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4,二皮臉的超級異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104,二皮臉的超級異能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個獨眼龍忽然反水了,他竟然一刀捅向了司徒。!

這個情況任誰都沒有想到。先是二皮臉被司徒的手下佔了身體,從我們這邊反水;而現在二皮臉被隱形人踹飛,竟然引得一個獨眼龍反水。

這神轉折讓我有點難以接受。顯然司徒也沒料到這一招,竟然真的被刺中了,還好不是致命傷,要不然我就要大叫起來了。

司徒被傷在了腰上。他什麼都沒說,轉身就逃。這小子逃跑起來倒是蠻快的。

而另外兩個獨眼龍就沒有司徒那麼乾脆了,一個還在問:「你幹嗎?」

回答他的只是一刀。

我在看著他們打架。這顯然是一種很愉快的事情。

更愉快的是,那個反水的獨眼龍殺起來絲毫不會手軟,這也激發起了另外兩個獨眼龍的殺心,一個竟然從後面偷襲,一刀捅在了反水的後背上。

空道八和風雷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們還沒有看清楚情勢,當然不會插手。所以我們就眼睜睜地看著反水倒了下去。

原本這樣的話,大概就要結束了才對,只不過事情又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因為那個從背後殺了反水的傢伙竟然也反水了!他的刀刺穿了反水的身體,然後繼續往前,竟然也刺過了另一個獨眼龍的身體,兩個身體像是糖葫蘆一樣串在了一起。

長刀拔出,獨眼龍淡淡地看了我們一眼。他的長刀還在滴著血,像是在告訴我們他剛剛殺了兩個傷了一個一般。

風雷和空道八都緊張了起來。風雷舉起了盾牌,隨時準備著跟那傢伙單挑;空道八倒握著匕首,眉毛處的血管不住的亂跳著。

現在這種場面我都有點莫名其妙。從表面上看起來,反水的獨眼龍應該是被佔了身體,要不然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只不過,到底是誰佔了他們的身體?他們是守護者,應該不會被占才對。但事實卻是,他們被人很輕易地就佔了身體。

「好刀1這最後一個獨眼龍讚美了一下他的刀,然後反手一刀,刺入了他自己的腹部,他倒了下去。

「我操!這是在玩的哪一出?」張志偉大叫了起來。

玩哪一出?反正對我們有利。只是二皮臉也死了,這還真的有點不習慣埃我趕緊扒了地上一個死人的衣服穿在了身上。雖然這種行為有點噁心,不過不穿衣服更加噁心的吧?

空道八和風雷互相看看。

現在瘋狗也不在了;司徒也跑了;那幾個獨眼龍也死掉了;連二皮臉都死掉了。

空道八問:「接下來……你們的打算是什麼?」

風雷苦笑一聲,然後說:「我們在等一個夥伴。」

「現在情況真的很複雜,我們是打算先找一個相對安全一點的地方,躲起來再說。」

風雷呼出一口氣,然後看向我。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對於普通人來說,現在滿城都是瘋狗,他們當然是躲起來比較好。對於我和蒙蒙來說,事情當然還要複雜一點,因為現在不僅有本體對我們不利,還有司徒那個傢伙。

當然還有劉天心了。

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大老二死的時候我還沒有這麼大的感觸,現在連二皮臉都死了,我不禁有點傷感起來。這怎麼說也是蒙蒙看好的人才啊!而且一路上也幫了我們很多,只是怎麼能說死就死呢?

陳孤雁撲到了二皮臉的身上,看她的樣子有點想哭。

只不過她並沒有哭出來,而是驚喜地大叫道:「他還沒死1

二皮臉果然沒死。

風雷趕緊撲了過去。二皮臉吐出了一口血,臉色說不出的蒼白。看了一眼,然後問:「他呢?」

風雷一怔,問:「誰?」

「隱形人。」

「啊?」

我這時才注意到,那個隱形人竟然不見了。隱形就很牛逼?很了不起?脫了衣服就可以四處亂跑?

說起來隱形人果然都是變態。普通人都是穿著衣服才敢到處亂跑的;而隱形人卻是脫了衣服到處亂跑。只是我有點想不明白他為什麼在這個時候消失呢?

二皮臉甩了甩頭,「算了。好睏埃」

空道八說道:「他在後面偷襲你,下次看來我們要注意他一點了。」

二皮臉說:「不是,是我叫他踢我的。」

「嗯?」風雷不理解了。

「我想,我得到異能了……」

好吧,這事情說起來還真的讓人很費解的。他被人佔了身體,竟然得到異能了……像空道八和張志偉還有柴刀少年這樣的沒有異能的普通人,都睜大著眼睛瞪著他,看他們的樣子,莫非還想現在趁著二皮臉身體虛弱,給他補一刀什麼的?

「不過我又失去了。」二皮臉接著說。

這下大家的表情就更加精彩了。一般來說,只聽說過死了之後才能失去異能的,這傢伙怎麼現在就說失去了呢?看他的樣子,應該還不致於現在就死吧?當然,也不排除二皮臉是在騙人。只不過看他的表情,應該不致於騙人。

我們跟二皮臉相處的時間雖然很短,但大概對他的性格也有一點點了解,對於這樣的事情,他當然沒有必要跟我們撒謊的。

「怎麼得到,又怎麼失去?」張志偉問道。

「很簡單,因為我殺了一個異能者,所以得到了他的能力——應該是兩個吧,第一個應該是有著心靈感應之類的能力,我跟隱形人說把我送過去;第二個就是占我身體的那個,再然後……」

再然後不必說我們都知道了,二皮臉被踹過去之後,佔了獨眼龍的身體,把司徒都趕跑了,而且連殺了三個獨眼龍。

這本事大著哪!戰鬥力絕對爆了表!

估計連蒙蒙都沒有這樣的能力的。不要說他們,哪怕就是我,也萬萬沒想到,二皮臉的真正戰鬥力竟然會這麼強!看來蒙蒙是知道一點點的,要不然他不會讓二皮臉一直呆在我們身邊。

不要說其他的,哪怕就是原本那個擁有著占別人身體異能的守護者,恐怕都沒有二皮臉這樣的戰鬥力吧?二皮臉難道還能把異能放大不成?竟然連守護者的身體都被他佔了!

所以,張志偉他們看二皮臉的眼神又熱切了起來,眼中像是在燒著火一樣。

二皮臉苦笑一聲:「只不過現在又沒了……」

張志偉大聲問道:「沒了?怎麼會沒呢?」

空道八皺著眉頭說:「對呀,怎麼會沒?那個隱形人就是殺了一個隱形人,這才有了隱形的能力,他的能力並沒有消失。」

二皮臉苦笑著說:「看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只能做一個普通人吧。那不是我自己的能力,所以我不能擁有吧。只不過,有異能的時候,真的很爽。」

這還用得著他說?

而且他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普通人的話,哪裡能放大異能的?他自己肯定沒有發現這一點罷了。當然,放大異能的負作用也體現了出來,那就是不能長期擁有。司徒說不準就是發現了這一點,所以這才逃跑的。

二皮臉幹掉了兩個人,竟然擁有了兩種異能;司徒要是再留下,等二皮臉干翻了那幾個獨眼龍,司徒也得躺下不可。

所以司徒趕緊跑去。

看來現在也夠司徒頭疼的了。他不僅有蒙蒙和我這兩個大敵,現在又多了一個表面上看起來只是一個普通人的二皮臉這個絕對的爆髮型。

張志偉還是有點不放心,問:「真的沒了?」

「真的沒了。」二皮臉苦笑著說。

「好可惜。」

其實也沒什麼可惜的。

風雷為二皮臉治傷。剛才那一腳踹得絕對夠重,還虧得那隱形人踹得下去。也不知道二皮臉剛才對那傢伙說了什麼。

而張志偉卻在一邊說:「好吧,看來是普通人的就只有我一個嘍。好丟臉。對了,張良,你也是異能者?」

這要我怎麼說呢?

我要是告訴他我是,不知道他會怎麼看我;算了,我還是不說話罷。

張志偉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回答,接著問空道八:「你也是?」

空道八搖了搖頭,「我可不是,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那你這普通人也夠牛的。好吧,看來我們這裡是異能者的就是張良,還有這位猛男,還有一個已經不見了的隱形人——喂,你在不在?——看來他果然走了;你……哦,不是;還有他可能是。看來我們要活下去還是有點麻煩的事埃對了,如果沒有意外,肯定還得加上羅澤,那可是傳奇,我說呢,他怎麼會變成傳奇的。」

柴刀少年一個一個看著我們,不知道他在打著什麼主意。他的額頭還在流著血,剛才撞牆撞得比較重。

陳孤雁也看我一眼,然後看風雷,再然後看二皮臉。

我忽然發現,我們跟這些普通人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那個隱形人也做出了他的選擇,一個人逃跑了;而我們呢?我們現在逃掉?問題我們還要等蒙蒙來跟我們匯合。

看來只有一個二皮臉才能夠讓我們放一點心的。

果然是人越少越好埃我總不能對著張志偉現在就捅一刀過去;我當然不能想去想他想捅我一刀,拿了我的異能;我只是在猜測,他是不是在心裡打著什麼鬼主意呢?

張志偉竟然像一個軍師一樣,說道:「好吧,現在我們來分析一下我們的戰鬥力,畢竟誰都不想死,是不是?這位同學是體育學院的,身體好,精神好,不過只是一個普通人,跟真正的異能者應該還有一些差距;這位猛男,你的是什麼異能?」

風雷叫了起來:「我只是一個醫生,不是戰鬥人員1

張志偉聳了聳肩,「好吧,又不是戰鬥人員,那麼看來我們的戰鬥力果然很弱小埃張良,你的是什麼異能?」

這要我怎麼說?我有點懷疑張志偉的居心了。他這麼在意我們的能力嗎?

「他?呵呵,救世主的異能。」一個人跳了下來,落到了死去的收割者旁邊,他竟然手裡頭拿著一個火把,順手就把火把扔到了地上。

我一直沒有注意到那個收割者到底是本體的哪個部位。現在也沒有機會知道了。因為它馬上就被燒沒了。

「你是誰?又是一個異能者?」張志偉跳了起來。

「張兄,才多久不見,你就真的把我忘啦?莫非我還要再自我介紹一下?只不過現在還不是開飯時間,不是作自我介紹的時候啊1那人對著張志偉擠了擠眼睛。

如果真是開飯時間的話,他自我介紹起來可是殺傷力太大啊!想想那個場面:大家在吃東西,而他卻在那裡一本正經地作自我介紹:大家好,我姓史,叫史易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