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2,所謂的聯盟
小說:| 作者:| 類別:

112,所謂的聯盟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連我都想罵一聲「你大爺的」了。 他媽的,這司徒和劉天心兩個傢伙竟然只是幻像,我們竟然走進了司徒的幻境裡面。他們兩個根本就不在這裡吧?

只是他們在哪裡呢?

顯然,這個幻境針對的是我們這些人除了夏小心之外。看來夏小心果然是一個很特別的人。她竟然不被幻境所影響!

在我剛才要邁步衝出去的時候,其他幾方勢力顯然也想出手;只不過現在夏小心表現出了她的特別之處,沒有人敢亂動。

「他媽的,是鬼嗎?1有人叫道。

二皮臉拉了我一下,問:「怎麼回事?」

「幻境。」

司徒果然惡趣味到家了,在這裡竟然還是用著幻境。

我悄然刺破了右手食指,抹了點血在眼皮,果然,司徒和劉天心都變成了半透明的。他們根本就不是坐在那裡,地上只有蒙蒙。周圍的普通人倒是真正的人。

司徒和劉天心當然在一邊看著熱鬧。

劉天心罵道:「你他媽的!想要怎麼樣?」

司徒笑著說:「你說呢?」

看來他們兩個對上了。這應該是一件好事情。難道是因為夏小心?

我不得不再次審視起夏小心來。她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竟然引得這兩位大爺都在那裡吵架。難道她的男朋友會是劉天心不成?

靠!想想還真有這個可能性啊!劉天心的女朋友,我是不是還可以用夏小心來威脅他呢?

只要對我們有利的我就要利用起來。現在蒙蒙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撐住呢。真是想不到啊,他竟然就這麼倒下了。

蒙蒙一動不動。夏小心卻在小心地檢查他。

「有醫生嗎?」她問了一聲。

風雷跳了出來,「我是!我是1

他小跑著跑到了蒙蒙的身邊,我們也趕緊跑過去。

「他媽的,真是鬼啊!殺了他們1一方人馬的頭頭大聲叫了起來。

我可以想象得到,他們馬上就要把我們全都殺了。當然連帶著蒙蒙。二皮臉端著槍陰沉著臉,轉動著槍口的方向。雖然他的火力會很猛,但如果面對著四面八方射來的子彈,我們怎麼樣也拼不過的。

劉天心大聲叫了起來:「造反哪?1

他這句話果然管用,那些人馬不敢亂動。一人問道:「大爺,這……」

劉天心揮了揮手,「讓他們看1

「那女的,是不是鬼?」

「鬼你媽個頭啊!**的1

看來夏小心跟劉天心真的有一腿啊!要不然怎麼劉天心會這麼在意她呢?

不過如果我要做出用夏小心來威脅劉天心這種沒有節操的事情,我心面也過不去。至少第一個衝到蒙蒙身邊的就是她。

不過二皮臉可不管那麼多,他竟然把槍口對準了夏小心,然後冷眼看著劉天心。

劉天心皺了皺眉頭。

司徒也皺了皺眉頭,右手支著右太陽穴,說:「看來我們觸到了他們的底線啦。喂,張良,你的這位朋友馬上就要死了,他這樣等死的話,到時也是白死,所以,不如讓一個普通人殺了他,得到他的異能,這樣,至少我們也有一個強力的盟友,不是嗎?」

他媽的,還有臉來說這個?

我早就猜測到他就是司徒無功,而且早就要來殺我們,為了引蒙蒙入瓮,竟然主動來殺我;他還以為我不知道呢?

在擔心蒙蒙之餘,我還很想問問劉天心餘帥他們怎麼了。只不過問了估計他都不會老實回答的。我猜想余帥他們很有可能被劉天心暗地裡陰了。

真想現在就跟司徒和劉天心這兩個噁心的傢伙大幹一場,免得他們又耍什麼花樣!

風雷小心地查看著蒙蒙的身體狀況。蒙蒙已經被他翻了過來,臉色出奇的差,嘴角還有一些血,裸露的胸膛上面也有血,看來剛才還吐過血了。只是我在這裡並沒有看到有打鬥的痕,看來剛才並沒有真打起來。

二皮臉問:「嚴重嗎?」

風雷一言不發,直接就把他的包拿了過來,拿注射器就給蒙蒙打了一針,然後這才吐出一口氣,說:「傷勢很重,估計撐不了多久。」

撐不了多久是他媽的什麼意思!難道蒙蒙真的就要死了?

我有點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要知道蒙蒙可是一個重生者,而且還天天把作弊掛在嘴裡的傢伙,他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又忽然跳了起來,大叫著:老子怎麼可能會死呢?然後再殺他十幾個收割者吧?

這個時候我不禁想起了第一次見到蒙蒙的場景,那是剛推開宿舍的門,他坐在那裡打量著我,我站在門口打量著他,然後他就衝過來深情地擁抱了我,而且還說了一聲好久不見。我也許永遠也無法體會到當時他說那四個字時候的心情,因為我從不記得他在我的面前死去,或者我在他的面前死去。而現在,他就要在我的面前死去了。

我拉了風雷一把,「你都救不了他嗎?1

什麼狗屁治癒者,現在到了要派上用場的時候,竟然給都老子掉鏈子!這算什麼屁事!從來就沒見過他真正的本事!

風雷急得臉都紅了,「只能拖一拖時間,找個安靜的地方給我。」

「能拖多久?」

「……嗯……拖個三年五年的應該問題不大吧……」

靠,這還算什麼他媽的拖時間嘛!能救就直說嘛!再說了,今天可是收割日,過了今天有沒有明天還是另說!本來還以為只能拖個三五個小時,這風雷明顯是要把我們都急死!

風雷的話說得劉天心都一怔,更不要說其他那些普通人了。

劉天心皺了皺眉頭,說:「老實說,我還是很佩服你的能力的,我是一個醫生,已經看得出來,他身體早就透支了,而且還受了重傷,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絕對一兩個小時之內就會斷氣,你竟然還能拖個三五年,意思是,我們不必選出一個普通凡人來殺他了?他有能力重新站起來,跟那些死神戰鬥?」

風雷真有些急了,抓著頭說:「這個……我也只能拖一拖時間,戰鬥力的話……估計暫時他發揮不出來吧……」

跟劉天心那小子說什麼廢話!我招呼著風雷:「那邊就有房間,怎麼,還要幫手你抬嗎?」

二皮臉幫著風雷抬起了蒙蒙,到了那四個房間門口時,風雷怔住了,「這裡竟然還有我的房間?」然後就抬著蒙蒙進入了寫著「風雷」的房間裡面。

我依然留在這場中央。

夏小心轉頭四看,悄悄地問我:「你剛才跟誰說話來著?」

既然夏小心跟劉天心有關係,那我要不要說出劉天心來呢?不知道當她聽到劉天心竟然在看著這裡的時候,她的表情會是怎麼樣的呢?

既然司徒和劉天心給我找不痛快,我當然也不能給他們痛快。所以我對夏小心說:「劉天心。」

我很期待夏小心臉上的表情,只不過她的表情根本就沒有變化,好像她根本就不認識劉天心一樣。她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然後問:「是哪個?我怎麼沒有看到?」

基於她的表情讓我如此失望,所以我不得不再次加重了語氣對她說:「我是說,劉天心1

「哦,」她依然只是淡淡地哦了一聲,然後再次問:「在哪裡呢?」

好吧,我敗了!難道「劉天心」只是一個假名而已?夏小心只是記得他的真名?

「好吧,看來是要跟你說清楚了,其實我們都中了司徒和劉天心的幻境,在這個幻境中,他們就坐在那裡。只不過你好像不受這個幻境的影響,所以你看不到他們。只不過我知道,他們一定藏在哪裡盯著我們。」

「幻境?」

「你真不認識劉天心?」我更加好奇。

「沒聽說過。」

看來她果然不知道劉天心是誰。既然問了,所以我不得不換一種方式問她:「那你男朋友是誰?」劉天心那麼緊張她,不是她男朋友我都願意揮刀自宮!

「他呀,」一說到她的男朋友她的臉上就放出了光,「他是一個蓋世英雄,總有一天會來找我的。」

我真是服了這小姑娘,倒是說出一個名字來啊!我不禁捏緊了拳頭,現在司徒和劉天心在掌控著全局,只不過我手中也有一些東西可以利用的,就比如說眼前的夏小心。

不是我心不夠狠,也不是我的手不夠辣,如果劉天心真的逼急了我,我也會跟他比比心狠手辣的。

正這時,不斷有人進來,而且進來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因為他們當中大部分都是獨眼龍。

而在門口的那些普通人根本就沒有攔他們。

首先進來的就是五個獨眼龍,他們一進來就站在了一個角落裡面一言不發;後面空道八竟然也帶著劫財色進來佔了一個位,看到我們之後點頭算是打了一個招呼,也在無人的角落裡面呆著;再接著竟然是余帥帶著他的手下沖了進來,看到我們之後,馬上跟我們匯合。我想不到他們竟然能在劉天心的魔掌之下活著,也算是意外之喜。

「你們怎麼沒有死?」我還是好奇地問出了這個問題。

余帥白了我一眼,「那麼希望我們死嗎?再說了,我們為什麼要死?」

隨後又是幾個獨眼龍慢條斯瀾來。

「那你們怎麼來這裡的?」

「劉天心通知我們過來的,說是組個什麼聯盟。我們也認為有這個必要,要不然一盤散沙,對大家不好。」

聯盟?

司徒和劉天心這兩個噁心的傢伙,竟然要公然玩弄我們於股掌之中?

看得出來,司徒和劉天心兩人就是當仁不讓的盟主和副盟主了!

莫非等下再來一場盟主爭霸不成?只是蒙蒙半死不活的,看來我們是沒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