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8,地下十八層
小說:| 作者:| 類別:

88,地下十八層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厲害的守護者?能厲害到哪裡去?怎麼從來沒聽蒙蒙說過?這條狗先前跟菜市場那群守護者混在一起,那就說明菜市場的獨眼龍應該跟那個傳說中厲害的守護者關係不算差,要不然他也不會把狗放在這裡了。

這當然不是一條普通的狗。一個愛狗人士如果發現了一條可以說話的大黃狗,可能有兩條極端:一是把那「妖狗」殺了;二是保護好這條妖狗。

顯然那個傳說中的守護者選擇的是後者。

「別說我的主人有多厲害了,就算是我,也很厲害的,千萬別以為我是一條狗就小看我1

沒有人會小看一條會說話的狗的。

二皮臉問:「那你都有些什麼本事?」

「老子的本事可大著呢。我可是會變形的1

他當然會變形,要不然怎麼能把自己變成一條狗呢?如果我有時間的話,我倒好好好研究一下,看看這條狗到底在生理上跟普通的狗有多大區別。千萬別說只是外表像狗,而內臟之類的卻是人類的。

風雷看起來對於人體和狗體的研究更有興趣。他竟然在巷子裡面發現了另一條狗,所以他跑著過去抓住了它——那條狗本來想逃跑的,不過風雷這變態身手雖然比蒙蒙之流差得太多,但要對付一條普通的狗,那還不是手到擒來?他提著那條狗就來到了守護狗面前。

守護狗停下了歡快的腳步,抬著狗眼看看那條大黑狗,又看看風雷,問:「干汪?」

干汪是什麼意思?估計就是「幹嗎」的意思吧!

風雷說:「喜歡嗎?」

「大哥,拜託,它是條公狗!你看看它的後腿那裡,那麼大一根狗卵1

二皮臉倒也吃驚了,「你不是母的?」

要說光從守護狗的聲音來說,是比較中性的,所以當初聽起來倒是有點像是母的。

「大哥,拜託,我怎麼可能是母的汪?」

風雷果來又來了興趣,還檢查了一下守護狗的後腿,這守護狗還不好意思起來,「汪,你們到底是想檢查我呢,還是想知道他們在哪裡?」

這才扯回了正題,風雷把那條大黑狗放了,大黑狗馬上汪汪地叫了幾聲撒開雙腿沒命地逃了,逃到遠外巷子口的一棵樹旁,轉頭看了我們一眼,像是發了一會兒呆,然後抬起了一條後腿,對著那棵樹施了一泡肥。

來到了巷子口,守護狗用鼻子嗅了嗅。現在走了這麼遠,並沒有再看到有屍體,只是在路上有幾個空彈殼而已。

「他們到底去哪裡了?」我不禁問蒙蒙。

蒙蒙聳了聳肩,「反正就在這裡不遠吧,刪了。」

「刪了?為什麼刪了?」

「估計是因為不太重要吧,所以就刪了。」

好吧,竟然把這麼重要的記憶都刪了。不過也有可能事情總是在變化的。是不是有可能在某幾次當中,守護者同意合作?而有些時候他們又要跟門神他們開打,所以蒙蒙就選擇刪除了這些不確定的記憶——既然不確定,那就刪掉吧!

想來這種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還好現在有條守護狗。

看來這條守護狗倒是作用蠻大的——至少蒙蒙還記得他。

我們出了小巷子,那條大黑狗竟然邁著婚步跟在我們後面。陳孤雁轉頭看了它一眼,它並不跑,而是停了下來。不過等我再次回頭時,它又跟在我們後面。

難道這條大黑狗也跟定我們了?

果然,看到我們對它並不在意,它的膽子越來越大,竟然越跟越前,最後竟然跑到了前面跑在了守護狗的旁邊,一邊跑著還一邊搖著尾巴,別提多歡快。

二皮臉抱怨了一聲:「他媽的,現在的狗都成精了1

風雷說:「世道不同了嘛。」

出了巷口就是一個居民大樓。這裡平常應該是有很多人的。只不過現在人竟然不多。至少目前我能看到的只有三五人而已。

那可憐的三五人各自站在他們的陽台上,有的抬頭看著遠方,有的跪下好像在向天父作最後的禱告。

居民樓下明顯是經過了清掃,竟然沒有血跡,看起來也不亂。也不知道是誰在末日來臨的時候竟然把一切都安排得這麼好。

「喂,你們也是來尋求庇護的嗎?」一個正在眺望著遠方的人大聲問我們。

那是一個老頭,看樣子應該有六七十歲了。

二皮臉抬頭大聲問:「什麼庇護?」

「你們不是尋求庇護跑來這裡幹什麼?」

「你也是尋求庇護的?」二皮臉問。

「我?這是我的家。我已經老啦,反正都快死啦,要死也死在自己家裡面。尋求庇護的話,你們就來對啦——不過我也不敢肯定,畢竟死神我也見過啦,反正哪怕今天不來,過幾年也會找上我的,我已經活夠啦。」

守護狗抬頭問:「汪,老東西,你為什麼不去庇護之地?」

這條狗的殺傷力果然強大!它一開口,那老頭就嚇了一跳,指著他說:「你……你……你會說……?」然後一張臉就漲成了豬肝色,撫著胸口,幾乎全身都在起伏著,竟然喘不過氣來,然後就倒了下去。

靠!

一條狗會說話有這麼嚇人嗎?

我簡直無語了!

守護狗伸長舌頭吐了一口口水,說:「這老頭果然沒用,竟然就這麼死了。」

另一邊一個婦女明顯也驚呆了,她原本是在祈禱的,只不過現在她看著守護狗說不出話來,好在她的心臟比那老頭要強大得多,作了幾個深呼吸,說:「庇護之地,也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而且那名稱太過嚇人,我們不想去。」

二皮臉問:「什麼庇護之地?」

婦女說道:「十八層……公寓1

十八層公寓?我轉頭四看,這裡並沒有高達十八層的建築。

而且光聽這名字就像是「十八層地獄」一樣,果然有點嚇人。

蒙蒙踢了守護狗一腳,問:「在哪裡?」

守護狗汪了一聲,說:「我也不知道呢,我只是剛剛投奔來這裡的,還沒有跟那些人接上頭,兩邊就開打汪!所以我一直都在裝死。不過我的鼻子很靈的,你放心,我能找到汪1

他果然又嗅了嗅,說:「跟著我就行汪1

十八層公寓?蒙蒙連這麼重要的地方也忘了?看來他的記憶果然少得可憐了。估計要是再重來一次的話,他真的會變成一個白痴的。所以這次應該就是他最後的機會了。

守護狗歡快地向前跑,而大黑狗也歡快地伴著他。

不過只跑出了五六十米遠它們就停了下來。

在守護狗的面前是一棟只有一層的小平房。

要說這裡的居民樓雖然說並沒有十八層那麼高的,大多都只是五六層的樣子,而且都是有些年月的建築。但像這樣的一層小平房還真的很少見的。

這個小平房看起來佔地只有一百平左右,從表面看來完全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二皮臉問:「這裡?」

守護狗說:「是汪。就是這裡。」

「十八層公寓?」

「好像……看起來真的有點不太像汪,不過我們進去看看就知道汪。」守護狗當先放裡面走去。

門並不大,走進去之後光線並不充足。我這才發現原來這個小平房竟然沒有窗子。

裡面像是一個大廳,空空如也,只不過在這個大廳的正中砌著一個大箱子一樣的東西。那東西看起來只有兩米高,方方正正的。

走過去才發現那是的小房子之類的,而且還開了一道門。門是硃紅色的小門,畫著一個白色的圈,圈裡面寫著一個白色的「0」字。門上有一個圓把手。

守護狗說:「我怎麼忽然覺得我們來這裡好像是錯誤的?我們是不是應該先出去商量一下?」

二皮臉也說:「我感覺這裡怪怪的,不會真有什麼危險吧?」

陳孤雁倒是沒什麼表示,只不過她轉頭看看四周。

蒙蒙並不理會他們,抓住門把手就推開了門。

門開了,並沒有衝出什麼「陰風」之類的,事實上平平常常,而且更加重要的是,裡面有燈光,那燈是掛在這小方形的頂上,淡淡的白光,就像月光。

裡面是一道往下的木質樓梯。我聽到二皮臉他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邁前一步,從樓梯那裡往下望去。下面一折又一折的樓梯,而且下面也不是黑暗的,都有燈,從光線的角度來判斷的話,燈應該都是裝在天花板上的。

這扇門上寫的是是「0」,這裡叫十八層公寓,是不是說在這下面有著十八層?

二皮臉問:「下面不會是十八層地獄吧?」

守護狗說:「現在這世道,發生什麼都有可能的汪。怕了吧?怕了的話,那就趕緊逃吧。」

他對著樓梯下面汪汪叫了幾聲。除了回聲之外,並沒有其他回應的聲音。

二皮臉問:「他們真的在這下面?」

守護狗說:「當然,我的鼻子很靈的。」

在他們廢話的時候,蒙蒙已經邁步走了下去。

我跟在他的後面,風雷跟在我的後面,二皮臉隨後,守護狗汪的叫了一聲,馬上擠到了我的旁邊,那條大黑狗竟然也跟了下來。陳孤雁走在了最後。

她進來之後,門砰的一聲關上。

我怔了一下。不過並沒有理會。但陳孤雁卻尖叫了起來:「這門開不了了1

二皮臉停下了腳步,問:「怎麼開不了?」

「你自己看1

我也來了興趣,返身回到了樓道口,發現這門果然開不了了。因為這門的裡面竟然沒有把手,而且門縫都幾乎沒有。這門也太奇怪了一些。要說門沒有門縫,那成什麼門了?而且從外面是往裡面推開門的,意思就是我們現在在裡面,只能拉才能開門,現在連把手都沒有,而且還沒有門縫,這門怎麼開?

我試著用匕首往門刺去。那門竟然像是果膠一般,陷了下去。

這竟然是一道有彈性的門?而且看起來還像是活物一樣。

這也太奇怪了!

不過蒙蒙並沒有什麼表示,他只是往下走去。

我拉了陳孤雁一把,「跟上再說,有蒙蒙,你放心。」

陳孤雁這才定下了心神。

我忽然有一種感覺,也許我們真的是在往地獄走去,也許也是走向真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