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1,組委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111,組委會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為了商量由誰來殺一個等死的異能者,這些可悲的普通人還特意成立了一個組委會。 這個組委會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選舉出一個富有「正義感」和「責任心」的人來對那個異能者執行死刑。

至於到底怎麼弄死那個異能者,估計他們有一百多種方法。如果那裡面還有折磨過公雞的人存在的話,估計會有兩百種方法。

我不想對這個狗屁一樣的組委會發表什麼評論。我只是感到不可思議而已。

因為這很民主。

而凡是涉及到「民主」的東西都會變得很複雜。

如果我們沒有來的話,他們也許還要在裡面吵上老半天。而現在我們來了。被激發了凶性的二皮臉的怒吼,一如他的機關槍一樣有殺傷力。

那些普通人被二皮臉一嚇紛紛逃避。這些在外圍的果然都是些看熱門的閑人角色。但真正的狠角兒是不會被二皮臉嚇住的。

在外圍這些普通人作鳥獸散之後,終於露出里內裡面那些核心成員。至少有十幾人手中都拿著槍,對準了我們。

我在想,如果我們這邊只有二皮臉一個人的話,他肯定沒有二話就直接殺過去了。

「怎麼,你們也想插一腳?」那邊出來一個中年人大聲問。

光從火力方面來看,我們似乎並沒有優勢。但我知道,我們這邊的優勢就是我。只要我爆發的話,這些人完全就是菜而已。所以我對著二皮臉點點頭。

二皮臉回他:「怎麼,不行啊?1

「哎,我說兄弟,你是不是自認為你是一個富有正義感,而且有責任心的人?」

二皮臉倒被他問得愣住了。

那人點上了一根煙,抽了一口,手指夾著煙,指了指二皮臉,說:「我告訴你,裡面那些大爺,可都是這麼想的,你就別多想了,從哪裡來,回哪裡去1

二皮臉咬咬牙,叫道:「他媽的……」他低聲問我:「怎麼辦?」

怎麼辦?難道真的槍戰不成?如果真的是槍戰的話,我們也不會怕他們,至少我可以來個大爆發,一舉把他們都給滅了!

那人繼續說:「不過,你們放心,事情總會解決的。裡面可是有兩位真正的大爺的。他們都說了,那個等死的異能者是所有異能者裡面最強大的,而他們那兩位大爺,因為本身就有異能,所以就不能爭了,反正他們也得不到。還有二十分鐘,應該就是第二波要到來了,所以在那之前,事情肯定會解決的,要不然那兩位大爺會發火的。」

兩位大爺?我操他大爺的!聽他的意思是裡面還有兩個異能者在。看來這事情越來越像是蒙蒙的風格了。看來果然是他抓到了一個守護者。只不過那「兩位大爺」裡面除了蒙蒙之外,還有一個是誰呢?

真是越來越亂了。

好吧,我也拿不定主意。如果我們這樣貿然衝進去的話,說不準還會打亂蒙蒙的計劃呢。

只不過要是不進去看一眼的話,那又不太放心。

二皮臉再次小聲問我:「怎麼辦?」

看來我果然不是當領導的料。蒙蒙跟我們一起的時候,一直是他在領導著;而蒙**自離開之後,二皮臉他們一般都是要問過我。而我怎麼說呢?我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辦啊!

腦袋裡面完全是亂麻。

如果我是蒙蒙的話,會怎麼說?會不會直接下令:殺過去!

應該不會吧?

好吧,看來我只能爆發一下,自己衝進去了!

還好現在有手錶,而且司徒也不在,只要爆發,我就是無敵的。至於爆發的代價到底是什麼,先看看蒙蒙到底在裡面扮演什麼角色要緊!

正在這時,卻有一個喊:「讓他們進來1

竟然這麼好?知道我們來了,竟然直接讓我們進去?好吧,看來果然是蒙蒙在主導這件事情了。那我就放心了。

二皮臉明顯也放鬆了下來,笑了笑,說:「他的做事方法還真是特別。」

風雷說:「那是特別特別。」

風雷用一個「特別」來形容另一個特別,聽起來怪怪的。

不過事情總歸是往好的方面發展了。

那些拿著槍的傢伙顯示出了一絲不愉快的表情,不過還是慢慢收起了槍,「進去吧,還等什麼呢?操1

二皮臉也收起了槍。

他們讓開了一條路,二皮臉帶頭就往裡面走去。

進入了暗門之後,裡面竟然很亮。

二皮臉一邊走一邊說:「這是誰建的,這麼牛逼的手筆。」

風雷在後面懶懶地說:「還有誰?」

二皮臉說:「就是,除了他還有誰?只是這地方有什麼用呢?」

裡面有很多人,而且分了好幾個方陣。看起來各個勢力不一樣。在走進來的時候,我聽到一個大嗓門說:「劉老四,你他媽的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幹了什麼好事!他媽的,你連你老大都幹掉了,還有個狗屁的正義感!毫無義氣1

一個尖嗓子大聲說:「比嗓門大啊?!你他媽的雖然以前是個警察,但你他媽的沒殺人,還能活到現在?」

大嗓門說:「老子是殺了人!怎麼滴?老子射殺了你家老二,怎麼滴?!老子殺的壞人,活到現在,怎麼滴?!誰要他媽的選劉老四,老子第一個不服!這裡除了老子,誰他媽還有資格1

不過看起來他並不是一個正義的警察。如果真是一個正義的警察的話,就不會在這裡光明正大的商量要由誰來殺那個快要死的異能者了。

畢竟那也是一條人命。

人數太多了,所以我看不到他們圍在中間的那個人到底是誰。

看起來至少有四五個勢力的人。

一個溫和的聲音響了起來:「行了行了,現在又來了一方人馬,快點進場來,說說意見。反正誰都不服誰。」

大嗓門說:「反正老子不把命運交給別人1

溫和的說:「都別吵了,現在的問題是,現在只有這麼一個異能者,所以我們只能出一個人而已。反正大家現在在這裡,也算是一個同盟了,到時如果還有這種快要死的異能者,輪流過去就行了。」

大嗓門問:「那現在這個呢?」

溫和的說:「那當然是……」

大嗓門說:「他媽的,你說是你是不是?」

「那當然是抽籤了,正好公平嘛。」

聽起來確實蠻公平的。

由於我們的到來,想要插進去的話,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但有一個老大卻說:「讓他們進場,讓讓。」

好吧,看來我們還靠了他的面子。

兩方人馬各自擠了擠,給我們這幾人留出了一個位置。他們在打量著我們,而我卻在打量著場中心。

那裡有三個人。

兩個坐在椅子上,一個倒在地上。

坐在椅子上的看起來氣定神閑,而且還在閉目養神。只不過他們都不可能是蒙蒙。因為其中一個正是司徒,而另一個正是劉天心。

在地上的那個一動不動,卷著身體像是一隻大蝦,雖然我沒有看到他的臉,但我可以肯定他就是蒙蒙。

所有的好的想法全在這一刻崩潰了。主導這件事情的並不是蒙蒙,而是司徒和劉天心。他們兩個,不正是那所謂的「兩位大爺」嗎?試問除了他們兩個,誰還能算是這個世界真正的大爺呢?

快要死的那個異能者正是蒙蒙。看來他不是被司徒和劉天心打傷,要不然就是因為身體本身就是強行激發的,而他的傷勢爆發,終於撐不住了。

在這個時候,我真想拔刀直接了結了司徒和劉天心。這兩個傢伙,我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想什麼,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是不是本體。

但我知道,他們現在要讓這些普通人選出一個來了結蒙蒙的生命。

——如果蒙蒙在這個世界死了,他到底是真的死了呢,還是不會死呢?

我不知道。蒙蒙不想看著我在他面前死,我當然也不能看到他在我的面前死。

只不過,現在有司徒和劉天心這兩位大爺在,我已經完全沒有了勝算。我最大的底牌就是我能爆發;而現在的問題是,我爆發的話,司徒也同時爆發,至於劉天心,我不清楚他到底能不能。

所以我爆發不爆發,在司徒面前根本就沒有什麼作用。

二皮臉咬著牙說:「他媽的……」他就想衝過去,不過我趕緊拉住了他。現在不能讓他亂來。一旦亂來的話,局勢就會更亂的。

但是,現在怎麼辦呢?

司徒和劉天心真的要殺蒙蒙嗎?這個我不敢確定。我只能確定一點,那就是這些普通人顯然是真的要蒙蒙的命的。

我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夏小心已經邁步走了過去。她一個小女生,就這麼突兀地走了過去,這讓我都沒有反應過來。看起來全部的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她繼續往前走。

「他要死了。」夏小心忽然說。

在我看來,是夏小心要死了!現在這個場面,你當什麼出頭鳥,那麼多眼睛都在盯著,而且全都是男人!這麼多男人,你當他們的槍都是紙糊的嗎?

我正要衝上去把她拉回來,而這時劉天心和司徒的眼睛睜了開來,劉天心咬牙看著司徒,說:「你大爺的1

司徒笑了笑,聳聳肩。

我沒有時間去仔細想他們的深層含義是什麼。我沖了出去,只不過只邁了一步就停了下來。

我們在場的這些人,幾乎全。

因為夏小心直接從劉天心的身體裡面穿了過去,說不出到底夏小心是空氣呢,還是劉天心是空氣?

而且從媽至終夏小心都沒有看過司徒和劉天心一眼,而是一直都在盯著蒙蒙。

難道司徒和劉天心在她面前根本就不存在?

她穿過了劉天心的身體,在蒙蒙的面前蹲下,問道:「你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