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5,小孤雁
小說:| 作者:| 類別:

75,小孤雁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惡魔!

這還真不是蓋的。 從來沒有見過那麼詭異的傢伙。不過看他的樣子至少現在還不至於跟我們硬碰硬。這傢伙估計並不是站在收割者那邊,但也不會站在我們這一邊。不過作為獨行俠的他,也是夠危險的。

我沒有再去想那麼多,現在身邊還有風雷跟鐵柱這兩大助力,任他再強,估計也要掂量掂量。

鐵柱罵了一聲:「他媽的,那傢伙……」

風雷說:「別說了,現在我的腿都還有點打顫呢。」

這兩個傢伙也會害怕?

我現在倒更關心蒙蒙那邊怎麼樣了。要說他離我們並不遠,卻要求我們先走;以他的速度應該會很快拿到那把匕首吧?一旦拿到的話,他應該就會跳下來,跟我們一起走。

只不過我並沒有看到他出現。

現在情勢又緊張了起來。

鐵柱抬手看了看手錶,「半個小時了。」

「什麼?」我問他。

「離那個所謂的神說話到現在已經半個小時了,再過半個小時,就是一個小時整了,到時候……」

一個小時,到時就是真正熱鬧的時候吧?到時的情勢會亂成什麼樣子呢?要說我們這城市雖然小,但至少也有好幾十萬人,差不多一百萬了吧,就有那麼多收割者不成?

當然,收割者的速度也許會很快;也許也會很多。一旦本體的威脅變成了現實,意思就是一百萬一下子將減掉大半,可能只能剩下個三四十萬——甚至更少;而再過一個小時的話至少又會減半變成一二十萬的樣子,這樣減下去,三個小時就會不到十萬,四個小時就只能剩下三四萬……

到時光屍體都會堆積如山,放眼看過去肯定到處都是吧?那會是什麼樣的地獄場景呢?

畫面實在太恐怖了,我已經不敢再想下去。

而且還有更加可怕的東西,那就是絕望與瘋狂。現在才半個小時而已,場面已經失控了,許多人已經瘋掉了。

「小妹,哥哥保護你1

旁邊一個小巷子裡面一個傢伙厚顏無恥的大聲說。這麼無恥的話他竟然說得這麼大聲,也只有在這個世界末日的時候才有可能發生的了。

那個小巷子同樣適合搶劫,很小,而且還是一個死胡同。一個小姑妨蹲在牆角,她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在她的面前就站著一個男人。

操,竟然是那個傢伙!

那傢伙就是上次我男扮女裝要對我劫個色的男人,我記得那人身手好像不錯,一個迴旋踢就把女胖子踢飛了。

「停車。」

那傢伙又出來禍害人了,這可不能不管。不過那傢伙看起來還沒有壞到骨子裡,竟然暫還沒有對小姑娘用強……

鐵柱問:「幹嗎?要管閑事?」

風雷咦了一聲,「那傢伙我好像見過埃」

我趕緊對風雷說:「可不是,上次你打暈了那傢伙的,現在竟然又遇到了。」

車停了下來,我和風雷都跳了下去。我們的到來引起了那劫財色傢伙的注意,他轉頭看了我們一眼,大聲說:「你們幹嗎?」然後他的眼睛就瞪大了,後退了一步,「你……是你1

認出我來了?

我看了風雷一眼,看來劫財色應該是認出他來了。

「大爺,不要誤會,千萬不要誤會,現在這亂世的,我只是想要保護她,你們也看到了,我並沒有打算對她怎麼樣嘛,我還好言好語地安慰她呢。」劫財色一邊說著一邊就後退,然後撒開腿就跑,跑到了死胡同的盡頭,扒著牆頭翻了過去,沒了蹤影。

那傢伙跑得倒快。這也省了我們不少事。

小姑娘抬起了頭,一張臉掛著兩條眼淚,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的模樣。

風雷還好聲好氣地安慰她:「別怕,這裡沒人傷害你。」

女孩站起身,她的裙子有幾處破爛的地方,睜著一雙淚眼看著風雷。估計是風雷語氣跟他的身形有強烈的反差,所以引起了她的注意。

我對風雷說:「我們走吧。」

不是我心硬,實在是這城市已經沒救了,到處都是這樣的人,我們也幫不過來。

風雷這小子竟然好像還真動了同情的心思,「帶上她吧,反正她身體小,也占不了多大地方。」

行,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這小姑娘手裡根本就沒有武器,而且還看起來那麼瘦弱,對我們根本就沒有一點威脅。再說了,如果任她在這裡的話,不知道又有多少劫色的傢伙會打她的主意。

這女孩看起來也有十七八左右,身材倒也還不錯。看到她我不禁就想起了女漢子。女漢子死時候的那張臉我永遠都無法忘懷。她為什麼會選擇跳樓死?

就因為蒙蒙的一句話?

女孩一步一步跟著我們上了車。二皮臉竟然還跟在我們的旁邊,看來他是抱定了我們的大腿了。

估計他也看出來了,剛才那個能把人砍成人棍的惡魔真正有點忌憚的就是我們而已。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是不是在打著主意幹掉我們呢?

風雷把女孩抱上了車,放到了座位上,我們這才上車。

女孩一直一言不發,只是把眼淚抹乾了,然後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微微仰著臉,像是下定了決心,從心理層面重生了一樣。

反正我不知道她經歷過什麼,也不知道她的家人在哪裡。

風雷問:「你家裡人呢?」

「死了。」女孩終於開了口,雖然她裝作用很冷靜甚至冰冷的聲音回答,但是在她說話的時候,聲音還是止不住地顫抖了幾下。

風雷沉默一下,又問:「被人……」

「死神。」

我不由得一怔,死神?她的家人死在了死神的刀下?這倒要好好打聽了。

鐵柱也來了興趣——說起來有些慚愧啊,打聽她家人的死法竟然是「來了興趣」——「當時是怎麼樣的?」

女孩抬頭緊緊盯著天上的兩個大眼珠子,說:「就是在他說要給點顏色給我們看看的時候,我爸的身後忽然就出現了一個死神,一刀砍下了他的頭。」

她的眼淚在眼睛裡面打著轉,不過她極力忍住不流下來。

砍頭死,比做人棍要強一點點。

不過光是聽到這些,就知道當時對她的衝擊力有多大了。我們都沉默了下去。鐵柱往前開著車,連跟在一旁的二皮臉都在怔怔地出著神。

二皮臉腳下一絆,差點摔倒,那是一個地上的屍體。他低頭看了看那屍體,然後繼續低著頭跟著我們往前走。

風雷問:「你叫什麼名字?」

「孤雁,陳孤雁。」

話說這個名字倒也還蠻好聽的,還帶著一絲凄涼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那死鬼老爸給她取的名字。

孤雁這孩子這時緊緊咬著牙齒,抬頭看著天上的大眼珠子說:「我要報仇。」

報仇?

誰不想報仇呢?問題是你們報得了仇嗎?別說是你們,哪怕就是我們這些覺醒者,要對付本體,心面一點底都沒有。要知道我們這裡可還是有一個作弊者存在。

蒙蒙都失敗了那麼多次,弄得現在記憶只剩下了可憐的一點,連他一直聲稱喜歡的女漢子都被他忘了,如果這次再失敗,他會忘掉誰呢?他還有失敗的機會嗎?估計他已經沒有了重來一次的機會了吧?再重來的話,也沒有絲毫機會的,因為他會把所有都忘了,到時就完全變成一個白痴了。

記憶就是這麼奇妙的東西。有人說一個人聰明不聰明,只是跟本身有關,其實跟記憶才有最大的關係。你學到的知識,是記憶,你的經驗也是記憶。如果一個人連記憶都沒有了,還怎麼生活?——那就是一個白痴。

政府大樓已經在望,樓下的廣場上面聚集了很多人。場面已然有些不可控制。政府大樓倒是還開著燈,看來是樓裡面有著備用的電源。

「大傢伙別怕!祖國不會忘記我們的,現在肯定在採取了行動1高聲喇叭在說著話,這是一個男人的聲音,我並不知道那傢伙是不是市長。

現在的市長是個大人物,我當然沒見過。只不過用手指頭也可以想象得出來,那肯定是一個胖子,而且腦門油光閃亮的。

這裡應該是一個重要的地方,要不然蒙蒙不會說來這裡。只是來這裡有什麼鳥用呢?

就在外圍的一些角落裡面,一些男男女女正相擁著,在末日的光環之下,他們的愛情正在經受著考驗。我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說著生離死別還是想在這最後的時光中享受一把。

反正那些也跟我無關,他們死不死的,對我的影響也不大。我救不了他們,連蒙蒙也救不了。如果此時本體真的現身,我想以蒙蒙的性格肯定會第一個衝上去跟他拚命——再加上我們這些人,說不準司徒他們也會加入,還有大量的普通人加入,拼得一死的話,說不準還有一絲一毫的機會;但本體卻陰險的不現身,自從收割了第一批普通人之後,連收割者都沒有現過身。

本體的強大無可挑剔,他的陰險也無可挑剔。

而我們人類的脆弱卻不堪一擊。

「我知道,天空上出現兩個大眼睛,大家都很怕;我知道,死神無處不在,大家都很怕,但我們要戰鬥!我們人類,經過了幾百萬年的進化,什麼沒見過?雖然我們現在的身體很脆弱,雖然我們過得很安逸,雖然我們主張腦力才最強大,雖然我們的科技已然沒什麼用處;但是你們要記住,我們的祖先,雖然只有兩條腿,雖然身體不如馬匹,但卻能跑死馬;我們的祖先沒有強大的科技,卻在危險叢生的叢林中,生生殺出了一條血路,這才有我們今天的文明。我們,天生就是鬥士,我們的身上,流著的就是戰士的血。拿起武器,死神算什麼?沒什麼可怕的,只要有勇於作戰的勇氣,死神也會死在我們手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