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7,空道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77,空道八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自殺吧,凡人們!

這個神轉折沒有哪個人能接受得了。!任誰都在想,蒙蒙這是在給大家指點一條明路,誰知道他指點的卻是一條死路!而且還是自殺!

這算什麼希望?人們為什麼要信他的去自殺?

他這是得了失心瘋嗎?

為什麼要讓大傢伙自殺?僅僅只是因為收割者?

本來大家升起的一絲希望,馬上就變了味。不是變成了絕望,而是變成了對我們的憤怒!

如果我是他們其中一的員,我也會憤怒的。

我並不是他們中的一員,奇怪的是我也沒有憤怒起來。我只是感到了一絲悲哀。蒙蒙不是那麼絕情絕性的人,他這麼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我都奇怪我為什麼會這麼信任他。

難道我真的跟他做了幾輩子的兄弟了?

或者我信任他是源於他告訴我他的目標只有一點——拯救我。

用全城人民來拯救我?當然不止這一點。要拯救我,有兩條路,一是直面本體,把本體滅掉,而我沒有死,那就拯救了我;二是讓我成為最後的一百個人。

而蒙蒙一直在走的似乎只是第一條路。是他明知道第二條路走不通?

「凡人們,你們永遠無法想象將要發生的事情。所以你們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別拖我們的後腿!自殺吧1蒙蒙又來了一句。

我也無法想象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絕望在蔓延,有人軟倒在了地上,掩著臉在那裡哭。我們帶給他們的不是希望,而是絕望。

也許蒙蒙說得有道理,這些凡人就只是拖後腿的傢伙。

我不想說話。

鐵柱卻說話了:「你怎麼能這麼說1

「那我要怎麼說?我只是告訴他們實話罷了。不自殺,要麼被別人殺,要麼被死神殺,反正不管被誰殺,都是個死,而且死得很慘。所以,不如自殺吧1

「他們是一夥的1忽然一人大聲喊了起來,然後樓下很多人都往裝甲車上看過去。裝甲車上只有風雷和陳孤雁,他們能擋得住憤怒的人群嗎?

蒙蒙並不著急,他對著話筒說道:「你們可以等,等到一個小時的時限的時候再作最後的決定。只是在場的各位估計在那個時候沒有幾個人能活下來吧?拿著大聲公的傢伙,把我的話傳出去1

說完之後他翻身就從窗口跳了下去。

不要說下面的氣氛變化了,連會議室裡面的氣氛也變得詭異起來,一個女人大聲說:「他們是惡魔1她搶到了桌旁,操起一把菜刀就往劈過來。

靠,這出頭鳥竟然是這個婦女?

還好她的速度並不快,我抓起一把椅子擋住了她的刀,同時我還後退了一步。

然後我就感到了不妙。我的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竟然站著兩個人,而且更加不妙的是背上冰涼了一下。

還好鐵柱的反應極快,他把我一撞,撞到了牆上,背後的衣服嘩一聲裂了一個大口子,而且還有些火辣辣的痛感。看來受的傷並不重,要不然不會這麼痛的——真正的刀子弄的重傷或者大傷口一般都不會太痛的,只會很麻。我反手一摸背後,有些濕,看來出了一些血,不過傷口並不大也不深,只是皮肉傷而已。

任何人都是陰險的,如果身邊不是絕對信任的兄弟,隨時都有可能會遭到背後一刀。

現在我遇到的是兩刀。

鐵柱把盾片取下,「你們幹嗎?」

「拼啦1那個書記大叫了一聲,抓起了一把柴刀,往我們砍過來,鐵柱把盾牌往前面一擋,一抬腿把書記踢得倒退了幾步。

但同時,幾個傢伙竟然從腰裡面摸出了槍來,雖然只是小手槍,但我們的距離實在太近,殺傷力還是相當可觀的。

問題是我現在還沒有進入狀態——那該死的波紋狀態完全沒有規律性可言,根本就不可控,這讓我很抓狂。

砰砰幾槍射了過來,鐵柱盾牌擋著,還好。他一手抓著盾牌,另一手抓住我的手臂,帶著我一個翻身就往窗口跳去。

這下好了,又要跳樓了。還好是跟著鐵柱一起跳,以他的身手我應該不會斷手又斷腿的。

在下落的時候我看到蒙蒙早就落到了地面上。裝甲車已經被憤怒的人群包圍了起來。風雷也在抹著汗,兩手抓著機關炮,又不敢亂放,只能轉動著讓人群遠離他們。

蒙蒙大聲喝道:「反啦?!哪吒,誰要敢在你旁邊五步,直接滅了他1

二皮臉跳上了車,大聲說:「我來1

這二皮臉一直跟著我們,不過這個時候他到底站在哪一邊呢?

風雷抹了把汗,把機關炮交到了二皮臉的手中,二皮臉二話不說就是嗒嗒射了起來,這傢伙真是個狠角色,專射別人的大腿,一時之間慘叫聲不斷響起,人群又是一陣涌動,紛紛讓開。

二皮臉大聲說:「哪個不要命了就衝上來!操1

再沒有人敢亂動。

鐵柱抓著我落到了地上,我摔得有些難受,他倒沒一點事,高舉著盾牌擋著上面射下來的子彈,大聲說:「我們衝過去1

我也不能老是當拖後腿的,抓起了匕首,點了點頭。

而這時蒙蒙已經拔出了他的長刀,就站在我們十步之前,大聲說:「不要命的就過來1

刀身如雪,背影如山。

鐵柱帶著我衝到了他的身後。我們三個一起往裝甲車走去。

有人還想來陰的,直接扔了一把菜刀過來,蒙懞直接一刀把那菜刀劈成了兩半,然後身影一閃,直接進入了人群裡面,鮮血飛濺,一聲入雲的慘叫聲響起,然後就是一條手臂飛了起來。

蒙蒙帶著半身血腥閃回了我們身邊,一臉寒霜,呸了一聲,罵道:「操!若不是司徒劉天心那兩個王八蛋壞事,我的安排給張志偉的事情也能開展下去,就不會有這種局面了!他媽的1

看來他果然是有些準備的。但是任何計劃在變化面前都化成了泡影。司徒和劉天心抓走了我,為了保我一命,他不得不把收割日提前——按蒙蒙的思維應該是:收割日既然到了,司徒應該就不會殺我了吧?因為面應該是收割者和本體。

他對張志偉的安排到底是什麼呢?好像是做一個網站什麼的。

「你他媽的也做得太絕了一點,幹嗎叫他們自殺?」我也有點生氣。

「別提了,到了一個小時你就知道了!反正這些傢伙也沒有用。最後還是我們直面收割者和本體。他媽的,我倒不是太擔心收割者,我擔心的是他媽的那個惡魔!那傢伙殺的人越多,實力越強1

嗯?

那個惡魔?

看來那個能把人體變成人棍的惡魔也是大敵。只是那惡魔的真面目是什麼?

「你幹嗎不直接大開殺戒?」

「他媽的,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雖然有些擔心那個見鬼的惡魔,但要我真的大開殺戒,我也下不去手1

好吧,看來他果然還有點良心。

我們衝到了裝甲車上面,二皮臉抹了一把汗,看得出來他也有些怕。

蒙蒙大聲說:「走,先去城西菜市場,如果余帥他們還沒有搞定的話,我們過去幫他們一把。你來開,有不長眼的,直接撞過去1他指了指二皮臉。

二皮臉點了點頭,接管了方向盤,開足了馬力往前面衝過去。

蒙蒙抬手看了看手錶,「還有二十分鐘,真正的好戲就要開場了!喂,二皮臉,你怕不怕?」

「怕1二皮臉一點都不掩飾他的害怕。

「我們有異能,你是不是也想殺我們?」

「想1二皮臉更加直接地說。

操,這麼直白?就不怕我們現在就把他滅掉?

蒙蒙點點頭,說:「如果我們被人暗算,或者在正面交鋒中被哪個傢伙打得快死了,我希望補刀的是你。」

二皮臉更加乾脆地說:「好1

蒙蒙說:「到時候,你就擁有了我們的能力。」

二皮臉說:「他媽的!我感覺我的神經都快斷了!我想擁有你們的能力,但我也怕得到你們的能力。想來想去,跟在你們身邊或許才是最安全的。我是不是有點像縮頭烏龜?」

「但是我們不能帶太多人。」

二皮臉駕駛著裝甲車一路直接撞過去。道路上的任何車輛都攔不住我們。我們的後面有些傢伙在跟著,只不過他們跑步的速度根本就跟不上我們,當然也有傢伙開了車跟著,反正我們經過之後已經開出了一條路。

越是走,我們後面的人群就越來越多,他們有些人還會交頭接耳說些什麼話,估計就是說我們是異能者的事情。

估計我們會成為全城人的目標吧?

異能者,哪怕得不到我們的能力,至少也能見識一下我們的異能吧?估計那些人裡面也有一些是抱著跟二皮臉同樣的想法:跟著我們更安全一些。

城西菜市場離得比較遠。我已經無心去查看旁邊會發生什麼悲慘的事情了。因為整個世界都變成了悲慘世界,只有更慘,沒有最慘。

「操1蒙蒙忽然罵了一聲。

這小子又看到了什麼?我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旁邊一棟樓的二樓上面正在展示著一個人棍。看來那個惡魔果然很活躍埃

而正這時,蒙蒙大叫一聲:「你們先去1他跳下了車,就以極快的速度往那棟樓衝過去,在牆上踢幾腳抓到了二樓的陽台,翻了上去,然後又抓住陽台旁邊的管道往上面爬。他的速度很快,看他的樣子竟然是要爬到樓頂上去。

我們的車在往前開,不過我還是回頭看著他。他才爬到五樓的樣子,樓頂那邊就有一人往下面落來,正是那個惡魔。

他下落的速度很快。蒙蒙一愣神的時間,那惡魔就落到了地面上,只是腿微曲了一下,然後就要走。

正這時,樓道大門口傳出了一聲響喝,一個人影甩出了一個漂亮的迴旋踢,直接往那惡魔踢了過去。

惡魔顯然也不是萬能的,竟然被這一個迴旋踢踢中了臉部。他並沒有被踢飛,而依然在原地。

那個人影落地。同時惡魔的斬馬刀往他砍去。

我沒有進入狀態,肯定救不了那個迴旋踢的傢伙。而蒙蒙此時才剛開始往下落,肯定也救不了那人的——除非蒙蒙來個瞬移,不過瞬移對他的負作用太大,估計現在他不敢亂用。

惡魔的斬馬刀顯然不是凡品,那人不用說肯定是個死!

只不過那人並沒有死,竟然用手中的兵器擋住了這要命的一擊!

我終於看清了那迴旋踢,竟然是空道八?!

而且他手中的兵器,竟然是——一把匕首。我的匕首?

難怪能擋住那把斬馬刀的一擊。

蒙蒙曾說,我的匕首曾落到一個正義感很強而且身手很好的傢伙手中,看來就是這個空道八了!

惡魔一擊不中,轉身便走。

他的身影只一閃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蒙蒙此時才落下,他的刀光一劃,直接一刀往空道八砍去!

空道八剛剛擋住惡魔的一擊,哪裡擋得了蒙蒙的這一擊?而且他還背對著蒙蒙呢。

看來,空道八死定了!

只是,蒙蒙為什麼要殺空道八?如果為了匕首的話,完全直接搶就是了呀!

那小子到底要做什麼?

我根本來不及叫停車,等我叫出「停車」時,蒙蒙的一擊已經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