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6,夏小心的蓋世英雄
小說:| 作者:| 類別:

116,夏小心的蓋世英雄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司徒冷冷地看著我。

現在連余帥都站在他那一邊了。

他們有多少人?光異能者就超過了八十個,再加上幾百個殺人不眨眼的普通人。而我們呢?我、二皮臉、陳孤雁、風雷,刀疤大漢似乎也可以算上,空道八和劫財色估計也可以算上,至於夏小心和那個她的朋友——算了吧!看來我們的戰鬥力可真喜人。

司徒始終還是不會忘了蒙蒙的。他當然不會真正的殺死蒙蒙,他只是要看我跟這些人拚命而已。但萬一呢?萬一他真的讓一個普通人殺了蒙蒙呢?

劉天心倒是皺著眉頭。

一個普通人中的老大大聲說:「當然是殺了!如此強大的異能,不能戰鬥那不是太浪費了?我來動手1

另一個老大大聲說:「為什麼要你來動手?老子動手就不行?」

他們幾個老大在那裡爭來爭去。我只是冷眼旁觀著。這場面讓我噁心,但我必須看著。

我不介意他們的生或者死,我只在意蒙蒙的生或者死。

如果他們要對蒙蒙下手,就要面臨被我殺死的後果。

我直接往那個小房間移動過去。門是關著的。他們有人似乎想站出來攔我,但是看看那些異能者的臉色,就又不敢亂出頭了。

我站在了門口。

二皮臉他們也都過來了。

好吧,如果要與全世界為敵,那就殺好了。

「別吵了!吵什麼吵?聽盟主的安排1大嗓門大叫了起來。

那些爭吵的這才安靜了下來,看向了司徒。

司徒說道:「當然是太過浪費了。如果有羅澤的加入的話,我們對付本體的勝算至少會增加一成。所以他的異能是必不可少的,那麼,就只能,補刀了。」

他看著那些普通人,不過並沒有哪個敢出頭的。情勢緊張得像是一張拉緊的弓弦,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性。

大嗓門大聲說:「怎麼?都不動手?」

異能者不動手,他們動手當然也沒有用,所以他們那些普通人在等。

我左手緊緊握著匕首。

二皮臉大聲說:「你們試試1

一個老大說:「誒,不如我們先決定一下哪個人去拿異能吧!這個事情還是要先解決的嘛1

另一個老大說:「我看就不如是你吧。」

那人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我么,剛剛成為了追隨者,所以就不爭啦。」

另一個老大說:「沒事,你成為了新的異能者之後,就不再是追隨者了,再說了,我到時也可以成為你的追隨者,我會保護你的。」

「他媽的,你跟我抬杠是不是?」

追隨者還保護異能者……我真是醉了。

這真是一出大戲,看著他們想大打出手又不敢動手的樣子,我就想笑。

大嗓門大聲說:「都別吵了!現在是吵架的時候嗎?我們聯盟剛剛成立,如果第一項決議都得不到貫徹的話,我們的威信何在?那就我來吧!盟主,你說,這事怎麼辦?」

司徒淡淡地說:「你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要有威信的,該補刀的,堅決要補刀1

看來他們再扯下去也沒什麼意思了。而我又不太會說什麼場面話。我只能保證,他們哪個敢衝上來的話,首先要面對的就是我和二皮臉的怒火。我不介意把他們全都殺了。就是殺不了司徒,這有點讓我不好辦。

正這時,刀疤大漢發出了一聲怒吼,他的身體憑空後退了一步,他的胸口明顯凹了下去,像是被重重一擊,看樣子被打斷了好幾根骨頭。

隱形人?!

我操他媽的!

在這個時候竟然忘了還有那幾個傢伙存在!

估計那個偷襲的隱形人也沒有料到這刀疤大漢竟然這麼強悍,在大漢退一步的同時,大刀已經砍了過去。

那是勢大力沉而且迅如閃電的一刀。這一刀之下,一個隱形人變成了兩個半個的隱形人。

靜了大概有一秒鐘,然後大嗓門大喊:「殺1

暗中的危機有多少?我不知道。我只能對二皮臉大聲說:「動手1

槍響了。最先響的是敵人那邊的。他們當中有不少槍。不知道有多少子彈飛速地往我們飛來;二皮臉的槍聲並沒有慢多少。

他直接開槍。

但他開槍的對象不僅讓我,更讓全部的人都震驚了。

因為他射殺的是夏小心。

他的槍口原本就對準夏小心的,他沒有絲毫猶豫,一連五發子彈,直接要了夏小心的命。我叫他動手的意思是要他掃射過去,並不是要他殺了夏小心。

這使得我原本要爆發的節奏都被打亂,我的腦神經在這個時候完全不夠用。是什麼心態讓二皮臉竟然毫不猶豫地殺了夏小心?

還好有大漢在,要不然我們都要成為槍下亡魂了。大漢胸口的傷好像並沒有限制他的靈敏,他揮起了刀,他的刀和他的身體成為了我們的盾牌。我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有他這麼強悍的人。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堵牆一樣,在這一瞬間裡面好像還變大了。子彈要麼是被他的刀擋下,要麼就是射進了他的身體裡面。

他也是血肉之軀,他也會流血。隨著子彈不斷擊進他的身體裡面,他的正面都在標著血,更讓人驚恐的是,他的臉上都被擊中了五六顆子彈,所以那一張臉看起來就像是地獄裡面的惡鬼。

子彈只射了這一波,大漢如同惡魔一樣依然站著,身上不斷流下血來。而在外面卻響起了一句驚天大吼:「小心1

這不是叫誰要小心,而是在叫夏小心。

我知道這是劉天心的聲音。他終於藏不住了,他要出來了。他要跟我們拚命嗎?

夏小心正在倒下,子彈從她的後背直透心臟,所以她不可能再活。我沒有動手。這是劉天心的人,她要死,就讓她死好了!他媽的,殺都殺了,還有什麼好講的?

劉天心果然沖了進來,他在我們身前十步左右就停下了腳步,惡狠狠地盯著我們,他在抽著他的刀。

要拚命了嗎?

我覺得他很可笑,剛才逼著我們拚命,現在卻自己要拚命。

「我會殺了你們的。」他忽然又冷靜了下來,語氣變得異常冰冷。

現在場中有兩個劉天心,所以看起來有些怪異。有很多人都搞不清楚狀況。

夏小心像一條死魚一樣倒在了地上,沒有什麼聲音,卻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壓在劉天心的頭上,他後退了一步,再次發瘋地大叫:「司徒,你給我滾過來1

「劉兄,要報仇,你去找張良他們就行了,找我幹嗎?」司徒終於也走了出來,他慢慢的一步一步往劉天心走去。

好吧,看來劉天心並不是那個惡鬼,估計他只是被司徒給耍了!只不過現在看來,我們是徹底跟劉天心結仇了。我們殺了他的女朋友,他現在竟然還不動手,估計是要暗殺我們了。

「你騙我!你騙我!他媽的,你怎麼答應我的?」劉天心大聲說。

司徒淡淡地說:「我騙你什麼了?劉天心,你又不是美女,我能騙你什麼呢?我可都是安照我們的協議安排夏小心的。」

「為什麼她會在這裡?」

「為什麼?很簡單啊,你忘了我們的協議了嗎?」

這句話倒讓劉天心怔住了。

我當然完全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司徒依然淡淡地說:「我會安排夏小心在她的男朋友身邊,沒錯吧?我做到了啊,你看看,高中三年,她都一直陪在她男朋友身邊啊,現在她男朋友不在高中了,到了這個城市,我安排她過來,不正是跟你的協議裡面的內容嗎?」

好吧,我算是聽懂了。劉天心竟然不是夏小心的男朋友?那劉天心跟夏小心到底是什麼鬼關係?太亂了。不過殺都殺了,沒有什麼後悔可想的。

只是我想不到司徒還可以安排夏小心。現在問題來了,看來劉天心果然是一個厲害角色,要不然司徒也不會費這麼大的心思去安排夏小心了。

「是誰?1劉天心大聲問。

司徒淡淡地說:「是誰?還用說嗎?是誰在高中陪了她三年,是誰現在又在這個城市?只是他和她都不知道而已。可笑的夏小心,一直念念不忘她的那個所謂的男朋友,卻連他的真實名字都不知道;也可笑你劉天心,看好了一個男人,想給你的妹妹夏小心做男朋友,想讓她從此忘了那個莫明其妙的所謂的蓋世英雄。」

我了個草。夏小心才是劉天心的妹妹?他媽的,那劉玉玲算是什麼?好吧,看來劉天心一開始的打算是看中了我,想把我弄給夏小心的?如果早知道的話……或許我當初就真的答應了!

「到底是誰?1

司徒說道:「還用得著我再說明嗎?看看那個你看重的男人吧,除了他還有誰呢?除了以前那個幾乎無敵的鬼王大人,還有哪個敢自稱什麼蓋世英雄呢?只可惜你妹妹殘缺的記憶,就只記得一個可憐的假名而已,而那個所謂的蓋世英雄的真身看起來一點也不英雄。所以,哪怕面對面好幾年,也認不出罷了。」

劉天心看向了我。

二皮臉都反應了過來,問:「我殺了你女朋友?」

我反問:「你信嗎?」

刀疤大漢的身體中了那麼多槍之後竟然還沒有死,而且看樣子還活得好好的,子彈不斷從他身上掉下,他的身體像是會自動修復一樣,把子彈都擠了出來。只不過依然是血肉模糊的樣子。而且流血也在慢慢止祝他看著司徒:「司徒,別說那些沒用的,你騙人的本事,誰也比不上。」

司徒淡淡地說:「至少這件事情上我沒有必要騙人。有些事情,你們以為記得很清楚,但事實卻是,當真正的那個人出現在面前時,卻不認得。對於夏小心的事情,我無話可說,因為,她心中的男朋友,確實就是眼前的這位。」

雖然說我還是有些不敢相信,但內心深處卻有了一點觸動。莫非她念念不忘的真的就是我?她從哪裡來?也許沒有人知道;也許在我真實的人生當中,真的遇見過她,有過一段交集,不過後來她死了,靈魂被司徒無功吸收進了身體裡面;看著她倒在地上的側臉,我也想不起來到底在真實的人生當中是不是存在這麼一個人。因為我的記憶本身就是殘缺的而且混亂的。

只不過在記憶深處裡面,似乎有一個嗲聲嗲氣的聲音似乎在響起:「你去哪裡呢?這天氣真熱呢,我台灣的,回老家看看呢。」——還真是夏小心的聲音,難怪她一嘴的台灣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