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5,屠神聯盟的第一項決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115,屠神聯盟的第一項決議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這個所謂的屠神聯盟就在鍾無心出場之後成立了起來。

在剛剛成立的兩分鐘之內,普通人群裡面暴發出了歡呼聲,而且大家熱情也都很高,他們熱烈討論了將近一分鐘,大抵就是說聯盟的名稱問題。有人說應該叫做「正義聯盟」,也有人說應該叫做「復仇者聯盟」,當然,這些廢話都當不得真。先不要說版權問題,單單就是字面上都不貼切。正義?你們他媽的還有什麼鬼正義可言?復仇者?你們殺了多少無辜的人?

所以最後還是叫做那個沒品的「屠神聯盟」。

司徒當仁不讓的被推舉為盟主,劉天心當仁不讓的成為了副盟主,鍾無心當仁不讓的做了長老,而我,自然當仁不讓的看著他們賣萌。

這個狗屁聯盟對我沒有絲毫吸引力。我當然也不會為他們出力。但余帥並不這麼認為,他認為這是人類最大的希望。他熱情高漲,就差沒有高呼司徒萬歲了。

余帥也變得腦殘了。只不過他的腦殘是建立在所謂的正義和人類的未來之上的。

我只能無語地看著他們。

司徒說道:「現在,我們屠神聯盟算是正式成立了。當然,在成立之初,還需要立法的,正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我們最大的約束當然就要靠鍾長老了。現在,各位守護者和覺醒者可以挑選自己的追隨者,追隨者和被追隨者都要在鍾長老的中介之下發下血誓。當然,我們聯盟的成員也都要發下血誓!我已經可以預見,本體將會被我們打敗的1

我也可以預見,這個狗屁聯盟很快就會分崩離析的。

表面上有著鍾老鬼的所謂的「血誓」在約束著,但如果鍾老鬼死了呢?鍾老鬼一死,這所謂的狗屁血誓還有個屁用!到時就精彩了!

我能想到這個層面,司徒當然也能想到這個層面的。而且我敢肯定,到時殺死鍾老鬼的估計就是司徒這個噁心的傢伙。他把大家聚在了一起,表面上看起來是撥亂反正,事實上他的用心極其險惡。到時他只要把鍾老鬼一刀了結,這些人聚在一起,就是一個個**包,隨時都有可能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接下來的血誓儀式也沒什麼好看的,其實就是詛咒而已,就是在鍾老鬼的介入之下,五位追隨者與異能者的血混在一起,同時發出毒誓,發的誓言大概就是不背後捅刀子之類的,反正不用說都能想象得到。

當然,為了得到追隨者的這個名頭,普通人還是爭得頭破血流的。要異能者自己來選的話,這裡面的普通人美女幾乎不存在,如果有的話,估計到時還可以暖暖床之類,退一步講,至少看著也養眼埃但是沒有,在場的美女也就只有夏小心和陳孤雁。夏小心沒有人敢打主意,陳孤雁的話——他們倒是可以想想,但看到我和身前的那個刀疤大漢,他們馬上就把目光轉移了。

雖然這裡面的普通人大多數都是壞人,但也有些人至少長得比較喜人,所以就比較招人喜愛,有幾個獨眼龍就在人群裡面挑人,點一個就叫他們出列,被點中的人都很歡喜,因為他們有可能體會到補刀的快感;但也有些在歡喜之後又陷入了哀愁,因為他們在補刀之後也有可能面臨被補刀的命運。

發的血誓裡面就有一條,如果補刀成為了新的異能者之後,就要為整個人類鬥爭。

聽起來很高大上的誓言。

二皮臉問:「你不選一個嗎?」

選個毛啊!老子可不會參合他們的這些破事兒!

余帥和他的特別行動隊都在挑選著手下的追隨者。雖然人多,不過場面還算安靜。

空道八不知何時站在了離我們不算遠的地方。劫財色問他:「我們也去跟一個?」

他這句話引起了很多異能者的注意。

一個獨眼龍馬上眼睛就亮了,瞪著空道八,「你們只是普通人?1

人們馬上就靜了下來,都在看著空道八和劫財色。

「操!不會吧?我剛才還看到他們直接滅了一個死神,他們竟然只是跟我們一樣是普通人?1一個普通人大叫了起來。

「有這麼厲害的普通人嗎?」

那個獨眼龍指著空道八說:「小子,我看上你了1

空道八搖了搖頭。

「怎麼,給臉不要臉?信不信不追隨我,我就滅了你?1

空道八依然搖了搖頭,而且往我們走了過來。

另一個獨眼龍說道:「夏侯老四,人家看不上你,你就不要勉強了嘛!小子,不如跟我,保你安全1

空道八走到了離我們只有五步的距離。劫財色一直跟著他。

空道八顯然也有些緊張,他的額頭血管都突起了一些,手裡緊緊抓著他的匕首。

司徒說道:「都是自願原則。這位兄弟既然不願意,那我們也不要勉強嘛!再說了,他應該是張良的朋友,應該是想跟他吧?」

我知道空道八誰也不想跟,他有他自己的想法,他也一直很討厭那些所謂的異能者的。以前哪怕是見到我們,他也會保持距離的。

「我誰也不跟。」空道八淡淡地說。

夏侯老鬼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空道八可以說是這裡面的正義感最強的一個人了,而且身手也相當強,完全可以獨擋一面的。哪怕就是他直面守護者也有一拼之力。

作為一個普通人,他實在是普通人裡面的bug般的人物。

風雷從他的小房間裡面走了出來,小聲地說:「情況基本上穩定了。」

看來蒙蒙暫時是死不了了。只不過風雷的臉色實在太差了,他像是失血過多,臉白得像抹了麵粉。更加驚人的是他的身形都變了。

他原本高大雄壯的身材竟然變得瘦了很多,而且憑空矮了幾分。

我操,難道這小子是消耗他自己的身體去救蒙蒙的?這也太假了吧?照他這樣的技術,要是多施展幾次,說不準真的能變成苗條的美少女。

不過我不好多說什麼。也不必去問他為什麼矮了瘦了。

只要他是風雷就好。

他的出現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有人在說:「那小子怎麼整個兒像變了一個人?」

一個獨眼龍說道:「他媽的,治癒者。」

他涉者問:「什麼治癒者?」

「也可以說是犧牲者,就是用他自己的生命力去治療別人,難道他那麼大塊頭,原來是為了強大的生命力。那也是傳說中的人物,極為少見的異能。」

連風雷都是極為少見的人物,蒙蒙和我更加不必多說。我不禁又想起了鐵柱。他肯定也是極為少見的。原本我們這一隊四人應該算是最賭,傷害輸出方面有我和蒙蒙,坦克是最強防禦的鐵柱,還有一個bug一樣的奶媽。只是現在鐵柱被司徒無功殺了,蒙蒙又半生不死的。

而現在我們的小隊裡面呢?能算得上輸出的竟然是我和二皮臉!而二皮臉竟然還只是一個無法成為異能者的人,他只能暫時升幅異能而已。

如果我們能抓幾個異能者當豬的話,到時真的有大戰爆發,也可以讓二皮臉把他們殺了,然後來個大爆發。問題是我們能這麼做嗎?

也許最強大的個體應該就是二皮臉把我殺了,然後他就能在短時間之內把司徒和本體都給滅了!只是那樣的話,蒙蒙拯救我的計劃又全部泡湯了。而我,當然也不願意就那樣死去——為了一群死鬼犧牲?開什麼玩笑!還不如讓他們全都被本體收割掉呢。

該進行的事情程序當然還是要繼續下去。接下來就是全體血誓。

整體宣誓,團結一致,對付本體,絕不內鬥。

這就把我們孤立了起來。

我當然不會去宣那狗屁的誓言,我也不會滴血的。

連余帥都盯著我們。

我一動不動,冷眼看著他們。

余帥說道:「張良,你們怎麼樣?」

我不說話。

刀疤大漢倒是說道:「怎麼,你們要宣誓就宣你們的,我們礙著你們了?」

一個獨眼龍說:「那你們就是鐵了心不加入我們的聯盟了?要知道,我們聯盟裡面,異能者至少有八十多位,你以為以你們的能力,能對抗我們嗎?攘外必先安內,我覺得,我們有必要先解決掉他們啊1

空道八小聲地說:「都是些變態,早知道這樣就不來了。」

劫財色操了一聲。

另一個獨眼龍點頭說:「不錯,說得有道理!聽說你的異能還相當有搞頭,能加入我們的話,我們就是戰友,如果不加入我們的話……」

很多人都在看著司徒。

司徒說道:「我們還是先完成我們的血誓吧,鍾老先生呢,就由我和天心親自保護,所以大家放心。至於張良的話,他或許還有其他的顧慮吧。」

說得真好聽。

司徒都發話了,他們當然不好再說什麼。於是狗屁的集體血誓再次開始。

我冷眼看著他們那狗屁儀式,司徒接下來要做什麼呢?

完成之後,他們都盯著我們。

夏小心的那個朋友都點顫抖,說:「我們……是不是有點過份了?」

這是什麼心理?怎麼叫過份?

司徒那噁心的傢伙將要怎麼處理我們呢?是要爆發嗎?

我摸著手錶,二皮臉的槍口對準了夏小心。劉天心的眉頭擰在了一起。刀疤大漢止不住冷笑。空道八拔出了匕首。

普通人裡面,有槍的端起了槍;有刀的緊握著刀;沒刀也沒槍的左看右看,最後只能握緊拳頭,順便露出了兇狠的表情。我可以理解他們的想法,只要把我打得半死,他們中就有一個傢伙有幸對我完成補刀,然後就擁有了我的異能。

獨眼龍們倒是冷靜一些。看來他們對於我的能力還是相當忌憚的,不敢亂當出頭鳥。

余帥看待我們的眼神就有些糾結了。畢竟我們一同戰鬥過。

場面再次靜下來。

這次打破這份安靜的依然是司徒:「風雷,羅澤那邊,沒什麼問題了吧?」

風雷一怔,然後點點頭,「性命沒問題的。」

「哦,那麼,他的戰鬥力呢?」

「戰鬥的話……那是不成的,他太虛弱,估計以後都無法戰鬥了。」

我很想抽風雷這傻大個一個大耳光!

這下精彩了。

我與二皮臉對了一下目光。

看來這次不拼也得拼了!

很多普通人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

司徒接著說:「羅澤的能力,是很強大的,很有獨到之處,可以說能在所有異能者排名前三。這麼強大的異能竟然不能戰鬥,實在太可惜了。大家說怎麼辦呢?」

怎麼辦?我**!你小子是要跟老子拚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