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08,小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108,小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任張璇再怎麼像是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小女孩,她也有崩潰的一刻。!她拿著刀從我們身邊衝過去,我們沒有動,她也沒對我們下手。

那個好像永遠也長不大的女孩子再也回不來了。也許出於無奈她也殺了一條人命——為什麼我會這麼想呢?校長和張志偉我就會想他們到底殺了誰,而對她我怎麼就會加上「無奈」兩個字呢?

反正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能管得下來的。

我們已經變得這麼麻木。看著身邊一個個熟悉的人離去,我已經變得沒有一絲情感波動。也許到了某一天,萬一蒙蒙真的在我身邊死去,我也連嘆口氣都不會吧?

可怕的並不是虛假的世界,而是我們自己完全就把它認定是完全虛假的。這樣看起來,所以我才沒有了動力。我對這個世界的父母也沒有了絲毫感覺。他們死不死的也許也沒有什麼。問題就出在這裡。司徒無功對這個世界的虛假不作絲毫掩飾,那麼人們還會團結一致跟本體決一死戰嗎?

所以我們就只有被收割的命——既然世界都是假的,還為它奮鬥個毛?

——雖然並沒有明確說明這個世界的虛假性,但從這一系列的事情來看,大家心面早就認定了這一點。

所以這才是司徒無功的高明之處。不要說其他,哪怕就是我們這些異能者全都聯合起來,有蒙蒙這個外來者的強力作用,要鬥鬥本體還是很有可能的。

所以,蒙蒙這才忘了這個世界的虛假本質。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他的智商我當然不能懷疑。

張志偉問道:「剛才那是……」

我頭也不回地往下面跑去。現在哪有時間去管那些雜七雜八的事情?一口氣跑到了樓下。陳孤雁竟然跟上了我的腳步,下樓之後她就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街道並沒有因為瘋狗的消失而變得清靜。忽然冒出來的普通人,把這裡變成了菜市常正常的時候,應該都見不到忽然這麼多人的,我想不到經過了一輪收割之後,而且還消滅了那麼多瘋狗,這個小小的街區裡面竟然還隱藏著這麼多人。我實在不敢想象他們到底是藏在哪裡的,因為剛才有瘋狗的時候,他們一個人影都看不到;而現在卻像老鼠一樣,從各個角落裡面冒了出來。

最誇張的要數一個中年人,他正從一個垃圾箱裡面爬出來,在出來之前他還探頭四面八方地看,最後確定安全了,這才爬了出來。

只不過「安全」這個詞顯然在他或者我來說都是錯誤的。因為他剛爬出,左手摘掉了頭頂上的那半片爛菜葉,右手拂掉了上半截頂在頭上下半截遮住了右眼的一隻黑色襪子,順便還跳了跳腳身體還扭了扭,就像是一條從垃圾堆裡面爬出來的流浪狗;在做完這些之後,他終於可以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清新的空氣了。然後,在他左手邊一個始終在盯著他的男人就大叫了起來:「是你!你殺了我兄弟1

那流浪狗顯然吃了一驚,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跳了一下,想逃跑,只不過那個人已經沖了過來,像是一條瘋狗一樣撲了上去,把那中年人扭倒在地,兩人在那裡大打出手。

我沒有興趣去看他們到底決鬥到最後是誰勝誰負,或者誰生誰死。

在另一邊,一個身材高大胖得像大象的人正在那裡失聲痛哭。沒有人敢上前去問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他手裡提著一把尺把長的剔骨刀。這個人我倒是見過的。他曾經舉著一把刀要殺我,只不過半路上就踩中了一塊肥肉來了一個悲慘無比的劈叉,還把褲子給劈破了檔,就是不知道有沒有傷到蛋蛋。

我當然也不會去安慰他什麼的。他都能活到現在,顯然經歷過很多傷心的事情。

忽然還響起了慘叫聲。

「又跳樓啦1有人在大叫。

公雞受折磨的那棟樓上,一個傢伙掉了下來,那樓很高,樓下的人都四散避開。剛好砸到一輛車上,車頂本身就破了個大洞,他剛好就掉進了那個洞裡面。也不知道死了沒有。

有人大聲問:「兄弟你現在跳什麼樓?」

車裡面傳來那人的大叫:「鬼才想跳1

然後上面又傳來一聲慘叫,又一個人從樓頂掉了下來,剛好也掉進了洞裡面。於是一聲慘叫變成了兩聲慘叫,也不知道死了沒有。

緊接著接二連三的人從那樓頂掉落。這顯然不是跳樓,如果真要結伴跳樓的話,不會這麼連珠似的跳的,而會一起跳,那才有激情,而且也不必這樣鬼叫,大可以大喊:「我要飛啦1在空中還可以作出飛翔的姿勢。

顯然他們是被人扔下來的。

「他媽的,敢欺負我們的兄弟!找死1老虎的聲音響了起來。

原來是他們。他們是怎麼這麼快就衝到了那邊的樓頂的?難道他們真的也是異能者?或者說,跟我們一樣其實都是覺醒者,在一坨屎放出的那個大招之後就覺醒了過來?

這一坨屎果然不是蓋的。

那十二生肖也不是蓋的埃

當然,看樣子他們就神經不正常,而且他們好像還認得我。難道我要去問問他們,我原本是個什麼樣的人?問問他們司徒無功是個什麼樣的人?

好吧,看來我還要等等他們。對付那十幾個傻逼,這實在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我應該怎麼問呢?

這實在是一個難題。

而更大的難題正擺在我們的面前。

因為在不知不覺當中,街道變得很靜。

張志偉扯了扯我的衣服,「他們……在幹嗎?」

我這才發現,那些普通人都在盯著我們。我們的周圍有三米左右的無人區,而他們就圍在這個無人區之外。

他們中有的人在緊緊握著手中的武器,五花八門,菜刀西瓜刀手槍等等不一而足,他們握得如此緊,連臉上都憋得有點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有點便秘;有人轉動著眼珠子,看看我們,又看看那些普通人,或者再看看某個特定的方向。

那個方向站著一個人。那人站在三級台階之上,正是那個傳教士。他再次穿上了他那套衣服,顯得德高望重。我就奇了怪了,怎麼沒有和尚道士出來生事,竟然一直都是這個傳教士跑出來生事呢?

而且這個傳教士竟然一直都能蠱惑到人心,一直跟我們過不去。上次他沒有殺成我們,竟然讓他殺了一個隱形人,而且還得到了隱形人的能力。現在倒好,我們放了他一馬,他竟然還來殺我們。

二皮臉再次重振了他的雄風,他端著機關槍,大聲問:「怎麼,想幹掉我們?你們試試1

風雷對著那個傳教士咬著牙。那個見鬼的傳教士,現在都有異能了,竟然還那麼怕死躲在遠處,一直都在慫恿著別人對我們下手。

那些普通人都沒有說話,一些人在看向傳教士。

傳教士還是改不了他說廢話的習慣,他說:「這個世界有罪孽,所以神帶來了天罰,我們都是有罪的,但我們還有機會……」

他已經沒有機會了。

顯然傳教士太低估了二皮臉的能力。他估計以為他現在人數這麼多,而且還把我們圍了起來,我們應該不敢亂動才對。事實上我確實不敢亂動;風雷也沒有亂動;但是二皮臉動了。

誰叫這個見鬼的傳教士站那麼高呢?不僅露出了頭,而且胸部以上都露了出來。所以正在那個傳教士廢話的時候,二皮臉就一連十幾發子彈打了過去。

這是殘暴的射擊。

這是毫無人性的射擊。

傳教士顯然沒料到二皮臉竟然敢這麼明目張的動手。雖然二皮臉槍法不怎麼准,但傳教士依然受了重傷,倒了下去。他連脫掉衣服隱形逃跑的時間都沒有。

他只能在那裡歇斯底里大喊:「殺了他們……殺了他們……」

面對二皮臉這麼猛的火力,不想死的都不敢亂動。

只不過他們叫一叫還是敢的,好幾個都在那裡大叫:「他殺了天使!他殺了神的使者1

狗屁的神的使者。沒有那個狗屁傳教士,我們的生活會變得更加美好。

二皮臉甩給他們幾個一個大白眼,說:「他有隱形的異能,被我射傷了,如果你們不動手,等下他死了,異能就是我的了。」

普通人全都怔祝然後就像是沸騰了的水一樣轟的一聲翻滾起來,往傳教士那邊衝過去。

我不敢去想象等下會發生什麼見鬼的事情。因為人太多了,也太亂了。

二皮臉問:「我忽然感覺,我們似乎可以用異能吸引一些手下,你說呢?」

我看了看那些亂成一團糟的普通人,「算了吧,人越少越好。」

二皮臉點點頭,「都是一些沒義氣的傢伙。」

當然沒有義氣。如果他們都有義氣的話,那我們不都成了關二哥了嗎?

很多人都主動從我們身邊繞過去,不過偶爾也會有幾個傢伙大著膽子從我們身邊擦身而過。

我們當然要小心。

不過忽然,我聽到有人在大叫:「小心1

二皮臉差點就又射了幾發子彈出去;風雷把身邊的幾人推了一跤,陳孤雁緊緊地拉著我的衣袖。

張志偉直接大叫:「誰他媽的……」

傳教士那邊傳來一聲轟響,一個手雷那裡炸開,把那些正撲向傳教士或者撲向撲向傳教士的人炸得哭爹喊娘的,一時之間場面混亂不堪。

而那個扔出手雷的傢伙卻站在一邊得意地拍拍手,他的身體慢慢在我的面前消失,他迅速地脫掉了身上的衣服,正式進入了隱形人的行列裡面。

再然後,一個聲音在我的旁邊響起:「我們和平共處,和平,先走啦。」

我知道正是那個新的隱形人在說話。看起來那個傳教士真的已經死了。

我們旁邊就站著那個木然地叫著小心的人,他看起來年紀跟我差不多,他獃獃地站在那裡。

二皮臉白了那人一眼,然後搖了搖頭。

看來這是一個正義感還沒有消失的人,雖然他很有可能有隻是一個壞人。

我們從他的身邊繞過去。

他獃獃地說:「我只不過是叫了夏小心的名字礙…」

夏……協…心?

她在這裡?!

靠!

我趕緊轉頭,我忽然發現人實在太多了,因為我根本就沒有看到夏小心那微胖的身影。是剛才那新隱形人炸得不夠?還是連夏小心都被他炸死了?!

我推了那人一把,「夏小心在哪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