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4,一隻手錶
小說:| 作者:| 類別:

84,一隻手錶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司徒無功踢出那連環十八腳之後,他的身體似乎也被反震受了一點內傷,後退了兩步,嘴裡還吐出了一口血。!他的血懸浮在空氣中,並不擴散,估計等下我回復到正常狀態之後,這口血就會以極快的速度射出,如果碰到人的話,估計還能把那個人給弄成重傷。

我已經跑到了司徒無功的身前,手中的匕首往他身上刺了過去。這惡魔必須死。

我從來沒想過我竟然真的能刺中他。他好像真的放棄了抵抗。這一刀刺在了他的胸口正中。不同於剛才那一擊,現在這一刀好像真的刺在了有血有肉的人體之中,他的胸口慢慢變成了紅色,那是血浸染了出來。

他的臉因為痛苦而扭曲了一下,然後瞬間就恢復到了平靜狀態。他竟然並沒有反抗,而是坦然地接受了他的命運。他甚至還張開了兩條手臂,像是在迎接著他的消亡。

我怔住了。司徒無功到底在玩著什麼花樣?

他真的是活膩了嗎?

我抽刀。刀身上並沒有沾著血跡。

他張了張口,好像是在說:「來吧1

我再插他一刀?或是幾刀?

這小子是真的該死!竟然對鐵柱下那麼重的手!而且還把那麼多人變成了人棍。不過怎麼說他不管從哪方面來看,他都像是一個**oss級別的人物,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掛了呢?這個轉折有點說不通啊!

從一般的劇情角度來說,這麼一個絕對強力的惡魔,連作為重生者的蒙蒙以前都不知道他的真面目其實就是司徒無功,我怎麼一下子就發現了?更加離譜的是,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他應該是本體的靈魂——或者是一部分靈魂,絕對是一個boss,應該沒有這麼快就被我殺了吧?他還有一項特別的能力,那就是殺的人越多,能力就越強,他現在殺的人並不多啊!

哪怕作為當事人,我也有點無法接受這個劇情。他應該要留到最後,我們直面本體——或者直面本體之前我們最後的一個巨大的挑戰才對。而不應該現在就死。

如果現在就死了,之前的人棍渲染不就完全成為了笑話嗎?

問題是現在這個司徒無功是不是只是一個陷阱,故意表現成這樣,讓我上勾?

而且他為什麼要對鐵柱下手?這也說不通。他既然想死,為什麼還要對鐵柱下手呢?如果他要殺人的話,隨隨便便殺誰都行,這裡有蒙蒙有風雷有二皮臉有陳孤雁,還有其他的普通人。

這點我想不通,所以我想問他。

不過我並沒有問出來——如果我開口的話他應該能看得懂我的嘴型才是——因為這個時候又發生了變化。他的臉忽然表現出了極大的驚恐,張大著嘴巴好像驚呼:「不1

同時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本不應該出現的事物。

那是一隻手。

一隻可以輕易地抓住整個人的巨大的手。

這隻手出現得非常奇怪。它的速度也相當快。更加重要的是這隻手是一隻受傷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而且還有一根指頭還少了一節。這隻手並不是蒼白的,看起來完全是一隻普通人的手——只不過太過巨大,而且中指和無名指的指根還有老繭,指甲也修剪得很得體。

這隻右手一把抓住了司徒無功,把他往後面拉去。

我大驚失色。

這他媽的就是蒙蒙說的那隻受傷的右手?還說不厲害!現在這情形看起來還不厲害嗎?比左手美女厲害多了!

我想去救司徒無功,但我能對付得了那隻巨大的右手嗎?看起來我完全沒有機會。

司徒無功的後面似乎出現了一個黑色的空間空洞,右手正是從那裡伸出來的,而且也把司徒無功往那洞里拉去。

司徒無功看起來想掙扎,只不過他的身體已經受了重傷,他顯然反抗不了那隻右手。他的身體眼看就要消失在那個黑色的空洞裡面。只是這個時候,一隻手錶從他那裡往我這邊飛來。

這是司徒無功無隨身帶著的手錶?

我伸手接住了這手錶,不過我還是在戒備著,不知道我身後是不是也會忽然伸出一隻手或一隻腳呢?現在看來,完全有可能的!

我可不同於司徒無功,他是受了重傷,這才沒有反抗的能力;而我呢?我剛才也受了重傷,不過已經恢復了;而司徒無功為什麼沒有恢復呢?

空洞消失,司徒無功和那隻右手都完全消失。我低頭查看一下這隻手錶。

——你一定會猜測這隻手錶的指針是停止的或者走得非常非常緩慢。

——事實上你錯了。這隻手錶的指針轉得飛快,快得我只能看清一個短而粗的時針在一圈一圈地走;而還有一個更大一些的圈,應該是分鐘快速轉動的影像;更大一點的一圈而且更淡的是秒針——它的轉速已經快到了我根本就看不清,只能模糊地看到轉動時留下的一點點光暈效果,要不然我都以為秒針根本就不存在。

這麼一個奇葩的手錶,我不好表示什麼。因為能轉這麼快本身就說明了它不是一般的凡品——如查是凡品司徒無功在扔給我的時候應該早就爆炸了。

手錶側面只有一個按鈕,我不知道這個按鈕到底是做什麼用的。也許這是一隻石英錶,也許是自動機械錶,也許是一隻神表。

我按下了那個按鈕。

高速轉動的那三個指針忽然變得緩慢,竟然一下子從極致的高速中就切換到了正常的狀態裡面。更加奇怪的事情同時發生。

那就是周圍的人快了起來。同時我的身旁響起了幾個爆炸聲。那是司徒無功剛才說出的話發生了爆炸。爆炸產生的氣浪往四面八方衝去。這個爆炸並不算致命,因為周圍並沒有人;而司徒無功剛才吐的那口血就更加致命一點了。那口血飛速地射了出去,直接射死了三個普通人。

那些普通人當然不是我關注的重點。我關注的是鐵柱。他的身體高速地空氣中飛行,重重地撞擊在一棟高樓上面,轟的一聲響,房子都塌了下來。

他怎麼樣了?

蒙蒙第一時間就反應了過來,盯了我一眼,然後飛快的往鐵柱那邊衝過去。

然後就傳來了他的高聲叫罵聲。同時還有陳孤雁的尖叫聲。

靠,陳孤雁這娘們在叫什麼?

她睜著一雙驚恐的眼看著我,而且兩手還快速地掩住面。

旁邊的人普通人也有很多注意到了我,然後我就聽到了有人在罵變態。

變態?

好吧,我沒穿衣服。這很重要嗎?大家都是光著身體來到這個世界的嘛。

我手裡抓著這個手錶,難道按一下那個按鈕就可以進入狀態?這也太離譜了吧?是不是現在可以試試呢?不過我現在並沒有那種心情。因為鐵柱出事了。風雷也沒時間理會我,他往鐵柱那邊衝過去。

我趕緊跑上了裝甲車。二皮臉那傢伙算是有點良心,他抓著一把槍就跳了出去,指著一個人大叫道:「脫衣服1

那被槍指著的人哪裡敢不從?只能苦瓜著臉脫了衣服。二皮臉撈起了衣服往我這邊扔了過來。我趕緊胡亂穿上,把手錶也戴在了手上。這才跳下車往鐵柱那邊跑去。

蒙蒙和風雷已經把鐵柱清理了出來。鐵柱的全身都已經完全變了形,他雖然是一個防禦很變態的傢伙,但在司徒無功那樣的攻擊之下也完全沒有機會。他已經死得不能再死,幾乎成為了一攤爛肉。

司徒無功那變態的攻擊力,要對付任何一個人都是十拿九穩的事情。鐵柱擋不祝他死了。

蒙蒙高聲叫罵著:「操!操操操!事情不該這樣的!不該這樣的。」

不該這樣?那該怎麼樣?

說實話我也有點受不了。先不要說司徒無功那惡魔看起來應該是一個重要的boss級人物,哪怕鐵柱應該也是一個重要人物才對。按一般的劇情,怎麼能在沒有發揮出重大作用之前就掛掉呢?

鐵柱這重要人物到現在還沒有發揮出他應有的作用,就被司徒無功給滅了。而且司徒無功還沒有一句解釋。

這事情看起來夠詭異的。蒙蒙以前的經歷當中,鐵柱應該有著重大的作用才對,而且應該也能活得比較長。

只不過這次司徒無功終於冒了出來,二話不說就把鐵柱給滅了。

兩個重要人物都掛了。

風雷也哭喪著臉,「柱子就這麼走了?」

蒙蒙反身一把抓住我,問:「到底是誰?你有沒有看清?」

「司徒無功。」

蒙蒙怔住了,「司徒無功?他是那個惡魔?他現在人呢?」

難道他還想找司徒無功報仇不成?

現在的情況很詭異。作為我們夥伴之一的鐵柱被司徒無功連環十八踢秒殺;而二皮臉卻意外地成為了我們的夥伴,雖然他只是一個普通人,但他暫時起的作用比鐵柱還大。

再加上我們的隊伍中還加入了一個陳孤雁。

蒙蒙雙手緊緊抱著頭,「我一定是有些關鍵的東西忘記了,操啊,怎麼會這樣?軌跡完全亂了。該發生的事情不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全發生了。這不像是重新來過。」

是的,正如這個重生者所言,事情當然不像是簡單的重新來過,至少司徒無功就可以完全無視所謂的「重新來過」。

風雷問:「那我們現在做什麼?」

蒙蒙現出了他的無力感,「我不知道……」

他已經完全把握不住劇情的軌跡,所以他才有了這種無力感。不過司徒無功現在應該已經死了吧?事情還能回到蒙蒙原來熟悉的軌跡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