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4,他們偉大的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94,他們偉大的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有些事情不必多說,大家都心知肚明。 雖然天空飄著那麼多收割者,表面上會讓我們看起來是完全弱勢的一方,而且我們也很容易會生出無力感。

全現在大家並沒有哪個說出害怕來。

本體已經擺明了就是不讓我們好過。而且他自己卻不動手,而是要鼓動那些普通人對我們動手。

由此我可以肯定,那個奪了司徒無功身體的傢伙絕對是一個心理變態。那個惡鬼,不知道生前是什麼人?是不是也認識我們呢?或者只是一個路人甲一樣的小貨色?

重重落在地上。這特別行動隊員還是很給力的,他的身體幾乎下蹲到了極致,幾乎都趴在了地上,這才消了由上而落的衝擊力。

連地面都被他踩出了兩個有一寸來深的腳櫻

我從他的背上下來,他臉色蒼白,喘了幾口氣,這才說:「那我們就先走了,你們自己小心。」

我們的周圍有一些站著的人還有一些躺著的人。我是第一次這麼接近被收割了的普通人。上次被食指大死神收割的那幾個可憐的傢伙不知道有沒有活到現在?

我倒是想好好看看那些躺著的人,看看他們到底臉上是什麼表情的。就在三步開外,蒙蒙也在低頭檢查著一個被收割的人。

我找准了一個目標,他就在我的左邊一米處,我先看他的臉。他臉上的表情很平靜,鼻翼還有微微地動著,這表明他果然沒死。

由於我們的忽然落下,使得那些站著的人都看著我們。普通人當然也可以從那高塔上跳下來,只不過他們如果跟我們一樣這麼跳下來的話,後果只能是變成肉餅。我們不但沒有變成肉餅,而且還完好無損。更加上之前本體就說過我們是有異能的,現在他更加確信這一點。

只不過他們不敢動手。

於是他們就在遠遠地看著我們。場面一下子又安靜了下來。

怎麼,這些人難道真的還想打我們的主意不成?

隨著余帥等人的落下,我們的隊伍迅速地壯大起來。守護者也落了下來,只不過他們裡面似乎身體好的也並不是太多,有五六個人也是靠別人背著才能下來的。

現在以劉天心為首的這群守護者看起來應該跟我們是一條陣線上的了。

余帥對劉天心點了點頭,劉天心看了我一眼,然後站到了余帥那邊。

蒙蒙說:「你們先去,要有大火力!還有,這些人……」說著他一刀插進了他正在檢查的那個傢伙的胸膛裡面。

那個傢伙剛剛被收割,被這一刀一插,並沒有絲毫反應,只不過身體顫動了幾下,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我們都嚇了一跳。

普通人群那邊的反應更大。

蒙蒙這是在做什麼?

「惡魔!他們是惡魔1傳教士大聲叫喊了起來。隨著他這一聲喊叫,那群普通人都四處奔走起來,看他們的樣子像是在逃命。

蒙蒙並不理會他,而是又一刀刺入了另一個躺著的傢伙胸膛。

不要說那些普通人看不下去,哪怕就是我們也看不下去。余帥大聲問:「你在幹什麼?」

雖然實質上這些人可能都不是真正的人類,但怎麼說暫時他們看起來是有血有肉的,一刀插下去會流血,他們有著他們的關係網,有著他們的親人。這些躺下去的,嚴格意義上來講還是好人,因為他們在過去的一個小時之內並沒有殺人,這才招來了收割者的收割。

事實上果然證明,好人不長命啊!

蒙蒙只是淡淡地說:「隨你們動手不動手。」

他好像也有些不太忍心再動手,當他來到第三個目標時,他定住了身形。那是一個小女孩,看模樣只有十三四歲,身上穿著小公主一樣的裙子,臉上還帶著驚嚇過後的表情,那表情一直凝固在她的臉上。她的手被一個男人牽著,那個男人看起來應該是她的父親,就倒在她的旁邊。

蒙蒙深深地吸氣,忽然把插回了鞘裡面,「走1

這裡的氣氛實在太過壓抑,再呆下去,我也受不了的。

「殺了他們!他們是惡魔1傳教士在那裡歇斯底里地大叫,他忽然跪下對他偉大的主大聲禱告:「偉大的主,求求你們收了這些惡魔!收了這些惡魔1

蒙蒙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這時候旁邊的一些普通人已經沒命地逃跑了,不過還有一些躲在角落裡面躲著看。

風雷說道:「看起來他是一個不怕死的教徒。」

傳教士卻不理會,只是高舉著手對著天上的兩個大眼珠子拜了下去。

我想他已經瘋了。

整個城市都快瘋了。

如果這個城市有生命的話,說不準真的會站起來,來一場絕對瘋狂的死亡之舞。

事實上天空的兩個大眼珠子已經被漫天的收割者擋祝只不過它們在那裡掛了那麼久,所以大家都知道眼珠子的方位。

不遠處,幾個傢伙正得意洋洋地駕駛著我們的裝甲車慢慢遠去,掌握機關炮的那個傢伙還把機關炮轉過來對著我們,不過他並沒有開火,而是大聲說:「和平!和平1

和平你媽啊!現在這個情勢還有和平的可能性嗎?

然後我才注意到那個傢伙我好像見過。

「偶像!偶像1忽然街角裡面傳來了一聲叫,一個傢伙左手提著一個酒瓶,另一手提著一把滴血的尖刀跑了出來。

現在大家都遠離我們,而只有他才敢靠近我們。

這傢伙我和蒙蒙都見過,而且不出意外的話我應該見他更多一次。

第一次見到這傢伙正是我們第一次去搶銀行的時候,那傢伙就提著兩個酒瓶子;後來我又在公車上見過這個傢伙,弄得我不敢開口。

這個時候他跳了出來,而且還跑向我們,他把刀子插回了腰間,不敢太過靠近蒙蒙,說道:「我知道就是你們!我們見過,是不是?是不是呢?」

蒙蒙揮了揮手。

那傢伙還不死心,小心陪著笑說:「偶像,我們這麼有緣,我跟著你們吧?放心,殺人放火,我絕對眼睛都不眨一下1

這他媽的是什麼人啊!看起來現在的情勢他還樂在其中啊!

傳教士那裡在大聲疾呼:「惡魔啊,惡魔!天堂的火,會燒光你們的1然後他站起身,顫顫巍巍地慢慢遠去,走出大概十幾米遠,轉頭看了我們一眼,忽然就像變成了兔子,沒命地跑了。

我們都看得目瞪口呆。

那傳教士看起來倒有點可愛啊!

偶像呸了一聲,說:「假道學!一看到那傢伙我就噁心。真恨不得一刀捅了他!偶像,我們接下來去哪裡?」

現在在我們這邊的也就是我、蒙蒙、風雷、二皮臉、陳孤雁。

蒙蒙說了一聲:「走吧。」

他大踏步往前走去。

我們只好跟上。

偶像不敢離得太遠,但也不敢跟得太近,只是吊在我們身後大概五六米左右的距離。

只不過他的好日子估計也就這麼到頭了。也不知道他是招惹到了什麼仇家,還是跟著我們的緣故,在我偶爾回頭看他的時候,天上掉下來一把刀,就插在他的頭上。他頭上插著這把刀,哼也沒有哼一聲,走出幾步之後才慢慢撲地倒了。

酒瓶砸在地上,碎了滿地。

我抬頭看著上面,那是五樓那裡有一個傢伙手裡正抓著幾把刀,他顯然也有點吃驚他剛才竟然真的扔中了,而且還殺了那個偶像。

他呆了一秒鐘之後,竟然又高高舉起一把刀,蓄力的動作把他的右手都拉到了腦後,然後狠狠地往我們的方向扔來了一刀。

「死吧,惡魔1

刀子就從我的頭頂飛了過去,落到了我身後的地面上。

蒙蒙二話不說,拔出手槍就對著那裡射了一槍過去。

他的槍法自然比我的准,一槍就打中了那人的肩,那人大聲慘叫著退後,「惡魔,有種就來殺我1

那人退到了房間裡面,一時不敢冒頭。

而這時我才注意到,兩邊的高樓的陽台上面站著不少人,他們都注意到了剛才的一幕。

這讓我有種失真的感覺。

他們為什麼要把怒氣和怨氣都發泄到我們身上呢?真正讓他們絕望的應該是天上的那些收割者和那一對大眼珠子還有那偶爾出現的大嘴巴。

真正讓他們崩潰的應該是那強烈的求生本能和不得不殺人的現實。可是問題是,等他們殺了人,果然,多如牛毛的死神讓開了他們,面對那些善良無辜的普通人下手了。

如果普通人死得非常慘——正如大嘴巴第一次出現時為了警告他們然後派出收割者四處收割人類時那樣,砍頭或者其他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那樣的後果對於他們這些不得不幹出殺人勾當的人來說應該會心面好過一些。

但是他們不得不接受一個事實,就是真正的一個小時時限到來時,死神大批降臨,並沒有引發真正的大批量的流血事件。沒錯,死神的刀劃過了那些無辜人的身體,但是那些人都像是睡著了一樣。

這種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慘烈的後果不是他們能接受的。

沒有多少人真正的想殺別人吧?瘋子和殺人狂魔畢竟是少數。在他們第一次見到收割者的手段時,為了不死得那麼慘而第一次殺人;而在第二次面對比第一次數量多得多的收割者的時候,所謂的收割只是讓被收割的人睡著了……

反差實在太大。也許他們會想那樣睡著也許才是最好的吧?如果他們之前不會那麼瘋狂的話,他們應該也是如同下面躺著的那些人一樣,現在正處在一種無知無覺之中。也許那一刀砍過身體時,並沒有痛苦——看看哪,那些躺著的人的臉上有幾個是痛苦的表情?

所以現在的情勢非常詭異,似乎大家都不再恨天上的那兩個大眼珠子,轉而恨起我們來。

沒有錯,蒙蒙是殺了兩個人。但我知道那是有原因的,雖然蒙蒙並沒有說。

本體是那和簡單的傢伙嗎?被收割的人,會變成什麼鬼樣子呢?

我在等待著。

風雷在等待著。

而蒙蒙,應該早就見識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