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6,(跳一章)公雞
小說:| 作者:| 類別:

86,(跳一章)公雞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

像老鼠的人我見過一個,那傢伙好像是一個小弟,遇到時他正在跟另一個小弟在看著傳教士那邊的那些人,而且還在談論著守在那裡或許就能等到異能者出現。

現在這個冒出來的傢伙是一個像公雞樣的男人。只不過這傢伙是一個獨眼龍。

有的人的長相根本就不必描述的。比如說這個像公雞一樣的男人,你只要看到他的第一眼,你的心面就會冒出「公雞」這兩個字。他就是這麼奇葩的人。看來這個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我估計著在這裡或許還能湊齊了十二生肖來。

只不過這傢伙看起來並不是一個小弟,而是一個獨眼龍。

他小心地湊過來,尖著嗓門就像是公雞打鳴一樣說:「兄弟,帶一程唄?」

蒙蒙心情剛剛好轉了一些,他白了公雞一眼,說:「死一邊去。」

「話說,兄弟,你們不正好是去城西菜市場嗎?我剛好也去那邊。」

風雷問:「你去那裡做什麼?」

「嘿嘿,這個嘛……」

二皮臉只是看著公雞,他小聲地問我:「你看這人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你看他是不是也有異能?」

「應該……可能……吧……」

陳孤雁只是坐在那裡,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她好像對什麼都不關心似的。二皮臉倒是興緻蠻高的。

旁邊還有一些普通人正在圍觀著我們。我們這群有異能的傢伙早就引起了他們的注意。那些人當中當然也有狠角色。我毫不懷疑他們正在打著我們的主意。只不過風雷一直把著機關炮,這讓他們也有自知之明,所以他們不敢動手。

而這公雞竟然是主動湊上來的,而且長相還這麼奇特。更加重要的是他是一個獨眼龍。

風雷也皺著眉頭,問:「就算你也去那邊,我們為什麼要帶上你?」

公雞說:「嘿嘿,其實哪裡也不安全哪。我知道,你們怕我會對你們動手。不過我只是一個可憐人罷了,怕死埃大家都不是普通人,應該說大家都是同一類人,相互幫助嘛1

有什麼好幫的?如果這傢伙真是一個給力的傢伙,他也不會主動找上我們來了。至於他是不是不安好心,那就不好說了。

現在的情況是,很多守護者都不可信,像背後捅刀子的事情那也是很容易發生的。

於是我不能忍了,「剛剛我還看到司徒,你要找安全感,去找司徒就行了,他就在旁邊。」

公雞皺了皺眉頭,小聲說:「司徒,算了吧,他就是一個變態。我還是不找他為妙。我也看到他跟劉天心混在一起。而且我還聽說劉天心打算對你們不利呢,聽說劉天心的妹妹被你們殺了,是不是?」

靠,這是哪裡聽來的消息?怎麼可能是我們殺的?明顯是被收割者殺的好不好?我還難過了好一陣子呢。

蒙蒙說道:「走。」

二皮臉看了公雞一眼,然後發動裝甲車繼續往前開。要說剛才換了一下輪胎,總是感覺這車好像也變新了。

公雞眯著眼目送著我們離開。他的背後聚著越來越多的普通民眾。

「他有異能1忽然一個傢伙大聲說了一聲。

然後就有幾把刀子往公雞飛過去。

「哎呀,我去1公雞嚇得跳了起來,飛快地往我們邊追過來。

而我注意到那個大叫的傢伙並沒有動手,估計他也是有點害怕。

「他媽的,等等我啊,哪裡都不安全啊!求求你們好不好?」公雞一邊大叫著一邊往我們追來。他奔跑的速度倒還是蠻快的,竟然真的追上了我們。

蒙蒙大聲說:「你再追過來,小心我滅了你1

「大哥,行行好,帶我一程好不好?我害怕呀1

靠,這還是一個守護者嗎?竟然還會害怕?那些普通人他哪裡還能對付不了?只要他一放招,估計那裡就會倒下一大片吧?

守護者裡面先不要說變態的司徒和劉天心了,哪怕就是那幾個隱形人,也是變態得到了離奇的地步啊!

這公雞怎麼也是一個守護者,他應該有獨特的能力吧?只是他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呢?暫時出現的守護者的能力中,有司徒的幻境、劉天心應該是靈魂出竅之類的,還有一個起初我以為是裝死神功實際上是靈魂霸佔別人身體的人物,再加上那幾個隱形的傢伙。

現在看來守護者中的能力也是層出不窮。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這公雞到底有什麼能力。

公雞剛要攀上車時,蒙蒙卻一腳把他踹了下去。

公雞大叫一聲,在地上滾了幾下,後面趕來的民眾頓時把他淹沒了。

「靠,這異能者這麼垃圾!竟然只會逃跑1一人叫道。

「他是不是異能者還是一個問題呢1

「喂,你是不是異能者?……什麼?不是?還是是?……是?你他媽的,那你還怕我們干毛線?……操,誰動的手?誰動的手?」

淹沒他的人把他變成了一攤肉泥。

二皮臉竟然還把車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後面,搖搖頭嘆了一口氣,說:「可惜了,也不知道是誰給了他最後一刀。」

蒙蒙敲了他的頭一下,說:「那傢伙我記得,可惜什麼,他的能力沒用,要是有用的,我還會把他帶上車,偷襲一把,讓你得了他的能力就行了。」

二皮臉驚喜地說:「真的?」然後就又問:「那他到底有什麼異能?」

「垃圾。走。」

「垃圾異能至少也是異能啊1二皮臉也沒有辦法,發了一下牢騷之後只能繼續開車。

後面的普通人大軍正在洶湧著,他們正在高聲大叫到底是誰得到了異能。而且也已經亂了起來。

看他們的樣子好像大家都不太確定那公雞到底有沒有異能這一類玄之又玄的東西。

「他媽的,好痛啊,拉我一把好不好?行行好,真的好痛埃」忽然在車後面響起了公雞那特有的嗓音。

我嚇了一跳,連把著機關炮的風雷都差點放出了好幾槍。

這公雞從哪裡冒出來的?這沒天理的!

蒙蒙說:「自己滾,信不信我再踹你下去?」

車後面終於露出了公雞的頭,他雙手扒在車上,說:「別,別,真的好痛啊,變成肉泥啊!你想想,那有多痛苦。每一次我都會在夢裡面驚醒過來。這簡直就是噩夢!放心,以後有用得著我的地方,我絕對沖在最前面1

蒙蒙冷著臉說:「沖在最前面,然後毫無意外的再死一次,而且還沒有一點作用,對不對?」

公雞尷尬地笑了笑。

風雷問道:「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變態?剛才明明看見他被……」

公雞很是得意地說:「別說他們,哪怕就是那些所謂的死神,想要真正的殺死我也是辦不到的。我是誰?我可是……」

他話還沒有說完蒙蒙又一腳踹了過去,把他踹下了車,罵了一聲:「他就是一個垃圾。」然後指著正在地面上滾的公雞,對著那些還在盲目地大亂的普通人大聲說:「他在那裡!誰殺了他,就能得到他的異能!他的異能是幾乎不會死!至於怎麼殺死他,那就看你們的本事了1

二皮臉嚇了一跳,驚問:「不死?」

「不死又怎麼樣?一點用都沒有,完全是一個廢物罷了。沒有戰鬥力,再怎麼不死,活著也只是浪費空氣罷了。」蒙蒙看起來心情還是很不好。

我們都沉默了。真的有不死的傢伙嗎?

公雞再次被瘋狂的普通人淹沒。他果然又死了一次,不過又再次復活了過來。只不過這次復活之後那些普通人把他捆了起來。看來他們要好好研究一下到底怎麼樣才能殺掉這個命大得到了逆天的傢伙。

二皮臉一邊開著車一邊問:「那他到底怎麼樣才會死?」

蒙蒙說:「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他不死。就像是癌細胞一樣,只要還有幾個細胞在,就能無限增殖,然後重新復活過來。」

二皮臉說:「靠,那麼變態?1

「連收割者都對他沒有絲毫辦法。」

這能力果然變態埃

我抬起手看了看手錶,這手錶的指針現在走得正好,只是我手錶上的時間對不上蒙蒙的時間。而且這破手錶也沒有調時間的按鈕。反正這不是凡品。

現在在車上也沒什麼事做。看看道路兩邊,有的地方起火了,肯定是有人在趁亂做著壞事。在一個小巷子口那裡,還有一個男人把一個女孩強行往小巷子裡面拖去,看來要做傷天害理的事情了。

現在這世道,傷天害理的事情多了去了,反正我們也管不了。

只是沒想到,忽然那個男人就飛了出來,摔倒在地上,掙扎著要爬起來。

一個身影從巷子裡面撲了出來,又一腳踢了過去,那人在地上滾了幾滾,在求著饒。

我眯著眼,那個飛撲出來的正是充滿了正義感的空道八,他的腰上還別著一把匕首。

他抬頭髮現了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朝我揮了揮手。

我是不是要跟蒙蒙說空道八再次出現了,而且我們要搶回我的匕首?

只是忽然我就想到一個問題:也許匕首在空道八那裡或許更有用吧,至少他是一個比我更有正義感的人,他現在至少在做著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我們呢?我們只是趕去城西菜市場,也許能收編那些獨眼龍,也許只是去幹上一架,再殺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