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3,多如牛毛的收割者
小說:| 作者:| 類別:

93,多如牛毛的收割者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守護狗並沒有跟隨我一起回來。 也許他沒有跟上我的腳步吧。

而現在,一來我將要親眼看到收割者真正的恐怖之處;二來也徹底絕了我逃出這個世界的念頭。哪怕就是蒙蒙問起外面的情況,我也只能跟他扯謊了。

這要一來,事情又回到了蒙蒙所熟悉的節奏裡面。這也許對他他個人來說是有利的。

不過本體也太過陰毒,竟然把我們抬高,讓我們置身於萬千目光之下,而且還說明我們就是有異能的人,這不明擺著要我們死嗎?

更加考驗的是,有人要殺我們的話,我們當然也會殺人。對於那些已經得了失心瘋的普通人,我們要下手當然也會有所顧忌。別人不敢說,至少我有點放不開手腳。

本體的話音剛落,然後地面上的人群就好像變成了黑色。

並不是人變成了黑色,而是忽然之間出現了數之不清的黑色身影!

那些些黑色的身影竟然全都是收割者!真是多如牛毛!哪裡來的這麼多收割者?想想根本就不太可能啊!哪怕本體的一個小指節能變成一個收割者幻影,但他的手能有幾個指節?更別說左手美女還被我們滅了。

我一直都在考慮著一個小時為限的收割到底會怎麼樣進行。現在我終於看到了。

這場面絕對讓人想不到。

旁邊的人都在倒吸著冷氣——除了蒙蒙。他應該早就知道是這種場面。

如此多的收割者,遍布整個城市,也只有我們這些有著異能的人他們才不敢靠近。但是那些普通人,拿什麼跟他們斗?

黑色的身影,死神的裝扮,反著光的明晃晃的刀子,如同一群忽然從地底冒出的幽靈,悄無聲息之間就在普通人的後背冒了出來。

我知道收割者真正想收割的是我們。這也是本體把那道門毀去的原因。看來司徒無功果然被他消滅了。只是他為什麼沒有趁機對我動手呢?難道他的能力還不太夠?害怕我爆發?

那些多如牛毛的收割者身材都比較細長,而且模樣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他們的刀子太過可怕,因為這一次出現的收割者明顯跟食指大死神是一路的,刀子砍人並沒有血流出。

——要不然整個城市都會在鮮血之中。

每一個被收割者砍倒的人都像是一個睡著了的人一樣倒在地上。不過也有倒霉透頂的。至少我就看到就在我們下面不遠的一個地方,幾個人倒在地上時,就倒在上路上的碎玻璃瓶上面,頓時頭破血流,但他們絲毫沒有反應。

刀子砍過他們的身體時,那刀子就像是空氣一樣,從他們的身體一穿而過,並沒有血流出,也沒有引發慘叫聲。先有的尖叫聲,也只不過是收割者剛剛大量冒出來而引發的。

城市並沒有因為這些收割者出現而變得混亂不堪。反而陷入了一種可怕而且詭異的靜默之中。那些因為之前殺過人的傢伙,在怔怔地看著收割者收割人頭——只是刀子劃過身體,看起來並沒有痛苦,然後倒地就像是睡著了。

也許他們認為被那樣收割也是一種幸福吧?

所以竟然也有人主動回到了家裡面,躺到了床上——與我們面對面的一棟高樓上面,就有一個傢伙跑了回去,他先是在陽台上對我們看了看,然後就一步一步地返身回到了他的床上,躺在那裡,在靜靜地等待著一個小時之後的收割再次到來。

——如他一般想法的人應該不在少數。

大街上的那些因為之前手上就染上了血腥的人——裡面有些是主動的,有些應該是被動的,他們在那詭異的靜默中,有些竟然向著天空的大眼珠子跪了下來。我不知道他們內心之中的想法。

如果說這些並不是真正的人——或者靈魂,那他們到底算什麼呢?難道司徒無功真的吸收了那麼多的靈魂,整個城市裡面的人其實都是他所吸收的靈魂?

想到這裡我忽然一呆。

並不排除這個可能性。

我不禁想到了外面世界裡面傳說中的a市中的大瘟疫。而且那個老先生一來因為老,二來經歷過大瘟疫,所以很受人們的尊重。既然叫做「大瘟疫」,肯定就死了很多人;既然死了那麼多人,肯定就會產生很多鬼魂。司徒無功都能吸收走鬼王,他要吸收a市裡面出現的那些鬼魂,還不是舉手之勞?

我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看來也有可能是司徒無功吸收的靈魂實在太多,再加上這裡面還有一些非常強力的,所以他要一波一波收割,慢慢加強他自己的力量,同時削弱他要收割的力量。

只不過現在司徒無功已經不在了。我倒忽然覺得司徒無功也許並不像是惡到了骨子裡的人,也許他有著他的驕傲也說不準。

收割就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中進行著。而且很快就結束了。直到那些多如牛毛的收割者一齊慢慢升起,把整個天空布滿,抬頭看過去天空上完全就像是蓋了一層厚厚的黑布;而地面也不會因為這樣而黑暗,因為光線並不是來自太陽或者月亮。這光不知道從何而來。

天空那些靜靜飄在空中的收割者也不知道有幾百萬或者幾千萬,遠遠看過去就像是無數的螞蟻一樣。讓我不寒而慄。

地面上到處倒著人,也有一些是站著的。站著的人有些開始扔他們的武器,這詭異的靜默終於被打破,有人開始大喊,有人開始無力的痛哭,也有人躺下裝死或者說——等死。

「這就是……收割?」一個守護者說了一聲。他的聲音發出明顯的顫音。

風雷說:「你不是經歷過一次嗎?」

「我又不記得當時的情景!那是多少年前啊!我們哪裡會記得具體的情況?而且我們沉睡剛醒不算久。」

一個特別行動隊的隊員吞了一口口水,說:「看起來……並不是血流成河……看起來也不是太過……恐怖。」

二皮臉的喉節不住上下運動,終於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還不恐怖?那些天空上面的是什麼?那麼多!死神!他帶來的是什麼?死亡1

「只是為什麼那麼安詳?」

被收割的人就像完全睡著了,沒有傷沒有血,雖然剛才收割者的聲勢強大到了極點,不過現在看到這個結果,卻平和得很。

蒙蒙的臉色並不好看,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果然自殺才是他們最好的結果礙…」

他不會沒有緣由地說這句話的。

我知道,收割當然不僅僅於此。要不然本體的那些話就成了廢話成了屁話。

問題是剛剛被收割的人會變成什麼樣呢?

我可不相信他們就只會靜靜地躺在那裡!

果然有人試著去檢查那些被收割的人。然後下面就有人大叫:「沒死!哈哈,沒死1

然後越來越多站著的人去檢查,整個城市都沸騰了。

讓我奇怪的是我竟然看到了那個傳教士,他就在離我們不遠的街區裡面,我很奇怪他為什麼沒有被收割呢?

難道他之前殺了人?——看來也只有這一個解釋了。

他兩手高舉,大聲叫道:「偉大的主!讚美你!我就知道偉大的主是不會拋棄我們的1

有人指著他大叫:「我知道你!你為什麼還站著?你為什麼還站著?1

傳教士高舉著手大聲說:「我是神的使者!我當然沒事1

「不對!我們都殺過人,所以才站著,你為什麼也能站著?」

「我沒殺人1

不過也沒有人真正要殺他,因為現在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激蕩。

也有人抬頭看著我們。也不知道他們在打著什麼主意。

蒙蒙說道:「大家準備最強大的火力吧!現在都是一條船上的人了,門神,你帶他們回基地,我們還有事。」

余帥皺了皺眉頭,問:「接下來……」

「接下來,將是大家心狠手辣的時候了!沒有憐憫,沒有慈悲,也沒有退路1

我依然記得他叫大傢伙自殺。

劉天心嘆了一口氣,說道:「現在那道門已經沒有了……那門後到底是什麼?」

我看著他,問:「那你們為什麼來這裡?」

劉天心聳聳肩,說:「只是有人在集合我們,說了地址而已。具體的……」

他身邊另一個守護者說:「我也只知道那是退路,只不過具體他沒有說明,開啟是要很多普通人的靈魂,所以我們把很多普通人帶了進去。再然後,你也看到了,出現了那道門,只不過我們派過去的人都沒有迴音。」

現在既然都沒有了,那說什麼都晚了。

本體顯然抓走司徒無功的時候就知道了那道門的存在,這就像是一個系統軟體的後門程序,而他知道之後自然要消滅這個漏洞,於是就派了一個強大的收割者一腳把整個十八層公寓都踏平了。這樣我們就沒有了退路。

既然沒有了退路,我也只能回到蒙蒙的節奏裡面。而他的目標就是要消滅本體。

也許等我們消滅了本體,司徒無功那個身體就被我們佔了,那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然後,我們中的那個勝利者,是不是就可以真正佔據司徒無功的身體呢?然後從玄冰中暴發而出,成為一個真正的人?

蒙蒙當然不能被本體消滅,因為他的身體還在等著他的回歸。

我看了看蒙蒙。他大喊一聲,拔出了刀子,往下跳去。

風雷一把抱起陳孤雁,也往下跳了下去。

二皮臉嚇壞了,叫道:「我呢?我呢?我可沒有異能啊1

石柱塔這麼高,沒有蒙蒙他們那樣的身手,怎麼可能敢跳下去?

余帥皺了皺眉頭,對著特別行動隊的人說:「你們帶他和張良下去。」

正這時大黑狗汪汪大叫幾聲。

它竟然還在。現在他的守護狗同伴已經在外面的世界做一條逍遙的鬼狗了——只是不知道他會不會被其他鬼魂吞掉?也許一直跟著周小建也說不準吧。

只希望他能作為一隻鬼狗活到我們出去的那一天吧!

余帥皺了皺眉頭,對大黑狗招招手。大黑狗竟然好像很通人性,竟然真的小跑了過去。余帥摸摸它的頭,然後夾起了它,縱身躍了下去。

我被一個特別行動隊的隊員背起,也躍了下去。

風聲在耳邊不斷加劇著。地面離我們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