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2,做人還是做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92,做人還是做鬼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張良是鬼王。

難道這是事實?要不然那個所謂的鬼王為什麼看到我就逃跑?因為他認得我,而且知道我就是鬼王。司徒無功把鬼王都吸收了,只不過他並沒有消化掉,反而被他融合的惡鬼佔了身體,而且還消滅了。

而現在的所謂的收割的真面目我想也能想清楚一二了。想來司徒無功吸收了很多鬼魂,他一口吞不了那麼多,所以就想用磨盤的辦法,一遍一遍地磨。特別是作為鬼王的我,要消化我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我推算,哪怕我真的在他的幻境裡面死去,他依然無法真正消滅我或者吸收多少——從這個角度出發,他應該是想最大化地吸收我們——特別是我。

只是想不到磨著磨著殺出了一個神秘的老頭和蒙蒙;更加讓他想不到的是他的惡鬼竟然會暗算他。

所以當老頭告訴他已經過了一百年時,他才會自己來尋死?因為他不想跟我斗下去了?

事實上我和蒙蒙完全處在下風。本體已經快要完成他的傑作了。連蒙蒙現在都已經完全迷失在了裡面,為了一遍一遍重來,竟然連記憶都快要完全喪失了。

——也許這正是他們的高明之處,還想著要消化掉蒙蒙。

光從蒙蒙身在玄冰之中,就可以知道他肯定也不是普通人。

中年人說:「好了,閑話就不要多說了。羅澤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那小孩又舉手說:「我知道我知道1

中年人無語地白了他一眼。

小孩馬上低下了頭。

中年人繼續說:「不過也有人說他的那個兒子其實是張良的兒子……」

那小孩吐了吐舌頭,問:「張良的兒子呀?老師,我能問一下,既然張良有兒子,他老婆是誰呢?」

「我怎麼知道1中年人狠狠地射了他一眼,小孩馬上又吐了吐舌頭低下頭去。

我發現這個小孩還蠻有趣的。我飄到了他的身前,伸手摸了摸他的頭。讓我感到奇怪的是我真的摸到了他的頭——只不過我並沒有摸到他的頭髮,而是摸上去像是一個光頭一樣的。

他搖了搖頭,「誰摸我?」

靠,這小子真的能感覺到?

我趕緊縮手。

「周小建,你又發什麼神經?」老師問。

他吐了吐舌頭,「真的有人摸我嘛。」

一個小孩拉了他一把,說:「你不會是見鬼了吧?」

周小建小聲說:「我真見過,難道我要告訴你們啊?」他轉頭看了看,然後兩手在衣擺處,一手摸出一根針,扎出了一點點血,往左眼皮抹去。然後他就怔住了。因為他正盯著守護狗看。

守護狗也盯著他,汪汪叫了兩聲。

周小建退後了一步,然後朝守護狗扮了個鬼臉。

守護狗轉頭對我說:「這小子真的能看到我們?」

周小建這才轉頭看著我,他先是看到我的雙腿,再然後慢慢抬頭,看向了我的臉。

他一邊看一邊後退著,直到後退了五步,估計這才能看到我的全身吧。

「周小建!別再玩鬧鬼的把戲1老師又叫他。

「不是不是……」周小建說。

我問他:「你聽得見嗎?」

周小建說:「什麼?」然後搖了搖頭,不過他又抬手往左耳抹血,不過傷口已經沒有血,所以他又扎了一下,這才又抹上了一點血。

守護狗汪汪叫了兩聲。

周小建笑了笑,也汪的叫了一聲。

這裡這麼多人,當然不好說話,所以我對他招了招手,「我們這邊說話。」

周小建點點頭,竟然真的往走廊跑去。

「周小建,你去哪裡?」

「上廁所1

他一邊跑一邊回頭對我招手。

我飄了過去。

守護狗試著要過去,不過看到陽光他怕了,所以就在那裡轉著圈。

「你怎麼不怕陽光啊?」周小建問。

我聳了聳肩,「我不知道。」

「你是誰?我見過的鬼不少,不過很多都很兇惡的,看樣子你像是一個好鬼。」

好鬼,好吧,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讚揚。

「我……應該是張良,也就是你剛才說的張良。」

「礙…張良!你真的是張良?」

「我不知道。因為忘了很多事情。你說的那個道士還說過什麼?」

「啊,張良,我竟然見到了鬼王!一定要說給媽媽聽,不過她肯定不會相信我吧?鬼王啊1

我真無語了,這小子好像很激動。我應該要問出一些我需要的情報才行,所以我按住了他的肩,問他:「那個道士還說過什麼嗎?」

「啊,不好意思,我有點激動啦。那個道士……沒有什麼很多,他也不認識你,只是說過你是鬼王。」

「怎麼樣才能找到他?」

「我不知道埃也許你可以向周圍的鬼魂打聽打聽啊,你要是不認識的話,我倒是有幾個鬼朋友,可以幫你打聽的。鬼王啊,那可是傳說,我聽鬼朋友說起過前任鬼王,連抓鬼的人都怕你呢。」

這麼誇張?反正聽起來很靈異。現在是越來越亂了。不過至少比以前要好一些吧?以前是玄幻什麼都冒出來了,現在也只不過是靈異而已,

只不過現在我竟然是鬼,而且還是傳說中的鬼王。

「我一直就是一個鬼?」

「這個……好像不是啊,道士說過,你是人啊,不過你同時也是鬼王……聽起來好奇怪的說,不過那個道士是這麼說的,不過看你現在的模樣,好像真的成為了一個鬼了……」

正這時,旁邊的角落裡面冒出了一個鬼魂,他正是我剛才放過的那個傢伙,他好像還在害怕我,想過來又不敢過來。

「你回來做什麼?」

「這個……城裡的鬼魂都逃跑啦。鬼王……哦不,是我以前的老大最先跑,他說鬼王回來了,現在的他……哦不,是您,肯定處在一種飢餓的狀態,肯定會到處進補,所以就都逃了。您不會真的吃掉我吧?」

我一怔,「我真是鬼王?」

「我以前的老大是這麼說的。以前他還經常跟我們吹牛,說他跟前任鬼王稱兄道弟,不過現在看來……」

真是無語。看來那個所謂的鬼王也只不過是一個混子而已。不過這傢伙來得正好,剛好可以問問他有沒有辦法讓蒙蒙他們醒過來。

所以我問他:「那裡面的人,你知道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們醒過來?」

「這個我真不知道。只不過聽以前的老大說起過,說他們可能在內部消化厲害的鬼魂,您不知道嗎?像傳說您就被那個戴眼鏡的吞掉的……當然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真的您是被他吞掉的話,估計等他消化完您,就可以醒過來了吧,到時應該就可以破冰而出了。」

靠!現在我已經逃出來了。還消化個鬼!問題是蒙蒙怎麼辦?還有那麼多被吸收的鬼魂。聽他們的話,我應該是鬼王才對,我應該保護我的子民啊!

只是蒙蒙他們能不能動作快一點?難道是怕了不成?想想也是有可能的。在我們之前跑出來的人,肯定一逃出來就被守在這裡的三個鬼魂吞吃了,所以都死了。然後蒙蒙他們就怕了?

問題是現在我已經搞定了這裡。

其他人無所謂,重要的蒙蒙,他要是不出來的話,怎麼整?

難道真的被本體消化掉?

現在不是蒙蒙救我,而是我要救蒙蒙埃

想來這應該只是一個後門而已,應該是司徒無功預留的後門,如果鬥不過我或者那個惡鬼,他就可以以鬼魂的狀態從後門溜出。只不過他到最後竟然累了,不想再這麼幹下去了。

周小建說:「不過哪怕他醒過來了估計也活不長了。在羅澤旁邊的那個人,我聽說他好像得了癌症,早就有人做過科研,證明裡面的人細胞還有活性,應該就是處於極限冷凍狀態,不過羅澤並沒有掃描出什麼玻所以就有人猜測說,之所以這樣冰凍住,是因為他們身上都有玻」

司徒無功竟然得了癌症?

這可真可笑。想不到那麼牛逼的人,竟然也活不長久。只不過他應該能以鬼魂的狀態活下去吧?只不過現在的他,估計都已經魂飛魄散了。

現在蒙蒙他們還沒有一點動靜,所以看來我只能早點回去拉他們出來了。要不然可能夜長夢多。好不容易逃出來了,總要把蒙蒙也一起救出來。如果順手也救了那些所謂的守護者覺醒者,那我手下也算是有一支亡靈大軍,將來也大有可為!

做鬼,也可以做出一番事業來的。

所以我對周小建交待一聲:「你跟那個老先生去說一聲,說羅澤沒事,我會照顧好的。」

周小建點點頭,然後啊了一聲,問:「你也見到了羅澤?」

我點點頭,然後我就回到了那個大廳裡面,守護狗正那裡無聊地追著尾巴。看到我回來,馬上就汪了一聲。

我看著那道門,想叫守護狗回去叫他們,不過這傢伙不怎麼靠得住,所以我只好親自回去。

我邁步,走進了那道門。

又是那個通道,通道兩邊的畫面依然沒有變。再然後就出現了一個白光的出口,我滾了出去。

我忽然有一種錯覺,這才是真實的世界。因為在這個世界裡面,我才是人,而在外面那個世界裡面我竟然是鬼!這要是跟其他人說明的話,他們會相信嗎?

我落到了地面上。這種感覺是真正的地面,而且我也感覺到我是有血有肉的。

所以我不禁茫然了,到底哪一邊才是真實呢?

是作為一個鬼的我,還是作為一個人的我?

「靠,你剛才穿過去了?怎麼樣?」蒙蒙大聲問。

定了定神,「別說那麼多,要跟我走的趕緊,不過有些事情先要交待一下,那就是如果……萬一……」

該怎麼說?跟他們說穿過那道門就會變成鬼?而且還要聽著羅澤和張良的傳奇故事?

他們能接受嗎?

而且我自己都搞不懂到底哪邊才算是真正的真實了。如果從門那邊來看,無疑這裡面的世界是不真實的,因為那只是司徒無功體內的一個世界而已;而從另一方面,在外面那個世界我只是一個鬼,而在這裡我才是人!

做鬼,我可是做鬼王;但問題來了,是做鬼王划算,還是做人?

問題是,做人的話,要面對本體——那似乎也是這個世界並不是真實的世界的佐證,還有收割者。

但不管怎麼說,沒有哪個人不想做活生生的人而想做鬼吧?

一切的決心在這一刻都動搖了,我想跟他們說你們自己過去看看吧,也許他們自己看過之後會做出自己的抉擇吧。是作為一個人在這個世界繼續與本體戰鬥呢,還是作為一個鬼,遊盪在外面那個世界裡面。

不管是哪個世界,在這一刻看來都那麼不真實,好像只是一個幻境裡面套著另一個幻境而已!

劉天心也問:「有沒有危險?」

如果外面那個世界真是真實的,那麼劉天心生前是一個什麼人呢?他在這裡是守護者,而且還是守護者中排名靠前的傢伙,生前應該也是一個有點份量的傢伙吧?

「這……危險的話,應該不算大。問題就是你們要面臨……」

正這時,地面忽然震動了一下,然後那道門上的那塊黑色也抖動了起來,再然後,一隻巨大的腳從天而降,重重地踩在了那道門上!

那像是一個巨大無比的人憑空出現一樣。他穿越了上面的一層又一層。有幾個靠得比較近的人還被這一腳直接踩成了肉餅。

震動在持續著,地面竟然忽然抬高了起來,而且速度還非常快。

轟的一聲巨響,這個十八層公寓竟然在那一瞬間就往四面八方破碎而去,抬高的地面像是一根石塊組成的柱子,把我們頂到了離地十幾層的高度。

破碎的牆壁往四面八方射過去,射穿了不知道多少高樓的玻璃。

那隻大腳也在這時消失不見。

我們幾乎全都被震翻,還好蒙蒙拉住了我。等我們狼狽地爬起來的時候,那道門已經消失,連同這一棟往下的公寓也一同消失。

本體搞的鬼!

天空的兩個大眼珠子好像在看著我們,它們的下方出現了一張嘴,「現在,一個小時已經到了,沒有殺人的,我都記著數呢,收割,開始了。五——順便說一聲,你們看到了那個忽然冒出來的高塔么?那上面的人都是有異能的,而且很厲害哦,只要能殺掉其中一個,你們就能長生不死啦*—四,三,二,一,收割1

那暗算司徒無功的惡鬼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現在我們就站在這個突然冒出的石柱組成的高塔上面,視野很開闊,不過同樣也有很多人能看到我們。

現在,一個小時的時限終於到來了——看來這個世界的時間果然跟外面的不同——到底這一波的收割會怎麼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