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7,劉天心的忽然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117,劉天心的忽然行動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鬼王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一開始我相信我自己就是以前的鬼王;但現在我倒有點懷疑了。 因為我並不是什麼見鬼的英雄,也不是什麼霸氣外露的絕世高手。

但從得到的信息來看,我又應該正是以前的鬼王。

所以我寧願相信我是精神分裂的。一個人格是我現在的這個,一個平庸的、平時有些膽小的、性格有缺陷的普通人;而另一重人格就是那個傳說中的鬼王。

看大家的樣子也都沒有聽說過鬼王。他們都被收割了好幾輪的傢伙,肯定都不記得真實人生當中的很多事情了。

我是不是夏小心念念不忘的那個所謂的「蓋世英雄」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她已經死了,而且劉天心還在那裡盯著她,「靈魂呢?靈魂呢?」

他在找夏小心的靈魂?反正我看不到。

看著劉天心失魂落魄的樣子,我高興不起來。司徒當然也高興不起來,現在的情勢已經很明朗,那就是他要動我們,我們當然要反抗。

大漢的身體在快速地恢復著,在某些方面他似乎比鐵柱更強。他一直連眉頭都沒有皺過,受了這麼重的傷,除了最初他怒吼了一聲之外,竟然連哼哼都沒有發出來過。他真的是鐵打的不成?竟然不怕疼?

普通人裡面,自然誰也不敢亂動。有這刀疤大漢在,我們的氣勢就在。只不過司徒顯然不會放過我們。

他始終是那個看好戲的人。

「那麼,看來我們確實要先殺了他們啊!抓住張良,這樣一來,劉兄,你的大仇也報了,我們的聯盟也可以確立威信。我們一起……」司徒正在說著話,只不過劉天心已經一刀反手向他刺了過去。

「死1劉天心大聲說。

劉天心在這個時候完全成為了一個獨行俠。看來他跟夏小心的感情很好。只不過在記憶裡面為什麼從來沒我聽夏小心提到過劉天心?而且高中那麼久,也從來沒有見過劉天心去看夏小心。

這實在是一個悲劇。這個悲劇的主題就是劉天心跟夏小心在真實的人生當中也許真是兄妹,只不過劉天心記得夏小心,而夏小心可能已經完全忘記了劉天心這個哥哥。被遺忘的哥哥一直在暗中照顧著妹妹,為了順她的心意,而和司徒合作。

我不禁暗想這樣做值得嗎?

他沒有分清世界的殘酷性。因為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而夏小心的人生也完全不同。在某些方向來說,劉天心其實跟蒙蒙是一樣的。也許劉天心也是為了他的妹妹而來;這不正如同蒙蒙為了我而來一樣嗎?

也許並沒有什麼值得與不值得。

看來是我多想了。劉天心與司徒這兩個原本狼狽為奸的傢伙終於內訌了。這是一件大好事。司徒抽刀擋了一下,同時他的身後閃出兩個獨眼龍,一齊往劉天心衝過去,一個拿著殺豬的時候用來勾豬尾巴的鐵勾,另一個拿著一把柴刀。

雖然兵器上看起來有些不入流,但他們都是獨眼龍,都有真本事的,再加上有司徒這個強力的傢伙存在,劉天心根本就不可能有機會。

果然,只不過三招一過,劉天心就已經招架不祝司徒一邊揮刀一邊說道:「我說劉兄,我們有必要翻臉嗎?我們剛剛可是同盟啊,我們的真正敵人應該是本體才對埃」

劉天心並不說話,而是突然沖入了普通人群裡面,他好像敗退了一般,又不太像。

普通人群怕被殃及,馬上四散,只不過慘叫聲響了起來。

一個,兩個,三個……

劉天心忽然像是一個殺人狂魔,他瘋狂地砍殺著那群普通人。一時之間,鮮血四濺。

我忽然有一種錯覺,那就是現在這個場面比本體進行收割還更殘酷。因為現在有血肉飛起。

當然,劉天心畢竟只是一個人而已,他一刀正常狀態下也只能砍一人而已。

以劉天心的身手,沖入普通人裡面亂殺,完全就是沖入了羊群裡面的狼。當然,普通人裡面都是狠角色,雖然怕死,但那股狠勁還是存在著的。為了反擊,有刀的就揮出了刀,有槍就的開了槍。

但不管是刀還是子彈,都沒有碰到劉天心的毛,反而殺死了更多的普通人。

「你他媽的……」

有人開出了第一槍和砍出了第一刀,自然就有人隨後跟上的,而且那群人裡面本身就有一些相互看不順眼的:哪怕就是a殺了b的老婆,b殺了c的老爸,c又殺了a的兒子之類的狗血劇情也是完全有可能存在的。

所以大家都愉快的互相射擊起來。綻放的鮮血與興奮的慘叫聲連成一片。相比而言,劉天心真正殺的人倒顯得少了。

二皮臉問:「他是不是瘋了?」

我倒不這麼認為,劉天心會瘋掉?顯然不可能。他這麼做肯定有他的目的的。

司徒顯然也有點急了,他不再雲淡風輕,而是大聲叫道:「殺了他!他會吸收死靈的力量1

原來如此。

果然,劉天心在一邊殺人的同時一邊好像還在吸收著什麼,他的身體似乎變成了一個漩渦的中心,正在吸收著旁邊不可見的神秘力量。

雖然司徒耍了劉天心,但從司徒一直看重劉天心的角度來看,劉天心當然是有幾把刷子的。能吸收死靈的力量,那就證明劉天心的成長屬性,這是一種很變態的能力,在某些方面來說甚至比我們的還變態一些。到最後他會成長成為怎麼樣恐怖的實力呢?

司徒顯然也不會故意把劉天心培養成自己的對手。那麼他這麼做到底是為什麼?他為什麼要逼出最強的劉天心呢?好吧,看來他是要劉天心對付我們和本體。只是現在劉天心正在對付的是他而已。

幾乎所有的獨眼龍都開始行動起來。他們或截、或追,都往劉天心沖了過去。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還把普通人的武器扔掉。

這樣一來,劉天心就不再有多少機會吸收死靈。劉天心顯然也料到他暫時不可能是這麼多獨眼龍的對手,所以他往外面衝過去。站門口守門的都是些普通人而已,那些只是他的菜而已,他再次砍倒了五六個人之後,終於沖了出去。

「司徒,張良,我會回來的。」遠遠傳來了劉天心的聲音。

這句話怎麼聽都有點像灰太狼的台詞。

「盟主,怎麼辦?」一個獨眼龍問。

現在有些受了傷但還沒有死掉的普通人正在地上打著滾,或大聲叫罵著,或慘叫著。

司徒皺了皺眉頭,說:「能救的救。」

劉天心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而接下來呢?好吧,又輪到我們了。我都有點後悔剛才劉天心動手的時候我們怎麼就傻傻在旁邊旁觀了。如果我們也一起動手的話,估計司徒那邊就會更頭大了。

經過劉天心這一波行動之後,普通人那裡至少躺下了五六十人,其中死於劉天心之手的估計也就一二十人而已,其他的都是中了流彈或是被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刀子砍死。

也不知道房間裡面的蒙蒙怎麼樣了,我看了一眼風雷,問他:「蒙蒙怎麼樣?」

「他的情況暫時應該比較穩定,你放心。」

風雷為了救蒙蒙連身體都矮瘦了一圈,看起來也是蠻拼的。他辦事我應該可以放心的。

刀疤大漢大聲說:「司徒,現在怎麼說?」

司徒淡淡地說:「還能怎麼說?威信自然還是要立的,劉天心的事情只是一件意外而已。」

看來二皮臉殺夏小心倒是做對了。只是可惜了這個小姑娘。死了之後竟然沒有靈魂飛出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還以為夏小心有幾把刷子的,想不到竟然被二皮臉幾槍就要了命,看來夏小心果然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只是現在有些普通人在忙著救人,而其他人和那些獨眼龍都盯著我們。余帥他們看樣子是保持中立了。

一開始我們跟余帥行動時,我還以為蒙蒙跟余帥的交情很不錯;現在看來余帥跟蒙蒙的交情並不像想象中那麼要好。要是以前的話,我還會奇怪,為什麼這個小基地裡面只有四個小房間,而沒有餘帥的,現在我一點都不奇怪了。

余帥不會無條件相信蒙蒙;而像風雷和鐵柱應該是無條件相信蒙蒙的。

這就是區別。

余帥嘆了一口氣,說道:「張良,現在對抗本體要緊,羅澤的事情,我知道會讓你很噁心很難受,但這是關乎我們未來的事。」

未來你他媽的!

對於不明真相的余帥來講,蒙蒙或許是朋友,但是余帥有他自己的所謂的「大義」,那就是人類的未來,為了這個偉大的目標,他可以放棄跟蒙蒙的交情,也可以放棄人性。犧牲一個蒙蒙並不算什麼,因為還有另一個擁有蒙蒙異能的傢伙會站起來。

我只是好奇,司徒真的想殺蒙蒙嗎?

應該不會吧?

本體真的希望蒙蒙死嗎?

應該也不會吧?

我是不是可以假裝一下我自己要殺死蒙蒙呢?那樣司徒會不會緊張?

可是這樣一點也不好玩。

司徒現在只是在玩弄我們這些人而已。

司徒最在意的是什麼呢?

好吧,想一想,他最在意的應該只是:我要死在蒙蒙面前!

至於是誰殺了我,那無所謂,只要我死在了蒙蒙面前就好了!

我能離開嗎?也許只要離蒙蒙夠遠,那麼他就肯定安全;只要我不在他面前出現,那麼我也不可能死,他也不可能死。

要我對付這滿廳的獨眼龍和普通人,再加上司徒那個變態,我是沒辦法的。

看來,只能離得遠遠的了,也許本體為了跟司徒爭奪蒙蒙,還有可能跟司徒大打出手,那應該才是我的機會吧?

司徒看著我,問:「讓不讓呢?」

我往旁邊邁了一步,問道:「你們選出來沒有?選好了的話,那就讓他進去吧,他是我的兄弟,爽快點1

二皮臉和大漢都怔住了。

二皮臉大聲說:「張良,你幹什麼?」

「你別管,我們走1

二皮臉他們臉上很不可思議。不要說他們了,就算司徒都萬萬沒想到我會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好吧,你們要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看重蒙蒙的性命,你又何嘗不是呢?

大嗓門大聲說:「我來1他試著往前踏上一步,我並沒有任何錶示,只是想走出這裡而已。

只不過司徒會讓我走出去嗎?顯然不會,他已經往我撲了過來,「你走了,光一個羅澤,又有什麼用呢?你的能力,可是比羅澤的還強呢,也不能浪費啊1

二皮臉的反應極快,他迅速地開槍,不過全被司徒揮刀擋開。而我的匕首也刺了出去。

刀疤大漢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大喝一聲沖了上來,手中的厚背剁骨刀帶著勁風往司徒砍去。

而司徒那邊的獨眼龍,看到司徒都動手了,自然也不可能閑著,十幾個往我們衝過來,十幾個往那個小房間衝過去,看來他們要搶走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