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5,一坨屎再次隆重登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105,一坨屎再次隆重登場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坨屎似乎有些時間沒有出現過了——當然那只是感覺而已,事實上在大眼珠子剛剛出現的時候他就在的,而且像個猴子一樣爬到了塔頂,而且還跟我打了招呼。主要是事情發生得太快而且也太多太雜,所以讓我感覺時間似乎過了很久。事實上從他上次出現到現在,也只不過一個多小時而已——應該還不到兩個小時吧。

上次是我中了他的超級大招,還在幻境裡面度過了一段很奇妙的經歷;只不過等我回過神來,他卻不見了,說是去養精神——想想也是很有可能的,畢竟他那大招看起來那麼恐怖,當然需要付出得代價也很大的。

現在他一出場就燒掉了收割者,我也有點搞不懂他到底想要幹什麼了。

自從逼格日之後,同班裡面都不記得有一坨屎這號人——除了李紫之外,這還讓李紫精神狀態非常不好,後面還投河自驚—當然,那都是重來之前的事情了。

一坨屎看起來精神狀態很好,他身上穿著白色的襯衫,而且頭上還抹了髮膠。看得出來,他還是很喜歡這個世界的。雖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從外面衝進來的。

要說一坨屎這傢伙,蒙蒙對他的評價就是:特別討厭。而我並不這麼看,他至少還是有些作用的。

比如說對付司徒無功這一條上,他跟我們是一樣的。他還跟大老二走得很近。

「救世主的異能?」張志偉睜大了眼睛。

一坨屎說:「所以,你趕緊抱住他的大腿,求他保護你吧……咦,羅澤呢?他怎麼不在?」

我知道他是在問我了,「他?有點事情。」

一坨屎點點頭,「有事好,整天沒事幹那才叫累埃該死的很多都死了,不該死的也有很多都死了。只是不知道下一個死的是誰啊!走吧。」

「走?去哪裡啊?」張志偉問道。

「呆在這裡幹什麼?這裡又沒有美女美食。」

「外面很亂啊!那麼多瘋子,走出去還不被撕成碎片了?」

風雷的治療終於起到了作用,二皮臉已經可以站起來,而且臉上也有了一些血色。他還把機關槍撿了回來。一槍在手,他的神情就變得格外嚴肅。他果然還是拿著槍更靠譜一些。

張志偉大聲問道:「你又有什麼異能?」

一坨屎指指他自己的鼻子:「我?我沒有異能。」

「靠,誰信啊!那麼高跳下來,還一點事都沒有,哪裡會沒有異能了?」

一坨屎只是笑笑,並不回答。

他當然沒有異能,因為他並不是守護者也不是覺醒者。事實上他跟收割者更靠近一些。他應該真的只是——一坨屎而已。

一坨屎大步往前走去,並不理會張志偉。我想了想,對著風雷點點頭,然後跟了過去。至少一坨屎應該不會打我的主意吧?與其跟那些心中打著鬼主意的普通人在一起,我還不如跟一坨屎在一起。這樣還會更安全一點。

風雷試著去扶二皮臉,被二皮臉給拒絕了。二皮臉自己跟上了我們的腳步;風雷和陳孤雁跟在我們身後。

張志偉大聲說:「喂,你們去哪裡啊?」

空道八搖了搖頭,「我們就不去了。」他還看了看劫財色。劫財色堅定地站在了他的那一邊。

張志偉問他:「為什麼不去啊?他們力量大啊!安全1

空道八說道:「他應該是……死神之一。」

「靠1張志偉雖然靠了一聲,還是跑著追上了我們,小聲問我:「他不會真的是死神吧?」

「差不多吧。」

「靠1張志偉雖然又靠了一聲,不過他還是緊緊跟著我們,半步也不敢落下,「他媽的,死神要殺我們,不過我們卻跟著一個死神……不過話又說回來,似乎這樣才更加安全啊!安全第一。」

他說的當然有道理。只不過我當然也不會一心跟著一坨屎的。我只是想問他一些問題,比如說上次他那個超級大招,裡面到底是真的呢,還是假的?為什麼看起來又比較真實呢?

我當然還想知道那個老頭到底是什麼人。

只不過現在張志偉跟了上來,我一時也不好問。

走出了小巷子,外面到處都是那些被收割之後的瘋狗。現在正常的普通人肯定要不是被撕成了碎片,要不就是躲起來了,哪裡還敢在街頭露面?

「比我還噁心啊1一坨屎說道。

他說得很有道理,本體現在的行為作風,真的是噁心到姥姥家了。只不過我們又有什麼辦法呢?那些瘋狗,簡直殺都殺不完。

如果大老二在的話就好了,只要一個超級大招放過去,兩億精兵啊!這些瘋狗還不是一個個馬上就歸西?只不過大老二死了,而且還死得那麼莫名其妙。

「我們先把這些傢伙全部幹掉,讓那些普通人可以出來,是不是更好玩一點呢?那樣的世界才更精彩一些嘛。」

風雷問:「這麼多,你想怎麼殺?還有就是,殺得乾淨嗎?」

「乾淨?當然是不可能的。只不過殺得骯髒,卻是分分鐘的事。」

莫非一坨屎又要放他的大招不成?我當然很希望他把這些瘋狗全都滅殺,這樣的話這個世界也更清靜一點,至少我們不必擔心四處都有莫名其妙的殺機,而且我們也能自由活動嘛。

現在,一坨屎終於做出了他的決定,他決定來玩一次大的。

他說道:「大老二那個蠢材,竟然去找了一些小弟,所以這才送的命。作為他的朋友,我當然不能讓他這麼白白的死掉。既然他不可能當上老大了,那麼我至少也要噁心噁心那傢伙,別讓他看不起我們。」

張志偉問:「你要怎麼做?」

「上樓頂去,那裡視野更開闊一些,看得也比較清楚。」

他往一道樓梯走過去。我忽然有點明白了,原來他是要我們保護他,所以他才來找我們的。他本身就是要本體噁心噁心。

那絕對是夠噁心的。我當然不是懷疑他的能力,他真正的大招,在威力方面,可能跟大老二的並沒有很大的區別,只是噁心程度肯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樓有八層高,電梯當然不能用了,所以我們是爬上來的。張志偉氣喘得很厲害,看得出來身體並不好;二皮臉雖然身上有傷,但他還是咬牙自己爬了上來。

樓上的風景果然不一般。從這裡看過去,可以看到好幾條街,街上都是一些遊盪的瘋狗。也能偶爾看到一些高樓裡面的陽台上有人在圃誚粢ё叛啦蝗米約悍鏨音。在我們登上樓時,就有一個傢伙本身就在這樓頂之上,看到我們上來,他馬上就嚇得面無人色,然後翻身就跳了下去,一個字都沒說。

一開始我們還以為他是一個瘋狗呢。

現在看來他不是,只不過是一個被嚇怕了的可憐的普通人而已。

反正大家都麻木了,所以那個傢伙這樣了結了他的痛苦,也算是一件非常圓滿的事情,與我們並沒有太大的關係。

樓頂之上還有一些血跡,幾具屍體。有一具是女人的,頭像一個狠狠摔在地上的西瓜那樣,而且身上至少斷了幾十根骨頭,更加重要的是她身上沒有衣服。看樣子她應該是一個瘋狗,被人拖上來想干點什麼好事的,結果到一半的時候就動了起來——從旁邊另一個沒有穿衣服的男屍上身大概可以看得出來。

當然,一開始那些被收割的人在街上一動不動的時候,想去那裡找美女的禽獸顯然很多,干點什麼好事的也很多,所以這都情有可原的。

這幾具屍體還是比較礙眼的。以風雷的性格,本來應該會想辦法讓他們體面一點吧?只不過他現在已經沒有了那樣的心情,而是直接把他們扔了下去。現在樓頂之上就只有一些血跡和我們了。

在大概二十多米的另一個高樓的樓頂,那裡集中著一群人。看起來他們還比較熱鬧,並沒有被樓下街上那好像螞蟻那麼多的瘋狗所影響。他們還叫喊得很大聲:「他媽的,好香1

「香你個頭啊!抹點油1

「哎呀,說什麼呢?本身就在冒油嘛1

「趕緊的,加柴火1

那樓頂上果然燒起了一個火堆,看樣子他們好像還在開著什麼派對,在火上烤著全羊呢。

那白花花的全羊,怎麼看都有點像是一個赤條條的人啊!

「他們……他們竟然在烤人?1張志偉大叫了起來。

他的聲音讓那邊的人聽了去,那邊一個傢伙大聲說:「烤異能者,怎麼著,不行呀?喂,你們要不一起過來?我們好好研究一下,怎麼樣才能弄死他1

這話說得我們。

研究怎麼弄死他?

公雞一樣的慘叫聲響起,又尖又銳:「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好痛啊!讓我死吧,讓我死吧1

那火中的那個赤條條的傢伙,分明就是怎麼都不死的公雞啊!

真是個可憐的異能者,什麼異能不好,偏偏搞個怎麼都不死的異能,而且在力量敏捷智力等等方面都沒有加成!這不就是給人家做研究用的嗎?

張志偉有些轉不過彎來:「異能者?竟然被他們抓住烤了?」

風雷嘆了一口氣,說:「不所有的異能都是牛逼的。」

張志偉的嘴角不斷抽動著。

「叫,叫你個鬼!肉都快熟了1一個傢伙踹了火中的公雞一腳,然後他就跳著腳滅褲腿上面的火。

再然後,火上面的公雞消失了。

「哈哈,還想跑?1不過馬上人群之中就又抓住了他,很快的再次被扒光了衣服,綁上了手腳。一人大聲說:「這次試驗啥呢?火都烤不死他,怎麼辦呢?」

一人大聲說:「煮了吧1

「靠,火都燒不死,還煮得死?」

「反正試試嘛,說不准他不怕火,怕水啊1

「那行,煮不死,也能淹死嘛1

於是那可悲的公雞就只能看著那些人去準備大鍋,把他給煮了。

我不知道他們到底試驗了多少回,反正現在看起來公雞依然是公雞,每一次看起來都是死得不能再死,結果總能完好無損的活回來。

張志偉徹底無語了,「他到底是什麼異能者啊?那麼牛逼?真的怎麼都不會死?」

一坨屎點點頭,「是的,他就是怎麼都不死。這異能牛逼吧?」

張志偉搖了搖頭,「牛,真牛1

不過看他的樣子也不敢試的。如果他有這樣的異能的話,估計會比死了還難受的。因為怎麼都不死,但現在看樣子,怎麼都不能得到自由啊!

真是生命誠可貴,自由價更高。

我對公雞還是有一點同情的。現在那些人表面上看起來玩得挺開心的,但不到最後一刻,估計他們自己也不想試試公雞異能的體驗的。因為得到了那個異能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變成別人的實驗素材。

現在估計那些人也只是無聊到了極點而已。反正也沒事可干,也無處可去,現在手裡頭有這麼一個好玩的玩具,不玩,太浪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