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7,一條守護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87,一條守護狗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城西菜市常!

終於到了。還沒有真正進入,就可以聞到那裡特有的特有氣味。菜市場裡面的氣味很獨特,特別是對於一些並不大的而言。比如說這個不大的菜市場里,離它還有一百米遠,你就可以以聞到雞屎味豬肉腥味滷菜味等等千奇百怪的氣味混合在一起。

大門那裡幾條狗正在爭搶著一塊肉。大家千萬不要誤會,那絕對不是人肉,而只是豬肉而已。那幾條狗看模樣也絕對不是野狗,而是有主人的。幾條狗搶著就要干起架來,而且還團團轉地往遠處遠離。不過一條忽然耳朵一豎,放棄了爭搶,跑回了它原來的地方——一個角落裡面。

那角落裡面有一些干稻草,露出了一角衣服和一隻手。那裡應該躺著一個人——或者死人,而且應該是那條狗的主人。

那條狗嗚嗚地低吟了幾聲,趴在了那隻手的旁邊,全身都平放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除此之外放眼看過去菜市場裡面好像並沒有了其他人。

門神他們跑哪裡去了?

蒙蒙說:「下車。」

他當先跳了下去。依然打著赤膊,腰上掛著武士刀,身上別著手雷手槍等等。二皮臉這才停了車,我們接著下了車。

陳孤雁也下了車,她的身材如此嬌小,在這混亂難聞的菜市場的空氣中微微顫抖著。

為了保險起見,二皮臉還端著一挺機關槍。

蒙蒙當先大步往菜市場深處走去。

我一邊跟在他的身後一邊假裝小心地查看著四周的動靜。事實上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也查不出蛛絲馬跡。不過蒙蒙有著更加靈敏的偵探意識,他一邊走時還會轉頭看看,忽然他在一個豬肉攤前停下了腳步,他低頭看了一眼地上的一些血跡,然後再次大踏步往前走去。

我也假裝看了一眼那些血跡,二皮臉皺著眉頭說:「這是人的血。」

好吧,算他說得有道理,不過我也不必學福爾摩斯,來個「血跡的研究」什麼的,事實上哪怕我真的研究了,至多也就是分析出這到底是a型血還是b型血什麼的,對於追查他們的下落我是無能為力的。

不過我還是點點頭,趕緊跟上了蒙蒙的步伐。

一個人靠著柱子坐著,剛才是因為柱子擋住了視線,所以沒有看到。他一動不動地坐著,我正要上前去問他一句,只不過看到他那死魚一般的眼睛時,我就怔了一下,然後我的目光就注意到了他額頭的那個槍洞。這人是一個獨眼龍,而且還是一個死獨眼龍。

二皮臉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看來這裡發生過槍戰。」二皮臉說。

不用他說我也能看得出來。因為柱子上面有很孛嬪弦燦幸恍┐佣ヅ鍔系糲碌牡頻乃櫧。

當然還有血跡。

看得出來槍戰還是很激烈的。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還沒有看到特別行動隊的屍體。看來門神他們果然是佔了上風。

風雷高大的身體都有些顫顫兢兢地,他小聲地說:「怎麼忽然就打起來了?」

本來門神他們就是打上門的好不好?那些獨眼龍明顯就是想躲在這裡,不出去的,現在倒好,我們自己打上門,給他們兩條路:第一條路,聽我們的;第二條路,死路。

看來他們認為兩條路都是死路,所以作出了拚死一搏,不過卻搏不過門神他們的強大火力,最後終於要邁向了死路。

看來門神果然是一個狠角色,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根本就沒有二話。

二皮臉還在地上找到了幾個彈殼,拿在手裡拋了拋,然後扔到地上。

我們一直從正大門來到了小後門。這裡是一條小巷子,兩邊都是圍牆,圍牆的一邊是菜市場,另一邊是居民樓。要說這裡的居民的鼻子也是夠強大的,長期都能忍受著這裡的雞屎味。

小巷子裡面倒著幾個人,其中一個是個高大的胖子,身上還系著一條黑皮圍裙,手中提著一把切肉刀,圍裙上面還有很多肉襪兒,看起來應該是一個賣肉的。他兩隻眼睛都睜大著,好像在看著天空的那兩隻大眼珠子。

看起來他的致命傷應該是腹部那一刀。從他臉上那扭曲的表情,和他身旁地上牆上的痕再加上他指甲裡面的黑泥和緊緊握著拳血管暴起的手來看,他死的時候應該非常痛苦。

他的傷口不僅流出了血,而且還流出了一些黃黃的東西。不知道那到底是大腸裡面的廢物呢,還是內髒的分泌物。

看來是這一刀把他的內臟傷著了,而且看模樣是捅穿了大腸和肝臟,然後因為中毒死了——看起來血流得並不多所以可以排除失血過多,所以才會經歷比較久的死亡時間和那無盡的痛苦。

二皮臉說:「看這人流血並不多,這一刀應該是一把非常鋒利而且小巧的刀,直接捅破了內臟。」

除了這個大胖子外,還有三個女人。她們看起來完全就是普通人,而且還應該是在菜市場裡面賣雞或者賣鴨的普通人而已,在她們旁邊還有一個空籠子,不過裡面沒有雞。

這三個女人有一個死於子彈之下,有兩個死於刀傷之下,幾乎跟那個大胖子一樣,是死於內中毒的。

除了死人之外竟然還有一條死狗。

那條死狗側著身躺在牆根,一動不動,不過它身上並沒有血跡,我也沒有看到傷痕。

那是一隻大黃狗,從毛色看,應該年紀不小了。它看起來好像只是睡著了一般安詳。

蒙蒙他們繼續往前走。而我卻在這條死狗面前停下了腳步,因為我注意到這條死狗的肚子竟然在微微起伏著。

這竟然不是一條死狗?而是活的?

它是在這裡睡覺不成?

我蹲了下來,想好好看看它。

它的身體顫了一下,全身的黃毛都豎了一下,然後又裝作沒事般一動不動。

這死狗是生病了不成?

「我操,差點還忘了。」蒙蒙說了一聲轉了回來,一腳就踢在了那條狗身上,「別裝死,滾起來。」

這條大黃狗繼續裝死。

只不過它的眼皮動了動。

蒙蒙這是在跟一條狗講話?這也太離譜了一些吧?

蒙蒙拔出了刀子,說道:「再裝死我不介意吃一頓狗肉了。」

大黃狗馬上就滾了起來,汪的叫了一聲,然後就要撒腿逃跑。不過蒙蒙早就有所準備,左手一把就揪住了它的脖子後面的毛皮。大黃狗奮力掙扎,想反頭咬蒙蒙,不過蒙蒙把刀亮在它眼前,那鏡面一樣的刀子,讓這條狗瞬間就安靜了一下來,汪汪叫了兩聲,然後又嗚嗚了兩聲。

「說人話,他們去哪裡了?」

這時我才注意到,這條狗竟然是一隻獨眼狗!剛才它側著身躺著所以我沒有看到那隻獨眼。

靠,有沒有天理?這條狗竟然也是守護者?

好吧,既然都出現了隱形人,又出現了像不死法醫那樣的不死者——要說不死法醫每次重生都是要在水裡面,而公雞看起來並不需要水藹—現在再出現一條守護狗,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再說了,像老鼠一樣的人有,像公雞一樣的守護者有,就不能有一條守護狗啊!

「汪汪1這條守護狗叫了兩聲。

蒙蒙大聲說:「二皮臉,一槍崩了他1

二皮臉正在吃驚地看著這條守護狗,他可能正在思考著這條狗到底會不會說話吧。

倒是陳孤雁反應了過來,她擋在了守護狗的面前,張開了雙手。

守護狗馬上就往陳孤雁的身上蹭去,不過蒙蒙緊緊抓著他的脖子,而且還架著刀子呢,所以他也不敢動作太大——話說用「他」而不用「它」是不是有點過份呢?

不過既然他是一條守護狗,就已經脫離了低級的動物範疇,跟普通人相比也不會差到哪裡去吧?

「汪……我說,我說。」

靠,這傢伙果然會說話!只不過他的口音很特別,就像是老外說中文一樣,生硬、而且聲調完全把握不轉—如果要配音的話,只要找一個對會一點中文的老外就行了。

守護狗吐了吐舌頭,還咳了一聲,就像是領導人在開講之前都要清清嗓子一樣,他這才再次開口說道:「他們往前面前去汪,好多覺醒者,好多守護者,汪,不過打起來汪1

「前面帶路!用你的狗鼻子好好聞聞。」

「汪汪。」

蒙蒙放開了守護狗。

這條守護狗扭了扭身,他的身體的皮比骨架大一些,所以這樣一扭的話,身上外層的皮就像是滾筒一樣來迴轉了幾下,皮毛上面的一些灰塵就飛了出去。這種動作讓他爽得又叫了一聲汪。不過他馬上看了蒙蒙一眼,又有些擔心,眼珠子一轉,蹭了陳孤雁的腿一下,而且還色眯眯地舔了一下她的小手,這才邁著輕快的小步子走到了最前面,「跟我來,我知道他們在哪裡汪。」

陳孤雁快步跟上了守護狗,問:「你是條狗,為什麼會說話?」

「因為我並不是一條凡狗。」

二皮臉狠狠地甩了甩頭,這短短時間他跟著我們所看到的東西,估計他從來都沒有想象過。所以他應該到現在還無法相信。

他甚至還要求風雷掐他一把。

所以風雷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二皮臉慘叫一聲,然後說:「這不是夢,這真的不是夢。他真的只是一條狗?」

蒙蒙白了他一眼,「管他是人是狗,跟上就是。」

我也有點難以相信,跟上蒙蒙,止不住好奇地問他:「真的,僅僅只是一條狗?」

蒙蒙像是沉思了一下,說:「傳說守護者裡面有一個厲害的傢伙,他喜歡狗。」

「靠,不會吧?他原本是一個厲害的傢伙,因為喜歡狗,所以就變成了狗?1這也太離譜了吧?看這條狗的樣子,怎麼也跟「厲害」搭不上邊啊!

「不,重點是他喜歡狗。所以有那樣一個會變形的守護者就變成了他的狗,這樣才能活下來嘛。那些守護者,其實很多原本跟我們一樣都是覺醒者而已。只不過他們經過了一輪收割日活下來之後,就成為了守護者。」

我算是有點明白了。這麼說的話,這條守護狗真的並沒有什麼厲害的本事,他只是變成了狗尋求那個厲害的守護者的庇護而已。

「那個厲害的守護者呢?」我問蒙蒙。

「打聽我的主人?我告訴你們,我主人去辦一件大事汪1守護狗回頭叫了一聲,「別傷害我,千萬別傷害我,要不然我主人回來,他一定會要了你們的命汪。」

二皮臉問:「你主人很牛逼?」

「那當然1

「那你怎麼不跟他一起去?」

「我跟著去干汪?太危險汪。而且,我只是一條狗。」

「那你主人去哪裡了?」

「我怎麼知道,我只是一條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