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7,躺地上的醒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97,躺地上的醒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大老二也跪了,連帶著他的兩個忠心小弟兩個蛋蛋。他們應該是跟左手美女團聚去了。依然記得在一坨屎那個幻境裡面,左手美女就是大老二的老婆,而唯一的蛋蛋就是他們的兒子。

現在想想全都是幻境。一坨屎的幻境、司徒的幻境、這個世界完全就是司徒無功的幻境,問題是在這個世界之外的那個有著一個城市叫a市的世界,是不是也只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幻境呢?

想想就讓人夠沮喪的。也許我們所認為的真實世界,也只不過只是一個幻境吧?也許是建立在一個電腦上,也許和這裡一樣只是在一個人的體內。想想司徒無功都能在體內製造出這麼逼真的幻境出來,還有什麼不可能發生呢?

大老二的事情只是一個小插曲而已。雖然大老二兩個蛋蛋跟我都有點交情。只不過在現在這個誰都可能隨時掛掉的情況下,我也不會過多對他們有什麼傷感。

我們繼續往前走去。

只不過忽然我感覺到了不對勁。因為這裡太安靜了。要說現在我們也進入了鬧市街區,雖然很大一部分人都被收割躺在了地上——有些是躺在了屋子裡,只不過現在也太安靜了一些。抬頭看看兩邊的房屋,並沒有看到有人。

是我多心了嗎?

而蒙蒙舉了一下手,示意我們停下。

他抽出了刀。

看來果然不是我多心,肯定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風雷舉起了鐵柱的盾牌,二皮臉也檢查著機關槍裡面的子彈。現在的情況真的有點緊張,不知道我們馬上要面對的到底是收割者呢,還是普通人。

答案在這一刻揭曉了出來。兩邊高樓的陽台上忽然冒出了一群人,大多數竟然拿的還是槍。真不知道他們的槍是從哪裡來的。也有少部分拿的是刀子。看來那些拿刀子的人是想學小李飛刀了。

當然,他們的刀肯定連小李他媽的飛刀都不如,但如果刀子太多的話,那肯定也不是讓我們好受的。

接著我又看到了一個熟人,那人正是傳教士。真是哪裡都會冒出他來。看來他竟然是這夥人的龍頭老大。

「惡魔的力量,我們也可以拿來行善。我知道,大家都知道很想得到惡魔的超能力。但總有人得不到。所以大家不必再爭,我們一致對付惡魔。我們中誰得到了惡魔的力量,都是一樣的1他開始放屁話。

看來這夥人果然都是他糾集起來的。看樣子少說也有一百多人,把附近的房子都霸佔了,而且一般都站在三樓以上,看樣子也怕我們衝過去滅他們的口。

看來他們膽子最近很大埃現在的情況很複雜。第一,收割了一大波人——其實超過了一半的普通人都被收割了;第二,沒有被收割的那些普通人好像倒轉了矛頭對付我們;第三,大老二在滅掉毛之收割者之後大眼珠子也消失了,只不過那些普通人好像並不在意。

只是光站在三樓以上就行了嗎?

二皮臉的手中可是有著一挺機關槍的,他還會怕那些鳥人?

果然,在傳教士的話音還沒有落,而那些拿槍拿刀子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或許他們在等傳教士的開火的命令,只是沒想到一上場傳教士竟然就先說了一通廢話,所以二皮臉反應過來之後,端起機關槍就嗒嗒嗒往上掃射。

二皮臉這猛角色的槍法自然不怎麼樣,只不過他的手段還是嚇到了很多人。機關槍的火舌吐出有一尺多長,後座力讓他的腳步一開始後退了兩步,他不得不左腿微曲在前,右腿伸直在後以作支撐,這樣的架式看起來他像是一座不動的雕堡。

一時之間尖叫聲四起,有人被子彈擊中,在那裡哭爹喊娘。要說這樣的場面在電影裡面也看到過,那些電影裡面中槍的小日本或是其他什麼敵人無一例外的中槍之後都要翻個身再死;而現在的場景卻是他們中槍之後有的想跑,只不過可能剛好子彈擊中了腿部,於是跑一步就撲地倒了,在那裡大喊大叫,要不就是中槍之後馬上就倒了下去,要不就是被身旁中槍的人嚇到了,在那裡大喊大叫的。

反正一時之間很亂。

普通人畢竟是普通人。我不知道傳教士從哪裡搞來這麼多槍。只不過以他的能力,當然不可能說得動那些真正的狠角色,事實上跟他在一起的可能以前都只是些普通的小市民角色而已。

這種比小混混還不如的小角色,在二皮臉的強大火力之下當然只有哭爹喊娘的份。

敢以開槍還擊的也只不過兩三人而已,而且他們估計也嚇破了膽子,蹲在陽台的護欄下頭都不敢冒,只是抬手給出一槍,至於那一槍到底打到哪裡去了,他們就不再關心了。

更加重要的是,這些普通的小角色都沒有被收割,所以從一方面來說,他們都很怕死。

二皮臉只是一連幾十發子彈掃過去,就把一百多人全都嚇著了。傳教士更加不敢冒頭。

二皮臉罵了一聲:「慫貨1

他臉上絲毫沒有得意的笑容。看來他的目標已經改變了,跟著我們的時間加長,對於他們目光來說也發生了改變。

看來他真正想殺的是守護者或者覺醒者又或者是收割者。我現在還有點怕他,害怕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對我們背後捅一刀。當時蒙蒙問他想不想殺我們時,他直接說了一個字:「想。」現在回想起來還有點不可思議。

二皮臉回頭看向蒙蒙,問:「我們?」

蒙蒙並沒有答話,而是做出了戒備的姿勢。難道還有什麼敵人嗎?

我並沒有看到什麼危險。

我正感到奇怪,是不是應該抹點處男血用上,看看能不能看出什麼來。而這時,終於有了動靜。

我好像聽到了腳步聲。

只不過腳步聲那邊我並沒有看到人。

這時蒙蒙看樣子要發刀了。

「等一下1蒙蒙盯著的那個地方傳來了人聲。

靠!又是一個隱形人?到底有多少……

那裡果然慢慢顯現出一個光著身子的人來,那傢伙一邊顯現著身形,一邊蹲下身體從地上躺著的一個傢伙身上脫了外衣,纏在了腰間,這才站了起來。

那傢伙我好像見過,只不過上次見他的時候他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我已經明白了,他是殺了一個隱形人得到了這個能力,至於他殺的那個隱形人到底是誰,這就不是我所關心的了。

二皮臉也把機關槍轉到了隱形人身上,只不過他忽然想到有蒙蒙搞定這個傢伙,所以他換了子彈,又對著旁邊的高樓上那些傢伙掃過去。

「我們合作吧1隱形人說。

蒙蒙皺了皺眉頭。

「我們幫你們把這些混蛋幹掉。然後我們合作。現在很多人都瘋了,把我們定為第一目標,而且剛才我們還遇到了一個強大的死神,殺了我們中一人,好不容易逃出來的。」

隱形人說話的時候好像還在害怕著。

蒙蒙收了刀,說:「不必了,背後捅刀的事情發生太多,誰都信不過誰,各走各的道。」

他回頭招呼二皮臉等人一聲,「走了1

二皮臉依然端著機關槍緊跟在蒙蒙的身後。旁邊陽台上那些傢伙沒有哪個再敢亂動。他們都在偷看這邊,只不過不敢動手。估計他們也害怕。

「幹掉他們!你們這群懦夫1傳教士又冒出了頭,大聲在喊著。

只不過並沒有人理會他。

不遠處也有不相干的普通人把目光轉到我們這邊,看著我們囂張地往前走,他們有的在低聲議論著什麼。

只不過並沒有人敢攔我們。身後那隱形人有些怔祝

估計他沒有想到蒙蒙竟然會這麼乾脆地拒絕他。也許在他的想法中,守護者和覺醒者是有著共同的敵人——收割者和普通人。而且對於異能者來說,殺掉另一個異能者並不能得到新的異能。所以相對來說,異能者在一起應該有更高的存活幾率的。

我也有點想不明白蒙蒙的打算。

他好像看不起其他的異能者。

反而好像很欣賞二皮臉這個狠角色。

蒙蒙忽然說道:「人越少越好。」

我不由得一怔,問:「為什麼?」

「因為後面還會有事情發生的。記住,人越少越好。」

風雷也問他:「到底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

「每個人都有做英雄的夢,每個人都認為他才是救世主。可是這樣的人大多都只是傻逼而已。現在才是第一階段,所以你們看到的還只是最普通不過的事情。現在這個層面,大部分還只是在普通人的層面,你們不要低估了本體的惡趣味和無聊。這是他的世界,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在你們以為規則僅此而已的時候,他就會變招。」

變招?

本體要變什麼招?我想不出來。

只不過我記住了他說的話,人越少越好。

二皮臉說:「我可沒想過當救世主。」

蒙蒙轉頭看著他,笑了,說:「如果等下你真的發現你真的有當救世主的機會時,你就不會這麼想了。我不是否認你們的思想很壞,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思想任何想法都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想當救世主的想法也很正常。你會有那個機會的。只不過我希望你不要多想。因為你真的不會是救世主。」

二皮臉臉色一白,不知道在他想什麼。

「這只是一個遊戲,我們當中或許根本就沒有救世主。」

現在我們也只是第一階段而已,面對的主要是普通人?那第二階段面對的對手又主要是什麼人?還有第三階段?現在真正的收割者都還沒有出現呢——那些毛當然不算真正的收割者。還有那些被收割的傢伙到底會變成什麼樣?

蒙蒙忽然拔刀,大聲說:「殺過去1

正這時,我發現地上躺著的那些人有了動靜,先是手指頭動了動,然後幾乎全身都動了起來。僅僅只是一眨眼之間,那些原本躺著的人幾乎全都爬了起來。他們看起來跟普通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但他們忽然就變成了瘋狗,瘋狂地撲向那些躲在一邊的普通人和我們。

瘋狗並沒有大喊大叫。大喊大叫的是那些普通人。他們大叫道:「這是什麼鬼?1「啊1

沒有人能救他們。因為瘋狗實在太多了!而且還是人形的瘋狗。他們撕咬著,哪怕身上被砍了一刀依然一聲不吭地攻擊著普通人。

攻擊我們的有十幾個,蒙蒙的刀直接砍過去。把一人都砍成了大小基本相同的兩個部分,但詭異的是並沒有血流出來,而且兩個部分都變成了**的一般,竟然還在地上往我們爬來——若不是斷口剛好貼在地上,我一定還能看到他的內臟。

二皮臉的反應竟然比我和風雷還快,他的機關槍掃射出去。只不過他失望了。

子彈確實打在了人形的瘋狗身上,只不過並沒有血流出來,只是擊退了幾步而已。

二皮臉也大叫:「這是什麼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