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0,等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110,等死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在極端的環境之下,很多人的心態都發生著變化。!沒有人知道下一秒,旁邊的夥伴會不會在背後捅上致命的一刀,也沒有人知道會不會走在路上就會飛來一刀插在了頭頂上。

我當然也不知道。有些事情是防不勝防的。比如說現在眼前的夏小心,我倒有點後悔來追她。如果我把那男人的話當成了耳旁風左耳進右耳出,我就不必自找麻煩送上門來。

現在夏小心站在我們面前,我們卻不知道怎麼辦。出於人道主義的立場,她一個姑娘家我們應該義不容辭地幫助她;但是在這種極端的環境中,她的表現卻又是最可疑也最危險的。

誰都不知道她的真面目和真實內心是怎麼樣的。

「啊,原來是這樣啊,你的男朋友是個異能者?」那個男人問她。

夏小心怔了一下,「應該是吧,好啦,我要去找他啦,你們慢慢聊。」

那個男人問:「他在哪裡?如果真的很厲害,還可以保護我們啊1

夏小心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呢。」

靠,都不知道在哪裡,還找個屁啊!存不存在那個人還有點問題呢。現在她走又不走,留又不留的,我也不好拿她怎麼辦。真希望這個時候能出點什麼意外,比如說那個傳教士如果沒有死的話,現在冒出來,帶領一大批人殺過來,那就好看了。真有點懷念那個傳教士,可惜死得那麼慘。

現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怎麼沒有哪個王八蛋衝出來,好發生點事情,轉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嘛。

只不過很遺憾的是,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的注意力不得不保持在夏小心的身上。

「哦,對了,你們是要去哪裡呢?」夏小心問。

二皮臉的臉都在抽著,看來他有點忍不住了。當然,我不能讓他真的動手。夏小心怎麼說也是我以前的暗戀對象,怎麼能就這麼殺了呢?

那男人說:「我也不知道,反正哪裡都不安全。」

當然不安全,現在哪裡有安全的地方?任何地方都可以是葬身之地。看著夏小心跟那個男人聊得似乎很開心,我倒有些無聊起來。這種無聊的時光不好打發。在這之前的一段時間,我都是在緊張的過程中度過,而現在忽然出現了一個能讓我感覺到無聊的人,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奇。

陳孤雁忽然問:「你不會是喜歡她吧?

她這句話問得比較響,所以大家都聽到了。這真的讓我難為情。夏小心怔了一下,這才仔細地看著我。

好吧,是以前。再說了,以前的記憶現在看來都有些像是假的。說這些廢話又有什麼用呢?

夏小心笑了笑,看樣子當成沒有聽到,然後說:「如果你們沒什麼事的話,不如我們一起?」

靠啊,這是要把我們當苦力嗎?讓我們幫她找人?問題是我們連那個王八蛋長什麼鳥樣子都不知道。

我只好說:「我……我們還有事呢。」

是啊,怎麼忘了那件大事?蒙蒙都還沒有回來,不知道順利嗎?以他的能力,應該沒什麼問題吧?他才是重點。還有餘帥那邊,有著劉天心那個傢伙在,也不知道會不會發生什麼意外。我知道,只要有司徒或者劉天心的地方,完全有可能發生任何事。

所以我馬上跟風雷等人打聲招呼,「我們走吧。」

夏小心卻說:「反正我也不知道怎麼去找,要不帶上我?」

帶上她?我的內心深處還是有點意向的。只是帶上她就意味著帶上了意外。所以我看向二皮臉,他竟然也在看著我。我只好點點頭,「行吧,走。」

現在我們的隊伍又壯大了一點,多了夏小心和那個男人。夏小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我們完全不知道。只不過那個男人,表面上看雖然是一個老實人,但能活到現在的,又有哪個是簡單貨色?

二皮臉倒是問出了這個關鍵性的問題:「喂,你是怎麼活到現在的?」

那男人問:「我?」

二皮臉點點頭。

那男人嘆了一口氣,「說起來都是淚。我不信神,不信佛,不信鬼,想不到今天竟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我只能想,我應該是穿越了吧?或者是在夢中,所以我就爬到了樓頂上,跳了下去……」

二皮臉問:「那你怎麼沒有死?」

「砸死了一個。」

簡直無語了。

那男人又問一句:「不會被判刑吧?」

現在還有哪個王八蛋管事啊?任何人都自身難保了,還有哪個人會去給他判什麼刑?

二皮臉皮笑肉不笑笑了一下。

那人表情也有點尷尬,「只是意外,純粹是意外。」

看他的表情,他似乎說的是事實。

現在我們離蒙蒙的基地已經比較近。街上的人開始了自由活動。之前有瘋狗的時候,大家都像是在坐牢一樣,而現在就應該是放風時間了。

本體的上一波收割收到了很大的成效。最大的效果就是人們看我們的眼神真正的改變了。要說在收割日一開始,雖然本體有說明只要誰殺了異能者,就能得到異能,但很多人還是拿著崇拜的眼神看待我們的;而現在,他們的目光完全像是在盯著一塊塊大肥肉。

幾乎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動著。因為現在留下來的,幾乎都是有人命在手中的,殺一個是殺,殺兩個也只是一個殺而已。更加重要的是,異能者又不是真正的無敵,還不一樣會流血會死?

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他們的裝備也悄然變化著。那些普通人裡面就有一些手中有槍和手雷的,至於有刀子的那就更加數不勝數了。

所以走在大街上,我有一種我只是一隻羊的感覺,而那些普通人全都變成了狼。

沒有出頭鳥。

看到我們過來,他們都自動的讓開,只不過依然會跟在後面。

夏小心鬱悶了,問:「他們怎麼那樣看著我們?」

那個人男人有些怕怕,說:「估計是盯上我們了。」

二皮臉端著機關槍,這槍就如同小李飛刀一樣,在不出手的時候,威懾力是巨大的。他在後面殿後。

我感到頭大,所以我們走得並不快。還好並不遠,我們也理會不了那些人跟著我們了。我們一路行去,跟在我們身後的人就越多。而且前面的人竟然也多了起來。

有些人在小聲地打聽著為什麼跟著我們,於是就有人在那裡小聲地說著我們的事。反正沒什麼好話。

千萬別以為大亂銀行就一定被搶了。那個銀行還好好的在那裡,而且連門都沒有破。

來到這裡之後,我就想起了第一次跟著蒙蒙跑來這裡搶銀行,他炸飛鈔票那霸氣的一幕依然還是那麼深刻;至於第二次來這裡刺殺司徒,不過卻沒有殺成,反而被收割者盯上了,而且還遇上了劉天心的妹妹。

劉天心的妹妹劉玉玲是一個奇怪的人,她好像一直都在變化著。我也有點懷疑劉天心是不是真的關心她。要不然怎麼對於她的死不聞不問呢?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得太快了,快得讓人根本就沒有時間去思考。既然到了銀行這裡,自然離蒙蒙就近了。只是現在還沒有看到他的動靜,難道是出了什麼事?

小巷子裡面人滿為患。看來果然出事了。要說蒙蒙的這個基地是很隱秘的,連門都是跟牆融為一體的,平常人們肯定發現不了的,而現在這小巷子裡面這麼多人,總不可能是在這裡遊行什麼的。只有可能是他們發現了蒙蒙的基地。

雖然人多,但並不擠,人們都自覺地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更有一些絕的,在身體裝了一個架子,架子上掛了幾把刃口向外的刀,「讓讓啊,要是傷著或是死在這刀口之下,那也不關老子的事啊1

旁邊的人自然都對他怒目而視。還有人就示意一下自己手裡的槍,「怎麼滴?比誰橫?」

而在外圍的人當然有一些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人就在問了:「那裡面有猴嗎?怎麼大家都在往裡面擠?」

「猴?狗屁!那裡面有一個異能者!操!而且是快死的異能者,誰不想去砍他最後一刀?還有,聽說那個人的異能**炸天,你不擠進去?那可是跟天上的兩個大眼珠子直接叫板的強力異能1

靠!毫無疑問,難道他們說的是蒙蒙?一個快要死的異能者,當然是眾矢之的,而且還是蒙蒙那樣的強力異能者。蒙蒙怎麼變得這麼弱的?而且還在那裡等死。看起來這些人都是要來撿便宜的。

不對。蒙蒙會變得這麼弱小嗎?

現在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我衝進裡面,也許看到的根本就不是蒙蒙,而是蒙蒙抓來的一個守護者,要不然誰告訴這些普通人裡面的那個異能者的異能**炸天呢?

以我對蒙蒙的理解來說,他完全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

只不過現在任何事情都可以沒有任何解釋,也沒有任何軌跡可言。

所以裡面在等死的異能者也有可能是蒙蒙吧?

我忽然變得恍惚起來。我有點不敢相信我自己的判斷了。裡面是蒙蒙的話怎麼樣?不是蒙蒙的話又怎麼樣?

「大家別吵吵,吵吵什麼呀?異能是誰想要都能有的嗎?而且裡面的還是**炸天的異能,聽說能跟天上的大眼珠子,也就是那個所謂的神對抗的,所以並不是什麼人想得到就能得到的,得到的那個人必須是有正義感,還有要責任心的人,所以大家都別吵吵。還有,組委會快要作出表決了,看是誰代表人民得到他的異能。」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那些普通人都靜了下來。

正義感?責任心?我操,這兩個詞從他的嘴裡說出來怎麼那麼諷刺呢?現在活下來的那些普通人,又有哪個是好人了?又有哪個傢伙有正義感了?——好吧,空道八是個例外,那是因為他得到了神器,可以對抗收割者,劫財色的話,雖然很有可能並沒有殺人,但說到正義感的話,還是算了吧。

而且更加諷刺的是,說是說代表人民得到異能,怎麼不直白地說是去殺了裡面那個正在等死的異能者呢?

什麼鬼話都可以說得這麼光明正大啊!

我只是想確定裡面等死的到底是不是蒙蒙。

二皮臉皺了皺眉頭:「是這裡?」

我點頭。

「他媽的,那還等什麼?難道他們在商量要殺的就是他么?給老子讓開!他媽的,不讓的話老子殺光你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