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85,鐵柱很關鍵(補一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85,鐵柱很關鍵(補一章)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蒙蒙的眼神都顯得空洞。他以前那麼有活力,而現在卻顯得這麼無力。他就像是一個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似乎沒救了。

我一時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每個人都沉默著。

鐵柱死了,死得那麼突然。雖然已經死了太多的人,但像鐵柱那樣的死法,任我們誰都沒有做好準備。

我並不想詳細說明鐵柱是怎麼死的,那樣的話也許對蒙蒙的打擊會更大。

風雷在一旁哭了出來。看來他跟鐵柱的感情比較好。

蒙蒙坐在地上,看著天空,像是在喃喃自語:「不應該是這樣的,他都會堅持到最後的。他不應該死得這麼早的。」

看來鐵柱的死對他造成的打擊實在太大了。我跟鐵柱平常的交流並不多。主要是最近的事情實在太多而且發生得太多。

初次跟鐵柱見面,就是那次去刺殺司徒,鐵柱就是來抓我們的特種兵中的一員,那次我們還沒有見到他的面目,只是蒙蒙聽聲音聽出來;第二次就是與女漢子去見風雷,半路上冒出了鐵柱;再然後就是去殺左手美女。

印象中的鐵柱應該是一個可靠的人。

只不過再怎麼可靠,現在他都已經死了。司徒無功的攻擊力太過強大,鐵柱的防禦在他面前沒有起到作用。

基於蒙蒙以前說過的話,還有我們那個基地裡面有鐵柱的房間,所以我雙腳猜測到鐵柱本來應該跟我們在一起的時間比較長,而且以前應該跟我們都在一起,是很重要的夥伴的。

因為我跟鐵柱看起來好像沒有多少交情,再加上我這個人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別人,所以我對蒙蒙說:「今天……嗯,死了很多人。」

蒙蒙大聲說:「可是鐵柱死了1

不要說鐵柱死了。連我們的裝甲車的輪胎都爆了胎,看來還得換個輪胎才能繼續走。

要說那把破手槍也真夠猛的,在被我扔掉之後,竟然真的發射出了子彈,而且還爆炸了。把我們的裝甲車爆掉了輪胎。

風雷抬頭看著天空的那兩個大眼珠子,大聲說:「我們會報仇的。」

蒙蒙發著呆,「我們報不了仇的,我們根本就沒有機會的……」

他的精神狀態顯得很不穩定。想不到鐵柱的死對他造成了這麼大的打擊。

現在誰都可能隨時死去。可是一個本不該死的人卻意外而乾脆的死了。

也許在蒙蒙的記憶之中,鐵柱會一直跟隨著他到最後直面本體吧?

想來鐵柱生前應該跟我一樣一頭霧水——看起來蒙蒙很看重他。當然可以用蒙蒙有著以前幾世的記憶來解釋。但鐵柱跟我一樣,我們只有這一世的記憶,所以一開始當然有些難以接受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隊伍終於有了凝聚力,而現在鐵柱竟然死了。

下一個會是誰呢?

是風雷?是我?還是蒙蒙?

沒有人知道。

司徒無功死了,但本體會放過我們嗎?

現在的事情發展,跟蒙蒙以前經歷的應該完全不一樣,所以他感到了無力感。他已經把握不住事情發展的軌跡。他最大的優勢變得一文不值,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笑話。

「我們完了。」蒙蒙扔下了他的刀。

看起來他真的完全放棄了。

我忽然有一種錯覺,他似乎把鐵柱看得跟我一樣重。

二皮臉忽然大聲問:「為什麼?為什麼只死了一個鐵柱,我們就完了?為什麼就完了?!我不相信我們就這麼完了!我們還要抗爭到底!我們有著強大的火力,我們有著必勝的信心1

蒙蒙說:「沒有鐵柱……根本就擋不篆…哪怕有你……」

我不是很明白他說的話。顯然二皮臉也不太明白。鐵柱就顯得那麼重要嗎?

二皮臉大聲說:「鐵柱……雖然我跟他沒多少交情,但看情況,他也沒有牛到哪裡去……」

「你知道個屁!你知道個屁1

蒙蒙乾脆躺到了地上,看著天上的大眼珠子。

我不知道說什麼。現在說什麼打氣的話好像都是多餘的。看來鐵柱真的很關鍵。要不然司徒無功也不會把鐵柱殺死。不過我真的很不理解,為什麼鐵柱會那麼關鍵呢?

陳孤雁倒是問了出來:「鐵柱……很特殊?」

蒙蒙呼出一口氣,「是啊,很特殊……他是我見過的防禦最強大的……我們隊中有攻擊最強大的,有防禦最強大的,這本身就是我們的機會,只不過現在防禦最強大的沒有了,我們還有什麼機會……」

陳孤雁說:「可是他死了,我看不出他的防禦有多強大。」

「本體就是要一個一個滅殺我們……司徒無功,他先殺了鐵柱,然後下一個要殺誰呢?」

我不得不提醒他:「司徒無功死了。」

蒙蒙怔了一下,問:「死了?」

「應該是被右手殺了。他被鐵柱震傷,所以……」

「司徒無功不是本體嗎?他怎麼可能會死?還有,右手怎麼可能把他殺死?要不然他殺鐵柱……」蒙蒙一邊說著一邊皺起了眉頭。

他忽然變得陰沉起來。他坐了起來,就像是一個入定的老僧那樣,氣氛變得微妙起來。我看著他,陳孤雁咬咬牙,也不知道心面在想著什麼。

二皮臉罵了一個髒字,招呼了風雷一聲,問:「這車要修吧?」

風雷看看蒙蒙,點點頭,「換個輪胎就行了。」

二皮臉說:「異能者……最強大的攻擊,操,如果我有最強大的攻擊的話,直接殺過去就是了1

蒙蒙依然在沉默著。

我在看著遠處的人群。

他們同樣在看著我們。

他們明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普通人有著普通人的視界,他們不理解不明白很正常。

張志偉那小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死了還是已經逃掉了。

不過那都不重要了。張志偉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我忽然發現,原來在我心面張志偉的份量還比鐵柱要大一些。真是奇怪埃按蒙蒙的說法,鐵柱才是我們的同伴,但為什麼我會對張志偉更念念不忘一點呢?

看來,以前的事情主要都是蒙蒙告訴我應該怎麼做,而我只要去做就行了,他就像是一個嚴格的家長,而我就像是一個孩子;但事實卻是,我有著我自己的想法,我有著我自己的朋友,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從內心深處還是有些抗拒蒙蒙吧?

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叛逆」心理。我應該過掉了那個年紀了吧?反正都無所謂了。現在想想,死了那麼多人,不管是蒙蒙認為該死的還是認為不該死的。

重點來了,蒙蒙現在也已經把握不住了。在本體和司徒無功面前,他完全敗下陣來。

蒙蒙應該不知道那一點,我是不是應該再提示得更加清楚一些?

蒙蒙的臉忽然變紅了一下,然後他就吐了一口血。我有點擔心他的身體撐不祝

風雷趕緊問:「怎麼樣?」

蒙蒙抬手示意,說:「沒事,我還撐得祝我終於明白了,原來我一直都被他們給耍了!操他媽的1

他跳了起來,撿起了剛才扔掉的長刀,惡狠狠地盯著天空的兩個大眼珠子。

陳孤雁問:「怎麼了?」

蒙蒙再次罵了一聲他媽的,然後說:「一直都被他們耍了,他們一直都在盯著我!操!而且原來是兩個1

好吧,看起來他終於想通了。

二皮臉說:「既然這樣,那麼我們……」

蒙蒙說道:「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也許他們想要的是什麼我想明白了。只是我為什麼要把這些忘掉呢?」

陳孤雁問:「忘掉?」

二皮臉說:「也許你知道你會想明白的。」

蒙蒙點點頭,說:「修好了車沒?修好了我們好出發。」

風雷抹了一把頭上的汗,「很快,很快。」

想不到蒙蒙這麼快就恢復了過來。看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

我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這世界的一切看起來都那麼假。我們的文明是不斷向著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進步著。物質文明把客觀世界變得越來越客觀,把以前很難解釋的事情和現象慢慢解釋清楚;精神文明的進步在告訴我們任何一切事情都要相信科學,主觀方面要拒絕那些所謂的有神論和迷信。

如果從我們所學的知識來看,本體就是超乎想象的。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身體的零碎都變得那麼強力。

而我們又到底是什麼呢?

我們顯然也很強力,至少能把左手都給滅了。由此看來,我們似乎也達到了本體身體零碎的程度。

那麼是不是在告訴我們一個事實:我們其實都是零碎?

風雷和二皮臉在換輪胎。

我卻看著那些普通人。

忽然一個人走進了我們的視野。他不像其他們那樣遠遠地站著,而是直接往我們走來。

只不過在距離我們十幾步的時候停了下來。

二皮臉說:「好了,我們現在就走?」

蒙蒙轉頭看了那人一眼,說:「走1

我們都上了車,車子啟動。我們再次向著那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進發。那人竟然邁開大步往我們追來,一邊跑一邊尖著嗓子大聲說:「帶上我唄!帶上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