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1,主角似乎不是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101,主角似乎不是我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兩個張志偉,這出乎了我的意料。

當然其中有一個是假的。

至於哪個是假的,我寧願相信從樓頂推下的那個是真的;而現在站在我旁邊的是假的。因為我始終相信張志偉肯定不如我的。如果出現兩個,那麼其中一個混得比較好的當然應該是假的。

而身為主角的我,現在這個時候當然不能心慈手軟。再說了,這裡也只不過是司徒無功的巨大幻境而已,哪怕顯得再真實,也只不過是虛假。

所以我一刀往身旁的張志偉刺了過去。

我刺這一刀的同時當然也要看向他。他果然是假的。我只是右眼抹了血,左眼看到的依然是張志偉,而右眼看到的卻是一個獨眼龍。

我敢保證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獨眼龍。這樣的視角也讓我有一種沒有焦距的感覺,這一刀就刺得有些偏,而且他竟然也同時一刀刺向我。

看來他早就打算這麼做了。

還是我快一點,先一步刺中了他的手臂,他的刀子並沒有刺到我;他在被我刺中之後馬上就閃到了一邊,然後飛快地竄起,在兩面牆之間往返跳躍,竟然往樓頂逃跑。

他一定是得到了忍者神龜的技能包,要不然不可能這麼跳躍的。

我當然追不到他。一來我不會這個技能,二來現在上面的張志偉也掉了下來。

「接住他1我叫了一聲。

風雷現在頂著壓力,當然不可能返身過來接住張志偉;倒是空道八,也吃了一驚,微一遲疑,還是跳起來,接住了張志偉,只不過張志偉看起來還在掙扎,竟然要一刀殺了空道八,被空道八一拳擊在了胸口,手中的刀子也掉到了地上。

空道八接住之後,落地,滾地。

他不去做特種兵實在有點浪費人才。要說張志偉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衝擊力是相當大的,空道八這傢伙竟然真的接住了。而且還安全落了地。只不過張志偉就不那麼好受了,嘴裡嗚嗚兩聲。

這時另外幾個終於落地,他們手裡雖然都拿著刀子,只不過他們並沒有砸中人,而且因為落地的衝擊力,有兩個直接摔在地上,像個沙包一樣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然後身體微微動彈幾下就再沒有動靜;最後幾個要麼斷手斷腳了。

有一個斷腳的傢伙坐在地上還要揮舞著刀子,眼中冒著火,看起來我們像是他的殺父仇人,一邊揮舞著刀子,一邊嘴裡還嗚嗚連聲。

空道八抹了一把額頭的汗,說:「這些人都怎麼了?得了失心瘋嗎?」

張志偉要好一些,他因為失去了刀子,乾脆撕開了嘴上的膠布,大聲說:「魔鬼!你們要殺就殺吧1

魔鬼?

估計是撕膠布的時候嘴巴有些痛,他還活動了一下臉上的肌肉。

我一腳就踹了過去,踹得他在地上滾了幾下,「魔鬼你媽啊,我是張良1

張志偉顯得非常狼狽,但他坐起之後,臉上的神情很迷茫,「張良?你怎麼變成了魔鬼?」

「魔鬼你媽!老子是人!看清楚了沒有?」

「看清楚了礙…頭上長角,全身漆黑……」

黑你他媽的一臉啊!老子哪裡全身漆黑了?

「你小子看到的全是幻覺!我真是張良。」

空道八就不那麼客氣了,直接一拳擊在了張志偉的左臉,張志偉那小子直接飛出了一顆牙,撫著臉轉頭瞪著他,倒三角眼裡寫著一絲驚奇。然後他就甩了甩頭,「真是幻覺?我好像記得你,你是體育學院的?不是魔鬼?啊!張良?你真是張良?找到你了1

他終於激動了起來。

這時我注意到他果然狼狽到了極點,臉上有一些已經乾涸了的血跡,而且左耳只剩下半個。

「你耳朵怎麼回事?」我問他。

「他媽的,別提了,剛才我躲在一個街角,莫名其妙身旁就有一個炸彈炸響,差點炸死了我。哦對了,我記得你應該死了才對呀。那次炸彈炸響的時候,我還看到了你,全身都是火,身體還被炸碎了。」

有這麼誇張嗎?

好吧,我總不能告訴他炸他的就是我吧?我只不過說了幾個字而已,就把他弄得這麼慘,看來爆發小宇宙的我果然殺傷力驚人。而且我還被炸碎了?

應該不至於。至少那時還感覺得到全身發麻的。看來我還得感謝司徒無功。若不是受他的影響,我也不會被我自己炸碎之後還能那麼快恢復過來。

現在問題來了,司徒無功一開始怎麼看都是沖著我來的;而且他進入那種快到不是這個世界的速度的時候,還能順便帶著我一起進入那個狀態。而且他殺回來,明顯並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讓他自己送命。

他應該知道他能影響到我才對,而且他肯定也有機會對我下手——不管是上次還是很久以前。可是他為什麼一直沒有真正的滅殺我?

我忽然感到全身發寒。

我害怕那個真相。

——他要對付的不是我,而且從一開始就不是我!

那麼他要對付的是誰?

——答案出來了,是一個跟我有很大關係,而且看不得我死的人!

誰跟我關係最好呢?雖然看起來有些不太可能,但是我知道,那個人就是蒙蒙。只有他,才會為了救我,一次又一次的重新來過,一次一次的犧牲他自己的記憶,在這個幻境裡面讓我重新活過來,而且一直執著地要帶領著我消滅本體,殺出去。

當然,司徒無功顯然也有很多機會能要蒙蒙的命,但他並沒有那麼做,而是一遍又一遍地讓蒙蒙可以重新來過——這真的是重新來過嗎?顯然不是,這個世界是司徒無功的,當然最終作主的是司徒無功,規則都是他定的;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剝奪著蒙蒙的記憶。

現在看來,這個世界並不是針對我這個貌似主角的人,因為我真的不是主角;而蒙蒙才是。司徒無功一直要對付的是蒙蒙。

我可以想象到,這些所謂的異能,也許僅僅只是司徒無功制定的規則,而他給蒙蒙制定的就是可以重新來過的作弊一樣的能力;看似無敵,實則正中司徒無功的下懷。因為代價是蒙蒙身體和心靈上的虛弱,還有無法挽回的記憶。

猜想一下,司徒無功應該要的正是蒙蒙的記憶吧?蒙蒙的記憶裡面有什麼他志在必得的東西呢?不惜為此耗費如此大的精力與時間,而且用我作餌,把蒙蒙引了過來。

如果這裡真的只是針對蒙蒙的,那麼上次司徒無功對我說的那些話又是什麼意思呢?

終合以上的分析的話,他肯定是在騙我的。至於為什麼要騙我?不對,可能並不僅僅在騙我,而是在騙本體。因為現在的本體並不再是他,而是他融合的那個惡鬼。

司徒無功也許是太過執著於對付蒙蒙,竟然讓他身體裡面的惡鬼有機可趁,佔了他的身體,所以他現在不僅要對付蒙蒙和我,還要對付那個惡鬼。對他威脅最大的當然就是那個惡鬼了。所以上次司徒無功並沒有對蒙蒙下手——因為他不能殺蒙蒙,他要得到蒙蒙的記憶,他要我死,或者讓那個惡鬼死,在得到蒙蒙的記憶之前蒙蒙是不能死的。

所以他對鐵柱下手。

鐵柱有什麼能力?

鐵柱最厲害的就是防禦,司徒無功也許正是看中了這一點。蒙蒙曾經說過一句,任何人都有成為救世主的可能,現在我們面對的僅僅只是第一層面而已,而且要人越少才越安全。

我當然相信他說的話。他並沒有說明,但是從他的話裡面,我大概可以猜到,本體在後面的幾個層面將會放出大招,比如說,不管是異能者或者普通人,只要殺了另一個異能者,就能疊加到那個異能。

只有這樣才有成為救世主的可能,也只有這樣才能激發出人們成為救世主的熱情,也只有這樣,同伴越多才越危險。為了無限疊加的異能,任何人都有可能對著同伴下手,因為把命運把握在自己手中明顯比把握在大多數人手中要可靠得多。

司徒無功作為這個世界的曾經的主宰,他當然有可能只要殺了鐵柱就能得到鐵柱的異能。所以他應該還沒有死,他只是在本體面前裝死而已。

只要他一旦得到了蒙蒙最後的記憶,他就會冒出來反殺本體一刀。

「你怎麼了?」張志偉問。

我這才回過神來。

抬起頭,我看到了那個獨眼龍,那個傢伙正站在樓頂的邊緣低頭看著我們。他現在恢復到了本來的面目。

「是誰推下你們來的?」

張志偉搖了搖頭。

樓頂那傢伙忽然大喊了起來:「張良要死啦1

他的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

我身邊的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因為他們不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只有我想得通,他這不是在對我們喊話,而是在通知蒙蒙,要讓蒙蒙知道我有危險,而且快要死了;這樣蒙蒙就會拼著命付出他那已經沒有多少的記憶,換一次重來。

蒙蒙現在的記憶已經少得可憐,為了讓我再有一次機會,他肯定會選擇重來的;那樣的話,哪怕再再的秘密,他也願意婦徒無功就快得到他想要的一切了;然後就是他跟本體之間的對決。

而我這個一直被蒙蒙和我自己認為是主角的傢伙,將徹底淪為配角。

當然,我也沒有做主角的天份,我沒有蒙蒙的果敢,也沒有司徒無功的毒辣;我性格天生就有缺陷。

但是我準備果敢一把。

所以作為回應,我對著天空大聲喊:「司徒無功沒有死1

風雷等人當然也聽不懂這句話。還好有人聽懂了。

原本消失的兩個大眼珠子再次在天空出現,它們在瞪著我,又像是在瞪著樓頂的傢伙——我並沒有看到司徒,不過想來他應該在樓頂吧?

以前一直以為司徒無功是司徒的分身;也許真相是司徒是司徒無功的分身!

眼珠子下面出現了那張大嘴巴,真的跟司徒無功的一模一樣,只不過放大了無數倍而已。

那張嘴的嘴角上揚了一點,然後吐出了一個字:「死1

司徒終於出現了,他就站在那個獨眼龍的身旁,低頭看著我,他嘴裡面也吐出了一個字:「死1

他還是太急了一點。如果不這麼急的話,我也不會想通司徒無功並沒有死;估計也是他等的時間太久了,所以這才有些迫不急待吧?

司徒和那個獨眼龍在往下跳,而與此同時一人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往旁邊摔倒,等我爬起來才注意到,撞倒我的竟然是一個收割者,而牆上正有一把刀在往裡面縮去。

收割者竟然救了我一命?

我不禁有些受不了。

收割者的刀也往牆時面刺去。

空道八的反應還是很快的,他迅速地往那個收割者撲去,手中的匕首刺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