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9,逃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89,逃跑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每一層的樓梯都打個對摺。 我們下到了第一層。樓道口的門上同樣畫著一個白色的圈,裡面寫著一個白色的「壹」字。進了這個大門,裡面就是回形的走廊,總共只有四個房間,分為四個方向。門上面都有門牌號,分別是「一0一」到「一0四」。走廊的天花板上面有燈,淡淡的燈光,看起來比較慘淡。

沒有看到有人。

也沒有風,更加沒有聲音。

蒙蒙推開了一0一的門,裡面也沒有人。不過牆上很奇怪地畫著一些衣服。

不過那些衣服畫得相當逼真,就像是真正的衣服一樣,倒不像是畫上去的,而像是貼上去的。

二皮臉好奇地摸了一件衣服,然他就跳了起來,往後退了一步,說:「是真的衣服1

真的衣服?

我也來了興趣,摸了一件看起來像是外套,摸上去果然是真的衣服。

只是這些衣服怎麼會貼在牆上?而且貼得這麼整齊,更加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這些衣服排列的形狀就像是穿在人身上一樣。上面是上衣,下面是褲子。而且還有的衣服還戴著帽子的。

如果燈光再暗一點的話,打遠看過去都會以為是一個人貼在牆上。

蒙蒙淡淡地說道:「這些人死了。」

我一怔,問:「什麼人?」

「那些普通人。所謂的庇護之地,原來就是死地。」

死地?

這些衣服就是那些進來的普通人的?只不過他們全都死了?

守護狗甩了甩頭,說:「好怕怕,我看我們還是走吧!不明白為什麼主人要我來這裡。」

二皮臉問:「你主人叫你來的?」

「那當然,要不然我跟著主人多好,跑到這裡來幹什麼汪1

二皮臉問:「你主人到底是誰?真的那麼牛逼?」

「汪!我主人當然牛逼,不過你可能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要說守護者中,劉天心司徒之類的也蠻厲害了,只不過比起我主人來,還是差了很遠的,我主人可是可以直面天上那所謂的神的絕對霸氣人物1

這種人物我們還真的沒有見過,也沒有聽說過。這麼說他主人真的很牛逼。

蒙蒙皺了皺眉,說:「我想我已經知道是誰了。」

守護狗得意地說:「你知道?你見過?告訴你,我主人的斬馬刀一出,分分鐘讓你們變人棍1

我差點跳了起來。

司徒無功!

毫無疑問,他說的正是司徒無功。只不過他並不知道司徒無功已經被本體偷襲滅掉了。

守護狗還在得意洋洋地說:「我主人當然是牛逼通天的人物,只不過他被一個陰險小人暗算——我也是一不小心聽他喃喃自語說起的,那個陰險小人佔了主人原來的地盤,而且還要爭奪主人的戰利品,所以主人就跟他對著干啦。不過主人失了地利,所以干不過,這才沒辦法。只不過只要等他收拾了那個戰利品,然後就能把那個陰險小人給收拾了。」

可憐的狗,他還不知道司徒無功已經不存在了呢。只不過他的話裡面也透露出了一些信息。司徒無功本身就是本體的靈魂,而現在本體竟然要滅他,看來那個所謂的陰險小人,並不是指蒙蒙之類的,而是指另一個傢伙,那傢伙把司徒無功的身體給佔了?

所以原本作為收割者的司徒無功,竟然也要面臨本體的收割。更加可怕的是,我、司徒無功、陰險小人,再加上蒙蒙,或許還要加上那個死了的老頭,我們這幾個在這個世界鬥了一百年。

所謂的地利,當然就是指司徒無功的身體。本體的強大當然是不需要去多說的。只不過那個陰險小人到底是誰,我暫時還不知道。也許他也會出現在這個世界吧?

蒙蒙哼了一聲,繼續往下走去。

我有點著急。因為現在離本體說的一個小時已經越來越近了。等下一個小時的期限到來,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連蒙蒙都怕,而且還叫那些普通人自殺。

二層有六個房間,明顯比一層大了一圈。這裡同樣沒有人,房間裡面也有衣服,看起來死的人很多。

二皮臉還在樓道裡面檢查,看有沒有腳印之類的,只不過樓道上看起來非常乾淨,沒有絲毫足跡。

這裡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人來過。只不過那些衣服怎麼解釋?

守護狗抽著鼻子說:「不管你們信不信,我聞到了他們的味道,他們真的來過這裡,而且應該是往下了,反正我是信了。」

我們的鼻子並不是狗鼻子,所以我們不發表。而且看蒙蒙的樣子似乎相信守護狗。

——當然也有可能他更信他自己的判斷。從進來這裡之後他就的表情就很嚴肅。

來到了三層,一樣如此。陳孤雁還大著膽子對下面叫了幾聲:「有沒有人?有沒有人?」

這聲音傳到了下面,然後經過一層層回彈,返回來很多層的回聲:「有沒有人……沒有人……有人……人……」

這裡完全像是一個空墳一樣,沒有絲毫人聲。連只蚊子都沒有。空氣似乎都不流動,只不過我們並沒有窒息的感覺。而且這裡的空氣也很清新,聞起來像是走在森林裡一樣。

陳孤雁說:「我有點怕。」

守護狗挨到了她的身邊,說:「我也怕。」

怎麼也是一條守護狗,至少還有異能,有什麼好怕的!不過說實在的,對於這麼詭異的地方,我也有些怕。那些普通人消失了,並不可怕,哪怕牆上貼著他們的衣服。問題是門神他們去了哪裡?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忽然我感到空氣中似乎陰冷了一些。好像是有一個冷氣團在靠近我們。

我一驚。馬上就想起了那些上身的那個幽靈。莫非這裡有幽靈不成?

我悄悄地把左手食指伸進嘴裡,咬破了一點皮,在左眼皮上抹了一點血。

樓道依然是這個樓道,空空蕩蕩的,並沒有人。只是那股陰冷的感覺依然存在。

蒙蒙忽然拔刀,對著前方的空處就是一刀劈了過去。

空氣中的陰冷感覺馬上就消失了。

看來果然是有一個幽靈存在。蒙蒙那一刀是把那個幽靈滅掉了?

我們繼續往下,現在已經來到了第四層,蒙蒙都懶得去看那幾個房間了。

正這時,下面傳來了一聲大喊:「**的!想殺人滅口不成?我只不過上去查看一下是誰來了1

這一聲大喊嚇了我們一跳。這下面有人怎麼沒有人出聲?

而且聽這聲音好像還蠻熟悉的。

蒙蒙怔了一下,說:「劉天心?」

「怎麼?不可以是我?趕緊滾下來1

果然是劉天心。那小子竟然在下面。

在這個時候聽到劉天心的聲音可不是好現象。想不到劉天心竟然跑到這裡來了。那麼門神他們怎麼樣了?

我當然不是最擔心門神的人。風雷明顯比我更擔心他們。他一聽到劉天心的聲音,馬上就抓起一個手雷,拔了銷,從樓梯間的間隙扔了下去,然後說:「炸死他們!操,余帥肯定被他們殺了1

二皮臉剛才下車的時候竟然也偷了幾個手雷,這傢伙看風雷扔手雷,他馬上也湊了熱鬧,可能想著要是萬一炸死了一兩個守護者他也能得到異能,所以他也扔了一個下去。

下面傳來了一聲驚呼,「靠,哪個王八蛋扔的手雷?1然後就是轟轟兩聲巨響。

整個房子都震動了幾下。

「哪個王八蛋扔的手雷?趕緊給我滾下來。」

風雷一怔,攔住了還要扔手雷的二皮臉,說:「余帥?」

「趕緊滾下來1果然是余帥的聲音。

這門神竟然沒事?而且看樣子還跟劉天心和平共處埃

這可真是天方夜譚了。

難道是門神說服了那群守護者?

其他人還好說,只要一扯到劉天心和司徒的話,那可就難說了。劉天心會蠢到去聽門神的?那是不可能的。或者難道說門神歸順了劉天心?這也說不通。

反正這個鬼地方透著詭異。現在本體出現,一個小時為限的收割馬上就要開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蒙蒙倒是沒多問,他只是邁步往下。

我們也只好跟上。

二皮臉的表情有些尷尬,「這都是什麼事啊,難道真的握手言和了?」

想想也沒有那個可能性。也許是打著打著就發現打來打去最後得便宜的也只不過是本體而已,所以最後就不打了。只是他們為什麼都在下面呢?躲在下面不出來,這到底是在鬧什麼?

守護狗跟在陳孤雁身旁,一邊走著一邊搖頭晃腦得意地說:「看來他們發現了汪1

陳孤雁問:「發現了什麼?」

守護狗說:「嘿嘿,這你們就不清楚了吧?這個地方其實是主人建的,雖然我從來沒有來過,但主人在離開之前也跟我說過,他說如果他被殺的話,我就從這裡逃跑,也許這裡就是唯一的出路了。」

逃跑?

不止我,蒙蒙都怔了一下。

守護狗接著說:「主人那麼牛逼,怎麼可能會死汪?所以我才沒跟你們說的。再說了,這裡的情況也不穩定,我還是等著主人回來,跟著他才安全汪。」

我不得不告訴他:「司徒無功已經死了。」

守護狗一怔,「不可能。主人不可能死的。」

蒙蒙說:「他真的死了。」

「不可能,你們騙我,主人怎麼可能會死呢?他那麼厲害,而且我聽他說過,這是他的世界,他怎麼可能在他自己的世界裡面死呢?」守護狗一邊說著,一邊快步往下面跑去。

陳孤雁大聲叫道:「喂,你跑那麼快乾什麼?」

守護狗回她一句:「逃跑汪!怎麼能不快1

也許這原本是司徒無功的世界,而且也許是專門為了收拾我的世界。只不過後來情況發生了轉變,他被一個「陰險小人」偷襲,所以現在應該變成了那個「陰險小人」的世界,現在司徒無功已經被收拾了,毫無疑問,那個「陰險小人」接下來的目標就是我——或許從一開始就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