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3,選擇
小說:| 作者:| 類別:

103,選擇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我一直存在感比較低。 現在也一樣。本來怎麼說在這場爭鬥之中我才是焦點,只不過我現在坐在地面上,沮喪得不想動彈。

反而是二皮臉開響了我們反抗的第一槍。

也許蒙蒙早就認識二皮臉,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吧?

在二皮臉打完了一彈夾子彈之後風雷和空道八終於出手。此時那幾個獨眼龍身上早就布滿了彈孔,但他們的生命力出奇的頑強,雖然滿身標血,不過畢竟還沒有斷氣,而且還能揮舞著手中的武器。

空道八跳起,一個飛腳踢中了其中一人的臉,那人頓時被他踢得倒飛而起,落地時終於一動不動,只不過怎麼看都不像是死亡那麼簡單;風雷用盾牌頂飛了一人。

二皮臉神色嚴肅地換著彈夾。

只不過這個時候,那個拿著柴刀的傢伙忽然大吼了一聲。這一聲大吼把很多人都吼住了。我轉過頭去看他。

他的臉上的表情變得異常猙獰,眼珠子布滿著紅色血絲,脖子因為用力血管都突顯了出來,額頭暴起了一小段血管,似乎還在那裡一跳一跳的。他的右手緊緊握著柴刀,血管像是一條條扭曲著的靜止的蚯蚓,左手卻緊緊抓住右手手腕。

光從他的姿勢來看的話,他就像是一個人格分裂的人。一個人格應該是要他舉著刀去砍哪個;而另一重人格孝在阻止著。

我忽然有點明白了。那噁心的獨眼龍,應該就是這裡面有一個傢伙也會佔別人的身體。

張志偉離他最近,這時嚇了一大跳:「靠,干毛啊!瘋狗病啊1一邊說著一邊他就跑。

連那個隱形人都被嚇住了,猛的跳了起來。

看來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打暈過去。所以我大叫道:「打暈他1

隱形人一怔,搖了搖頭。

而柴刀少年卻明白了過來,他一頭撞在了牆上,頓時頭上流下了一些血,他並沒有喊痛,卻在那裡大聲呼著氣,也扔下了手裡的柴刀,「怎麼回事?」

他們沒見識過的當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當然也沒有必要現在就跟他們說明。那個幽靈現在離開了柴少的身體,只不過下一個又要佔誰的呢?

我的身體他應該占不了;風雷的應該也點不了;新隱形人?理論上應該也沒有可能性;陳孤雁?那小女孩,身上都沒有兩斤力氣,佔了也沒什麼用;張志偉?那傢伙光是看表面就沒有戰鬥力,佔了也白占。

所以現在最大的可能性也就是空道八和二皮臉了!

空道八本身身手就很好,而且手裡頭還有神器,只要佔了空道八,司徒他們的力量就增大了一大截,而我們的力量同時也被削弱了一大截;二皮臉的話,手裡一挺機關槍,火力猛得連他們都怕。

只是為什麼一開始他看準了那個柴少呢?

我已經不能多想了,所以趕緊去搶二皮臉的槍,要是這個時候二皮臉被佔了,那就不妙了!

「你幹嗎?」二皮臉並不給我槍。

「別廢話,給我1現在也沒有時間多說,我只想搶下他的槍。

只不過這個時候二皮臉忽然一腳踹了過來,我根本就沒有提防他有這一招。

「哈哈,我還以為他跟你們一樣是覺醒者!想不到只是一個普通人1二皮臉抬臉說道,同時他端著槍,對準了我。

失策了。

那個幽靈之所以不去佔二皮臉,原來是他以為二皮臉是覺醒者。而我那麼緊張,就提示了他二皮臉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而且二皮臉怎麼這麼好占?連那個柴刀少年都可以反抗,這二皮臉怎麼竟然絲毫沒有反抗?再想想空道八,雖然他很猛,只不過以前被佔住身體的時候,似乎也是非常順利——女漢子比空道八在這方面要強不少。

占身體這種見鬼的事情,應該是跟被占的人的心靈有關的吧?也許像空道八二皮臉這樣的人,身體方面在普通人層面當然是很厲害的,只不過心靈——有那麼脆弱嗎?

我被他踹得退後兩步,還倒在了地上。這個時候我應該做什麼?其實在這種普通人的狀態裡面,我的反應速度當然也只是一個普通人層面的。我想我應該按下手錶的那個按鈕,然後我應該就可以反轉這一切。

我可能還能滅殺司徒。

所以,我按了下去。

情勢馬上就發生了變化。

他們馬上就慢了下來。

但司徒並沒有慢。

他嘴角帶著笑,正在看著我。他的刀劃過了收割者的身體。變緩慢的收割者完全不是司徒的對手。

我想我再一次錯了。司徒就是司徒無功,他當然不可能會變慢的。只是他為什麼要給我這個手錶?這能開啟我們超神之旅的神器,沒有目的他不可能交到我的手中的。我終於發現了一點點不同之處。那就是我好像在失去著什麼。只是到底失去了什麼呢?我不知道。

也許這手錶正如蒙蒙那作弊的能力一樣,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司徒無功之所以把它交給我,就是讓我來付這個代價——反正他又不受影響。

我滾了起來,我並沒有撲向二皮臉,也沒有對其他人出手。因為現在司徒正要對風雷下手。

我撲過去,還好我的反應還比較快,擋住了司徒的一刀,同時我再次按下了按鈕。

他們的速度馬上就恢復到了正常,司徒的臉上帶著笑,並不追擊,而是後退了一步。

「靠,瞬移啊!還冒火1張志偉大聲說。

在他們看來,我跟司徒就是在瞬移的,因為我們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司徒後退一步是什麼意思?看得出來,他是忽然想看好戲了。他帶來的那幾個獨眼龍,現在終於全都倒了下去,因為他們都中了二皮臉的子彈,估計剛才也只不過只是死前的掙扎而已。而二皮臉呢?卻被一個獨眼龍佔了身體。

槍聲響了起來。

大概有五六發子彈擊出,擊在了剛才我站的方位的後面的牆上,擊出了很多的碎屑。再然後二皮臉就把槍頭調轉到了我現在的方位。

他的目光陰冷,沒有絲毫感情。

看來他是真的要殺我們了。

如果我現在發動手錶,那麼我應該可以躲過去,甚至殺掉二皮臉;但司徒應該也會跟我一樣快,所以他會殺掉誰呢?風雷?張志偉?陳孤雁?

我忽然要面對這種艱難的選擇。

而更加讓我感到沮喪的是,在我發動手錶的時候,我根本就幫不了其他人!我哪怕只是在他們的旁邊說一句話,估計都可以把他們炸得粉身碎骨!所以我更加不可能去動他們,我最多只能饒刀。可哪怕司徒只是一根手頭碰到了他們,估計他們不死也要斷幾根骨頭!

司徒無功那個噁心的變態狂,看似給了我一件神器,其實一點鳥用都沒有!

「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讓我綁了你;二,看著他們死咯。」司徒淡淡地說。

而這時,樓頂之下又落下了三個人。這三個都是獨眼龍,當然不可能是別人推他們下來的,而是他們自己跳下來的。他們站在司徒的旁邊,冷冷地看著我們。

我們這邊有二皮臉這個端著槍的傢伙,只不過槍口是對準我們的;他們的力量明顯比我們大,而且我們這邊最強的戰鬥力——我,又被司徒牽制住,如果不進入狀態,我根本就不是司徒的對手;如果進入狀態,風雷他們只要被司徒一碰就完蛋。

所以看起來我們根本就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能想到我的結果,那就是被司徒抓走,然後再次當著蒙蒙的面殺掉——要說他上次也是成功了的,因為跟蒙蒙從警察局裡面開車出來的時候就遇到了司徒和劉天心的伏殺,他們明顯成功了;想不到在短短的一天之內,蒙蒙還要再來一次所謂的「重生」,又要再付一次代價*—我忽然有點不敢相信,真的只是「一天之內」嗎?怎麼這麼多字了!

好吧,看來我要遺忘時間這個概念,要不然我會崩潰掉的。

現在任誰都看得出來,我們這邊主力也就只是我、空道八和風雷而已;而他們那邊個個都是猛人,而且現在還有一個強力的二皮臉。

我做不出選擇。

照道理說,放棄風雷他們應該也無可厚非。他們真的是真正的人嗎?真正重要的應該只是我和蒙蒙而已。我要是按下表,我大可以逃掉,也許還可以把這裡的人除了司徒之外全都殺了。司徒顯然也拿我沒有辦法。

但我下不去手。

那樣的話,我跟司徒無功又有什麼區別了?

我不知道怎麼辦。

只不過現在有人知道怎麼辦。

而且我也一直沒理會身上衣服被燒掉,而且現在還在火中。場面也靜得嚇人。我沒有注意其他人。但其他們做出了他們的選擇。

二皮臉忽然飛了起來。

在沒有人注意的時候,隱形人把腰間的衣服解開,他的潛伏到了二皮臉的身後,一腳踹在了他的身上。所以二皮臉飛了起來。

隱形人除了隱形之外,力量也是出奇的大。二皮臉被踹得直接從我的身邊飛了過去,撞向了司徒。

司徒一閃讓了開去,只不過他臉上也有一點變色。

一個獨眼龍接住了二皮臉,二皮臉手中的槍忽然掉到了地上,他竟然像是一攤肉一樣,一動不動。

直接被踹死了?

我想我會想念他的。

同時一個獨眼龍動了,拔出了長刀,一刀往司徒捅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