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98,瘋狂的平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98,瘋狂的平靜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被收割的人那些人終於顯現出了他們的真面目。

我以前也想過那些人是不是會變成瘋狗一樣的某種東西,甚至是殭屍我都想過。只是沒想到他們完全達到了質變,變成了我以前都不敢想象的東西。

這種東西沒有血肉,哪怕刀子砍上去,也不會像活人一樣流出血來;這種東西也沒有痛感;這種東西連情感都沒有,他們臉部的表情說不上麻木,也說不上痛苦,看起來只是平靜。平靜的表情,哪怕一把刀或是一發子彈正在穿透著他們的身體。他們一言不發——只不過他們還有呼吸。

更加可怕的是,哪怕他們被砍了一個小指頭,傷口的切口也會變成黑色的,而且小指頭落在地上之後還是會動——當然也沒有達到會長出腳那種可怖的誇張程度,只是像是裡面有一顆跳動的心臟一般在微微地一動一動。

這種詭異當然除了蒙蒙之外誰都沒有想到。

之前蒙蒙就曾經毫不猶豫地殺掉了兩個躺在地上的被收割的人,當時大家還有些不忍心;只不過現在誰都沒有了不忍心那種情緒,反而充滿著擔心。

其實說白了,可怕的並不是他們的實力,而是他們在瘋狂的舉動的同時臉上還能有那種平靜的表情。

對於有些人來說,那些變成了瘋狗的人當中應該也有認識的,或者也有些是朋友甚至情人親人什麼的;看著他們那平靜的表情,也許在最初的一瞬間還會覺得親切;只不過在沉迷其中的時候,瘋狗就會撲上來,用牙齒,用手指,反正用一切他們可以利用的武器,他們誓要把眼前的正常的人類都撕成碎片。

對於我們來說,唯一的好處就是這些人沒有血,也不會大喊大叫,更加不會出言誘惑,我們可以把他們當成只是一棵棵大白菜,大刀砍過去就是了。

只不過圍過來的瘋狗實在太多了,蒙蒙雖然大殺四方,那是因為他的武力本身就高,當然還有他心腸夠硬的原因;二皮臉的機關槍本來在我們這個小團閌且桓鑾看幕鵒Φ愕模但現在卻派不上用唱—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一個悲劇。倒是風雷舉著鐵柱的盾牌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他把陳孤雁護在了身後,看到有敵人來過,馬上就一盾牌拍過去。

在他盾牌之下斷手斷腿的不在少數。只不過那些斷手斷腿的看起來就更加可怖一些,因為手骨或腿骨斷了,他們臉上的表情依然是那麼平靜,連眉毛都沒抖一下,舉著手臂——如果手骨斷了,手當然舉不起來,於是斷的手就吊在那裡,活像是一隻植物大戰殭屍裡面的普通殭屍;而斷腿的那些當然也沒有感覺到他們的腿已經斷了,他們依然要往我們撲過來,於是邁一步之後馬上就倒了下去,就像是一隻沙包倒在地上一般,發出一聲悶響,然後手腳並用爬向我們。

我手中握著匕首。現在這把匕首應該比二皮臉的槍更有用。還好蒙蒙夠給力,他一個人就把我和二皮臉旁邊的瘋狗擋住了。

當然,暫時蒙蒙也殺不死這些瘋狗。但他能讓他們失去大部分的戰鬥力——說起來似乎是比較簡單的,但實際操作起來的話,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了。

他就是把瘋狗的雙手斬掉。

如此一來,瘋狗的雙腿還要用來走路之類的,所以他們就只剩下一張嘴巴的攻擊力了。而他們掉在地上的手,有的時候還能看到手指頭在那裡動,似乎有點要爬走的意思。

我忽然有點想念司徒無功。因為他有把人變成人棍的能力。要是他在的話,他的能力剛好可以用上了。

我忽然發現司徒無功的那個能力完全就是克制現在的這個場面的。只要把這些人變成了人棍,他們還會有攻擊力嗎?而且變成人棍時,被切的部分都會消失掉,所以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嚇人。

所以,人棍比現在這些瘋狗可愛多了!

同時我也有一種錯覺,司徒無功的能力,在一定程度上竟然是克制現在的本體的。

蒙蒙一刀砍掉了撲向二皮臉的一個瘋狗,再一腳踹開了那人之後,他再次不得不面對著正在撲向他的三個傢伙。而我也不得不面對著一個美少女。

這個美少女只有十六七歲左右,穿著一條只到大腿的短裙子,裙子上面還有一些細碎的花點綴,一如大多數的女生一樣,她的頭髮也是拉直染成了屎黃色,身材不高,比陳孤雁雖然在顏值上稍差一點,但看著也讓人感到有點心疼的。

她往我撲過來的時候,臉上的表情一如其他人一樣那麼平靜,沒有驚喜,沒有哀傷。頭髮飛舞間可以看到她耳朵掛著的耳環,左邊的很大,右邊的很小,這種不對稱增加了我對她的一絲好感。不過再怎麼好感,現在她也只是一條瘋狗而已。

她的雙手張開著,我可以看到也的掌心。她的手很小,看起來沒有什麼力量;指甲應該染了色,只是我一時也沒注意到底染成了什麼色。

因為她已經撲過來了。

我右手抓著匕首。難道要我一刀了結了她?讓她解脫?

我抬起腳踹了過去。

這一腳踢在了她的小腹上。感到比較柔軟。如同我心中所料的一樣,她被踢得倒退了五六步,撞到了別人的身上,這才停下。

但她顯然認不清形勢,而且她旁邊還有幾個傢伙也注意到了我。都往我撲來。

在這個時候我忽然非常懷念我們的裝甲車。只是不明白蒙蒙為什麼會眼睜睜看著那幾個傢伙開走呢?

如果現在我們有裝甲車的話,直接撞過去就行了。

難道蒙蒙是想給那幾個傢伙一條生路?

現在已經不容我多想。

好吧,既然他們都在找死,也怪不得我了。

美少女再次撲了上來。這次她不僅拿雙手對付我,而且還用上了她的嘴巴。

看起來很驚心。

我一刀刺入了她的胸膛裡面。

沒有血流出。

她的動作也沒有停,反而張嘴就咬在了我的手臂上,雖然隔著衣服,但也痛得我叫了一聲。我這匕首要對付這些人還是有些不夠。現在最好的應該是刀。可是只有蒙蒙有。

她剛咬我一口,蒙蒙就已經一刀把她劈成了兩半。兩片身體貼在地面上,看起來更加讓人驚心。但她還是不認棄,竟然分為了兩半之後還是往我的腿抓來。

「跟緊!要衝了1蒙蒙大聲喊道。

如果我們留在這裡的話,只能是被這些瘋狗完全淹沒掉,對我們沒有一點益處。

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衝過去。

要衝過去當然要一鼓作氣。

我站在蒙蒙的身後,護住了陳孤雁;二皮臉在我的身後——這小子發現子彈不行之後,就把子彈卸了拿著槍管子,用槍托打人,別說他這樣的改變還真的收到了奇效,很多瘋狗被他一槍托砸過去,頭都會打破,只是頭破血不流的瘋狗看起來同樣也是很可怕的;風雷殿後。

蒙蒙大喝一聲,「沖1

他的刀舞成了一張網,只要是前面的,都被他亂刀分屍。他一邊舞著刀一邊往前大步邁去。反正他也不管他腳下到底是踩到了哪個人的頭或是斷手之類的,他的腳步很穩,像是一座移動的城堡一般。我跟在他身後,要時刻注意頭兩邊的動靜,如果有瘋狗撲過來,我就要給一腳過去,或者揮著匕首砍他幾刀。

只不過我的刀子太短,根本發揮不了什麼作用。反倒二皮臉比我更猛一點。

除了蒙蒙之外,壓力最大的就要數風雷了。我們一路往前面沖,後面那些瘋狗也往我們追來。別看他們臉上的表情那麼平靜,但跑動起來速度也不是蓋的,竟然能跟得上我們,所以風雷得不斷用盾牌把那些追過來的傢伙擊退。

所以我們移動時,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啞鈴,兩邊是巨大的,中間比較細校

雖然我們中段的壓力最小,只不過我們也不好受,才衝出二十多米,我的身上就被掐了好幾把咬了好幾口;陳孤雁倒也硬氣,她身上的衣服被撕得破破爛爛的,竟然並沒有大喊大叫,反而咬緊著牙關努力跟上我們的腳步;二皮臉倒是一邊揮著機關槍,一邊大聲叫喊著:「來啊!你們這些雜碎!來啊1

蒙蒙和風雷的壓力最大,他們並沒有出聲,只是沉默的一個開路一個殿後。

只不過偶爾回頭時,我還能看到風雷會抹一抹額頭的汗。

現在的場面看起來很亂,但因為那些瘋狗都不喊叫也不說話,所以人雖然這麼多,卻只有二皮臉一個人的喊叫聲。

只是不遠處有許多人的大喊大叫傳來,我們的腳下開始出現鮮血,那是被瘋狗撕成碎片的普通人的。原本這裡也很多普通人,只不過他們沒有我們給力,在如潮水一般的瘋狗群中,被撕成了碎片。

而隨著普通人的減少,越來越多的瘋狗都往我們擠來。

「啊,我怎麼在這裡?」忽然我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驚呆了。

因為那是一個被蒙蒙砍掉了頭依然站立著的女人,而那個頭正在地上滾來滾去。說話的正是那個頭。

「我怎麼了?我怎麼了?」那個頭依然在叫著,然後就被人踩碎,同時那個無頭的身體也倒了下去。

然後越來越多的聲音在響起:「我的手怎麼斷了?」「我的腿呢?」「礙…我變太監了1

而無一例外的,那些在那裡大叫著的都是身上受了致命傷的瘋狗。他們好像清醒了過來,只不過這種清醒並不能保持多久,因為他們在喊出一兩句話之後,就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