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我的室友是重生者>120,瘋狂的補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120,瘋狂的補刀

小說:我的室友是重生者| 作者:張色| 類別:

瘋狂的射擊,子彈很快就打光;二皮臉身上還有一個彈夾,所以他馬上就換。!正有獨眼龍要衝上來的時候,二皮臉就已經換好了彈夾,於是第二波子彈雨又射了出去。

這兩波射擊,幾乎化身成為了本體的收割大勢,總共干倒了三十多個異能者,其餘的普通人就不作計數。至於裡面真正死亡的,我就不知道數目了。

場面上哭爹喊娘的大有人在,異能者裡面那些受傷的,有些在爬,有些在滾,有些在慘叫著。在受傷之後,他們似乎又變成了平常怕死的懦夫。

鍾老鬼竟然毫髮無傷,他的身邊圍著好幾個獨眼龍,那幾個獨眼龍無疑都是好手,有幾個就揮刀擋了不少二皮臉的子彈,裡面還有一個傢伙是使用雷震擋的,也當成了盾牌,樹在了身前。

收割者並沒有受到什麼損傷,這時的場面依然很亂。收割者依然在收割著。因為二皮臉的無差別攻擊,使得他們的對手的陣型完全亂了套,所以在這個時候,正是他們收割的大好時機。

連余帥都在那裡破口大罵。

只是罵有什麼用呢?

真正有用的是鍾老鬼。因為他已經往普通人那邊移動過去,隨手抓起一個普通人,扔到了一個受傷的獨眼龍身前。那個普通人手裡還拿著刀的,只是他的身體完全在顫抖著。

那個普通人好像被扔在地上摔得有些痛,手中的刀都差點握不祝只不過他看到了眼前的快要死的獨眼龍之後,忽然眼裡就冒出了光。

而那個獨眼龍好像也明白了過來,「他媽的,你要殺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亡的恐懼,讓他爆發出了這麼響的聲音。只不過看樣子他已經沒有了反抗的能力。他的腸子都流了出來,趴在地上根本就動不了。他只能怒目瞪著那個普通人。

普通人原本單手握著刀,現在改成了雙手緊握著,他很緊張,也很興奮。

看樣子他的理想就要實現了。

補刀!

不止這一處。鍾老鬼發揮了他的作用,連著扔出了三個普通人;然後那些普通人就都發現了這個讓他們幾欲瘋狂的現實:鍾老鬼要他們去補刀那些受傷的異能者!

於是原本都要逃的普通人忽然轉了向,都往場中受傷的異能者跑過去。

但是忽然,大嗓門大聲說:「搶什麼?!餓狗吃屎?他媽的,補了刀之後,就要拚命!就要給我去殺1

他的聲音一出,馬上那些往前沖的人裡面的絕大多數就停了下來。

前一刻還有些不可一世的所謂的異能者們,想不到在受了傷之後就變成了「屎」。

補刀固然很爽,但是補完刀之後呢?也許會死得更快吧?而且到時還要面臨著被補刀的下場!

第一個被鍾老鬼扔過去的那個普通人試探著一刀插入了眼前的傷重得動不了的獨眼龍,獨眼龍大罵:「你他媽的不得好死1

他的罵聲顯然救不了他,反而激得那個普通人更加興奮,剛才那一刀只是插在了獨眼龍的背上,所以獨眼龍還不會馬上死掉。而接下來的一刀,他就不再是試探,而是真正的絕殺了。

我知道,他肯定是要那個獨眼龍死在他的手中,所以他瞄準了獨眼龍的心臟部位,深深地一刀插了下去。

那個普通人的臉扭曲著,也不知道是因為激動呢,還是其他什麼見鬼的情緒在作怪,反正看起來很可怕。

我忽然發現,原來普通人也會這麼的可怕。

獨眼龍終於罵不出來了。

普通人卻哈哈大笑:「我感覺到了,我感覺到了!力量……」

沒有力量,因為他死了。他太激動了,完全沒有注意到一個收割者已經殺向他。

這個剛剛獲得了力量的傢伙,莫名其妙就死了。果然不得好死啊!

他的死亡讓一時腦子發熱的那些普通人像是被冰雨淋了一通。如果這個時候配上劉天王的《冰雨》應該會非常應景的。收割者當然不可能只收割這樣一個無足輕重的傢伙,他們正在順手解決著地上那些躺著等死的異能者們。

轉眼之間又是三個異能者被收割。

鍾老鬼坐不住了,「補刀啊!還站著幹什麼?有能力的攔住他們,攔住他們1

因為沒有了二皮臉的火力壓制,異能者們再次發揮出作用,現在他們的重點就是保護那些受傷的異能者——當然不是為了他們的生命,而是騰出空間來讓那些普通人補刀!

只要補了刀,他們的戰鬥力就能得到補充,他們就能繼續跟著收割者們打。

在剛才那個普通人被殺之後,一時之間還沒有哪個普通人敢輕易去補刀。

但這個時候,一個倒在地上的異能者大聲說:「來吧!來吧!他媽的,拿走我的力量,幹掉他們,全部1

他已經瘋了,瘋狂得竟然在死前變得勇敢起來。

他面前站著的是一個想要逃命的普通人。那個普通人手裡並沒有刀也沒有槍,他只有一雙拳頭而已。

他上不上呢?

看樣子他不敢上。但是他背後一個獨眼龍給他的手裡塞了一把刀,推了他一把,「上1

所以他不得不上。他閉起了眼睛,一刀插在了地上那個獨眼龍的肩頭,獨眼龍慘叫了一聲,「你他媽爽快點1

這時大嗓門大步邁過去,一把搶過了那人手中的刀,一腳踢了開去,罵道:「沒用的傢伙1反手一刀直接插入了地上那個獨眼龍的腦袋裡面,「放心去吧。」

地上那個獨眼龍當然死了,大嗓門終於也得到了他的異能,他手中拿著刀,大聲說:「都爽快些!夠膽子的就上,沒膽子的就滾!他媽的1他一邊說著一邊就揮刀加入了對付一個收割者的戰團裡面。

大嗓門開了一個好頭,那些有膽量的普通人終於主動站了出來。這個時候很奇怪,並沒有出現一窩蜂的情況,反而變得有序起來,好像真的形成了一個組織一樣。其實想想也能夠明白的,那些能主動站出來的,其實都是有些血性的,他們完成補刀,一是出於不能浪費的原則,二是他們得到力量之後就能馬上發揮出作用,不管是對付收割者還是對付我們。

反而是那些被補刀的異能者表現很不一樣。有些人在大聲咒罵著:「老子剛才是保護你們,想不到……」沒有想不到,因為這個情況早就已經說明了的,在這個狗屁聯盟剛剛成立的時候,就定下了這樣的規矩,沒有人性,只有著利益;也有的在哭;還有的像是激發了一些血性,交待著瘋狂的遺言:殺光他們,不管是所謂的收割者,還是張良那伙人!

我們只能冷冷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二皮臉忽然冷冷地說:「我忽然發現,這個場面好壯觀。」

是啊,好壯觀。我不禁想到了以前的戰爭電影。電影裡面一般受傷的戰士都是被拖下去救治的;而現在發生在這裡的卻是受了重傷,拖下去,並不是要救,而是要進行補刀。

於是一個又一個受了重傷的異能者被補刀。這其中竟然還有一個受傷比較輕的,竟然也被一個普通人從後面捅了刀子。

那個受傷比較輕的異能者萬萬想不到他竟然會被捅刀子,他大罵一聲:「你他媽的幹什麼?」

沒有人回答他的話。

他再次說:「你可是我的追隨者1

而這個時候,那個普通人忽然身上就開始冒出血來,並沒有人傷害到他,他驚慌失措地亂跑,大叫著:「這是什麼鬼?這是什麼鬼?1

那個原本受輕傷但是被追隨者捅了一刀變成了重傷的傢伙倒在了地上,罵道:「他媽的,你以為血誓是玩的?」

血誓在這個時候發作了。也許只有真正有過先例了人們才知道血誓的真正威力吧?正如大家看到的那樣,那個背後捅刀的普通人變成了一個血人,竟然慢慢溶化了,變成了一灘血水。

血誓的發作讓瘋狂的補刀出現了短暫的空白。誰也不想自己會變成下一灘血水,而且誰也不知道那些受傷的異能者到底哪個重傷瀕死,或者完全喪失了戰鬥力。所以這似乎又需要有一個評判的標準。這個時候大家又想到了鍾老鬼,很多人都看向了鍾老鬼。

鍾老鬼大聲說:「把他們集中起來!我來看看1

他的話得到了很多人的支持。那些站出來的普通人開始拖著受傷的異能者集中,旁邊還有獨眼龍在護衛著。

他們的行動倒是很有效率,很快就把十幾個受傷的異能者集中到了一起,鍾老鬼像是陰間的判官,他低頭往一個異能者看一眼,然後一指,說:「這個不行了,補了1

補了,這就是死刑。也許那個異能者會有什麼見鬼的臨終遺言什麼的,但是誰也不想去聽。

馬上幾發子彈就射在了那個獨眼龍的身上,那個獨眼龍死了,於是一個新的異能者誕生了。

「這個也補了1鍾老鬼的聲音沒有任何感情。在他的面前,那些受傷的異能者好像並不是人,而只是一群可憐的小豬而已。

「補了1

現在的補刀變成了有序的一種屠殺,鍾老鬼聲音非常冷靜,他仔細地查看地上的受傷的異能者還有沒有戰鬥力。沒有戰鬥力的對他們就沒有用,或者說對於人類也沒有用;沒有用的,那就補掉,而且還不會觸發血誓,又能補充新的戰鬥力。

刀疤大漢說道:「我忽然發現,其實這樣的一群人,死了跟活著還是有很大區別的,活著也只是浪費空氣而已。」

二皮臉說:「是埃這還是人嗎?」

刀疤大漢問我:「好了嗎?好了的話,就到了大開殺戒的時候了。」

其實我已經好了。風雷的治療相當有效果,他的身體已經變得苗條,而且身高現在也比不上我,如果胸部再大一點頭髮再長一點的話,光從背影上看絕對會是一個美少女。

我並沒有回答大漢的問題,而只是在想:這樣下去風雷不會真的變成女人吧?

倒是二皮臉說道:「我準備好了,張良,借你的匕首用一下。」

嗯?他準備好了?

我不由得看向他。

二皮臉淡淡地說:「剛才我那兩彈夾子彈也不是白射的,怎麼也射死了幾個,不是嗎?」