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8,越少越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118,越少越好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司徒當然不可能放我走,因為他要我死在蒙蒙的面前,所以他要抓住我,可以重傷。!他顯然料不到我竟然會想通了他的企圖,所以他開始動手。

我和大漢兩個人跟司徒對打。其實現在的我只是一個拖後退的而已,司徒一腳就把我踢了開來。二皮臉那邊機關槍不斷掃射,那些撲向門的獨眼龍身手都很不錯,躲閃著二皮臉的子彈,不過有三個身體中彈倒了下去。

風雷的身體因為剛才救蒙蒙而非常虛弱,只不過他也作好了戰鬥的準備;空道八果然不愧是普通人中的高手,他一個迴旋踢踢退了一個獨眼龍之後,手中的匕首還格擋了另一個獨眼龍的一刀。劫財色陳孤雁之流自然只想著逃跑;至於那個夏小心的朋友,早在二皮臉殺死夏小心的時候就逃到了普通人裡面,也不知道剛才有沒有被劉天心殺死。

司徒那一踢很疼,而我剛好被他踢在了獨眼龍堆裡面,這讓幾個獨眼龍獨眼冒光,在他們看來,我這是送上門的肉,他們已經準備把我重傷——至少也要斷手斷腳吧?所以連原本三個撲向門那邊的獨眼龍都往我這邊撲來。

刀風在耳邊響起,三把刀已經近了身,看來我就要斷手了。

只不過死的是他們。

早在司徒踢飛我的時候我就把右手放在了左手上,所以我按下了手錶,手錶的指針瘋狂地轉動起來,而那些獨眼龍的動作的瞬間變得緩慢無比。我的匕首化作了收割的利刃,一刀切斷了一個獨眼龍的咽喉,余勢未歇順帶著砍斷了另一個獨眼龍的左臂;我的身體在地上一滾,一腳往一個獨眼龍的腹部踹去,他被踹飛的動作還沒有表現出來,我的右手已經狠狠的扇在了另一個人的臉上;一連一套動作,我也有些吃力。看來要收掉這些人頭還是要費些力氣的,但是我有還有殺手。

因為我是在人堆裡面,周圍至少有十幾個獨眼龍圍著我,人群還很密集,所以我對著他們大喊了幾聲,喊的是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是罵人的髒話,也許是其他的。然後我就滾地,從人群的間隙鑽了出去。

而一回頭,就看到司徒對著我冷冷的笑,他一言不發地對著大漢一腳又一腳地踢去。

又是連環十八踢?

鐵柱被司徒無功的連環十八踢踢死,現在這個大漢也要被司徒踢死嗎?

要說這個大漢也是一條漢子,我也是沒辦法才進入這種狀態的;而我進入這種狀態的同時司徒也進入了這種狀態,在我和司徒的面前,這些人完全就是砧板上的肉而已,想怎麼切就怎麼切。

我忽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這個大漢。只希望他比鐵柱還要硬一點,要不然死了就太可惜了。雖然現在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已經為我做了夠多的事情了。

我跑回了二皮臉的旁邊,順手一刀了結了一個快撲到二皮臉身前的獨眼龍,然後按下了手錶。

手錶的指針轉動的速度瞬間變得正常,同時那些近乎靜止的人開始有了正常的速度。

剛才我站在人堆裡面的地方頓時爆炸了開來,那堆獨眼龍被我那幾句髒話炸得四飛而起,也不知道是不是會被炸死幾個,還是他們夠硬並不會被炸死;劇烈的爆炸並沒有掩蓋一些東西,因為這並不是真正的炸彈,而只是幾句髒話而已。比如說那個被我踹了一腳的傢伙,他就狠狠地飛了出去,撞到了幾丈之外的人堆裡面,似乎還撞死了幾個人;那個被我扇了一個耳光的,腦袋都飛了出去,變成了一個無頭屍,看起來很恐怖。

大漢也被司徒踢飛了出去,他重重地撞在了寫著「張良」的門上,把那門都撞得飛了進去,裡面傳來了轟然巨響。

這麼重的撞擊,估計只要是個人都不能活了。

我對不起他,但是我沒有辦法,在獨眼龍堆裡面我只能發動,要不然死的就是我。

我忽然發現我真的是一個冷血動物,因為大漢的死我並沒有多少悲傷,也沒有多少內疚,也許我已經把它們都化作了對司徒的仇恨。

再說了,反正這個世界都只是一個虛假的幻境而已。

我的身上冒起了火。看來果然應該要換上特製的衣服才行。只是到哪裡才有那種特製的衣服呢?

二皮臉倒是蠻貼心的,他脫下外套就往我身上扑打。

我整個人都火裡面。

原本因為爆炸和四飛的人弄得很紛亂的場面忽然一下子變得安靜得只有人們的喘氣聲。

大家都在看著我。

「他是魔鬼!他是魔鬼1大嗓門叫了起來。

司徒身上的衣服不錯,竟然不會起火。只是我又殺不了他,要不然搶他的衣服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身上的衣服燒乾凈之後,火終於熄了,我趕緊把二皮臉遞過來的衣服圍在了腰間。

魔鬼?好吧,就當我是魔鬼好了,那又怎麼樣呢?要不是司徒在這裡,我不介意殺光這群壞蛋惡棍加獨眼龍。

並沒有人應大嗓門的聲。他們似乎都驚呆了。

只不過還是有獨眼龍說道:「既然已經結仇了,要是不殺死他的話,我們就會被他殺死的。」

是的,我已經在記他們的長相,如果在外面遇見他們,我是不會手軟的。

「沒事吧?」我轉頭看向他們。

我這才注意到,原來我一直忽略了張志偉,他還一直跟關我們呢。他在發著呆。

估計現在發生的事情讓他有些難以接受。

忽略了他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他怎麼說也是蒙蒙看重的人,應該也有點作用吧?

我正這麼想的時候,忽然就感到後背一涼,幾乎全身的力氣在這一瞬間都失去了,低頭看時,腹部露出了一截刀尖。

是誰?

我只有支撐著我不倒下和緩慢轉頭的力氣。我忽然感覺到很可笑。在幾秒鐘之前,我大發神威,殺了好幾個獨眼龍,還震懾住了全場,有人甚至還驚呼魔鬼;而在這一秒鐘,我竟然被人暗算了,而且還是從我背後暗算的。

我背後有什麼人?那些都算是我的朋友。二皮臉、張志偉、陳孤雁、風雷。是誰刺出了這要命的一刀呢?

我想轉頭看清楚。

然後我聽到了二皮臉的驚呼:「你1

還有張志偉也尖叫起來。

風雷更是瘋了一樣向我衝過來。

司徒在冷笑,他說:「張良,你要死了。」

我終於轉過了頭,看到了陳孤雁。她只是一個可憐的小女孩而已,在我們第一次見到她時,她正被劫財色「保護」著;後來就一直跟著我們;而現在,她的手裡握著一把刀,這把刀不知從何而來,也不知道她怎麼有勇氣與力氣刺入我的身體的。

她像是一隻受驚的小鳥,她似乎完不知道她自己在做什麼,「我……我……怎麼會?」

是獨眼龍干出來的好事嗎?

萬萬沒有料到,我竟然會中這種狗血的招數。難道真的是獨眼龍佔了她的身體,然後一刀捅了我?

一把厚背剁骨刀旋轉著飛了過來,陳孤雁根本就沒有機會解釋,她的上半個身體就被剁骨刀削去了大半片。

刀疤大漢再次站了起來,他像是一個不死的戰神,胸前的骨頭像是全部碎了,凹了下去,胸前全是血,嘴角也有血,只是他沒有倒下,在這一刻他像是地獄裡面爬出來的殭屍一樣,撲了過來,擋在了我的身前,說:「為什麼這麼噁心1

沒有噁心與不噁心。真實的似乎只有這一把刀。

看來我又要死了。

風雷抱住了我的身體,二皮臉端著機關槍站在了我的身前;張志偉尖叫道:「張良,別嚇我,別嚇我……」空道八咬著牙也站在一邊。

一個獨眼龍說:「嘿嘿,任你再牛逼,還不一樣被老子玩死!誰補刀?誰補刀?1

要補刀我了?

面對二皮臉的機關槍,沒有人敢動。但是二皮臉就不會被占嗎?空道八就不會被占嗎?還有一個劫財色和張志偉呢。

難怪蒙蒙一直說人越少越好。

只要有那些噁心的獨眼龍在,哪怕是最可靠的普通人,都有可能在不經意之間就從背後捅一刀過來。

估計那些普通人還沒有從我前一秒是「魔鬼」的震驚中清醒過來,現在更加受不了我在轉眼之間就快要死了的這個事實,所以他們都沒有哪個站出來補刀。

而在這個時候,司徒衝到了風雷的房間門口,就要推門進去,「羅澤,張良又要死啦1

好一個「又要死啦」,聽著怎麼感覺並不是那麼令我沮喪了。

現在司徒就要完成他的心愿了,我就要死在蒙蒙的面前了,蒙蒙肯定又要不計後果的重來一次了吧?想不到,這個收割日我才經歷過一波收割,就又要面臨重來;以前我的也沒這麼遜吧?

如果一切在這一刻結束多好,蒙蒙也不必再付出他的記憶,本體也無法得到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只是,這些事情已經不是我能左右的了,因為我「又要死了」。而死了之後,我還會記得蒙蒙嗎?還會記得二皮臉嗎?

這是一個輪迴,一直到本體從蒙蒙那裡得到他想要的東西為止,到時候,我才會真正的消亡吧……

二皮臉大聲說:「趕緊救人啊!你還愣著幹什麼1

風雷這才哦了一聲,緊咬著牙,我看到他的身上冒起了淡淡的光,就像是傳說中的佛光一樣,在這光中,他的身體好像都在燃燒著,我身體裡面的刀被他一抽而出,我的傷口也在慢慢的癒合著。

他是在燃燒自己的生命力救我嗎?

只是已經晚了吧?再也沒有人能擋住司徒,只要司徒打開門,把蒙蒙拖過來,然後再把我們這些人殺光,他就成功了。

司徒正在得意地要開門,一個拳頭卻往他擊了過去。這個拳頭出現在空氣中,在拳頭之後,一個死神一般的人出現,隨後在獨眼龍中出現越來越多的收割者。一個幾乎有三米高的巨大收割者出現在人群最密集的地方,他手中抓著一把大關刀,只掄了一刀,就腰斬了十幾人。

我忽然覺得,這些收割者在這個時候怎麼竟然如此可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