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1,一秒也會變得非常漫長(2)
小說:| 作者:| 類別:

81,一秒也會變得非常漫長(2)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他這一刀相當有氣勢,不過速度在我看來並不算快。

因為剛才手槍的事情耽誤了一下,所以我心面有些發慌,慌亂中緊握著匕首就擋過去。

我手中的匕首與他的斬馬刀相交。並沒有聲音響起,因為這兩把刀剛剛才碰在一起,相擊之處因為刀身不斷輕微的顫動而攪動了那裡的空氣。

刀身的顫動很快——這顯然跟其他事物是不同的。如果是普通的刀子,估計只是這樣相擊一下馬上就會散架,更別說這麼激烈的顫動了。空氣被這兩把刀子的顫動攪得往四周慢慢散去,散得很緩慢,而在那裡等下估計就只剩下真空了。

他這一刀力道很沉,我差點把持不住手中的匕首。

他並沒有追擊,反而借著我一擋他的力道後退了一步,身體在空氣中如同游魚一樣,扭動了一下,同樣帶起了不少空氣的攪動,他竟然轉身往風雷那裡衝去。

我在他的勢大力沉的一刀之下後退了小半步,此時看到他往風雷衝去,我當然不能讓他如願。

不過我的刀子短,他的刀子長,而且他剛才好像是計算好了,一刀不中他就要偷襲別人。

我兩腿使力,往他撲過去,匕首去攔他的刀子。

沒有花哨的招式。因為那都是多餘的。他的動作雖然看起來有點像慢動作,顯得有些可笑。但這慢動作卻顯得那麼危險。

還好是慢動作,要是他的動作快一點的話……

匕首又與他的斬馬刀擊在了一起。我的手已經有點抖。他的速度雖然沒有我的快,但力量方面卻比我大一些。他的速度慢,但現在他是在搶攻,所以我陷入了被動。

我只要搶回了主動,我想以我的速度,他肯定瞬間就會被我刺個透心涼!

只不過我似乎並沒有機會搶回先機了!

因為他的動作忽然快了起來。在我擋住他這一刀的同時,他的眼睛忽然一眯——眯得那麼快!

我忽然感到全身發涼。因為哪怕他是去砍風雷,他的雙眼都一直在盯著我!

他這是要暗算我!

果然,他的斬馬刀忽然加快了速度,往我削來,就順著我的匕首。這小子剛才是在裝慢!現在才是他真正的速度吧?竟然不比我慢。

靠,老子竟然要陰溝裡翻船?

難怪剛才明明我的速度更快他還敢衝上來,他那並不是送死,而是真的有把握對付我。

估計他衝過來就是要滅我吧?

在這裡估計也只有我才對他有威脅。

現在我是向他撲過去,空中怎麼借力呢?

我扭身,想閃過他這一擊,只不過我辦不到。現在就好像我們兩個人都變成了普通人,他拿著一把更長的刀,而我手中只有這麼一把短刀,我當然不會是他的對手。

他的刀鋒從我的腋下劃過,衣服慢慢裂開,還好並沒有傷到我的的皮肉。

我現在已經完全失去了平衡,身體往下倒去,而他卻跳了起來,斬馬刀當頭往我砍來。

靠!

這小子是真的要老子的命了!

現在這個時候,連蒙蒙都幫不上我的忙。

他們幾個人像是靜止的人,我看到風雷的瞳孔在緩慢地變大,也許他發覺了危險,只不過他不知道這危險是來自哪裡的,也許他現在都還沒反應過來他剛才差點就死在了那個所謂的惡魔的刀下;蒙蒙的頭好像在轉,他一直在看著前面的,只不過現在他的頭剛開始轉,他應該也發覺了什麼,他的手握著刀柄,看起來應該是想拔刀,但是他拔刀的速度是那麼可笑,在我和惡魔的面前完全跟靜止不動讓我們砍沒有什麼分別;鐵柱和二皮臉兩個人依然在看著前方,他們看起來完全沒有反應;陳孤雁深埋在座位上,所以我沒有看到。

我往地上倒;惡魔高高躍起,高舉著刀以泰山壓頂的態勢往我斬來。這一刻的他看起來是中此無敵。

他的速度變得那麼快,雖然我的思想能反應過來,但是我的手卻跟不上。

看來蒙蒙這次又失敗了。而且這一次我並不是死在司徒的手裡,而是死在了這個蒙蒙都不了解的惡魔的手裡。

蒙蒙還會選擇重來嗎?

只是再次重來的話,是重來到多久之前呢?

事實上只是在我的一眨眼之間而已。只不過事情再次出乎了我的意料。

因為身在我上空的他忽然眼神變了。與此同時,一個半透明的人出現在他的身後。

那人手裡兩把短刀,深深地扎入了惡魔的雙肩裡面。

又是一個變態?這個變態到底是誰?

我倒在了地上,一個翻身滾起。而惡魔卻在半空就完成了轉身的動作。空氣就好像是水,他就好像是魚,他竟然在這空氣變的水裡面遊了起來,他飄在這空氣中,雙手反手一刀從他的左肩往身後刺去。

他身後的那人仰頭,像是慘叫了一聲,只不過聲音還沒有這麼快傳過來。那人中刀,放開了惡魔,往後面退去。

那是一個老頭。雖然是半透明的,但我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正是那個在一坨屎的大招中我見過的那個所謂的「陰陽師」老頭,而且在那個幻境中我還把他打飛了。

他竟然救了我?而且他竟然有能力救我!

我更加註意到,扎在惡魔雙肩的兩把刀子,正是上次曾經莫名其妙在我手中出現過的刀子。看來他果然就是那個我和司徒劉天心都無法看見的隱形的人。

他果然是在救我。

只不過他現在連他自己都救不了。

惡魔舍了我,轉身就往老頭撲過去。老頭中了刀,他的嘴巴在張合著,好像是在說話,只不過我聽不到他說什麼——也許要等一下聲音才能傳過來?或者我可以看他的嘴型猜他在說什麼?

所以我也跟著他的嘴型試著去理解他在說什麼。

「張良1——他說的是這句?是在叫我的名字?

他認得我?而且也是來救我的?跟蒙蒙是一樣的?

只不過他沒有機會再說第二句話。他的速度比惡魔慢一些,剛才之所以能得手,那是因為他是偷襲。而現在惡魔轉身面對他,就再也沒有絲毫容情,斬馬刀直接從老頭的頭頂劈落,把他分為了兩部分。

他並沒有變成人棍,他的身體在分為兩部分之後越來越透明,然後就消失了。

不知道他這次是死了,還是還能繼續活下來呢?

惡魔的兩肩都受了傷,此時劈了老頭之後,身上的傷勢更是發作,剛才估計是趁著狠勁才把老頭給滅了,現在劈了那一刀之後,兩手都垂了下來,連手中的刀子都在剛才一劈之後抓不住飛了出去。

他落到地上,一個踉蹌。

現在他手中沒有了武器,而且還受了重作,這麼好的機會我怎麼能錯過呢?

所以我往他衝過去,緊緊咬著牙,用匕首往他刺去。

估計是因為他身上受傷的原因,他有點反應不過來,我一刀竟然真的刺在了他的左腰。

這一刀好像刺在了棉花上。

沒有血肉的感覺。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來頭?

與此同時,他的身影在我面前一花,竟然在一瞬間他的身邊就多出了一個人。

靠!

這傢伙是哪裡來的?影分身之術嗎?

這新冒出來的傢伙從身材上看完全跟他一模一樣,但身上的衣服是不相同的。新出現的傢伙戴著一副眼鏡,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哪怕他化成灰我也認識,正是司徒無功。

難道司徒無功竟然是這個惡魔的分身?或者說司徒無功就是這個惡魔?

司徒無功一出現就往我撲來,而惡魔卻往後逃。

我有些傻眼。

刀子刺入了司徒無功的身體裡面,同樣也沒有血肉的感覺。他的身體在慢慢消失,他臉上的表情卻很詭異,他在對著我笑。而且他的嘴還在說著話,從口型上看是:

「你是我的……」

司徒無功這個噩夢一樣的傢伙,竟然是惡魔?

我抽出了刀子,再一次刺入了他的身體裡面,他的身體依然緩慢地消失著。

我不由得後退,有點不想去看他,只不過又不得不看。

惡魔垂著兩條手臂,沒命地逃了看樣子我是追不上了。而現在這個司徒無功看起來對我也完全沒有威脅,再加上他要再次消失。

我忽然感到很累,想閉眼休息一下。

我並沒有閉眼,而是看向蒙蒙他們。

蒙蒙還在進行著他的拔刀動作和轉頭動作,只不過轉還是沒有轉過來,刀子也還沒有拔出來,只是手上血管比剛才突顯得更加明顯一些;風雷的表情跟剛才幾乎是一樣的;看起來都沒有什麼變化。

而我扔掉的手槍,槍把卻插入了路裡面,現在擊錘還是沒有擊下,也不知道它是不是依然還有作用,因為槍身明顯有裂痕,看樣子是剛才被我扔的時候,與路面相撞有些裂開,估計等下可能都還會爆炸吧?

整個世界好像靜止了,只有一些橫波在像毛毛蟲一樣行進著。這些波形都是我跟惡魔的動作引發的。他的波形行進的目標是我,而我的卻往他逃跑的方向那邊慢慢前進。

看起來我跟他有關聯,而且關聯還很大。

只是,他到底是誰?

摘到臉上的黑布之後,會是司徒無功那張臉嗎?

司徒無功的臉依然在笑著,他的嘴巴依然在說著話:「你是我的……」

他的嘴巴好像在我的面前不斷放大,好像已經**了起來,我猛然抬起頭看天上的兩個大眼珠子。

本體說話的時候,曾經在大眼珠子下面出現過一張嘴巴。現在回想一下,那嘴巴怎麼這麼像司徒無功現在這一張嘴呢?

他媽的,惡魔不會就是本體吧?

或者——是本體的靈魂?

再或者——司徒無功其實就是本體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