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19,暴走的收割
小說:| 作者:| 類別:

119,暴走的收割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都市言情

收割者忽然出現,打斷了司徒的好戲。 他原本應該是打算打開門把蒙蒙拖出來,讓我死在蒙蒙面前,只不過現在他自己都自身難保了。

而我呢?要說電影裡面的一些英雄,如果背後被捅了一刀的話,估計還能站著殺死好幾個敵人;而我受的這一刀,應該是計算好的,所以角度力度方面都把握得很好,正常來講,我應該會在幾分鐘之內死掉的;不過剛好有風雷這個bug一般的存在,我才能保住一條老命。

不止是保命,我感覺我的力量又回來了。風雷的身體在我的眼前正在慢慢地縮小著,我很擔心他會不會變成一個小屁孩。

現在那個狗屁聯盟已經沒有力氣跟我們過不去,因為忽然冒出來的收割者開始了亂殺。這些收割者竟然有八個。跟司徒對打的那個傢伙看樣子這個小隊的頭頭,也是相當厲害的角色,手上並沒有拿長兵器,而是戴著一對雪白的手套。這對手套有點像小龍女的那對,竟然可以直接去抓司徒的長刀。

他跟司徒對打的時候順手還會往人堆裡面鑽去,順手會解決幾個無傷大雅的人。而如果司徒想去開門的話,就又會纏上。

收割者與司徒現在爭的就是蒙蒙了。

人堆裡面的那個巨型收割者看起來最嚇人,在他的大關刀之下,幾乎沒有任何一人是他的一合之敵。只要他輪起大關刀,就有人被斬斷。人們都四處奔逃,但又能逃到哪裡去呢?一次性出動八個強力的收割者,這也算是收割日以來最大的手筆了。其實這八個收割者每一個都很強大,甚至至少有三個達到了左手美女的級別,其他五人也比食指大死神厲害的。

終於有人能擋住那個巨無霸收割者。出手的是一個一直都沒有表態的守護者。哪怕剛才結盟時他也一直處於沒有存在感的那群人裡面。如果不是他現在出手的話,估計依然沒有人會注意到他。奇怪的是他只是一個侏儒,身高絕對沒有達到一米二,背上卻背著跟他等高的長弓和箭袋。從外形來看,他丑到了家;但是他在這個時候卻化身成為了電影裡面靈活瀟洒的精靈戰士,左手抓著長弓,右手不時反手從背後抽出箭支,往巨無霸收割者射去;更加重要的是,作為使用遠程武器的他,竟然主動往巨無霸衝過去,他就像一個精靈一樣,異常靈活,躲著巨無霸的刀風,爬到了他的身上。有的時候扯著巨無霸的衣服,有的時候剛好扯到了頭髮,順勢就爬到了巨無霸的肩頭,他站在肩頭,看起來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或者被巨無霸一把抓死。但是他沒有,反而一連三箭都射在了巨無霸的耳朵裡面。

這三箭一連發出,速度極快。

人群裡面爆發出了歡呼聲。

但歡呼聲還沒有停,就看到三支箭從巨無霸的另一個耳朵飛了出來。

「這他媽還是人嗎?1有人在大叫。

「這他媽的是什麼耳朵!左耳進右耳出?1

巨無霸當然不可能這麼倒下,這三箭看樣子對他沒有造成哪怕一丁點的傷害。他反手去抓侏儒,只不過侏儒在短暫的因為失手而失神之後,馬上又跑到了巨無霸的頭頂,站在頭上,對準了巨無霸的頭蓋骨就張弓射過去。

箭支射在了巨無霸的頭頂,並不深,看起來巨無霸也會受傷。

巨無霸怒吼一聲,凶性更被激發了出來,就地就滾,想把那可惡的侏儒甩下來,可是侏儒的靈活幾乎已經超出了人們的認知,他在巨無霸的身體上面游移,就像是一隻纏著巨無霸的巨大跳蚤一般,根本就甩不掉。

巨無霸的身體在地面上滾動是很驚人的,至少碾死了五個逃不及的人。

在經過收割者出現之初的混亂之後,在門口的普通人大多數都已經逃了出去,而守護者和覺醒者終於組織起了強有力的反抗。雖然已經死了差不多有十個左右的獨眼龍,但守護者加上余帥他們那些覺醒者總數也還有七十多,這是恐怖的數字。現在司徒跟一個收割者一對一,意思就是其他七十多個只要能對付得了七個收割者就行了。

十比一,看起來很有優勢,事實上卻並沒有什麼優勢。余帥他們對上的是一個身材看起來很美妙的收割者,估計那也是一個女性收割者,只不過我看不到她的臉。

在我以往的認知裡面,門神應該是很強大的,雖然在某些方面應該不如鐵柱和風雷,但綜合武力方面應該比他們更強。果然,幾乎他一個就完全抵擋住了那個美女收割者,而他手下的眾人也抽出了兵器加入了戰團。十幾人對付一個,看來那個收割者要被收割掉了。

看到余帥他們,我一時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獲勝才好。最好就是這裡的收割者跟司徒他們拼個兩敗俱傷吧!

第四個我注意到的收割者是一個胖得跟豬一樣的傢伙,他同樣使的是九齒釘耙,竟然跟以前我們見過的一個看起來是一樣的。我之所以注意到他那是因為他直接就往風雷房間那邊衝過去。他很生猛,像是一個球一樣滾過去的。

而我們正是在他的必經之路。

二皮臉看樣子想開槍射死他,只不過這時空道八終於出手了,他跳了過去,匕首刺了出去。他的本事還是有的。只不過他現在面對是絕對強力的收割者,而且手中的兵器還吃了大虧。兵器相交,他馬上就後退了一步,那個收割者終於也停下了滾動,而是跳了起來就往空道八殺過去。

有了這一個空檔,後面追殺這個收割者的獨眼龍們終於沖了過來,瞬間就把收割者圍了起來。

看得出來,這些獨眼龍也是有潛在的血性的。收割者的出現已經激發了沉睡在體內不知道多久的血性,十幾樣兵器往這個豬一樣的收割者身上殺過去。空道八顯然想退出來,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但是遲了!

而且他也大意了。

他以前的做法果然是對的:絕對不要相信所謂的異能者。但是在這個時候,他為了保護我們而衝出雀鈁擼歡在獨眼龍們撲上來的時候,他有些大意而且因為受了一擊估計也有點受傷,還沒有做好完全的準備,一個獨眼龍的刀竟然沒有刺向收割者,反而刺向了他。

空道八完全沒有意外地中了一刀。他的大吼一聲,像一頭受傷的野熊一樣揮著匕首,那個獨眼龍也是一個靈活的傢伙,而且手中的刀竟然還是三棱放血刃,抽出了刀,腳一轉,竟然從另一個角度再次刺了空道八一刀。

空道八手中的匕首終於掉到了地上,在獨眼龍抽出長刀時,也終於倒在了地上。

任他再牛,他終究沒有活過今天;任他再小心,他終究死在了獨眼龍的手中。

我想衝出去要了那個獨眼龍的命,劫財色比我還快,他大叫道:「阿八1不要命地沖了過去,扶起了空道八,估計想說些什麼,只不過在這個時候任何言語都是多餘的。

那個獨眼龍殺了空道八之後再次加入了圍剿收割者的團隊裡面,對劫財色完全看都不看一眼。

劫財色放聲大叫,然後搶起了地上的匕首,看樣子想衝過去拚命,二皮臉大叫道:「回來1

不要說劫財色怔了一下,我都有點莫名其妙。

二皮臉鐵青著臉。

看得出來,他要大開殺戒了。

劫財色幾乎是手腳並用地跑了回來,他竟然還會哭。我不知道他跟空道八到底是什麼關係。我也不知道空道八是不是真的就叫「空道八」,但我看得出來劫財色很看重空道八,兩人的感情也很好。

劫財色回來之後,二皮臉扣動了扳機。手中的機關槍對著前面就掃射過去。在這個時候子彈完全不要錢,他的腳步站得很穩,他的臉上是鐵青的。這種無差別的攻擊讓人膽寒。

二皮臉只是沉默地射擊著,反而是劫財色在大叫著:「死吧!你們這些垃圾!全部去死吧1他還順手從地上撿起了不知道是從哪個方向飛過來的一把手槍,還有一隻斷手抓在這把槍上,他舉著手槍就對著那幾個獨眼龍那裡射過去。

二皮臉的機關槍火力很猛,紛飛的子彈裡面,我好像看到了以前那些戰火紛飛的抗戰時代。我們現在要對抗的並不是什麼小日本,而只是一些看似是人類的傢伙。

不管是收割者還是獨眼龍哪怕就是余帥他們或者是遠處的普通人,全都在二皮臉的火力覆蓋之下。

伴隨著他的瘋狂火力的,是那些普通人的慘叫聲,還有獨眼龍們和余帥他們的怒吼聲。

「你瘋了嗎?」門神大叫了起來。

瘋了?

看起來二皮臉真的瘋了。我也快瘋了。

大家都瘋了。

這不正是本體需要的結果嗎?這原本就是一個瘋狂的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假的——也許還有真實的東西吧?那是什麼呢?也許就是情義吧。

不管這個世界有多虛假,蒙蒙和我的情義都是真實存在的,也許這就夠了;不管這世界多麼虛假,二皮臉認同空道八,為他報仇而進行無差別的瘋狂射擊,也許這樣也夠了;不管這世界多麼虛假,連劫財色都為空道八流下了眼淚,也許這也就足夠了。

子彈射擊進入身體,不斷的鮮血飛出,我沒有去注意余帥有沒有被擊中,我只是盯著那群獨眼龍。在二皮臉的射擊之下,至少倒下了二十多個獨眼龍。

這些獨眼龍曾經多麼不可一世,只是在凡人的武器面前,他們依然會流血,一樣會死!

反而這些子彈對收割者完全沒有作用,射擊到他們身體裡面,也只不過是冒了幾縷黑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