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2,爆炸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82,爆炸啦!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真想追上去問個清楚,哪怕就是拚命也要把他臉上的黑布扯下來。

只不過我只邁了一步就停了下來。因為我這種狀態正常情況下來說都是不能持久的,說不準在我的下一個眨眼就回復到了正常的狀態。

而且經過了剛才和他短兵相接的較量,我也有些累。

現在司徒無功還在消失。他消失的速度不快也不慢。他是從身體末端開始消失的——先是手指腳趾之類,再然後擴散到手臂小腿。看起來很怪異。

他手和腳都消失了,所以我不想去看他。因為每次看到他我都會聯想到鬼魂——這身體根本就不是血肉,要不然怎麼可能這樣消失?

只是可惜了那老頭……

「喂,老頭,你在不在?」我張張嘴說了這句話,我自己當然聽到了這聲音——因為人在說話的時候,早就把自己要說的話在身體內部就傳到了聽覺神經裡面,而不必經過外面的空氣介質。

說出來之後我就後悔了。因為我注意到隨著我的張口動作,我面前的空氣的波紋出現了一些異常。先是出現了一浪,緩慢地往前推去;隨著我隨後的字說出,一浪一浪往前推去。

這音波竟然也如那長江之水一樣,一浪推著一浪,而且因為是我說出來的,雖然我自己感覺不到語速有問題,但是在客觀世界,這語速卻是快得沒有天理的;所以這一浪一浪非常接近,竟然在眨眼之間就混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個混亂狀態。

難怪那惡魔一直都不說話呢,原來是這樣!

只是這句話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不禁把手伸進了那混亂的還在緩慢地變化著的音波之中。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因為這只是音波吧?

但是這混亂的音波會在客觀世界發生什麼樣的後果呢?雖然這個現在看來有點無聊,不過我還是想好好研究一下。

難道會爆炸不成?

莫非真有這個可能性?

如果真的會爆炸,那威力怎麼樣呢?

——我之所以會這麼想,主要是因為現在我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做——之前進入狀態之初我不太敢動,因為我怕身上起火,現在想不動也動了,火肯定是要起的——還別說,衣服上果然有些變化。

——千萬別跟我說換一身衣服就行了,第一,基本上沒什麼衣服能在我這種狀態之下完好的,而且現在我進入的顯然是更深層次的狀態,速度比之前還快。以前的衣服只是起火,而現在我低頭查看衣服時,已經注意到衣服都有要散架的樣子,好像也像是司徒無功一樣在慢慢消失;第二,哪裡去找那麼結實的衣服?

而且現在我穿著的衣服本身就是蒙蒙特意給的,應該算是一流貨色,現在看來雖然比不上惡魔的那套,但比起普通的衣服來還是要好得多的。

所以既然要動,那就多動動吧!

怎麼試音波的威力呢?

街上很多人——全部都是類似於靜止的狀態;路兩邊還有很多房子。

我來到了人棍那裡,我想看看他的表情,只不過他已經是人棍了,所以不可能有什麼表情。這可憐的傢伙,不知道等下人們反應過,還能認得出他是誰嗎?

然後我繞開了很多人來到了一個小店的櫥窗前面。這個店已經關了門,櫥窗裡面也沒有商品。

我應該對著這玻璃說句什麼話呢?

「操,他媽的1不管怎麼說,我算是對著玻璃說了一句話。就看等下它會不會被炸碎吧。

我的這句話的音波在櫥窗前正在混亂著。

我不禁有些得意。正想轉身離開,不過一轉頭間卻發現有一個奇怪的身影在斜後方街轉角。

那身影怎麼看都有點熟悉埃

好奇之下我跑了過去。

那傢伙正猥瑣地躲在那裡,長著一副倒三角眼,背上還背著一個包。

這不正是張志偉嗎?這小子命倒是挺大啊!

我伸出手想拍他一記,「你小子……」我的手剛抬起話剛說出這三個字,我馬上就停住了動作。

我要是真的拍在了他的身上,他會不會被我打死?

更加重要的是,我現在就在他面前說出了三個字,他會不會被我的音波功炸死?

不會吧?

我還是趕緊閃!

人眼的反應一般是二十四分之一秒,我要是再留在這裡的話,說不準就會被他反應過來看見我,那可不妙。

好吧,張志偉,你要是被炸死了,可千萬別怪我。只能怪你命太不好了!

既然看到了他,我還想再看看這裡有沒有熟悉的人出現。

果然還真被我發現了!左前方四十五度的一棟高樓上面,一個人靜靜地站在那裡,應該是在看我們穿行過街的,那傢伙應該是在監視我們吧?

反正他哪怕就是化成灰我也認得,那人正是司徒。我現在要是爬到樓上去,是不是就能對他一擊必殺?

想來他應該不可能避得過的。蒙蒙說他曾經殺過我。不過至少這次並沒有真正殺我。而且我也不敢保證我的時間夠我跑到樓頂去殺他。

算了,知道他跟著我們就行了。只要他不對付我們,那就行。也許我們還可以把他叫下來商量一下,搞個合作什麼的。

我並沒有看到劉天心,不知道他是藏在哪裡還是根本就沒有來。劉玉玲的死我是有點責任的,就怕他知道了之後會對我不利。

搞清楚了司徒的方位,然後做什麼呢?難道就站在這裡傻等著時間過去,然後回復到正常狀態嗎?

那麼我就會在眾目睽睽之中全身冒火。

到時大家會怎麼想啊!

是不是可以這樣呢,我先跳進水裡面,這樣就起不了火了吧?

這條街離河非常近,商鋪後面就是河,我往那邊跑了過去。奇怪的是這河水還是比較清的——並沒有變成血紅色。我竟然還看到了有一條小魚離水面有半尺高,看樣子應該是正在下落。幾乎伸手就可以抓到它。

好吧,那就讓我們一起入水吧!

我往河裡跳過去。

我這個魚躍劃出了優美的曲線,而且還是一頭往河裡猛地扎去。

操!有沒有天理!水面怎麼這麼硬!

先是我的頭撞在水面上,這水面竟然跟水泥板一樣堅硬!然後我整個身體摔在了水面上。

這水面並不是平靜的,這是有小波浪的,只是這些小波浪非常非常緩慢,緩慢到肉眼都難以察覺到。

問題是等下起火怎麼辦?

我試著把水插入了水裡面,我的手竟然插了進去。現在這慢慢地把手插入,這水的感覺就有點像膠凍,抓起了一把,在手心面像固體,不過我還是可以看到它在緩慢地消失。

這水也消失?

好吧,不管了,挖水就挖水吧!

我兩手並用,一把一把抓起類似於固體的水團扔了出去。我所在的這處河面就慢慢地形成了一個坑。

只要夠我藏身就行了。

我跳進了這個坑裡面。並不像剛才想象中的那麼堅硬,感覺就是膠凍。

怎麼時間還沒到呢?

拜託,該來的就早點來吧!

等著火起,等著水把我淹沒,撲掉我身上的火,然後我還可以去查看一下那個櫥窗有沒有被炸掉——當然還要看一下張志偉有沒有被炸掉。

正這個時候,我感覺到了不妙!

我把水扔了出去,這些動作本身就很大,而且很快,所以,會不會引發比音波更恐怖的爆炸?

靠,我還藏在水坑裡呢!

我是不是應該現在馬上逃?

我還沒有跳起來,心裡就猛的一跳,然後身體四周一股猛力把我包轉—還好身體估計有著變態般的金剛不壞的作用,並沒有被壓扁也沒有咳出血,同時眼前一個閃光,整個視野一下子變成了紅色的,再然後,耳邊傳來了轟的一聲巨響。

這是爆炸!

水裡面的爆炸把河水往四面八方排去,而且下面還有一股巨力把我往上面托起。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飛了起來。我的身上冒出了大火,而且身邊也全都是火。

在我身上的河裡面冒出了衝天的大火,劇烈的河面大爆炸還炸壞了旁邊的房子。在我的身旁的火裡面竟然還有一顆小小的魚眼珠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那條路出水面的魚。

我被火光包圍著,炸飛上了半空。

我注意到司徒正盯著我,他一個閃身消失在了視野裡面;那個櫥窗的玻璃碎了一地——看來我的音波功果然很有效果。只是我沒有看到張志偉,因為我的視線被擋住了。

我還看到了蒙蒙他們。車下面好像也發生了爆炸,車身猛地往下矮去,而且蒙蒙第一時間就猛地踩了剎車。風雷卻第一時間狠狠地抱住了自己的頭。

街道上完全亂了套。

並沒有多少人去注意那個人棍,因為大爆炸已經完全吸引了全部人的心神。

有人在大聲尖叫,有人找掩護。

我只是在想,我的音波功把玻璃炸了,到底有沒有炸掉張志偉呢?

當然,我現在身在半空,本來應該不能有那樣的想法才對。我只是有點無聊罷了。

終於飛到頂了,我感覺到了失重的美妙。

離地有多高了?看樣子至少有四五層樓高吧。看來我果然不同凡響了,被炸這麼高沒有受傷……

只不過我怎麼感覺全身都麻了?

而且想轉一下頭都辦不到?

靠!不會吧?在爆發小宇宙的時候,我幾乎是無敵的;而在普通狀態裡面,我除了是火免,其他的全都是凡人狀態?難道我被我自己給炸死了不成?

失誤啊!我剛才怎麼想的,竟然想躲到水裡面去?還不如安安靜靜站在街上,隨我怎麼全身冒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