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78,隱形的殺機
小說:| 作者:| 類別:

78,隱形的殺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誰都怕死。

而且越是長命的可能就越怕死。比如說守護者當中,絕大部分的都是怕死到極點的——這一點用手指頭都可以想得明白。

他們有著永生的生命,有著異能。但並不代表他們就不會死。他們一樣會被殺,他們一樣有很大的危險。因為守護者加覺醒者總數超過了一百,甚至還有可能達到兩百的數目,所以難免會死上一些獨眼龍。

我倒是真的有點佩服司徒和劉天心他們,他們至少比那些怕死而躲在暗處的守護者要強一萬倍。他們至少有膽量直接站出來,他們至少敢去直面收割者——在我們去銀行刺殺司徒時,他就曾經跟食指大死神直面交過手,不過他並不是食指大死神的對手,而且還受了傷。

我並不是要說司徒的水平太低,司徒無法對付收割者,估計主要原因就是他的能力在收割者面前完全沒有發揮的餘地——收割者會怕司徒的幻境?笑話,這個世界本身就應該是本體的巨大幻境,而收割者就是本體的零碎,他們會怕幻境水平那麼低的司徒?

司徒之流就是遊戲中的魔法師之流;而收割者本身就完全是魔免的。

所以在對付收割者方面,司徒完全沒有任何優勢可言;反而我們這些物理傷害的才有直面收割者的能力。

所以從這方面來說,我們才是對付本體的主力軍。但這並不表示那些走的精神之流的守護者就會袖手旁觀,他們中不知道有多少想要殺掉我們呢,這樣他們就多了一份活下去的希望。

空道八是個好人。

通常好人都不長命的。

不過至少暫時他還沒有死。

蒙蒙的那一刀看似空道八有死無生,實情卻是如果蒙蒙不砍那一刀的話,空道八就真的死了。

並沒有慘叫聲響起,卻飛濺起了一些鮮血。空道八的身後明明沒有人——至少在我們看來他的身後應該就只有蒙蒙,而蒙蒙那看似砍向空道八的一刀卻生生砍出了一個人。

那人的後背被蒙蒙一刀劈出了一條條的傷口,紅色的鮮血像飛天的紅花,灑得那麼熱烈。還好那人身手相當好,在最要命的時刻勉強往左邊閃了一下,這才沒有被蒙蒙生生劈成兩片。

隱形的人?

靠!這麼變態的傢伙怎麼竟然出現了?

以前遇到的幽靈一樣的傢伙,至少不是隱形的啊!那估計只是靈魂離體之類的;而現在這個傢伙卻是一個隱形人!

當然,那傢伙的身體是光著的——他的身材實在不好,是一個中年人模樣,身材又干又瘦,也不知道是不是平常酒色掏空了身體。更加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那傢伙竟然沒有頭髮,連黑毛都沒有——好吧,如果你硬要問我他下面有沒有黑毛,我只能告訴你,真的沒有。也不知道是他塗了絕毛液還是什麼,還是天生就無毛。他是一個沒有黑色蒙皮的獨眼龍。

什麼沒天理的傢伙都冒了出來。

估計是為了隱形的必要,那人手中並沒有武器。我當然不會因為他手中沒有武器就敢輕視於他,估計他要對付一個空道八——特別還是偷襲,空手也能分分鐘弄死的。

「小心1蒙蒙這時叫了一聲。

小心?

叫誰小心?

現在我的「停車」終於說了出來,二皮臉的反應速度也比較快,車停了下來。因為剛停車,我的身體有點不穩,往前傾去。

正這時我聽到鐵柱悶哼了一聲,一拳就往他右側擊了過去。

「沒死?」那邊明明沒有人,卻響起了這樣一個聲音。

又是一個隱形的傢伙?

要不要這麼噁心?

我可沒有那麼粗大的神經。一個隱形人已經夠讓人怕的了,現在竟然又跑出來一個?還好他是偷襲鐵柱,鐵柱本身就是一個mt,別看身材精瘦,但那防禦和皮厚的程度都不是尋常覺醒者能比的。估計那噁心的隱形人是想撿軟柿子捏,不過鐵柱剛好是在那邊的門邊,所以他就首當其衝了。

隱形人,這怎麼對付?

鐵柱一拳擊空。那個隱形的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莫非是繞到了另一邊?

我緊緊握著匕首,隱形人偷襲,應該是要近身戰,現在匕首是最重要的武器。

到現在這個時候,我還沒有發揮出哪怕一丁點作用啊!那該死的狀態,我怎麼就進入不了?劉天心靈魂出竅,在我進入狀態的時候都能看到;如果我進入狀態,這個該死的隱形人,還不是一刀就搞定?

「鬼啊1有人大叫了起來。

普通人的視界,怎麼可能見過隱形人這麼誇張的東西?估計從來也不敢想象吧?還好我以前見過詭異的事情,所以我才不會太過驚訝。

我已經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看蒙蒙和空道八那邊,現在隱形人就潛伏在我們的旁邊,而且我們這裡的戰鬥力明顯不如蒙蒙那裡——雖然有鐵柱和風雷。

怎麼辦?

莫非……我的處男血?

只能試試了。

現在已經不能再想更多,用匕首輕輕劃破了左手食指,低頭把鮮血抹到了左眼皮上。

一抬頭的瞬間,我忽然發現我的面前竟然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裸男。

這實在太難看了。那傢伙同樣全身無毛,模樣還有點像剛才被蒙蒙砍出血的傢伙。現在這個半透明的傢伙正在我的面前。要說鐵柱是在左側車門那邊,而我正是右側車門這邊,他偷襲鐵柱不成,所以繞到了我這邊。

這傢伙同樣是一個獨眼龍。

他的嘴角帶著詭異的笑。

只不過他的笑容也到此為止了。

我一刀就狠狠刺了過去。那小子估計也是有點大意,竟然就呆在我的面前,而且還沒有動手。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莫非是等到我最緊張的時候才動手嗎?

不對,那傢伙的手是在慢慢往我伸來,我不知道他這一擊完成之後到底有多大殺傷力。只不過不管殺傷力多大,反正都是不好受的。估計他把我當成了絕世高手,怕發招太快引起了風聲。

鐵柱吐出一口血。

而我一抬頭的瞬間刀子就已經刺了出去。

這個半透明的傢伙在我抬頭的瞬間眼神就變化了,手猛縮,不過手上依然被我劃出了一道傷口,他的血飛出了幾點。

就著這飛出來的幾點血,槍聲響起,那傢伙身上中了五槍,倒在地上,抽動了幾下,再也不動彈。

子彈是風雷打出的,他一下子就把蒙蒙給他的五發特製的子彈全都打光了。

終於幹掉他了!

我不禁鬆了一口氣。

那傢伙完全顯出了身形,看起來真的死得不能再死。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而正在這個時候,車窗外忽然伸過來一隻半透明的手,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右手腕。這隻手的力量好大,在感覺裡面我的手骨好像都要折了一般。而那個傢伙的另一隻半透明的手直接就來奪刀。

竟然還有!

靠,到底有多少?

已經容不得我多想,我猛力縮手。那傢伙竟然變了一個手法,兩隻手都纏在了我的右手上面,然後……

我全身都麻了。

「礙…」我大叫了一聲,眼睜睜看著右手小臂竟然被那陰險的傢伙給生生折斷,匕首也被他奪走。

他的手法非常快,他並不拿匕首,而是直接扔了出去,「幹掉他,你就得到他的異能了1

我全身發麻。怎麼現在還沒有一點進入狀態的徵兆?操,老子都要死了啊!

我現在雖然能看到他,但別人看不到藹—這傢伙更加陰險的是自己並不拿匕首,而是抓著我的手——如果他拿著匕首的話,別人就一定可以判斷他的位置,匕首多留在他手上一秒鐘,他就多一份暴露的危險。當然,現在他只要對著我來一招我可能就會馬上死掉——他為什麼要假手別人?

而且還是假手一個普通的凡人?

接住匕首的傢伙怔了一下,應了聲:「好的,師父1他揮著匕首撲了過來。

我能想象到,這把本來屬於我的匕首,馬上就要刺入我的心臟裡面了。

那樣我還能活嗎?

只是在這麼然急的關頭,我的小宇宙怎麼還沒有爆發?真是沒有天理啊!給了我這麼強大的能力,我卻不能自如的控制!以前有的時候可以頻繁地進入那種狀態,現在都到了生死關頭了,我竟然還只是一個普通人!

鮮血飛起,隱形人慘叫了一聲,放開了我的手,一拳甩了過去。

只不過他的甩拳到半途就中斷了,因為匕首已經從他的后心深深插了進去。

「人渣1這傢伙罵了一聲,蹲下身子拔出了隱形人身上的匕首,又狠狠地插了幾下,呸了一口,大聲說:「他媽的,我說了我想做好人1

這傢伙真的想做好人?

「再說了,得到他的能力有個屁用?如果他真的厲害的話,還會被你折了手?還是你的能力有用點1

原來他在打著這個主意!

果然,在他說話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在發生著變化,話音還沒有落,他的臉就消失了,然後是手。他就像是一個透明人穿著衣服。

空空的袖子抬起,隱形的手把匕首輕輕扔進了車窗,「老子走了1

說話的時候,他就在脫著衣服。現在穿著這身衣服,他的隱形也沒有絲毫效果,誰都知道他就在那裡。

我大概可以想到這傢伙的如意算盤,他既然是隱形的,他估摸著只要往哪裡一隱形,躲在一邊就行了,反正沒人能看到他。他就可以順順利利地躲到最後只剩下一百人的時候,他就能永生了。

只不過,收割者也找不到他嗎?

他只是一個普通人,當然想不到那麼透。

現在他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能力,只要脫了這身衣服,就可以光著身體溜掉,誰都拿他沒辦法!

到底有多少隱形的傢伙?

既然這傢伙並沒有殺我的心,我也把目光轉向了蒙蒙那邊。

現在我們這邊已經死了兩個,而蒙蒙那邊也躺著一個光溜溜的屍體,看來那傢伙也跪了;但是我並不能輕鬆,因為就在蒙蒙的左右兩邊三步左右,竟然還有兩個隱形的傢伙,他們看起來完全怕了,正在悄悄後退著。

總共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