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1,新的世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91,新的世界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有些聽不懂他們說的話。

我只是看著蒙蒙。他看起來應該有四十多歲的模樣,表情是如此安詳。也許蒙蒙重新醒來的話,他應該能告訴我一切吧?

只是他怎麼還不出來?

在蒙蒙的巨大的冰塊下面,還有一個字牌,上面寫著:「羅澤,著名企業家,大瘟疫中失去所有親人。被發現時身在冰中。」

而在司徒無功的身前同樣有一塊字牌,上面寫著:「姓名不詳,與羅澤一同被發現。」

看來司徒無功雖然厲害,不過在普通人當中並不出名。他到底是誰?

「他是傻了嗎?」一個鬼魂說。

「他估計不是傻了,只是有點搞不清楚狀況而已。估計他是一百年前的老古董呢。上吧,跟他廢什麼話1另一個鬼魂說。

於是他們往我衝過來。

他們像是瘋狗一樣撲向我,看起來並不厲害。

所以我一腳踢過去。一腳踢在了一個鬼魂身上,他只是輕飄飄地往後移了一兩步,看起來並沒有受傷。而且另一個鬼魂已經撲到了我的身上,竟然張口往我咬來。

鬼魂竟然是這樣打架的嗎?

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去拔刀。不過腰間並沒有刀。看來那刀只能在司徒無功那個世界才存在才有用。因為這一動作我的反應就遲了一點,他一口咬在我的肩頭,竟然撕下了一片來。

沒有痛苦。但是我的腦中一空,好像又有些什麼離我而去。

「啊!美味!這傢伙生前到底是什麼傢伙,靈魂這麼純凈!而且這麼強大!這一小口我就快要撐爆了……」那鬼魂在那裡爽得大叫,他的身體竟然在慢慢凝實著。

難道我的靈魂果然不同一般嗎?

他媽的!既然老子生前是那麼牛逼的人,現在雖然只是一個殘魂,也不是你們這兩個垃圾貨色能欺負的啊!

所以我反手抓住了那個鬼魂,狠狠地反咬了他一口。

我原本也只是想跟他一樣,撕下他身上一塊而已,萬萬沒想到,這一口下去,竟然把他整個吸進了嘴巴裡面!

我不由得怔住了。

而那個剛才被我踢得倒退的鬼魂剛剛撲到我的身前,此時他也吃了一驚。我們兩個詭異地獃獃地對視著。

這並不是深情的對視。只是我們兩個都很吃驚而已。

過了兩三秒鐘,他剛想起來要轉身逃跑,不過我已經一把抓住他,「這裡是什麼地方?」

「別吃我,別吃我,你一定是個奇人求你別吃我。我當人時已經死過一次啦,做鬼不想再死啦1

這小子嚇怕了。如果他還有膽的話,估計膽子都要破了。只不過他是鬼,所以他並沒有膽。

讓我沮喪的是,我也只是一個鬼而已。

「好好交待,當然會放過你。」

「是,是,大爺,你問。」

「這裡是什麼地方?」

「a市啊,博物館。」

「博物館?」

「是啊,一百年前a市大瘟疫,死了好多人——我也是聽一些逃出來的老鬼說起來的。不過現在a市重建了,而且有了這個博物館。這兩個人就是這裡的展品。」

可憐的蒙蒙竟然成為展覽品,等下我要是跟蒙蒙說的話,他估計都不會相信吧?

「那你們在這裡做什麼?」

「我們……我們其實是在等看有沒有鬼魂從裡面逃出來。這個人聽說以前是一個厲害的陰陽師,吸收了很多鬼魂——具體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聽鬼王說連前任鬼王都被這個傢伙吞掉了,只不過他現在被玄冰封住,已經一百年了,除非他從裡面破封而出——他那麼厲害的人物,如果醒來的話,肯定能破封而出吧?」

「鬼王?」

「嗯……不過我聽說現在的鬼王跟以前的鬼王不同。現在的鬼王只是我們鬼魂中最厲害的而已,聽說前任鬼王並不是這樣的。反正鬼王多啦,只要厲害就可以稱王。聽說以前的鬼王都只有一個,而且還要得到陰陽師的認可的。」

聽著好像跟我沒有多大關係。但是說到前任鬼王,我倒是有點在意。莫非那個前任鬼王就是那個老頭?

所以我再問他:「前任鬼王?」

「這個我就不知道啦。」

現在擺在我應該怎麼辦呢?蒙蒙冰凍在玄冰裡面,如果這冰塊是一般貨色的話,早就化掉了,沒有道理還會留在這裡。而且這冰塊怎麼看都有點像鑽石。這根本就不應該是人間該有的東西。

我不禁又想起了剛才看到的那個在冰塊中的女人。她不是一樣被封在冰塊裡面嗎?難道我還有機會見到她?問問她和我到底是什麼關係?為什麼我看到她總感覺她應該是我很親近的人呢?

蒙蒙他們那邊莫非出了什麼事情?怎麼還沒有人跟過來?那道門是出口,衝出了那道門,就自由了——不過大家都是成了孤魂野鬼。

現在想想,那些所謂的守護者和覺醒者,其實應該都只是司徒無功吞掉的那些鬼魂吧?也許以前在現實世界中真的存在過。

還有蒙蒙他應該是主動過去的吧?只是不知道他衝出來之後,能不能回到他的身體裡面去,重新活過來。

我是不是要回去拉他過來?我已經確信他真的是我兄弟,雖然我已經不記得了。但這有什麼要緊呢?只要他重新活過來做人,那就行了。

「汪汪1守護狗竟然又跑了回來。

「救命啊1守護狗往我跑來。這小子竟然又逃了回來,難道又遇到了危險不成?

他跑到了我身後,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門那邊傳來了鬼魂的對話:「竟然有非常純凈的靈魂從那裡衝出來了?」

「是的,鬼王,就跟在這條狗後面。」

「哼。」

那所謂的鬼王竟然也來了?

被我抓著的那個傢伙小聲地說:「鬼王來啦,我看您還是趕緊逃吧,鬼王是很厲害的,聽說以前還跟過前任鬼王……」

說實話我也有點擔心。敢自稱鬼王的傢伙,怎麼滴也有幾把刷子。

只不過我還想看看這個世界。這個叫做a市的地方,這個傳說中有過大瘟疫的地方。在那個時候一定死了很多人。而且不知道能不能打聽到司徒無功的一些事情。

幾個鬼魂穿過門板進來,他們飄在空氣中,有五六個之多,清一色的惡鬼。

「要說這個冰裡面的傢伙,可是個……」當先那個鬼魂正在說話,不過馬上他就說不出了,他怔怔地看著我。

我也看著他。

記憶里並沒有這個傢伙。他現在是鬼魂,不過他的臉並不是在變幻著,而是一張比較平凡的臉。

「鬼王,就是他,看到沒有?」剛才跑去追狗的傢伙指著我說。

那鬼王作勢吞了口口水——不過他只是一個鬼魂而已,哪怕再怎麼裝人也裝得不像。

他的臉開始變幻起來,然後大叫一聲:「操,快跑1他的身影一閃竟然就不見了鬼影。

他後面那幾個傢伙一呆,不過看到老大竟然跑得比兔子還快,馬上也消失了。

「鬼王,救……命礙…」被我抓著的傢伙大叫,開始幾個字還叫得很響,不過到了「命氨已經幾乎聽不清了,因為他知道再怎麼叫那跑得比兔子還快的鬼王也不可能回來救他的。

鬼王竟然怕我?而且剛一見到我就逃跑。從他的表現來看,他肯定認得我。

只不過那傢伙溜得那麼快,我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啊!

「汪,看不出來你這麼生猛,你到底是誰?」守護狗吐了吐舌頭。

我要是知道我是誰就好了!

我放了那個被我抓的可憐的傢伙,「你走吧。」

他都還有些不敢相信,不過馬上就逃掉了。

反正抓住他也沒什麼用。難道要我一口吸掉他?

我茫然地飄在空氣中,圍著這兩個冰裡面的人轉一圈,並沒有什麼發現。

在司徒無功身前的那道門依然存在著。只不過並沒有人從裡面出來。蒙蒙他們在等什麼呢?

這時大門慢慢打開,一個老頭佝僂著身體走了進來,他手裡拿著一把椅子,放到了蒙蒙的身體前面,坐了下去,靜得就像是一個雕像一般。

那老頭又是誰?

我來到他的面前,與他的目光對視著,不過他沒有絲毫反應。守護狗甚至張口去咬他,只不過他的嘴巴穿過了他的身體,沒有絲毫作用。

這個老頭是人,而我們是鬼。

守護狗不斷對著老頭大叫著,老頭也沒有絲毫反應。

坐了一會兒,他終於有了一點反應,滿是皺紋的臉上動了動,然後嘆了一口氣,又佝僂著身子抓著椅子往外面走。這時外面一個中年人帶著一夥小孩子正吵吵鬧鬧地進來,不過看到那老頭,大家都靜了下來,中年人彎腰行禮說:「老先生好。」那些小孩子都跟著行禮。

老頭點點頭算是回了禮,慢慢遠去。

門口灑進一些陽光,守護狗的左前腳曬到了一點,他馬上痛叫一聲縮了腳。陽光中樣曬到了我的腳上,不過我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汪……我果然是鬼,這陽光太嚇人……太嚇鬼了……啊?你怎麼……」

我走進了陽光中,忽然感覺這陽光真的很溫暖,只是,我的身後並沒有影子。

「老師,聽說老先生已經一百多歲了,是不是真的?」一個小孩抬頭問。

中年人說:「是的,一百二十三歲了,年紀那麼大,不過身子骨還很好。他可是從大瘟疫中活下來的奇人。聽說他以前跟隨過羅澤——也就是裡面那位。」

「礙…裡面還有一個呢,只是聽說另一個並不是張良呀。」

中年人說:「那一個不知道是誰。這玄冰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經過了這麼久,竟然沒有人能破解得了,雖然表面上看那玄冰並不冷,其實摸上去是冷到骨子裡的!所以外面才會加特製的玻璃護罩。」

「我知道我知道1一個小孩舉手大聲說,「我家曾經來過一個茅山道士,說那玄冰是地獄裡面的東西,並不是我們人間的東西。還有那個道士說,終有一天,他們都會活過來的,從裡面破冰而出1

中年人說:「瞎說,這世上哪來的鬼?哪來的地獄?這個可能是最高科技的東西。」

一小孩舉手發問:「既然是高科技的東西,怎麼不放在實驗室裡面,反而放在這裡呢?」

「這個……好啦,別的問題先別問,我們先來說說這位羅澤,他可是個傳奇……」

一個小孩說:「我要聽張良的故事啦,羅澤的故事都被說爛啦,聽說張良是羅澤的好兄弟,是不是呢?以前羅澤還寫過一本書,就是寫張良的。只不過張良到底是個什麼人呢?」

我竟然在這裡也有點名氣?

中年人說:「張良……他么……嗯……我也不清楚,那人很少聽人說起過……」

「我知道我知道1還是那個小孩舉手說:「那個道士說過,說張良是鬼王!哈哈,你們不知道了吧?」

中年人:「……」

那小孩沮喪地說:「我知道啦,這個世界沒有鬼。而且張良是人,怎麼能是鬼王呢?我也是聽那個道士說的啦。他說他的師父認識張良,而且還一起吃過飯呢。那道士說,可惜他沒有跟師父學好本事,所以只能看風水,抓不了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