裡拿著一把西瓜把,用刀子指著我們,大聲問:「喂,你們哪邊的?」

我們並沒有答話,蒙蒙說道:「他們都是這城裡的黑幫,平常就殺人不眨眼,現在正是他們如魚得水的時候。」

我也看出來了。那些小弟們倒還罷了,幾個帶著的頭頭兒顯然都不是省油的燈的。

鐵柱問:「怎麼辦?」

蒙蒙說:「現在這裡看看情況再說。」

由於我們的加入,場面發生了詭異的變化,變成了四方人馬。雖然我們這一方只有四人,但是我們有裝甲車,而且車上還有強大的火力,這點他們根本就不夠看,所以他們根本不可能是我們的對手;當然,更深層次的來說,我們這邊,估計只要蒙蒙一個人出手,他們就得全部趴下。

那三方人馬都愣了愣,一齊後退了十幾步,這才站定。

蒙蒙嘿嘿笑了一聲,說:「算了,我們進去警察局裡面看看。」

我也有點奇怪,問他:「他們為什麼圍在這裡呢?」

「那還不簡單?警察局裡面有槍嘛,他們都在打槍的主意。只不過現在警察局大門關著,他們也不敢亂來,估計他們還會商量合作,然後衝進去呢。」

現在誰武力強,活下去的機會就更大。我們當然不必擔心,因為我們本身就夠強大,而且收割者暫時還要避開我們;但那些普能人就不同了,他們沒有強大的武力,就會被別人所殺。

對於普通人來說,有來自他們身邊的危險,也許他們根本就不信任任何一個人;但是又不得不抱團,因為單個人在其他團體面前,只有死的份。

為了得到強大的武力,警察局看起來就是一個必爭之地。當然,如果他們能幹掉幾個異能者得到異能的話,那就另說。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誰是異能者,而且他們也不知道面對異能者到底有沒有勝算。

蒙蒙跳下了車,說:「守門口,別讓任何人進去。雷子,注意你的槍,要是哪個傢伙敢亂沖的話,弄死他1

風雷點了點頭。

我跟著下了車。

蒙蒙那傢伙直接往警察局走去。我趕緊跟上。

蒙蒙這赤著上身拿著武士刀的模樣真是囂張到了極點,他看都不看那三方人馬。

我倒有些心驚,害怕他們會像對付那個正義的警察那樣百刀齊飛,先不要說能不能幹掉我們兩個,光是那場面就夠壯觀的。

「你們幹嗎?1刀疤還有點不服氣,大聲叫道。

「一群傻逼。」蒙蒙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一個小弟對刀疤說:「他們會不是有異能的人?」

刀疤大聲說:「靠!不會吧?1

正這時,旁邊一棟高樓頂上響起了一個人的大喊聲:「哈哈哈哈,凡人們,顫抖吧1

又是哪個傻逼?

我不禁站住了轉頭過去看。那棟高樓的樓頂邊緣站著一個人,那傢伙好像光著身體,身體的線條看起來絲毫沒有美感,看起來應該是一個身材精瘦的年輕人而已。

大家都在抬頭看著他。估計這麼多目光聚焦在他身上,讓他有了相當的成就感。那傻逼大聲說:「我知道,我就是救世主!不管我以前是多麼廢物,不管以前我受過多少人的白眼,但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1

這傻逼以為他是蕭炎呢?我看他有點像是腦袋發炎了才對!果然要「消炎」。

那傻逼繼續大聲說:「我知道,你們不相信我,但是我會讓你們看到的,我不是普通人!我是天選之人!在我五歲那年,我上山砍柴,我得到了一件神器!就是這個,大家看到了嗎?神器!裡面有一個老頭,雖然我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但是他時常跟我說話,他告訴我,這個世界將會變成什麼樣!對,就是現在這樣1

他舉著一樣東西,我不由得愣住了,那東西看起來是一把短刀。不過怎麼看都可以看得出來他腦袋裡面的炎症是非常嚴重的。

蒙蒙罵了一聲:「靠,竟然在他的手中1

我不禁問他:「什麼東西?」

「你的另一把匕首。」

我的……另一把匕首?

我現在有一把匕首。這把匕首在我施展「神功」的時候,雖然很順手,但還達不到完美的地步,因為只有一把。早就感覺我應該有兩把才對。想不到竟然在那個傻逼手中。

只是不知道那個「老頭」是那個傻逼看多了網路幻想出來的呢,還是真有其人?

反正不管怎麼說,他提到那個「老頭」都讓我感覺他就是一個神經病,而且幻想症特別厲害。

蒙蒙說:「以前我們也找過,不過那把匕首是在一個功夫不錯的傢伙身上啊,而且那傢伙還能幹掉收割者。」

「你的意思是,以前那把匕首是在一個覺醒者或者守護者身上?」

「不是,前面幾次都是出現在一個功夫不錯的傢伙身上,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不過功夫真的不錯,而且還很有正義感。」

「哦。」

「不過他死得很慘。」

「……」

好吧,反正死得慘的現在多得是呢。誰又能死得不慘呢?沒有人能善終,哪怕是活到最後。

那傻逼高舉著那把匕首,大聲叫道:「笑話我吧!無動於衷吧!你們將會看到一個救世主的覺醒與重生!你們將有幸見識這歷史性的一刻!我,將會重生,將會展現出我強大的異能!我,將會幹掉那兩個該死的眼睛!讚美我吧,凡人們1

然後那傻逼跳了下來。

我的目光跟著他的下落。

這小子真的能覺醒變成覺醒者不成?好像我的第一次覺醒,那時候我只是一個胖子市長,就是和那個一身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