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0,兩個張志偉
小說:| 作者:| 類別:

100,兩個張志偉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小巷裡面有著一伙人。 當然,地上也有很多死人。我要說的是那裡還有一夥活人。

讓我奇怪的是,裡面好幾個都是熟人。

其中一個是空道八,他身上有一些血,手臂上有幾處傷口,看起來是被咬的;還有一直跟著他的劫財色,同樣受了一些傷;還有長著倒三角眼的張志偉——這傢伙在這裡讓我有點吃驚。

空道八和劫財色我們之前見過,在毛之收割者出現的時候,還有幾個毛之收割者在追殺他們,由此可以想到,他們並沒有真正的殺誰,所以才會被收割,只是因為空道八身手很好,所以才反殺了那幾個毛之收割者。

而張志偉呢?

如果說張志偉也跟空道八一樣有直面毛之收割者的勇氣與能力,那我是不相信的——我當然也奇怪劫財色竟然在之前竟然也沒有殺人。張志偉那傢伙應該沒有那樣的勇氣。那麼就有兩種可能性:第一,他在之前殺了人,所以並沒有被收割;第二,有人救了他。

是不是空道八救了他?這當然也有可能性;也有可能是別人。但我寧願相信那傢伙是殺了某個倒霉蛋。

除了他們三人之外,還有三個人。其中一個只在腰間纏著一件上衣。關於他為什麼不穿衣服我有點奇怪,不過馬上就猜想到了原因:他是一個隱形人!

對於這新隱形人來說,因為收割日還沒有過去,所以他們並不是獨眼龍。只是眼前這個隱形人雖然也是異能者,但他現在實在太廢,竟然把身體捲成一團,把頭也埋在了手臂里,不敢看不敢聽。

還有另外兩個,其中一個是個女人,非常胖,蹲在那裡,很是擔心的樣子,還不時看著劫財色。

我忽然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她。

她這時也看到了我,站起來大叫:「老天保佑,你沒事!老天保佑1

她一邊說著還站了起來,而且還往我走來。我不得不說她走路的時候肥肉的顫動很有一種rap的節奏感。

靠,終於想起來了,是那個每天晚上都要抱著我的臉型的娃娃睡覺的胖女人!

好吧,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想不到在這裡竟然又遇上了她。只是她為什麼還在這裡呢?竟然沒有遇到收割者?難道這胖女人也有膽子去殺人?

不過說起來,越是怕死的人可能最後的爆發力就越高的。她這滿身肥肉,往哪裡一撞,以她的噸位來說,應該能撞死一兩個吧?

想想還真的有那種可能性。當然,看到她之後我自然就想起了那個店老闆,要說當時我還壓了一把刀在他那裡的,那把刀可是司徒無功的刀藹—雖然只是司徒無功的分身,只不過那肯定也不是凡品。

這胖女人真的往我走來,我趕緊推了風雷一把,躲在了他的身後。

胖女人呆了一下,這才站住了腳步,臉上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又坐了回去。

這才才打量起最後一個,那個人我肯定沒有見過,只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少年,看樣子十**歲,手中拿著一把柴刀,他緊緊咬著牙,臉上的神情卻是麻木的。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的,看起來沒少受苦。

隨著我們的到來,空道八終於鬆了一口氣。看樣子他很想說兩句場面話,不過他馬上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這裡主要是他在撐著,要不然早就被那些瘋狗殺進來了。

蒙蒙一句話都不說,只是對著風雷點點頭,然後他就回頭殺了回去。現在他沒有我們的拖累,前進的速度非常快,很快就殺出了巷口,然後消失了。

風雷接過了空道八的防守重任,他舉著盾牌站在前面,像是一個斯巴達勇士一般,但凡有瘋狗衝過來,他就拿盾處於擋過去,他的力量非常大,當然可以擋得祝

二皮臉也鬆了一口氣,他問空道八:「沒事吧?」

「還行,只是有點脫力。」

看來他果然儘力了。

而這時那個新隱形人終於抬起了頭,「啊?退啦?」他好像還在害怕著。

胖女人鄙視了他一眼,「還說你是異能者,我們也好抱大腿來著,誰知道你他媽的就只是一個廢物1

劫財色說:「好了,別吵了,你們他媽的有力氣吵還不如出點力!他媽的,全都瘋了。這還怎麼活1

他還抬頭看了陳孤雁一眼。陳孤雁對他點了點頭,然後就轉頭看著風雷。風雷如山的背影看起來很可靠。只是我知道,風雷的心其實很軟的。我有點擔心他會經受不住而心理崩潰。

如果這個時候鐵柱在的話多好。只不過他已經死了。

只是我是不是應該發揮一下作用呢?手腕上的手錶看起來應該有很大的作用才對。有了它我似乎真的可以隨時爆發小宇宙。只要我進入了狀態,那麼應該就會很快把他們清理乾淨吧?

那新隱形人說:「啊?你也是……」他正在看著我。

看來他是誤會了。想不到我這樣隨意扯件衣服纏在腰間竟然會跟他撞衫,這實在是件很鬱悶的事情。

當然,現在我也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事情了。風雷的壓力真來越大,而且我發現,在這小巷子裡面其實也很不安全,要是能進這兩邊的房子的話,應該會安全一些的,只不過全都關起了門。

我忽然想起了蒙蒙的那把鑰匙,應該是在我的身上的,看來正是它派上用場的時候了!

只不過我並沒有拿出鑰匙,因為這個時候風雷忽然悶哼了一聲,他似乎受了傷。

因為風雷用的是盾牌,所以殺傷力並不算大,只是擋住了那些瘋狗而已。而這時我注意到他剛才似乎擋空了,一時收不住力,竟然被一個靠著牆的傢伙狠狠踢了一腳,而且這一腳的角度非常刁,竟然踢到了他的命根子。

這種痛可真夠他受的了。

受了這一擊之後,風雷手上的動作明顯慢了下來。

更讓我吃驚的是,那些瘋狗竟然有很多在後退,死命往這裡擠的已經不算多。發生了什麼事情?只不過風雷顯然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現在他的右手邊明顯已經沒有了瘋狗,但他依然往右手邊擋過去。於是他又吃了一擊,這一次是左手邊一人去扯他的衣袖。

怎麼看風雷都有點不太正常。

他怎麼擋沒人的地方呢?

難道他的內心真的崩潰了?

胖女人他們當然也感到奇怪,胖女人還問:「他怎麼了?」

陳孤雁也問:「這是怎麼回事?」

「他媽的,幻境?1風雷忽然大叫起來。

他竟然中了幻境?是誰?

看來風雷連擋了幾次都沒擋到人,他終於發現了這一點。只不過現在真假都在,他根本就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全都是真的,這還不會亂了他的心,而在這些真的裡面再冒出一些假的來,那可就會要命的了。我當然沒有看到他所謂的幻境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場景。

而這時,情況已經越來越嚴重了。

空道八忽然跳了起來,使了一個升龍拳,直接往上面打去。他打的只是空氣。

空道八落在地上之後,叫了一聲:「這是怎麼回事?」

胖女人他們當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因為他們並沒有見識過司徒的幻境。是司徒殺過來了嗎?

在城西菜市場裡面,只有劉天心,司徒那時不知道跑哪裡去了,現在他終於冒頭了嗎?看來他果然是一個陰險的傢伙,竟然要對我們下手?

風雷大聲叫道:「司徒你給我滾出來1

司徒當然不會主動滾出來。他既然打定主意要坑我們,哪裡會自己冒出來讓我們殺?我只是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要動我們。

現在的情況他又不是不知道,怎麼忽然打定主意跟我們過不去?他一邊要防著收割者,難道一邊還真要跟我們開戰不成?

再說了,劉天心已經帶領著幾十個守護者加入了余帥的隊伍中。難道在那邊發生了什麼大事嗎?

只是現在手機根本就沒有用,所以我們也聯繫不上余帥他們。

司徒這噁心的傢伙,當然不是風雷和空道八能斗得過的。

空道八忽然跳了起來,拔出了匕首往他的上空刺了過去。他刺的是空氣。落地之後,他罵了一聲:「這是怎麼回事?」

看來司徒對空道八也動手了。

更加嚴重的是,胖女人他們忽然尖叫起來,跳起來紛紛躲在了牆角裡面,連風雷都不得不舉起盾牌往上面擋去。

在我看來,上面完全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他們只是在氣而已。

難道在他們眼中,上面落下了什麼嗎?

胖女人尖叫道說:「上面跳下了人……不對,沒有,都是假的?」

假的?

不可能全是假的。

既然這個幻境是針對我們,就不可能只是落假的。果然,天上落下了真的。至少有五六個真正的人落了下來,他們看起來應該是被推下來的。

張志偉起初還算是比較鎮定的,不過這個時候他已經鎮定不起來了,他臉上完全是蒼白的,搶到了我的身旁,「張良,怎麼辦?」

問我怎麼辦?我怎麼知道怎麼辦!既然真的來了,那就殺啊!只不過在他們眼中,應該有假的才對。

現在看來只有我才能分得出真假了。只是,我看到的就是真實的嗎?也許這噁心的幻境的製造者正是基於我的心理,才一個一個來影響的吧。

看來要分清楚,還是要用到我的處男血埃我躲在牆根下面,飛快地用匕首刺破了右手食指,在右眼皮抹了一點血之後,這才看清,上面真的在掉下人來。

總共落下五個人,都在掙扎著,看起來完全都是普通人,根本就不是什麼瘋狗。只不過他們的嘴都被膠帶封住了,手上竟然都拿著武器。他們兩個選擇,要麼放棄手中的武器,去撕嘴上的膠布,要麼就是不去撕膠布而保留著武器。

看來他們都選擇了後者。

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這麼選擇。當然,他們也掉得越來越快。

最讓我吃驚的是,其中一個竟然還是張志偉。

問題是,我旁邊也有一個張志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