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4,看來要成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14,看來要成立了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笑著說:「怎麼可能呢?他可是有著救世主能力的人,我還會想要殺他?當然,光他一個或許還不夠,誰又能知道,本體就沒有時空潛伏的能力?我們有很多異能,只有聯合起來,同心合力,才有可能打敗本體。 我們聯合的另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最大化我們的力量。」

這司徒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不過我怎麼也說不過他的,所以只好聽。我倒他到底在耍什麼花樣。話說,他這樣聯合起這樣一群烏合之眾,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戰力不弱,事實上別人心裡打什麼主意,誰也不清楚。也許背後捅刀子的事情隨時都能幹得出來。比如說萬一要一個守護者帶著幾十個普通人去哪裡執行什麼任務,很有可能那個守護者就會被背後捅一刀。

所以這次聯盟看起來並不一定會成功的。捧殺我當然只是他的開胃小菜而已。蒙蒙說人越少越好,而司徒卻反著來,硬是要人多,這明顯看得出他用心的險惡程度。

他是嫌現在不夠亂啊!

「哼,一群凡人,一群螻蟻。」一個守護者很不屑地說。

這話說得他好像是仙人一樣,估計聽到這句話的普通人沒有哪個心裡會爽的。

有一個傢伙就大聲說:「你媽不是凡人不是螻蟻?」

「你他媽想找死是不是?」

那傢伙果然有點害怕,退後了一步,但看了看身旁那麼多挺他的人,他馬上又挺胸往前一大步,舉著手中的手槍,大聲說:「就找死你又能把我怎麼樣?1

那個守護者正要發作,司徒趕緊說:「別吵。凡人雖然沒有什麼能力,但重要的是人多,可以當作我們的後備軍。大家試想,我們的異能者總共也就那麼些,死一個,就少一項異能,跟收割者對抗,誰也無法保證萬無一失,所以我們需要後備軍。而凡人們正是我們的後備軍。如果哪個異能者受傷瀕死,後備軍就可以上去補刀,這樣我們的戰力就能保持在一個水平線上。」

靠,重點來了!

跟普通人聯合,並不是要普通人去殺收割者,而是他們去殺受傷的守護者或者覺醒者!

他媽的,司徒這傢伙真是什麼都敢想什麼都敢說!他這句話說出口,看看那些守護者和覺醒者臉上的表情吧!看看那些普通人臉上的表情吧!

異能者的表情當然是相當怪異的。我們要守護的是這個世界,當然也包括這些凡人;但是當我們受傷瀕死的時候,我們沒有卻要沒有尊嚴的被這些凡人補刀!沒有什麼所謂的偉大的葬禮,也沒有所謂的追悼會,有的只是普通人補刀時的快感與心中的冷笑。當然,也許有人不想補刀,因為補了刀之後就會成為一個新的異能者,就要去衝鋒陷陣——也許還可以選擇臨陣脫逃?

這個所謂的異能者聯盟,擺明了就是異能者送死聯盟和凡人補刀聯盟。看起來很美,事實上卻很殘酷,殘酷得沒有一絲人性!

擋在我身前的大漢在冷笑。

很多守護者和覺醒者都在冷笑,他們大多都抽出了兵器。真是千奇百怪的兵器,有用刀的,有用勾的,有用枰砣的,還有用手槍的,反正應有盡有。

場面再一次變化,變得隨時都有可能有大屠殺出現。

一個獨眼龍冷笑著說:「看來我們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殺光所有普通人才對,免得我們沒有被收割者殺掉,最後卻被這一群不知所謂的凡人補刀1

他的話得到了很多守護者的贊同,另一個說:「不錯,不久之前在市政府那邊,就聽到一人說凡人們自殺吧,看來他的話果然沒有錯,這些凡人,就應該自殺,一群螻蟻,好人不長命,你們這些壞人,卻想著補刀我們?你們他媽的也配1

他的話當然有道理。在場的普通人絕大多數都是大壞蛋!大多數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狠角色!他們的手上沾了多少血腥?他們還有多少人性?而我們這些異能者卻要跟他們合作!他們有多少道義可言?有多少義氣可言?說句不客氣的話,跟他們站一起都覺得格調在降低!

這就是這個操蛋世界的悲哀,好人死得太快了,只有這群壞人才能活得這麼瀟洒,可能還能體會一下補刀的樂趣。如果這只是一部的話,只能說明作者根本就是一個惡趣味的宅男而已;如果這是個真實的世界的話——好吧,沒有這麼黑暗的世界,也沒有這麼黑暗的人性。

普通人應該也知道守護者和覺醒者不好惹,所以他們現在都不敢說話,而是看著司徒。

現在司徒倒是普通人的民心所向。這當然並不是他全部的目的。看得出來,他不僅僅要拉攏普通人——普通人在守護者和覺醒者面前算得了什麼?他真正想拉攏的是守護者和覺醒者。

司徒說道:「我知道,這種事情聽起來好像很悲哀,但是沒辦法,這就是現在我們所要面臨的。當然,我們也可以自相殘殺,這正是本體所希望看到的。也許我們當中有一百人能活過今天,還能得到永生,但那樣的人生是我們所希望得到的嗎?我們要的是光明正大跟本體來一場硬戰。打戰,就會死人,不管你是異能者還是普通人。一個異能者死了,就少了一個,那對於我們來說是承受不起的損失,所以,我們才這麼計劃。我們守護者活過一輪,自認為是守護者,可是我們又守護了什麼呢?」

他們真的並沒有守護到什麼。看起來「守護者」這三個字他們真的擔不起。

不過再怎麼說,要這些守護者與覺醒者跟普通人在一起合作,就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沒有可能。

司徒好像並不著急,他看起來很有耐心,他轉頭看著四周的人群。劉天心倒是氣定神閑。

夏小心拉了我一把,說:「這裡感覺怪怪的。」

不需要她特意說明。現在的狀況豈止是怪怪的?明顯是怪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在這種氣氛中,我實在想不明白司徒接下來還要放什麼屁。他到底要怎麼樣說服這些守護者與覺醒者呢?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余帥竟然同意了他的觀點,站出來大聲說:「我不得不說,他說得是有道理的。如果我們只是苟且偷生的話,大可以躲起來,也許還能活過今天,獲得所謂的永生。但那並不是我所要的人生。上天給了我特殊的能力,這總是有原因的。我將會與本體對抗到底1

說得很好聽,有男人的味道。只是現在他跑出來湊什麼熱鬧?我真想叫他閉嘴。司徒明顯就不安好心,這余帥看樣子也不像缺智商的人啊!

一個獨眼龍說:「說得倒好聽,但要怎麼操作?他媽的,我們在前面送死,他們在後面等著補刀?」

司徒笑著說:「當然有約束的。任哪個都不放心把自己的後背毫無理由地交給其他人。我們聯合在一起,是為了對抗本體,也可以說是所謂的屠神的,所以,我們的聯盟倒也可以叫做屠神聯盟。接下來,我要為大家介紹一個人。他就是我們這個聯盟的關鍵。」

關鍵!莫非又要把我推出去?看來他有這個打算,因為他的目光已經轉向了我;但馬上又轉開了,看向了風雷的那樣小房間。莫非他打算把蒙蒙推出去?但他的目光再次轉開,這次看向了一個獨眼龍。

那個獨眼龍是個老頭,很老的那種,看樣子活不了多久,身體彎得像只大蝦,而且還拄著一根拐杖,頭髮稀稀拉拉的,一直都在閉目養神。

這時他好像感應到了司徒的目光,緩慢地睜開了獨眼,然後上前幾步,站在了人們的目光之中。

司徒說道:「鍾老先生就是我們聯盟的關鍵。」

看不出來這老頭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但司徒會在這個時候把他推出來,就證明這老頭確實有他出奇的地方的。

站我身前的大漢說道:「噁心的老頭,這個時候冒出來,他媽的,他不會又要用他那噁心的玩意兒?」

夏小心問他:「他是誰?」

「鍾無心,一個噁心的傢伙,有的時候你寧願去惹司徒,也不要去惹他。」

那老頭竟然這麼噁心?到底有什麼厲害的能力?

我也好奇起來。

鍾無心的表情非常平靜,他臉上的皺紋像是蚯蚓一般在扭動著,然後他開始說話:「我這個沒用的老頭子也要派上用場了。老頭子沒有其他的本事,只不過對於誓言一道,倒是有些研究的。」

誓言還是一項研究課題?這還是第一次聽說。

大漢看起來對鍾無心有些了解,解釋說:「他的能力很特別,詛咒之類的都是他的拿手好戲,看來,司徒是要用詛咒來約束這個所謂的聯盟了。」

竟然是詛咒!聽起來很嚇人。不過司徒推出這個老頭明顯是對的。

很多獨眼龍在看到鍾無心出場時都保持了沉默,奇怪的竟然還有幾個點了點頭,好像很認同這個老傢伙一般。

而普通人裡面卻有一個傢伙問:「老頭,那你到底有什麼用呢?」

鍾無心嘿嘿笑了一聲,說:「老頭子也沒有其他的作用,就是可以給你們中介血誓,如果哪一方違背了血誓,就會腸穿肚爛,死無葬身之地。」

那普通人大聲說:「這麼玄乎?說得好像真的一樣。」

「嘿嘿,你要不要試試呢?」

沒有人敢亂試的。異能者的能力都千奇百怪,這個擅長詛咒的傢伙更是詭異。

司徒發話了:「簡單來說,只要有了鍾老先生,我們的聯盟就有了約束力,絕對不會出現背後捅刀子的狀況。所有的異能者,都可以選擇五位追隨者,追隨者將為異能者做事情,聽異能者的安排,同時發下血誓,千萬不要想著違背血誓,鍾老先生的血誓,對於異能者的殺傷力是一樣的。」

詛咒,就是他的關鍵。萬一異能者受了重傷的話,那麼補刀的就是五位追隨者裡面的一個。這麼說起來,好像也有點作用。

只是,這些守護者和覺醒者,會答應嗎?反正我是不會理會司徒那一套的——不管他說得再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