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6,一坨屎再次神秘消失
小說:| 作者:| 類別:

106,一坨屎再次神秘消失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我們當然不會去理會他們到底要怎麼樣折磨公雞。!反正再怎麼折磨估計都死不了的。

一坨屎抬頭看著遠方的天空。天空上面沒有雲,也沒有太陽。看起來這個天空很正常,只不過正是因為它顯得正常,所以才不正常。

天空上面早就沒有了那兩個大眼珠子。現在一無所有。我當然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麼。也許天空之外就是外面的世界。

我在意的是下面的那些人。看起來完全是真人。我不得不隨時隨地提醒自己他們並不是真的。但是潛意識裡面還是把他們都當成了真人。也許他們都是在a市的所謂的大瘟疫中所吸收的靈魂,正如我一樣。如果他們都不是真實的,只是司徒無功想象出來的,那麼我呢?

我寧願相信我自己是真實的。所以我相信至少那些所謂的異能者應該是真實的。

這樣我才有拼下去的動力。

相對而言,真正不真實的反而是那些收割者了。裡面也包括了眼前的一坨屎。

只不過這些不真實的收割者,卻是這裡面非常強力的傢伙。現在一坨屎就要反抗本體了。

他眯起了眼睛,並沒有說什麼廢話,而是直接就放出了他的大招。

這個大招很猛,也很臭。我不禁捏住了鼻子。他果然名不虛傳,竟然真的那麼臭。他的身體似乎變成了一團烏雲,包含著無數的小黑點一樣的小蟲子。這些蟲子散發了出去,嗡嗡響著。

光是這聲音就幾乎能讓一個普通人崩潰。

張志偉大叫了起來:「這是什麼鬼1

沒有人理會他。

現在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一坨屎的大招上,而且大家都在抵抗著刺耳的嗡嗡聲。

在這聲音中,我並沒有倒下去,而像張志偉那樣的貨色,就臉色狂變,雙手不住地去撫住耳朵,但依然沒有什麼鳥用,腳步踉蹌幾步,終於一頭倒了下去。

我好像置身於無盡的烏雲之中,這烏雲裡面包含的並不是閃電,而是無數的小黑點。這些小黑點就像是一個一個像素一樣,不同的排列,與空白一起組成一幅幅不同的黑白照片。

照片閃得很快,我根本就看不清上面的圖像,然後一個變幻就變成了另外一幅。所以我根本就不知道上面是什麼東西。

很快畫面就一閃再閃,就沒有了。黑點散去。已經飛入了街道裡面,它們就像是一團烏雲,把一大群瘋狗包圍在一起,然後那些瘋狗就開始消散。在消散之前,他們會忽然恢復一絲清明,有的人大叫:「礙…原來我……」沒有然後,他們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只是他們根本就沒有表達出來。

原來他們怎麼了?

我不知道。

也許一坨屎是在展示什麼給他們看,是在告訴他們什麼。而且下面的瘋狗也實在太多,聲音也很雜,我根本就聽不清。

那團烏雲卷過一群又一群瘋狗,一群又一群瘋狗就這樣煙消雲散。他們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於這個世界一樣。

風雷怔怔地站在我的身邊,他的神情非常沮喪,雙手依然在耳朵上,並沒有放下。他並沒有感到驚訝或者感到恐懼,反而沮喪中帶著一些迷茫。

張志偉倒下了,反而陳孤雁依然還咬牙站著,她的眼角帶著淚水。

二皮臉一動不動,光從表情上面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緒波動,好像他並不受這個大招的影響一樣。

這三個傢伙的表情完全不同,我當然感到很驚訝。

他們顯然也在一坨屎的大招中看到了什麼。只不過他看到了什麼呢?

一坨屎的烏雲迅速地席捲著這個城市。而我卻開始抬頭看著城市之外。城市之外似乎並不存在。現在想想,記憶裡面有城市外面的資訊的,而且我的家也在這個城市之外。而現在,看不到遠方的山,甚至連城市之外的天空都已經不再存在了。

很多躲在家裡面的人開始從陽台上面露出頭來。他們好奇地看著席捲著城市烏雲。這倒不像是烏雲了,因為它像是變成了一陣風,顯得無處不在。瘋狗在烏雲中倒下;而那些正常的普通人卻在烏雲中或倒下或慘叫或恍然。

有人在那裡狂笑。正是那邊折磨公雞的當頭的。他一邊狂笑著,一邊眼淚鼻涕都出來了。

「老大,你……」

烏雲同樣席捲過了他們的身體。他們當中有好幾個都倒地上去了,站著的裡面除了狂笑的那個傢伙之外,還有幾個顯得迷茫的傢伙。

「我看到我竟然死了!你們說可笑不可笑?1那狂笑的人大聲說。

這並不可笑。因為誰都可能會死。而且事實上,他們很有可能就只是一些孤魂野鬼而已——連我自己都是。

他踢了暫時並沒有扔進鍋里的公雞,大聲問:「你說好笑不好笑?死公雞1

「別踢我!還有,我叫司徒無功1公雞那又尖又銳的嗓音響了起來。

所以我不得不再次注意到了那死公雞。他竟然也是司徒無功?他怎麼可能會是司徒無功呢?難道他也是司徒無功的一個分身,而且是最沒用,但從另一個方面卻是保命最有用的分身?

從外形來講,他根本就不像司徒無功或者司徒。而從他能力的變態程度來講,那倒是很有可能的。試問,在司徒無功的世界裡面,除了他自己之外,還有誰是真正不死的?

二皮臉也看了過去,他問:「你們看到了什麼?」

風雷問:「你呢?」

「什麼都沒有。」

二皮臉竟然什麼都沒有看到?要說事實上我也看不清到底有什麼,只不過那些黑白像素點剛才倒真的存在過,只不過閃得太快了,我根本就沒看清。從他們的反應來看,他們應該是看到了他們的過去。只不過很多人不相信而已。

也許我已經沒有了真正的過去。也許早就被司徒無功消化了,或者根本就遺失了。我到底是誰呢?也許我真是張良,那個傳說中的鬼王。也許我什麼都不是,就只是一個普通的殘魂而已。

這裡真正了解我的應該就只有蒙蒙了。只是他的記憶已經少得可憐,連他原本是誰都不記得了,更別說我是誰了。

只是這二皮臉又是誰呢?

陳孤雁臉上的肉抖動了幾下,說:「我看到我死了。」

風雷說道:「現在的情況就是,誰都可能會隨時死去。」

「我看到我以前就死了,只是不知道那是真的還是假的呢?看到了我的同學,身上穿著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