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7,十二生肖
小說:| 作者:| 類別:

107,十二生肖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一坨屎沒來由做沒意義的事情。 他把我們拉到了這樓頂之上,肯定有什麼東西讓我們來看的。而且我可以肯定,他最主要是想展示什麼給我看。

要不然他不會又再次神秘地消失。我隱隱覺得他是真正的消失了。只是看來看去,除了那個傳教士之外,最特別的就數那幾隻動物了。數來數去,現在出現在附近的竟然有老鼠猴子牛馬臉還有一隻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公雞。

難道他真的要讓我去找他們不成?可是我根本就不認識他們。而且看樣子他們也應該不會認識我才對……

「傻子1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嗓門的傻逼大叫了起來。

估計被叫的那個傻逼也不會應他吧?

我看到老鼠他們都怔了一下。然後我才尋找那個大喊的人。毫無疑問那是老虎。只要看到他額頭上面的那個「王」字就會聯想到老虎的——要不然聯想到蛇裡面的「八大王」也行,不過估計很少人會這樣想的。

老虎從平面來看跟我們是同一個平面的,他站在旁邊那棟的樓頂上,而且他正在看向我們這邊。難道他叫的「傻子」是在我們當中?

我當然不可能是傻子,而且我也不認識他。

莫非他們在叫二皮臉?嗯,看起來也不太可能;最有可能的應該是在叫風雷吧?因為他平常看起來就夠傻的。

「你哪個?1樓下的牛抬頭大叫了起來。

老虎走到了樓頂的邊緣,探頭往下面看過去,看到了他們,怔了一下,「是我!在上面!操!是真的嗎?你們真的是我的兄弟嗎?」

牛也怔住了,「他媽的,到底真的假的啊?!難道我們真是兄弟不成?1

遠處的那幾個傢伙都注意到了老虎,所以他們的相逢當然不在話下,很快那幾隻動物就往老虎那邊聚過去。他們在那裡大喊著說話,自然也吸引到了其他的動物們。我算是見識了,看起來他們果然是十二生肖。除了蛇之外,其他的我算是見齊了。

當然,公雞還被抓著。

他們的行動很迅速,很快就到了老虎的那個樓頂上,總共十個人,就少了蛇和公雞。

「傻子1在他們交談了一會兒之後,老虎再次對著我們這邊大喊了起來。

那個大傻逼,這麼大聲叫誰傻子呢?看他們的目光,好像真的是在看我們這邊啊!

看來我得表示一下了,所以我推了風雷一把,「他們叫你呢。」

「我才不是傻子呢。」

「你問問他們,看你傻不傻?光你這賣相,就是一個傻大個。」

風雷只好看向陳孤雁,她意味深長地點點頭。

所以風雷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對著那邊大聲問:「叫我干毛啊?1

那邊老虎叫道:「滾一邊去,誰叫你啊!你個傻大個,我們是在叫傻子!喂,那邊的,是不是張良?」

問我?

不過風雷已經代我回答了,說:「他就是張良。」

老虎說:「那怎麼不回話呀?難道我們搞錯了,可是剛才好像真的靈光一閃,張良就是傻子,傻子就是張良啊1

我勒個草,敢情他們是在叫我?他媽的那幾個傻逼,叫我傻子?看他們的樣子分明才是傻子才對。而且看那十個傢伙,明顯都是精神有點不正常的非正常人類,還是少惹為妙,看看一坨屎真的不在了,他估計應該不會再出現在這裡吧?神秘的來,神秘的消失,就是為了讓我站在制高點,看到這幾個奇葩嗎?

話說,這幾個奇葩有什麼用?

怎麼看都只是一個大麻煩而已。反正在我的記憶裡面沒有這十個奇葩的存在——也可以說是十二個,公雞還在那裡呢,至於還沒出現的一條蛇,估計等下也會出現吧?

而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找蒙蒙。既然現在已經沒有瘋狗,我們回那個基地也會變得非常順利,現在不走,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呢?那裡面有武器,還有車,我們的火力就會得到很大的增強。

更加重要的是,本體現在只進行了一次收割,等下這一個小時過去,馬上就是第二波,也不知道這第二波會是有什麼奇葩的事情發生。

所以我對風雷他們說:「走1

我當先大步往樓梯口走去。

這時樓梯口狼狽地滾進來一個中年人,他腳下一絆,就滾倒在了地上,然後爬了起來,看了我一眼,「張良?」

我也吃了一驚,真是哪裡都能遇到認識我的人。而我剛好也看清了他,原來竟是校長。這校長好好的不在學校裡面,怎麼也跑到外面來了?更加重要的是,他怎麼沒有變成瘋狗?

現在的情況就是,除了我們這些有異能的人,還有少數普通人——像空道八和劫財色之類的——之外,沒有變成瘋狗的基本上都是手裡頭沾了血腥的傢伙。所以可以這樣下結論:變成瘋狗的大部分都是好人,沒變瘋狗的大部分都是壞人。

這是一個很諷刺的現狀。原本作為一個好人,卻會變成了瘋狗,然後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不值得同情的殺人機器;而原本作為一個壞人,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動手殺死了另一個普通人,躲過了本體的收割,然後現在依然是作為一個普通人存在著,似乎又值得同情。

光想想就夠複雜的了。從收割日一開始,複雜就無處不在。一直以來我以為最難做出選擇的就是我,而現在我已經想明白了,這是本體給全部的人一個選擇題:做壞人,去殺人,忍受著內心的折磨活著;或者做好人,不殺人,被收割,然後變成瘋狗,或者第二波裡面未知的恐怖。

如果情緒可以實體化的話,我想現在整個城市的負面情緒已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惡魔。一直以來我都想不通本體到底在收割著什麼。如果他僅僅只是收割我和蒙蒙的話,完全沒有這個必要;而現在看來,也許也在收割著這世界裡面的普通人,雖然他們個體的實力不強,但勝在人多,產生的恐懼絕望瘋狂等等情緒,也許對於那個佔了司徒無功的惡鬼是絕對的大補吧?

「傻子,你是要過來嗎?」老虎還在湊著熱鬧,大叫著問。

我根本就不想理會他們,不過如果不給他們找一點事情做的話說不準就會一直纏著我不放,所以我對著他們大喊:「公雞在那裡被人煮呢1

他們這才大吃一驚。

我這才轉頭看著校長。校長瞪著眼睛看著我,然後問:「你們怎麼在這裡?」

「校長,你……」

他的手上果然有血,雖然已經幹了。看來在不久之前他果然殺了哪個倒霉蛋。反正他是校長,他要殺人的話,估計是防不勝防的。

張志偉已經醒了過來,他跑過來問:「校長,你來這裡幹什麼?」

「什麼都別問,世界末日來啦!我們都要死!都要死1

他的臉色很蒼白,可以看得出他內心都快崩潰了。

張志偉說:「是啊,現在就是世界末日了。不過我們還是有機會活下去的。」

校長緊張地四處看看,然後搖搖頭,「不是,是真正的世界末日!我們都要死啦!李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